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四百零六章 青港出击(五千字)
    “先搞明白我们的对手是谁!”

    会议室里,陈菁瞳孔隐隐发红,声音显得异常冷静:“在我们从中心城回来的时候,单兵被月蚀研究院看重,并邀请他加入了高级人才俱乐部。通过那个俱乐部,单兵可以接触到一些比较隐秘的信息,并且在我的支持下,购买了一份有关科技教会的信息,先调出来。”

    买下了这份信息之后,陆辛就已经将那份资料转发给了她。

    当时倒不是因为觉得这份资料有什么用,主要是花了两百万,好歹得用来报账。

    很快消息的全部内容就展现在了大厅的屏幕上:“科技教会灾厄大主教现身水湾城,进行科技布道,三个小时之后,科技教会主教与水湾城居民同时消失,水湾城成为空城。”

    “可确定,除灾厄大主教外,随行还有三位骑士。”

    “目的:不清楚”

    “去向:不知道”

    “……”

    资料还附着了大量的图片,其中多半是拍摄的一个空空荡荡,看起来干净且文明的城镇。

    但是却从头到尾,看不到任何一个人,这应该就是科技教会带着人离开之后拍摄的,用来扩充资料的厚度,显然资料不那么空洞。但有价值的资料与照片,看起来却不那么多。

    其中最吸引人的,是一张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拍摄的照片,看起来很模糊。。

    颜色为暗红,距离遥远。

    隐隐可以看到,画面主体,是一个穿着红色兜帽,双手高举的人。

    他的面前,则是簇拥着的一片片的人群,他们全都低着头,簇拥在一起,如同羔羊。

    奇异的是,那个双手高举的人,似乎很高。

    由于楼房遮挡,看不见他的下半身,只能看到他的躯干与高举的双手。

    可以推测,他要么是站在了架子上,要么便是飞在了半空。

    ……

    “看样子,这两百万花的很值得。”

    陈菁看向了周围的研究员,道:“我需要你们尽量从这份资料里,分析出有价值的东西。”

    周围一众研究员,这时候也都态度谨慎,立刻开始了对这份资料的研究。

    很快便有一位戴着眼镜的老人开口,正是青港六疯之一的陈教授,他举起了手里的笔,道:“科技教会一直都很有蛊惑人心的手段,四年前他们也是用了这种方法,带走了我们青港四号卫星城的大量民众,此类事例,在红月亮事件发生之后,已经发生了很多次……”

    “现在我们需要搞明白的,是他们带走这么多人,目的是什么。”

    “……”

    另外一位打扮素雅的女人接过了话口,道:“红月亮事件之后,人是一种非常重要的资源,对高墙城来说,这是建设、补充自己劳动所需的重要部分,有了人,才能形成聚集点,才能进行大规模的垦荒与劳作,才能清理城市,并吸引过来其他大势力与公司的投资……”

    “你说的只是正常作用。”

    另外一人道:“对于神秘事件来说,人的作用不仅是如此,有许多能力者,当周围的人变多了之后,其能力就会得到大幅度的增强,对他们来说,人是一种电池,甚至是……武器。”

    “科技教会,明显不属于聚集人口用来建城的类型,如果要建城,他们人口早就够了。”

    “……”

    这话说的会议室里的气氛压抑了一些。

    纵然平时就是研究这范畴的,但听到人口只是电池,武器的观点,心里还是有些不适应。

    “那么,科技教会的目的,又是什么?”

    陈菁打断了场间的停顿,再次问出了一句话。

    “从之前单兵与信息采集部队的汇报来看,已经可以确定科技教会与那位开心小镇的女王有关。之前骑士团袭城之时,单兵曾经出城追捕那个骑士团,那时候就已经可以确定,这个骑士团肯定对开心小镇有着比我们更深的了解,否则不可能选择那里作为躲藏的窝点。”

    陈教授道:“如果确定科技教会这次的目标是开心小镇的话,那么,无论是敌是友,他们准备这些人口,都有可能与他们的能力有关。我想这也是我们现在需要关注的重点,这一次我们的对手,如果真是科技教会的灾厄大主教和三位骑士,那么他们的能力究竟是什么?”

    周围众人听得鸦雀无声,一下子便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科技教会一直很神秘,而且每次出现,都准备充足,计划缜密,让人反应不过来。

    对于他们内部的信息,也一直打听不出来。

    或者说,不敢打听。

    因为谁也不知道,当自己表现出了对科技教会的兴趣时,他们是不是也会对你产生兴趣。

    “科技教会的信息是很机密的。”

    也在这时候,屏幕里的苏先生,双手交叉,托着自己的下巴,忽然道:“不过,发生了四年前那件事后,城防部就已经开始留意他们的情报,相关的一点儿信息,还是有的。”

    这话一出,会议室里人人惊讶。

    就连陈菁都有些意外,她这个级别,都不知道青港已经针对科技教会做过调查。

    “把资料传给他们……”

    屏幕里的苏先生,转头向着旁边说了一句,又补充:“只传灾厄大主教这部分好了。”

    很快,便有新的资料出现在了屏幕上。

    科技教会四大主教之一:灾厄

    能力:未知、

    等级:S级

    ……

    下属四骑士:

    神泽,蔷薇,祝福,愿望

    ……

    “这……能说明什么?”

    看着这份资料,有人迟疑了很久,才低声说道。

    这样的资料,无疑是简单残缺到了极点的,关于那位灾厄大主教,除了知道他是四大主教之一,其能力、身份、来历,一应未知,即便是他的等级,也只是一个简单的S级。

    而S级在这片红月之下的荒野上,代表了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

    S级确切来说,甚至不属于一个等级。

    因为它代表的是:未知。

    只知道很强大,又不知道为何这么强大,也不知道如何战胜,这便是S级。

    至于四位骑士,更是只知道一个名字。

    “能够说明的很多。”

    苏先生轻声道:“我们虽然一直在调查科技教会,但也不敢做的太明显。”

    “毕竟我们也担心他们会再一次找上门来……”

    “但可以确定的是,科技教会非常严谨,其主教与骑士之间,一般都是上下继承与补充的关系,他们的这种严谨,以及其他一些情报的补充,帮我们了解到了他们大体的能力类别。”

    “什么是灾厄?”

    “痛苦,不幸,便是灾厄。”

    “那么,究竟什么才可以带来痛苦与不幸?”

    “……”

    苏先生说着,像是忘了词,停顿了一下,等到旁边一位小秘书给他递过来了一份资料,他打开翻了翻,才继续说了下去,道:“有理由相信,那四位骑士的名字,都是反着来的。”

    “能够让人面临灾厄的原因很多,但大抵也只四类。”

    “突如其来的伤病缠身,自身原因导致的灾祸,他人的影响与意志倾轧……”

    “以及,因为某种恶习或是追求导致的生活崩溃……”

    “从这几种思路,我们可以大体的猜到灾厄大主教手下的四位骑士能力。”

    “应该就是,给人造成伤病的神泽,破坏自身控制力的蔷薇,代表了诅咒与恶意的祝福,以及,某种让人不顾一切,被虚幻蒙蔽双眼,最终疯狂追求,并坠入深渊的幻想与欲念……”

    “……”

    会议室里一时没有人回答,只有唰唰唰与啪啪啪的记录声。

    陈菁没有记录,只是若有所思的想着另外一个问题。

    “如果从这个角度分析,确实可以解开一部分我们现在疑惑的问题。”

    陈教授第一个抬起了头,轻轻在桌面上敲着自己的笔。

    “当然,就算知道了他们能力的大体类别,对我们来说还是远远不够。”

    “我们甚至不知道这些敌人的能力处于什么级别,具体表现形式又是什么样的。”

    “有关能力者的战斗,对情报的掌握与对战斗的准备才是最重要的。”

    “但毫无疑问,在这一方面,我们是处于劣势的。”

    “……”

    “但科技教会也不了解我们!”

    陈菁看了一眼屏幕里的苏先生,慢慢道:“这四年来,我们同样也在准备。”

    “我们现在该不该出兵,又有多少把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现在派出去的工作人员里,还有一个代号为单兵的人,正在与科技教会交手,所以我们不可能放任他不管。”

    “所以……”

    她轻轻说着,看向了屏幕里的苏先生,道:“苏先生问我的意见,那我就直说。”

    “时隔四年,科技教会又来到了青港,那么……”

    轻轻咬牙,陈菁说出了自己的态度:“我们报仇的机会,终于来了。”

    ……

    会议室里,一直变得极为安静。

    众人听出了陈菁的态度,心情一时变得忐忑而纠结。

    就算陈菁这些话说的很有道理,但是却无法改变这时候的青港就像是一座孤岛,外面的信息几乎一无所知,派了出去的人手已经几乎全灭的事实。

    在这种情况下,自然无人敢热血上头,就立刻支持出兵或是别的什么。

    毕竟那些都是活生生的人,谁忍心看他们去送死?

    陈菁的脸色仍然平静,坚毅。

    屏幕里的苏先生,双手交叉,托着自己的圆脸,同样陷入了沉默。

    其他人有的纠结,有的沉默,一时难以做下决定。

    然后也就在这时,忽然有响亮的铃声在会议室里响了起来,将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有人按下了接听键,就听到里面有人在紧张的大声喊:“不好了,娃娃……”

    “娃娃出城去了……”

    “……”

    “什么?”

    猛得听到了这个消息,所有人都有点懵。

    “为什么?”

    陈菁都下意识的喊道:“你们为什么不阻止她?”

    服务人员的声音又焦急又无奈:“阻止了啊,但是说什么她都好像听不见……”

    陈菁深吸一口气:“不是有应急备选方案吗?”

    频道里面,服务人员的语气甚至快听出哭腔来了:“哪个方案不是建议在劝她的基础上?”

    “她都听不见你怎么劝?”

    “……”

    陈菁一时说不出话来。

    这时候,会议室里,接连有各个电话响起,急得像是开大会一样。

    工作人员纷纷接起,就听到对面传来的是各部门的紧张汇报:

    “我们是特殊污染清理部外围监测站,发现娃娃已经离开安全区域……”

    “我们是城防部二号防御组织,为什么有能力者公然在市民面前现身,甚至……在飞?”

    “老张,为什么我看到核弹飞出来了,青港……完了吗?”

    “……”

    “……”

    陈菁与其他研究人员同时怔住,陈教授急的一下子扔了笔,叫道:“快追啊……”

    “啪……”

    这时候,会议室里的门被推开,有几个人走了进来,正是一直在隔避办公室里休息的酒鬼、壁虎、神婆几人,他们似乎想进来说些什么,但却正好听到了娃娃出城的消息。

    一下子也被惊到了。

    在青港,凡是了解真相的人,无疑都明白娃娃出城意味着什么。

    “苏先生。”

    陈菁反应很快,转头看向了屏幕。

    苏先生轻轻摆了下手,示意陈菁可以做下决定。

    “好。”

    陈菁重重的点了下头,向频道里说道:“先让娃娃回来。”

    频道里服务人员还在着急着道:“她什么都听不见……”

    话犹未落,陈菁道:“告诉她,我们会和她一起去,比她自己过去更快。”

    频道里的服务小队人员怔了一下,切断了声音。

    片刻之后响起:“娃娃听见了,而且……在向着我们飞回来。”

    说完,又担心的补充:“欺骗娃娃的事情我们还没有做过,谁也不知道后果……”

    “我们不骗她。”

    陈菁深呼了一口气,转过头来,大声道:“鉴于现在城外形势混乱,一应未知,因此立刻组建特别调查小组出城,支援单兵。普通士兵参与此事,太过危险,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我们也不会让普通人出去冒这样的险,因此这次特别调查小组,只抽选能力者加入。”

    “能力者人选为:酒鬼、壁虎、神婆、熊孩子,我,以及……娃娃!”

    说着,她的目光,向着办公室门口方向看了一眼,轻声道:“清理特殊污染,是我们特清部的工作,你们不属于军人,特清部也没有理由强制你们执行任务。我只能说,我希望你们可以接受这个任务,不论是为了自己,为了亲人,还是为了青港,希望你们快些做出决定。”

    “我们需要动用速度最快的交通设备,立刻赶赴现场!”

    “所以,五分钟后天台集合,诸位有五分钟的时间选择是否跟我一起出发。”

    “……”

    会议室里沉默了片刻,旋即轰得一声忙乱了下来。

    有人立刻去准备各式武器,有人准备交通工具,有人继续回到了岗位,进行信息采集的工作,整个会议室里,似乎是因为每个人都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因此显得有条不紊。

    “咦?”

    壁虎看了酒鬼一眼,眼神有些茫然。

    “呵呵……”

    酒鬼看了壁虎一眼,笑道:“怎么了小伙子?”

    壁虎嘀咕道:“跟我想的不太一样啊,本来我想的是来到这里之后,说一下我们面临的困难,再表现一下我们的刚直与义不容辞,当组长许诺了优厚条件之后,与琳达来个感人肺腑的吻别,然后在大家钦佩与感动的目光中,像个英雄一样登上出城的直升机,但现在……”

    酒鬼拍了拍壁虎的肩膀:“你还是年轻啊小伙子……”

    “激动的时候容易上火,一上火就容易有口气,吻别的时候那滋味能好么?”

    “所以,还不如凯旋的时候喷好了口气清新剂,慢慢的亲嘴……”

    “……”

    一边说,一边拧上了自己保温杯的盖子,慢悠悠的往上走。

    “啊这?”

    壁虎警醒了一下,居然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忽然快步向着酒鬼追了上来,口中不停的嚷嚷道:“大爷,我小瞧了你了啊大爷……”

    “你这些经验都是从哪里来的啊大爷……”

    “……”

    对着化妆盒补口红的神婆漫不经心的来到了休息的会议室前,敲了敲房门,里面有人的时候就写作业,没人的时候就趴在桌子上睡觉的熊孩子顿时惊醒,睡眼惺忪的看了一下周围。

    “怎么了?要吃饭?”

    神婆一边向楼上走,一边漫不经心的道:“没呢,要去城外出趟差。”

    “哦。”

    熊孩子起来,拎着自己的包,一溜小跑追上了她。

    ……

    “真的就这么决定要出手了?”

    同样也是在这时候,青港行政总厅,一条长长的会议桌前。

    苏先生的秘书,将他面前的摄影设备关闭,轻轻拿到了一边。

    这条会议桌前,坐着的另外几位先生,目光便都向着苏先生看了过来,眼神不乏迟疑焦虑者。

    “这是一个危机。”

    苏先生坦然看向了其他几位先生,道:“但也未尝不是一个推进天国计划的机会。”

    “诸位,经历了海上国事件之后,我们已经谈过很多次。”

    “在这样一个小孩子手里拿着要命的武器,随时有可能走火伤人的时代,我们不打算做一个主动向别人开枪的人,那么,我们可以做的,就是告诉每一个人,我们挨了枪,是一定会还手的。”

    “这无关私利,而是我们要给这个世界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