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四百零一章 死亡之路
    “发现了吗?”

    妈妈察觉到了陆辛的表情变化,轻盈的转身,脸上的笑容总是那么温柔且让人放心。

    “这是什么?”

    陆辛明白了妈妈指的是什么,表情有些惊骇,转头看了父亲和妹妹一眼,他们这时候又开始大眼瞪小眼了,一个愤怒就是不敢冲上来,一个躲在陆辛背后,明明害怕,但就是不服。

    “这种能力居然可以影响到父亲和妹妹?”

    “甚至让他们变笨了?”

    “……”

    “他们显得笨不是能力影响的。”

    妈妈轻轻笑了一下:“不是影响到他们,而是影响到了你。”

    陆辛点头,身体向上翻去,躲过了一朵死亡之花的拥抱,身体呈九十度角站在了厂房的墙壁上,虽然动作如此的激烈,但是声音却没有受到任何一点影响,低声询问:“该怎么做?”

    他这时候已经明白了原因。

    之前俱乐部里的机械师便根据自己遇到的情况,提出了四个问题。

    这四个问题,大部分都已经解开,但还有一个问题没有得到回答。

    那就是,这些从死亡之中被唤醒的人,究竟是如何死亡的?

    就算是有能力者,拥有让人自相残杀的能力,他又怎么瞬间往来于荒野上的?

    现在陆辛感觉自己已经接近答案了。

    从父亲和妹妹的表现来看,他们似乎受到了影响,脾气在变得暴躁。

    如果连他们都会表现的这么明显,那普通人受到了这种影响,会不会彻底失控?

    说到底还是妈妈厉害啊……

    陆辛偷偷看了妈妈一眼,似乎也只有她没受到这种影响。。

    ……

    “能力的叠加。”

    妈妈轻声道:“这片场域是从那位老朋友的身上剥离出来的,自然是纯净的,并不蕴含意志,但是,布下了场域的人,却可以借着这片场域来施展自己的力量,就像借来的钱也是钱,无论对方是什么层次,在有了这片场域的加持之后,也就会显得无法捉摸且强大了……”

    陆辛眼睛微微眯了一下:“那他现在在哪里?”

    找到了有这种能力的人,也就找到了那些同事们的死因。

    如果可以和这个人交流一下,陆辛觉得自己的心情,应该会变得好一些。

    “你们已经破坏到了超过一半的仪器,所以这片场域,正在崩溃,”

    妈妈轻声笑道:“就算崩溃的速度比较慢,但她显然也已经无法再像之前场域完整的时候那么来无踪,去无影,所以,她现在既然可以影响到你,便说明她一定在附近,说不定……”

    看了一眼周围的死人森林,她露出了微笑:“就在这里面呢……”

    “那我就放心了……”

    陆辛点头,然后向父亲和妹妹看了过去。

    这时候父亲和妹妹正在吵架,父亲阴森大吼:“死丫头,我早晚撕碎了你……”

    妹妹不服气:“我要把你做成玩具……”

    “我要把你剁成肉浆!”

    “我要把你摆在电视柜上……”

    “……”

    陆辛深呼了口气,打断了这两个复读机:“既然你们都这么生气,那为什么不动手呢?”

    父亲和妹妹都懵了一下,呆呆的看向了陆辛。

    陆辛急忙解释:“不是向彼此动手,而是一起,向那个人动手……”

    父亲与妹妹都冷眼看着陆辛。

    吵架的人都这样,自己肯定不能成为最早缓和了怒气的人。

    “你可以随便动手。”

    陆辛看向了父亲,轻声道:“我相信你。”

    父亲似乎有些呆滞,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妹妹最听话了。”

    陆辛又看向了妹妹,轻声道:“我去带你找个玩具,会唱歌,会动,也会叫的那种。”

    妹妹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

    “他的能力,是让人情绪受到影响?”

    陆辛正在四下里逃窜,躲避死亡之花袭击的身形停下,慢慢的转过了头。

    周围无数朵死亡之花,正在向他飞了过来。

    他却似乎视而不见,只是微微歪头,认真听着周围的音乐声。

    虽然这种音乐声已经经过了折射,让人很难分辨,但他集中起了精力,一点点的寻找着。

    下一刻,他忽然目光一冷,看向了一个方向。

    虽然音乐声像是从整个死人森林里经过了无数折射传递过来的,但声音的强弱变化,却还有那么一丝丝的韵律,集中起注意力后,找到这声音起源的方向,还是很轻松的……

    “走吧……”

    他低声说着,身体忽得前倾,然后急急向前冲了出去。

    ……

    与此同时,在陆辛冲向的地方,那位红头发的女人,脸上正露出了冷淡的笑容。

    她双手捧起了八音盒,声音轻柔:“直接冲过来,他是在自投罗网吗?”

    在她说着这话时,周围的场域隐隐出现了变化。

    无数朵死亡之花,纷纷游到了她与陆辛的中间,密密麻麻,像是一条死亡之路。

    “……”

    “唰!”

    双脚蹬处,陆辛再次向着死人森林冲了过去,眼睛已经变得微泛红。

    这就和他第一次冲向死人森林的时候一样,只是这一次明显与那一次更危险。

    第一次冲过去的时候,死亡之花,才刚刚开始绽放,但在这时候,却已经绽放了很多,周围交织复杂的精神力量形成了一道道洪流,一朵朵死亡之花,就绽放在了陆辛的身前。

    但这一次,陆辛一点躲避的意思都没有,直接冲向了前方。

    “嗡……”

    迎着陆辛的身影,一朵花亡之花绽放,强大的精神力量绽放了开来。

    陆辛的身形,像是冲进了一团透明的黏胶之中。

    他的动作变得滞涩,身影变得模糊。

    强大无比的冲击力量,使得他几乎要被反弹回来,像是站在了决堤大河的下首,但是这一次,他却没有顺势向后退去,而是彻底的将自己身体的控制权交给了妹妹,什么也不管。

    脸上的肌肉,一下子就变得扭曲了起来,他笑的像个坏小孩。

    在那混乱且强大的冲击乱流之中,他的身体一下子出现了各种各样不符合常理的扭曲,将冲击到身前的力量尽可能的卸开,然后双足在地上一弹,顽强的在精神冲击之中向前扑去。

    “唰!”

    冲击过来的精神力量,被他冲击出了一道清晰的真空。

    与此同时,那从四面八方飘了过来的歌声,也出现了微微的卡顿,声音一断一续。

    上方死人森林里,红头发的女人表情变得微微凝重。

    “嗡……”

    也在这时候,陆辛已经冲到了第二朵死亡之花面前。

    巨大的精神冲击再度袭来。

    而且因为速度太快,几乎与第一朵前后交织,形成了同一波冲击。

    陆辛身体里的骨头噼啪作响,像是麻花一样的扭动着。在他的身上,像是出现了重影,每一步踏出,与地面的触碰之处,泥土都形成了一个漩涡状,并不停向外扩散,像是水纹。

    陆辛的表情更是开心了。

    他的身体扭曲的更为厉害,但这种扭曲,并非无意识的,而是不停的根据周围的精神冲击,来改变自体各个部位的形状,用以减缓自己受到的冲击,不仅如此,陆辛的双手,向着两边伸了出去,指尖触摸到的地方,空气变成了波纹,一圈圈的裹在了他的身体周围。

    他居然扭曲了一定的精神辐射,使得这种精神辐射,帮助他提升速度。

    “嗡嗡嗡……”

    接连不断的死亡之花破碎声响了起来。

    陆辛穿过了一朵朵白色的花朵,速度快的像是穿过一排西瓜的子弹。

    他的身上也已经出现了道道伤口,毕竟扭曲的身体也无法真的完全躲过那些精神冲击的伤害,已经有大量的皮肉被割开,鲜血淋漓滑落,但是他的脸上却完全没有疼痛带来的痛苦。

    扭曲的表情在周围灯光照射下,嘴角几乎咧到了耳朵,显得无比兴奋。

    周围的地面在颤抖,有隐约的空爆声不断响起。

    每一朵花亡之花,都有两万至三万的精神量级,就像当初陆辛解决了那颗秦燃等人袭击青港时投下的精神炸弹一样,这三万至三万的精神量级湮灭时的力量,异常的吓人。

    而如今,却等于一连串的炸弹,同时爆碎。

    ……

    “这是什么怪物?”

    死人森林之中,生着红头发的女人,脸色已经变得异常吓人。

    她的皮肤已经变得苍白,额头上渗出了一层虚汗,鼻血哗哗的流了出来。

    而她双手捧着的音乐盒,那个女人唱歌的声音,更是变得越来越迟缓,歌声已经变得粗糙喑哑。纤细柔美的声音变得粗躁拉长,像是电量快要耗尽的随身听在拼命的转动。

    她瞪大了眼睛,看着陆辛快速冲来,表情如同见鬼了一般。

    “唉……”

    一只长满了皱纹与黑斑的手掌,轻轻按在了她的肩头。

    生长了一头苍白头发的老者,慢慢的跪坐在了红发女人的身边。

    将一个银色的箱子,放在了自己面前。

    轻轻打开了箱盖,就看到,箱子里面,放着一排银色的钉子,又有一排锋利的小刀,三只型号不同的锯子,钳子,甚至还有几瓶颜色不同得瓶子,里面装的也不知是什么液体。

    红发女人艰难的转身,有些求救似的看着老人。

    她最初时还不理解老人为什么这么不相信自己,非要留下来。

    但到了这时,面对着那只怪物,她发现自己错的厉害,这时将希望都放到了老人身上。

    “咳咳。”

    老人轻声咳了一下,看了一眼正冲向前来的陆辛,慢慢收回了目光。

    然后,他拈起了一根长约二十厘米的细长银钉。

    慢慢吁了口气之后,他忽然脸色一狠,用力向着自己的脚掌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