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四百零二章 学习的好机会(五千字)
    这时候的陆辛,已经连续撞坏了四五朵死亡之花,身上伤痕累累。

    但是他却一点也不戒意,就好像是这伤痕,完全不是出现在了自己的身体上一样。

    他的脸上只有兴奋,大步向前冲去。

    有种动作粗暴的砸着核桃,连续砸坏了三个锤子后,核逃终于出现裂缝的感觉。

    “嘻嘻……”

    妹妹很开心,她眼睛发亮,笑的异常兴奋。

    “呵呵呵呵……”

    父亲也在笑,似乎特别满意这种充满了破坏以及无人能够阻挡自己的感觉。

    只有妈妈,像是有些无奈,轻轻摇了摇头。

    “马上要成功了……”

    陆辛距离那位死人森林,已经只有不到十米,挡在了面前的死亡之花,也只剩了两朵,他这时候心情也有些激动了起来,正准备一鼓作气,直接冲进死人森林,找到那个人。

    但没想到,一脚踏落之后,他手脚忽然莫名的一颤。

    有股钻心的疼痛突兀的出现,感觉像是踩到了钉子一般。。

    这种突其如来的疼痛使得陆辛身体从地面拔起,高高的翻过,然后单脚站在了地上。

    低头看去,他却发现自己的脚掌好端端的,没有任何伤口。

    微一错愕之间,周围更多的死亡之花飘了过来,细长的花瓣纷纷勾向了陆辛。

    “错觉吗?”

    陆辛心里有些诧异,一边想着,一边身体翻过,躲过了一支死亡之花花瓣的袭击,顺势在旁边斜坡上踏了一脚,便要积蓄起所有的力气,便准备再度冲进前方的死亡森林之中。

    ……

    死人森林深处,老人看着自己已经被银钉贯穿的脚掌,脸色没有半点变化。

    他动作缓慢的挑选着,然后拿起了一个尖尖的鹤嘴钳。

    换了一个舒服的手势,然后慢慢放进了嘴里。

    ……

    陆辛冲进死人森林,靠的就是速度与一股子气势。

    他不能慢下来,因为一慢下来,就会有更多的死亡之花绽放在他的身边,刚才做的一切就都白费了力气。但是刚才,左脚掌突如其来的疼痛,让他动作缓慢了一下。

    这一瞬间,便有了更多的死亡之花,飘到了他的身前。

    但如果只是这几朵的话,还有机会。

    他咬紧牙关,直向前冲去,但也就在这时,他忽然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左下槽牙瞬间疼的厉害,这种疼痛让他注意力出现了分散,身子立刻下坠,与妹妹的配合出现了极大的误差。

    “唰唰……”

    足有三四条纤细的人形花瓣,出现在了陆辛的身前。

    这些人形的精神体,痛苦而无声的张着嘴巴,抓住了他的左肩、右胸、腰部,以及大腿。

    那种冰凉的触感下,无数种怪异的情绪,瞬间冲斥进了陆辛的脑海,他又惊又感觉到了情绪的混乱,凭着最后一点对身体的控制,快速的后退,摆脱了那些冲到身前的花瓣。

    “哥哥你怎么了?”

    妹妹身形翻转,吊在了一根电线上,低头看着陆辛,似乎有些诧异。

    “我牙疼……”

    陆辛捂着左边的脸,摆了摆手:“歇一下。”

    “你怎么会牙疼?”

    妹妹生气的抱起了双臂:“你吃螃蟹的时候都会把壳嚼碎了,你牙特别好。”

    “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

    陆辛捂着脸,很想知道这种疼痛是不是真的。

    但越细想,越觉得真实,那种疼痛就像是一颗种子,正在生根发芽。

    短时间内,就已经蔓延到了他的喉咙,脸颊,甚至额头。

    “唰唰唰……”

    前方的死亡花朵正在向前逼来,白色花瓣像是触手般不停弹动。

    本来是打算冲向人形花瓣,但陆辛这时正心烦意乱,只好快速的后退。

    他的心情已经变得惊疑。

    这种突如其来的疼痛,究竟是什么原因?

    明明脚上没有伤,摸了一下,牙齿也非常的完整,但偏偏有着剧烈的疼痛。

    这种疼痛,强烈到甚至让他无法集中起注意力来。

    ……

    “该结束了。”

    死人森林之中,苍白头发的老者,已经是满嘴的鲜血,但他神色,却是异常的平静,向着红头发的女人点了下头,然后目光在箱子里扫过,最后落在了那几个瓶子上,慢慢的,他伸出手,将一个呈放着透明液体的瓶子拿了起来,瓶身上有个标签,写着H2SO4几个字母。

    深深呼了口气,他拔掉塞子,直接将这种液体倒进了嘴巴里。

    还咂了咂嘴。

    ……

    ……

    陆辛像是出现在了花丛里。

    脚掌与牙龄的疼痛,让他感像是有一股股的电流冲斥着脑海,注意力都无法集中。

    在他身边,越来越多苍白灵魂融合而成的花朵,轻盈的飘了过来,像是硕大的蒲公英,一朵一朵,铺满了天空,每一朵都是由憎恨与痛苦凝结而成,要将所有人变成它们的一员。

    妹妹在陆辛无法配合着的情况下,已经有些拖不动他的身体。

    他们的速度明显降了下来,一点一点,被苍白的花朵,包围在了中间。

    这种苍白的死亡之花,或者说精神怪物,攻击力并不很强。

    毕竟它们虽然拥有着可怕的精神量级,但却是由无数个不同人的意识构成。

    像是一团散乱的杂兵,无法集中起精神力量来进攻。

    但它们可怕的,是那种痛苦与悲哀的污染性。

    同时,在这种痛苦与悲哀之中,又带了一种死亡的绚烂。

    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其周围的人。

    若只是其中一朵,陆辛受到的影响还比较小。

    但若是彻底被死亡之花包围,那交织而来的污染,或是强大的精神冲击,都会异常可怕。

    “哼……”

    父亲于黑暗的影子之中现身。

    看了一眼正抖着脚,捂着脸的陆辛,还有奋力扯着他的妹妹,露出了极为不悦的表情。

    冷哼一声,影子自动飞散了起来,像是黑色潮水一样向着周围涌了过去。

    他这时候怒气不减,居然打算直接将这些冲到了跟前的死亡之花彻底的摧毁……

    只是,当黑色的影子向着周围涌了出去的时候,本来就已经被疼痛折磨着的陆辛,忽然一声闷哼,脸色变得煞白,大颗大颗的汗珠从额头上渗了出来,身子一软,蹲在了地上。

    这么强烈的精神冲击,使得父亲也受到了影响。

    影子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所约束,一下子变得散乱而且稀薄。

    反而是那些死亡之花上面散发出来的精神力量波动,将影子压缩到了陆辛的身边。

    “你干什么?”

    父亲这一下变得十分狼狈,血红色的眼睛狠狠看向了陆辛。

    陆辛甚至回答不出来,只感觉肚子里,如同火烧一般的疼痛。

    他简直无法用言语去形容那种疼痛。

    就像是肠子在被一截截的切断,又像是神经在被烈火一寸寸的烤炙,浑身都失去了力气,如果不是他平时就比较矜持,这时候,他有可能已经抱着肚子,痛的倒在地上打滚……

    妹妹可怜的看着陆辛,道:“他好像肚子疼……”

    父亲继续大怒:“你就不能忍忍?完事了再找个厕所……”

    陆辛无力的抬起,稍微摆了一摆。

    他根本无法向妹妹和父亲解释,这种疼痛,完全不是那种上个厕所能够解决的痛,那种痛苦,是一寸一寸的燃烧着自己的神经,让人手脚抽搐,大脑几乎变成一片空白似的痛。

    人比起自己想中脆弱多了。

    不疼的时候,永远想象不到疼是什么滋味。

    陆辛甚至感觉到了那种猪羊牛死后的痛苦……

    烤大肠、炒大肠、涮毛肚,这些菜以后都绝对不能再吃了。

    ……

    远处,死人森林之中,苍白头发的老人,口鼻之中,正缓缓流出了刺鼻烧灼的味道。

    他的瞳孔,呈现出了一种碧绿的颜色。

    皮肤异常的苍白,有种不健康到了极致的感觉,接近于死人。

    他的身体,在这时候不停的颤抖着。

    腹部位置,已经洇湿了一片。

    不知道什么液体,从腹部渗了出来,居然将他的红色袍子,都烧成了皱巴巴的样子,他脸部肌肉,每一丝都在不停的颤抖着,看起来,那种剧烈的痛苦,随时会将他湮灭。

    但不知为何,他仍保持了清醒。

    “神泽大骑士……”

    红头发的女人,只是看着他这样子,都感觉到了一阵后背发凉,颤抖着问:

    “你每次施展能力,都在承受这些吗?”

    苍白头发的老人轻轻点头,道:

    “正是因为我习惯了承受这些,所以我才相信,只有真理能够给我指引。”

    “……”

    红发女子咽了口口水,看向了这时候的死人森林中间,厂房所在的位置。

    只见这时候陆辛哪怕已经变得手软脚软,但仍然在不停的游走着。

    只是他的动作,已经没有了先前的灵活。

    跌跌撞撞,踉踉跄跄,看起来更像是在被一个人拖着走,有种身不由己一般的感觉。

    他身边那种强大的精神冲击力量,虽然已经涣散,但似乎也在竭力聚集起来。

    这甚至让她感觉惊悚,那个怪物是铁打的吗?

    这样的痛苦,都无法终结他的意识?

    她甚至都感觉有些于心不忍,但还是低声道:“他还在挣扎……”

    “是吗?”

    苍白头发的老人眼皮似乎也微微抖了一下,声音异样的嘶哑,他伸了伸手,似乎想要去箱子里拿什么东西,但是,就连他,这时候也犹豫了一下,慢慢收回了自己的手掌,轻声道:

    “如果连这种疼痛都还不够的话,那我打算给他一种他没有体验过的疼痛。”

    红发女子怔了一下:“什么?”

    苍白头发的老人道:“这种疼痛,你经历过,两次。”

    红发女子顿时反应了过来,脸色变得异常苍白。

    苍白之余,又隐隐有些兴奋的感觉。

    “……”

    “你们玩够了没有?”

    当陆辛感觉到了无数形容的疼痛感,几乎整个垮掉时,周围死亡森林里的死亡之花,也已经极尽荼蘼。

    那一丝丝细密的花瓣,从死从森林深处蔓延了出来,像是白色的藤蔓,几乎要将整个天花遮住,藤蔓是无尽拉长的人的形状,上面满满都是一张张呐喊着的嘴巴。

    可是在这时候,陆辛的身体,几乎已经支撑不住。

    他本来哪怕是在疼痛之中,仍然竭尽全力,配合着妹妹,勉强的躲避着。

    但忽然之间,他感受到了一种新的疼痛。

    眼睛猛得向下看去。

    他感觉到,有种无法形容的疼痛感正像潮水一般,从小腹滚滚向下涌去。

    堆积在那里,并且不停的发胀,像是磨盘一样撑开自己的身体。

    头疼欲裂,四肢发麻。

    陆辛想到了这种疼痛是什么,惊的眼睛都已瞪直。

    他到了这时候,甚至已经想要放弃了,管他什么的吧,这种痛苦,无法承受……

    “这又是怎么了?”

    父亲眼睛都有些直了,愤愤的看着陆辛:“这么久了,还没适应?”

    妹妹一边费力的扯着陆辛,一边转头看了他一眼,道:“好像又有新的疼痛了……”

    父亲道:“那是什么,好像比刚才更严重?”

    妹妹皱着眉头,看向了陆辛,好像有些苦恼,但想不出是什么来。

    妈妈也在凝神看着陆辛,看着他痛苦的样子,慢慢的,慢慢的,她的眼睛变大了。

    忽然之间,她捂嘴笑了起来,似乎很开心。

    “对不住,对不住,我主要是也没有想到,这种能力,还挺古怪的……”

    妹妹与父亲,包括这时候已经被疼痛折磨的不行的陆辛,都有幽怨的眼神向她看了过来。

    他们似乎都没有听太明白,这痛苦究竟是啥?

    于此同时,周围无数的死亡之花,也终于聚拢到了陆辛的身边,它们一朵一朵,挨在了一起,上面纤细的触手,开始缓缓的延伸了出来,一个又一个的苍白精神体,张开了嘴巴。

    “啊……”

    它们忽然发现了刺耳的尖叫,从四面八方,各个方向,向着陆辛传了过来。

    脑海里瞬间像是有无数钢针刺了进来。

    陆辛的痛苦,就在这一刻,达到有史以来的次级最强……

    ……

    “唉……”

    但也就在这时,一声轻叹响起,妈妈动作轻盈的出现在了陆辛的身前。

    那些从空中降落的苍白花瓣,顿时全都被她挡了下来。

    她明明身材属于瘦削纤细的类型,但是当她站在了那里的时候,周围便顿时没有任何精神力量,可以侵入陆辛身体周围的一米范围,周围照射过来的光线似乎都变得柔和了很多。

    也是在这一霎,陆辛身上的疼痛感,都瞬间消失。

    来的如此突然,消失的又这么快,甚至让陆辛感觉刚才的疼痛,都是幻觉。

    “呼……”

    陆辛呼出了有史以来最长的一口气,猛得抬起头来,心有余悸的问:“这是什么能力?”

    “能够给人带来灾厄的事情有很多。”

    妈妈微笑着道:“比如不切实际的幻想,突如其来的病痛,无法自控的情绪,以及来自阴影里的诅咒,至于你感受到的……”她顿了一下,轻声道:“只是普通人经常感受的罢了。”

    “病痛?”

    陆辛顿时恍然:“能够让人感受到疼痛的能力?”

    妈妈轻轻点头,笑吟吟的,称赞道:“你现在脑子比以前清楚了。”

    “那这……”

    陆辛尽量不显露出来,但还是有一点点埋怨的道:“你刚才要是帮我就好了……”

    如果妈妈帮忙,现在可能已经解决战斗了吧?

    “哎哟……”

    妈妈白了他一眼,道:“这么大的人了,还想让妈妈帮你承受痛苦?”

    “再说了,这种感觉对你来说应该很好玩不是吗?”

    “……”

    陆辛有些无语,明明最后一个不是。

    但妈妈这话让人无法反驳。

    同时他怀疑,这是不是因为刚才自己怼了妈妈一句,她在借这个机会报复?

    刚才还觉得她没有受到那种音乐声的影响,现在看看,也受到了吧?

    ……不对,她确实没受到影响,她本来就是这种脾气!

    ……

    “其实你也不必急着逃出去。”

    在陆辛腹诽的时候,妈妈笑了起来:“这难道不是一个让你了解自己的好机会吗?”

    “之前开家庭会议的时候,你可是已经答应我们了哦……”

    “……”

    陆辛微微愕然,明白了妈妈的意思。

    ……

    “怎么回事?”

    于此同时,死人森林之中,头发苍白的老人与红头发的女人,正准备一鼓作气,施展能力,将陆辛清理掉时,但却忽然发现,厂房位置,似乎出现了一种他们意想不到的变化。

    他们的进攻,都结结实实的落在了实处,但忽然之间,下方失去了所有的动静。

    “他难道已经疼晕过去了?”

    红头发的女人一头冷汗,急急说着:“还是说,他有什么隐藏的能力?”

    “不论如何,都必须杀掉他!”

    头发苍白的老人神色阴冷,咬牙道:“其他的计划,都在顺利进行。”

    “我们这里,也绝不能出任何乱子。”

    “……”

    在他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虚弱的吼声里,越来越多的死亡之花,飘进了坑里。

    密密麻麻的花朵之中,陆辛却正有些不甘心的拿出了通讯器。

    “一定要现在开始学习吗?”

    他抱着最后的希望,看着妈妈道:“这似乎不是一个学习的好时候。”

    “那你就错了。”

    妈妈显得非常认真:“学习的态度要端正!”

    “任何时候,都是学习的好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