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四百一十一章 你没有事,真的太好了
    这一片几乎看不到边际的死人森林,正在快速的消失。

    在刚才陆辛与两位能力者交战的过程中,已经有接近三分之一的死亡之花被湮灭,每一朵死亡之花消失,又都会使得接近一百个死人消耗掉自有精神力量,回归应有的平静。

    因此在青港的支援到达之时,这片死人森林,就已经消失了三分之一。

    娃娃的出现,成为了消灭这片死人森林的关键。

    之前陆辛消灭这些死亡之花,用的是硬碰硬的方法。

    虽然这种硬碰硬,对他来说似乎造不成太大的影响,但代价也是有的,那些混乱的精神冲击,可以形成一道道刀锋似的残波,充斥周围,陆衣服与身上的伤口都是这些残波造成的。

    娃娃的处理方法则明显与陆辛不同。

    在她出现后,这一片弥漫在死人森林之间的精神力量,便成为了流动性的。

    她的身上产生了一种惊人的吸引力,而且呈现了越来越强的趋势。

    初时,只是那些还没有滋生出苍白精神体的死人被她吸引,木讷的转头看向了她,到了后来,那些已经融汇成了死亡之花的精神体,甚至是精神体本身,也已经被她所吸引。。

    它们开始一丝丝,一缕缕,一只只,带着狂热的情绪向着娃娃飞了过去。

    大概也是因为这些精神力量,都是来自于死人的缘故。

    又因为正值黎明前最黑暗的一段时间,周围的灯光也显得比较黯淡。

    这时候的娃娃,飘飞在了死人森林之间,光线经过无处不在的精神辐射渲染,变成了一种惨绿色,将她那张完美的小脸照得有些阴森森的,目光呆滞冷漠。苍白精神体被酒鬼扭曲感知,找不到她真正的所在,就只好像是鱼一样纷纷游在了她的周围,带着狂热的表情。

    “嘭”“嘭”“嘭”

    手里的洋伞不停的合拢,又弹开。

    所到之处,一片片的死亡之花,在她的身前成串、成片的被湮灭。

    身周出现了一片片混乱的精神乱流,大片大片的死人脸上带着狂热的表情栽倒在地上。

    酒鬼则一脸认真的挡在了娃娃的身前,因此,哪怕娃娃面对一些想要将她毁灭的死亡之花时不知道躲避,但这些死亡之花也捕捉不到娃娃的真正位置,等于是多了一层保障。

    在上方,直升机里,壁虎手持长狙,不停的开枪。

    弹壳一颗颗落向了下方。

    枪筒里不时飞出子弹。

    蓝色电弧不时炸在死人森林之间,将一朵朵死亡之花变成了混乱的精神流。

    ……

    在这期间,陆辛蹲在了下边老实的看着。

    他知道问题已经不大了。

    这片场域的过半稳定器,早就在他来到了这片厂房位置之时,就已经破坏。

    所以场域正在崩溃中,可以明显的看到,在这两位能力者都得到了解决之后,有一部分死亡之花,甚至都还没有来得及绽放,便已经自动溃散,化作了一丝丝精神乱流消散。

    这时候,因为没有太大的危险,自己其实也只是在欣赏战局而已。

    看到壁虎一枪一朵死亡之花,他不由得赞叹:“好厉害。”

    壁虎虽然在那个七个台阶的理论中,属于特别标准的第一台阶,但他真的很不错。

    他将第一个台阶的能力,开发到了极致。

    再看到娃娃游走在死人森林之间,小脸惨绿,他怔了一下,又赞叹:

    “不愧是青港第一打手啊。”

    “而且仍然很漂亮……”

    “……”

    有些人死了只能成为僵尸。

    但娃娃这样的,就算死了感觉也会成为僵尸新娘。

    而面对时不时的死亡之花袭击过来,却都被酒鬼的能力引向了别处,陆辛同样也发出了感慨,酒鬼的力量真是太厉害了,如果刚才自己也有这样的能力,那根本就不会被死亡之花困在中间,可以通过欺骗死亡之花的方式,将它们引向别处,自己则偷偷摸进死人森林。

    简而言之,都好厉害!

    ……

    这一片充斥着无数痛苦呐喊与嘶吼声的死人森林,很快便渐渐接近了平息。

    陆辛身边的那个苍白头发的老人,持续不断的悦耳嘶吼声,同样也差不多接近了尾声。

    但不是因为疼痛消失,而是嗓子撕裂了。

    妈妈一剪子下去,他本来应该感受到的疼痛,全都回到了他的身上。

    因此这位老人好好的表现了一些什么叫作歇斯底里的男高音。

    这时候,他整个人蜷缩成了一团,身体上满是泥泞,正不停的在地上抽搐着。

    陆辛没有杀他。

    因为他是一个热爱生命的人,不会轻易的杀人。

    再说了,自己只是在特清部工作,只有清理污染的特权,又没有杀人许可证。

    至于那位红头发的女人,陆辛甚至没有动她。

    毕竟这时候她看起来好像已经很惨了,明明是一个大活人,眼珠子还在飞快的转动,但却只能像个玩具一样,单脚撑地,慢慢的在地上旋转着,一圈又一圈,一圈又一圈。

    她支地的左脚,鞋子已经被磨破,然后又磨去了血肉。

    只剩了骨头,仍然在一圈又一圈的旋转。

    虽然陆辛知道,她很有可能就是害得观测点与信息采集部队全部死亡的罪魁祸首,但还是没有对她施加私刑。

    从头到尾,他只是向这个一边旋转唱歌,一边眼睛滚滚流下,痛苦到不停的用眼神对自己发出给她一个痛快这种信号的女人,视而不见。

    毕竟人家转圈圈转的这么开心,为什么要阻止?

    甚至,还向她微笑了一下而已。

    这应该就是一种高尚吧?

    ……

    娃娃从远处飞了过来。

    她穿着黑色繁复的裙子,手上撑着洋伞。

    因为这时候死人森林已经被消灭的差不多,所以她飞的越来越低,几乎是贴着地面。

    事实上,她现在还能不接触地面的悬浮,也是因为死人森林虽然已经被消灭,但还有大量残留的精神力量在周围,没有彻底消灭的缘故。

    如果这些精神力量也彻底的消散,周围又只有陆辛和直升机上那么几个人的话,娃娃这时候应该已经飞不起来了。

    刚才一直在保护着她的酒鬼,这时候也已经远远的离开,哪怕酒鬼外表是女高中生,内里藏着一位温柔慈祥的老大爷性格的人,在娃娃的身边待久了,也没办法保证自己的安全。

    不过她自己却好像不在乎这些,只是静静的向陆辛飞了过来。

    停在了距离陆辛三四米的地方,她向着陆辛,安静的露出了笑容。

    陆辛抬头看向了她,笑道:“你怎么出来了?”

    娃娃脸上的笑容消失了,默默垂下了头。

    “咦?”

    陆辛感觉有些古怪:“她怎么一脸做错了事的样子?”

    ……

    “骨嘟嘟……”

    不远处,直升机已经降落,直接停在了死人的尸体上面,轧出了一片腥红。

    直升机舱之中,陈菁从驾驶室钻到了机舱,本想下来,但一看地面上这么多的尸体,刚刚伸出来的一条穿着锋利高跟鞋的脚又收了回去,转头一把将壁虎推了出来,自己扶着耳机:

    “单兵能听到吗?”

    “……”

    这一次,信息清晰了很多。

    陆辛立刻道:“可以可以,谢谢组长,你们能过来,我真是……”

    本来以为是个很感动人的时候,不是应该大家都说些激奋人心的话语吗?

    然后就听到频道里面的陈菁道:“看看娃娃是否已经戴上了面具。刚才她从直升机上跳下去的时候,我看到她好像把面具摘掉了……如果已经戴上了的话,就带着她一起回来。”

    “现在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

    “哦!”

    陆辛收回了更多感激的话,盯了娃娃一眼,确定她没戴面具。

    走到她身前来,就看到她黑色的裙裾上,有一个银色的细长链子。

    一端系在了腰间,一端则牵着一个精巧的面具。

    陆辛猜测,连链子都选的是一种玫瑰花的精致造型,这肯定是服务小队的手笔。

    可能他们也知道娃娃有四处乱扔东西的习惯,因此准备了这样一条链子。

    他拿起面具,扣在了娃娃脸上,然后将面具的带子卡在她的脑袋后面。

    再之后,又检查了一下娃娃其他的装备。

    毕竟自己也接受过一个陪伴娃娃的任务,算是半个娃娃服务小队的成员。

    所以,对于如何降低娃娃对周围的影响,还是很有经验的。

    做完了这些,才带着娃娃,快速向直升机走去。

    不能不快,因为娃娃飞的越来越低了,再不过去,她很有可能会落在满地得死人身上。

    看看那双崭新的靴子,踩在死人身上,一定不怎么好看。

    ……

    “哈哈,亲爱的队长,我过来营救你们了,你开心不?”

    被陈菁推了下来,正站在死人堆里警戒周围的壁虎,一见陆辛,立刻满面堆笑。

    “为什么要说你们?”

    陆辛心里想着,还是笑道:“其实你们晚来一会,这里我就解决了。”

    这话说的直升机的陈菁还有不远处的酒鬼,都愣了一下。

    壁虎在旁边笑道:“是是是,我们都知道,你这么强的能力,怎么可能解决不了问题嘛!”

    说着向陈菁眨了眨眼,一副大家都懂的样子。

    陈菁没有理会陆辛的眼神,只是上下打量了陆辛一眼。

    因为她带着墨镜,所以看起来很严肃的样子,陆辛也下意识变得认真了些,准备把工作给她汇报一下,但没想到,陈菁忽然从机舱里探出身来,轻轻抱了一下陆辛,然后坐了回去。

    她声音低低的开口:“你没有事,真的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