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四百零四章 黑暗中的孤岛
    “汇报最新进展!”

    此时的青港,主城,特殊污染清理部总部,应急信息处理会议室。

    陈菁脸色发青,手掌紧张的握拳,砸在了一叠文件上。

    在她的面前,有着一排面对着电脑的人,还有好几个拿着最新情报冲了过来的调查小组人员,几乎要挤在了一起。在陈菁向他们瞪了一眼之后,才慌忙排成了队,一个个的汇报:

    “进入塔山镇的调查小组,还是没有消息。”

    “与其他几个靠近开心小镇的聚集点进行了联络,没有得到回应。”

    “如今的荒野之中,不知为何一片沉默。”

    “青港,就像是变成了孤岛……”

    “……”

    陈菁的眼睛微微发红,似乎想要发火,急忙闭上了眼睛。。

    再睁开时,神色再度变得冷静,沉声道:“告诉我一些还不知道的信息。”

    “是!”

    排在后面一个人挤到了前面,翻开文件,急急道:“得到了单兵先生与……已死亡信息采集部队关于场域与发射器的报告之后,观测人员已设立临时监测小组,并且准备启动之前布置在城外各个地点的隐匿监测仪器,通过针对性追踪算法,来证实那片死亡场域的存在。”

    说到这里,他微微顿了一下。

    陈菁立刻抬头看向了他:“然后呢?”

    报告人员道:“隐匿监测仪器没有反应。”

    “没有反应?”

    陈菁脸色顿时变得阴沉了下来:“怎么可能?”

    报告人员面露难色,还是道:

    “之前我们为了监测周围局势,在荒野各个聚集点内,设下了大约十个超距观测点。”

    “里面有我们藏匿的监测仪器,等于是青港的眼睛。”

    “但是在我们联系各个聚集点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每个聚集点,都没有给出反应。”

    陈菁的手掌,将一张纸攥成了一团,沉声道:“每一个?”

    报告人员点头:“是。”

    整个办公室里出现了一片沉默。

    青港城外,各大聚集点,既是青港的延伸,也有着青港的眼睛。

    但如今,眼睛没有替青港看到他们想看的。

    反而给了他们一种危险的嗅觉。

    “我有事情要报告。”

    这时候,另外一人走上前来,急声道:“五分钟前,捕捉到了单兵先生传递出来的信号!”

    陈菁脸色一沉,急忙让人将信号接收了进来。

    “调查任务……结束,现在……执行……清理……”

    “……”

    信号明显极差,导致陆辛的声音,也变得模糊不清,断断续续。

    整个会议室里顿时变得鸦雀无声,循环了两遍之后,才有研究人员迟疑的开口:

    “单兵先生调查结果是什么?”

    “他现在又打算执行什么样的清理任务?”

    “他这个汇报,不……完整啊!”

    “……”

    显然有不少人都抱有这样的想法。

    陈菁则是深深看了他们一眼,道:“在这种情况下,他还记得汇报,已经很难得了。”

    说着目光转向了过来汇报的人员,道:“还有什么?”

    对方立刻道:“在收到了单兵先生的汇报之后,城防部就已经开始了对城外隐秘特工的启动,幸好得到了回应,说明在外面潜伏的人还有一部分没事……”

    “根据他们最新发回来的信息得知,他们已经对开心小镇进行了检测,并且就在单兵先生汇报不久,便在百里之外,检测到了开心小镇西南方,爆发出了强大的精神量级。”

    “通过对边缘精神辐射的捕捉与计算,大体可以判断出,其核心点……”

    “有着最起码超过十万的总精神量级!”

    “……”

    这条汇报传过来之后,忙碌的会议室里,忽然变得鸦雀无声。

    有人忽然碰倒了杯子,顿时一片手忙脚乱。

    十万精神量级。

    ……

    陈菁深深的喘了口气,过了很久,才低声道:“对手是谁?”

    一位穿着军装的人走了上来,递过一份标注了许多红线的资料文件,沉声道:

    “刚刚从沈部长那里得到了近期各种情报的汇总,以及各大势力的动向来分析,有能力掀起这么大的动静,并且恰好有在北方活动迹象的,很有可能是我们青港的一位老对手……”

    “科技教会!”

    “……”

    会议室里,瞬间变得鸦雀无声。

    有不少人,只是听到了这个名字,手掌便不由得颤了一下。

    一直保持的冷静,在这时候隐隐有绷不住的样子。

    那位汇报的人继续道:“之前我们曾经得到过关于单兵追踪青港城内释放精神炸弹的那支骑士团的报告,并组织专业的信息人员进行分析,虽然报告内容很简单,但也可以得出很多骇人的信息,比如,S级禁区谁也无法靠近,但那个骑士团的人却可以躲在里面。”

    “这说明,对于那个开心小镇,骑士团的人了解的比我们青港都深。而对那支骑士团的背景,自那之后城防部也一直在调查,并且从那支骑士团唯一的幸存者身上得到了一些重要的资料,他们应该就是科技教会的外围骑士团,平时便是负责替科技教会执行一些任务。”

    “综合以上可知,科技教会,早就掌握了自如进出开心小镇的秘密。”

    “现在又可确定场域的形成,与开心小镇那位女王有关。”

    “所以,我们可以初步断定,这一次我们面对的对手,是科技教会与那位女王的联手。”

    “……”

    会议室里,气氛已经显得非常压抑了。

    但偏偏在这时候,忽然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一位穿着职业套装的女性走了进来。

    “刚刚收到了新的情报。”

    她轻轻将一份文件放在了陈菁的面前,低声道:“松山镇、黑水镇、白泥镇、青禾镇等多个聚集点与骑士团,同时发现了异样,他们都已经组织武装力量,赶赴开心小镇一带。”

    “我们潜伏在这些聚集点里的人,没有反馈出任何有价值的信息。”

    “我们通过共频向他们发起喊话,也没有得到他们的回应。”

    “简单来说,那些聚集点里的首领……好像都疯了。”

    “……”

    会议室里的气氛,顿时变得更为压抑了。

    不知有多少人,在这时候已经皱起了眉头。

    黑暗的荒野,复活的死人,突发性调集的活人军队,神秘的场域。

    青港现在面临的,究竟是什么?

    ……

    “活人,死人……”

    陈菁像是已经有些麻木了。

    远程监测仪器被切断,各个聚集点又出现异变,开心小镇周围的观测点,信息采集部队全部阵亡,这时候,作为高墙城,他们在外面的所有眼睛与耳朵,几乎都已经瞎了,聋了,综合一切信息,他们甚至发现,自己居然只知道外面有危险,有混乱,别的什么也不知道。

    “苏先生的信号正在接进来……”

    忽然有人轻轻说了一声,会议室里的众人,便忙抬头看去。

    一张和善的圆脸,出现在了屏幕上,只是,这张脸上却没有平时的微笑,显得有些严肃冷峻,轻声道:“陈大校,最新的消息,也已经送到我手里来了,你有没有感觉熟悉?”

    “熟悉?”

    陈菁嘴角抽动了一下,道:“四年前是吗?”

    整个会议室里,都显得静悄悄的,只有陈菁带了些自嘲,道:“他们就那么光明正大的进入了青港四号卫星城,传播他们所谓的福音与真理,然后当着我们的面带走了那么多人。”

    “我们想做任何事,却发现都被他们卡死,最后,我们居然只能看着他们将人带走……”

    “那是青港自建城以来,最大的耻辱。”

    “……”

    屏幕里面,苏先生轻轻点头:“那你有什么建议吗?”

    陈菁顿时说不出话来。

    她心里无疑有着无尽的愤怒,不甘心,还有一种屈辱似的感觉。

    但她也必须承认,除了这些,还有恐惧。

    面对着城外的混乱,与诡异的安静,现在青港确实成了一座孤岛。

    那么,身为孤岛,她们又能怎么做?

    ……

    在陈菁沉默着的时候,隔壁的办公室里,四个人静静的坐着。

    壁虎坐在了最上首,有些苦恼的挠着自己的头发。

    酒鬼默默的打开了自己的保温杯,小口的抿着杯子里的酒。

    一个看起来年龄很小的人,在那里认真的写着作业。

    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则对着镜子,认真的涂着口红,不时抿一下嘴巴。

    “我……我真的不是不想去啊……”

    壁虎懊恼了很久,几乎将头发都扯下了好几根,才忽然抬起头来。

    他居然都不怕酒鬼了,目光直接向着酒鬼看了过来:“真的,我这人特讲义气!”

    “队长他救了我那么多次,我怎么能扔下他不管呢?”

    “可是,刚才的汇报你们也听到了,外面现在乱成什么样子了……”

    “与科技教会还有那位女王相比,我们这些能力者和普通人有什么区别?”

    “我们真有可能会死的啊……”

    “队长的实力我相信,但是,队长他是真的不会保护人啊,所以……”

    “所以队长肯定会没事的,他那一家子谁敢惹呢?”

    “我们根本就不用出去,等着就好呀……”

    “……”

    房间里很安静,没有人回答他,各人还是在做着各人的事。

    酒鬼也是过了一会,才呵呵笑了一声:“小虎啊,听起来,你很相信小兵?”

    她一开口,壁虎就痛苦的揪着头发。

    “但你好像也不那么相信……”

    酒鬼呵呵笑了两声,道:“若真像你说的那么自信,你也就不会这么纠结要不要出去了。”

    壁虎有些愕然,傻傻的抬头,看着一脸胶原蛋白的酒鬼:

    “大爷,那我们该怎么做?”

    “……”

    距离特清部不远的地方,一栋孤独的小楼之中。

    服务小队的工作人员,都有些担心的看着静静的坐在了沙发上的娃娃。自从那个家伙走了之后,娃娃就一直坐在了沙发上,看着没有打开声音的电视机里那些卖货的广告。

    她们这时候已经听说了城外的事情,但她们没敢告诉娃娃。

    只是静静的,静静的,坐了好一会之后。

    娃娃忽然转头,看向了窗外,那个飘着小雨的深夜。

    静静看了半晌之后,她忽然站了起来。

    自己将裙子穿上,面具戴上,套上了鞋子,拿起了雨伞。

    看了一眼房间之后,又将自己的晚饭,一盒还没有动过的糯米糕也带上了。

    然后她步脚轻盈,顺着楼梯走了下来。

    一言不发的穿过了空旷的大厅,然后向着小雨凄迷的夜色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