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四百章 死亡之花(五千字)
    现在围住了这片厂房的,是一群森林似的死人。

    这些死人,与观测点和信息采集部队的人很像,只不过,他们的问题更严重。

    信息采集部队的人和观测点里的人,还没有受到其他意志的影响,所以他们哪怕死了,做的仍然是自己想做的事情,但如今围住了自己的,却是一群连自己的意志都消失了的死人。

    那么,他们算什么?

    用自己的痛苦来制造精神怪物的电池?

    陆辛很不愿去想,这些人如果还有自己的感知,那么他们心里会是什么感觉。

    他看到了那个女孩脸上的泪水,就已经得知了一切的答案。

    之前研究院的担心,看样子并非毫无根据的。

    活生生的人都可以变成电池,深渊又怎么可能不会来到人间?

    ……

    “哥哥,你想怎么做呢?”

    可爱的妹妹趴在了陆辛的肩膀上,细碎的黑色头发,在风中轻轻摩擦着陆辛的脸颊。

    脚下,四周黯淡的灯光,将陆辛的影子扯成了一种扭曲拉长的形状。

    像是一条狰狞的蜈蚣。

    陆辛能够感受到影子里的兴奋,父亲这时候像是一条急于挣脱缰绳的……哦,像是一位见义勇为,路见不平急于出手的厨子,已经按捺不住要将食材带回厨房,让它们接受命运。。

    妈妈则静静的站在了一边,脸上带着笑容,轻轻感慨:“很好的机会呢……”

    陆辛深深呼了口气,眼睛闭上,又睁开。

    他的瞳孔微微缩起,声音比平时更显得温柔:“领导说过,荒野上就我一个活人了是吧?”

    “领导说的话,那肯定是不会错的……”

    “所以,就让这片荒野上,只剩我自己一个活人吧……”

    “……”

    “哗啦……”

    在他说着这话时,他的身形猛然拉长,双脚蹬着铁皮仓顶,快速向前扑去。

    同样也是在这时候,这一片大坑的周围,那将整个厂房团团围住的黑色死人森林上空,瞬间有无数的阴冷目光向着陆辛所在的位置看了过来。

    一只一只苍白色的,由无数个人影重叠而成的精神怪物,身上散发出了厚重到让人心惊的憎恶与痛苦,瞬间出现了异样的变化。

    它们的身形忽然舒展,重叠成了身体的一只只苍白精神体,向着周围延伸了出来。

    这使得它们就像是一朵一朵,从黑暗的死人森林之中,生长了出来,并且绽放的花朵。

    一个个苍白的精神体,便是一丝丝细弱的花瓣。

    花瓣的中间,则是一只只拥有无数瞳孔,每个瞳孔都射出了一种强烈的情绪。

    痛苦、哀伤、悔恨、绝望、无助。

    不得不承认,这种花朵,居然有些异样的美感。

    ……

    “嗡……”

    在陆辛冲了上来的时候,他身边的影子,已经在飞快的向周围展开,这使得他身体附近,似乎一直裹着一片黑暗,随着他的奔跑,靠近那片死人森林,这影子已经变得越来越深邃。

    忽然扬起,像是一层冷暗的潮水,重重的向着那一片死人森林涌荡了过去。

    “唰!”

    同样在这时候,陆辛冲过去的方向,一朵绽放在死人森林上空的苍白花朵飞了出来。

    这花朵极尽绚丽,从森林之中探出,撞在了黑色的影子上。

    与影子接触的一瞬间,地面忽然便被无形的波动犁出了一道深坑。

    松软的土壤高高的扬了起来,像是掀起的浪花。

    空中的雨丝,在这一刻都出现了暂时的停顿,下一刻,又忽然之间四分五裂。

    一片片苍白的花瓣,与黑色的潮水彼此撕裂,巨大的轰鸣声响在了空气之中。

    陆辛正在向前冲过来的势头,顿时被止住,然后身形向后跌出。

    他在空中翻转身体,轻巧的落在了厂房的顶上。

    瞳孔瞬间紧缩。

    “咯吱咯吱……”

    陆辛听到耳边有磨牙的声音,那是发了脾气的妹妹,她漂亮的小脸都已扭曲了起来,小手死死的抓着自己的肩膀,感觉她的指甲,像是已经刺入了肉里,正气得身体在哆嗦。

    哗啦,一片铁皮被掀飞,在空中时,就已经被无形的力量揉成一团。

    那是父亲在发火,甚至还可以听到他的大骂声:“该死,该死,浑账,浑账!”

    陆辛本来想劝一下他们,但却没有开口。

    因为他发现自己也在生气。

    “那朵花,居然这么厉害,厉害到了……”

    “可以逼退我的程度?”

    “好气……”

    “……”

    生着气抬头看去,那个方向的苍白花朵,已经消失。

    同时消失的,还有大片大片的僵硬站立的死人,像是无声的木头成排成排的倒下。

    似乎在刚才那一击里,便已耗尽了他们所有的精神体。

    “这样的东西,恐怕不太好对付哦……”

    妈妈轻声开口:“你看出了这样一朵灵魂之花的精神量级吗?”

    陆辛眉头紧皱,点了下头。

    在第一次看到了那些被自己说破死亡事实,然后产生了异变的观测点工作人员时,他就已经得出了一个大略的结果。

    每一个死去的人,都大约可以诞生200至300个单位的精神量级。

    这种精神量级可以叠加,并迅速的融合成为一只拥有着可怕精神量级的精神怪物。

    只要十个这样的死人,就可以诞生一只拥有2000至3000的精神怪物。

    这样的精神怪物,若是放在了高墙之内,就已经足以引发大乱,被评定为二级威胁。

    但如今,刚刚那朵花被撕碎的同时,倒下了多少人?

    一百,还是两百?

    所以说,仅仅是这样一朵花,就足以瞬间爆发出数万的精神量级?

    难怪可以将自己逼退。

    当陆辛想着这个问题时,再次抬头。

    然后他就看到,那片死人森林上空,又是一朵接一朵的苍白之花绽放。

    在这片深沉的夜里,显得尤为醒目。

    那种痛苦的精神体交织而成的苍白之花,在这时候,却仿佛拥有了异常惊人的吸引力。

    让人想跪在它的面前,无声泪流。

    ……

    周围的空气,开始变得无比沉重。

    像是空气的密度,正在无限的增加,变成了同体积的水,同体积的金属。

    从四面八方涌来,将最中心的陆辛压在了下面。

    就连之前陆辛冲了过去,破坏掉的那一朵苍白之花,也已经被其他的填补上了。

    “叮叮零零……”

    轻柔的音乐还在响着,清脆而柔和,简单单调。

    歌声则已愈发的狂热而激奋:

    “献身真理,等待神明。感受痛苦,蜕变永生。”

    “神明降临,世界瞩目。神明降临,万众匍匐。”

    “……”

    呜咽的女声则一直在空中飘着,仿佛是周围那些缓慢绽放的死亡之花背景音。

    “扑通扑通……”

    陆辛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脏,在重重的跳动。

    有种十分异样的感觉。

    似乎自己的心脏,正在随着那歌声的起伏而跳动,加快加快,不停的加快。

    “人,真是一种聪明的生物……”

    妈妈微笑着称赞,轻轻叹息:“明明只是一种简单的精神叠加,却可以制造出这么漂亮的花朵,我想,无论是研究出了这种将人当成了痛苦培养皿的人,还是研究出了这种精神体融合技术的人,又或者,想出了这种办法来制造场域的人……都是非常了不起的存在呢。”

    陆辛皱了下眉头,妈妈这说风凉话的习惯什么时候可以改改?

    抬头看去,就见死人森林里绽放的苍白之花,已经开始脱离了那一排排的身体,它们像是没有重量,在距离地面两三米的位置飘浮着,就像是一团团鬼火,开始慢慢向厂房飘来。

    它们周围,散发着一层一层的精神波动。

    感受到了这种精神波动,陆辛就会下意识的产生出一种痛苦、消极的情绪。

    有种渴望放弃一切,拥抱那种苍白之花的感觉。

    简单来说,那种绚烂的花,有种异样的吸引力,让人想要亲近。

    只是这种亲近,却是危险的。

    陆辛仔细思索了一下,想到了一种类似的感觉。

    当自己站在了高高的楼层,向下看去,那种既恐惧,又想跳下去的感觉,便是如此。

    只不过,这种花的吸引力,显然要比那强得多。

    最关键的是,这种污染,无法摆脱。

    “唰……”

    一朵飘到了陆辛身边七八米距离的死亡之花,上面的花瓣,同时蜷缩。

    每一朵花瓣的顶端,都是一张人脸。

    这人脸有老有少,各自有着不同的情绪,唯一相同的,便是无比的惨白。

    它们似乎对于这片死人森林包裹之中唯一的活人,有着很大的不满,眼神怨毒到了极点。

    狠狠一缩之后,忽然向外弹了出来。

    七八道瘦长的白色影子,同时卷到了陆辛的身前。

    同样也是在这些“花瓣”展开之后,陆辛看到了花心处,里面同样也是一张脸。

    露出了呆滞的微笑,死死的盯着他。

    ……

    陆辛皱眉,身形拖出了一条长长的线,横移开了三四米,躲过了“花瓣”的袭击,与此同时,他双脚用力蹬去,厂房的铁皮被他蹬出了两团褶皱,身体直接冲向了另外一个方向。

    与这种死亡之花硬碰硬,无疑是吃亏的,陆辛选择的是先离开这个地方。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这时候,厂房的一端,死亡森林深处。

    一位红头发的女人,正轻轻将一个音乐盒放在了地上。

    音乐盒里面,是一个飘着雪的圆球,圆球中间,则是一个女人随着音乐轻声歌唱。

    望着正冲向了东方的陆辛,她缓缓俯下身体,将音乐声调到了最大。

    ……

    那些由无数只痛苦的精神体融合而成的苍白之花,蕴含着可怕的精神量级,但它们的速度却并不快,陆辛完全有足够的时间躲过它们的袭击,并且冲出这个大坑,进入死亡森林。

    只是他也没想到,自己才刚刚冲出了七八米远,忽然身后影子斜探了出去。

    “唰!”

    影子直接撞到了之前那一朵死亡之花上面。

    父亲的力量极为强大。

    在冲击到了死亡之花上的同时,强大的力量便已渗透进入了死亡之花里面。

    这朵花本来就是由各种痛苦的精神体融合而成,像是不同形状与颜色的积木,勉强搭成了一个整体,随着父亲力量的渗入,整朵花顿时崩溃,紊乱的精神乱流释放了出来。

    “哗啦……”

    正全力向前冲去的陆辛,忽然察觉有异,急急转身,伸手挡在了身前。

    强大的精神乱流冲荡而来,陆辛感觉像是被一片潮水击中,身体向后滑出了三四米。

    泥泞的地面,直接被他犁出了两条深沟。

    虽然这种程度的精神冲击,还不足以让他受到伤害,但这力量显然也无法忽视。

    “你做什么?”

    挡下了精神冲击之后,陆辛立刻向父亲看去。

    自己已经知道了这些死亡之花的危险,就是为了先冲出去,才躲过了他们。

    可谁能想到,父亲居然会擅自出手?

    这简直就像是带着一个熊孩子在森林里赶路,好端端的他忽然间就戳了马蜂窝一下。

    “呵,我还要问你,你是在做什么?”

    父亲眼睛血红,异常的不满:“这些废物,也值得你逃走?”

    “摧毁它们,彻底摧毁!”

    “……”

    “摧毁个鬼……”

    陆辛几乎气得笑了出来,道:“你没看到这里有多少这玩意儿吗?”

    他觉得自己的选择才是对的,这片死人森林,比刚才自己遇到的数量可多多了,陆辛根本就不知道对方已经调集了多少死人过来,但能够看得出来的是,数量正在越来越多。

    如果每一朵死亡之花,都有让自己也感受到压力的程度,那与它们硬碰硬当然不合理的。

    暂时离开这包围圈,找到幕后黑手才是正事。

    谁想父亲这时候居然硬起来了?

    “呵呵,那又怎样?”

    “全毁掉……”

    父亲冷笑,陆辛的影子自己动了起来,忽然飞涨,向着远处的一朵死亡之花冲去。

    “回来!”

    陆辛吃了一惊,身形急急站起,手掌握住。

    他用这种办法,强行拖住了父亲,使得影子不再四下里蔓延。

    “你在做什么?”

    父亲显然异常的愤怒:“我在帮你,你居然要拖后腿?”

    “不是哥哥拖你后腿,是你在捣乱。”

    妹妹也加入了战团,趴在陆辛背上,向着地面的影子叫道:“你不听话。”

    “死丫头,就该活活剁了你!”

    父亲大怒,影子上浮,像是化成了一个人形,向着妹妹逼近。

    妹妹往陆辛身后一躲,叫道:“你来啊,我不怕你……”

    “什么时候了还吵架?”

    陆辛也有些生气了,来不及多劝他们。

    身体异样的向旁边一歪,躲过了一片花瓣的攻击,然后飞快向左冲去。

    只是,这时候他要防止着父亲怒气冲冲的向那些死亡花朵出手,因此注意力分散,这时候躲的已经有些勉强,一片花瓣差一点,便缠到了他的小腿上。

    “先听我的……”

    陆辛低头看了一眼,低声道:“我们先出去,然后……”

    “呵呵,就是因为听你的,才一直让人小瞧……”

    父亲大怒,他的身体像是已经从影子里站了起来,阴森大叫:“趁这次机会,把它们全杀光,全部杀光,从此不管他们是什么,再也没有人敢小瞧你,他们只会永远的怕你……”

    “到那时候,你就是……”

    “……”

    “够了。”

    这时候,身边一个声音响起,是妈妈,她皱着眉头:“你不感觉自己很不正常吗?”

    “我不正常?”

    父亲咆哮:“最不正常的是你,天天什么都管,自己却神神秘秘……”

    妈妈脸色变得冷漠,看了父亲一眼。

    父亲后面的话顿时收住,但他身上的怒气却明显更强烈了。

    “又来吓唬我们!”

    缩在了陆辛身后的妹妹却生起气来:“你天天自己跑出去玩,都不带着我……”

    妈妈向妹妹看了一眼,妹妹的声音顿时低了下去,小声嘀咕:

    “你是坏女人……”

    “……”

    “啊这……”

    陆辛脑袋都有些大了。

    他这时候根本就不敢停下自己的动作,只能保持移动的状态,才可以躲过那些仿佛受到了自己吸引,正不停的向着自己飘过来的死亡之花。

    心里的无奈却比形势还糟糕,明明这时候应该是全家人同心协力的时候,却没想到他们居然吵了起来,而且吵得还那么激烈的样子。

    “不要吵了吧……”

    他只好以中立的角度劝着,向妈妈道:

    “当然了,我不是针对谁,不过,在这么激烈的战斗之中,你好像确实不太积极了。”

    “你看,我们三个都已经使出了全力了,但是你只是在一边说风凉话……”

    “还有父亲,脾气这么差,一点也不控制……”

    “还有妹妹,怎么一直长不大,这么不懂事……”

    “……”

    周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影子里面,父亲幽幽的目光看向他看了过来。

    妹妹歪了歪脑袋,眼神古怪的打量着陆辛。

    妈妈则是似笑非笑的样子,眼神轻柔的落在了陆辛的脸上。

    ……

    陆辛心里一颤,觉得有些心虚。

    怎么把这话说出来了?

    但也是在这种心虚之中,他忽然察觉了什么。

    不对。

    出了问题!

    自己居然也开始发泄不满了。

    但这都是自己的家人啊,一直是他们陪伴着自己,照顾自己呀。

    明明自己心里对他们只有无穷的感激,体谅,还有包容、理解与爱护……的吧?

    但为什么,自己在这时候,居然对他们产生了一些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