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四百二十三章 这就是我们的计划(三更)
    “呜……”

    疾驰的改装车,在颠簸的山道上几乎飞了起来。

    后屁股尚未着地,便已急急的转了一个圈,一脑袋扎进了周围都是高高山峰的夹道之中,彻底被两侧的山峰挡住了影子。与此同时,陆辛也转过了头,向着身边的娃娃轻声笑道:

    “好玩的来了,现在,你可以收起影响力了。”

    一边的娃娃被陆辛山道上的飞车搞得有点害怕,小手正死死抓着安全带。

    听到了陆辛的话,她才有些惊讶的转过头来。

    迎着她的,是陆辛让人放心的微笑。

    ……

    嗡隆隆……

    阳光静静照在了刚下过小雨,还显得有些湿漉的山林之间,显得一片安静。

    草叶上凝结着残留的水珠,折射着阳光的色彩。

    但忽然间,山间有剧烈的空气抖动响起。

    没有看到任何东西出现,但高大的树木却忽然间哗啦啦作响。。

    甚至有些,直接被无形力量挤得东倒西歪。

    地面上的荒草被成片的卷起,像是清明的纸钱,飞的到处都是。

    一团一团的空气受到挤压,颤抖着将这种无形的压力传递向前方,但因为这种挤压了空气的东西是无形的,所以还是看不到有任何东西,只有空气里的波纹,越来越密集了起来。

    一只又一只的精神怪物,疯狂的挤进了这片夹道,贪婪的向前攀爬着。

    但是在这片恰好挡住了阳光的夹道公路上,它们却没有看到自己的目标。

    只看到这条长长的公路上,一道清晰的车辙痕迹蜿蜒通向了前方。

    对于它们而言,车辙没有意义,它们追踪的是那种让它们发狂的气味。

    但是那种气味,正在变得极淡,甚至于消失,所以它们慌了。

    沿着夹道,你争我抢,挤挤攘攘的飞快向前攀爬了过来。

    终于,它们在夹道深处,一块从山顶上滚下来的大石头前面,看到了那辆改装车,只是车里已经空了,车门也大敞了开来,它们可以感受到,这车里似乎还有那种残留的精神力量。

    无数的精神怪物拼命的挤到了车前,贪婪的想要争夺那残存的精神力量。

    因为太过的空气挤压,使得这辆改装车都轻轻摇晃了起来。

    喀喀……

    车玻璃忽然出现了裂痕,一点点扩散,然后猛得崩碎成了细密的小块玻璃碴。

    这种残存的精神力量,根本满足不了它们。

    因此不知有多少或是挤进了车里,或是挤不进车里的精神怪物,猛得昂起头来。

    浑身上下,生长着的数百只眼睛里同时流露出了贪婪的表情。

    那张笑容僵硬的人脸上,一张张细密的嘴巴,同时发出了令人烦躁的叫喊。

    “喂……”

    但也就在这时,上面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无数的精神怪物同时抬头,就看到在山顶之上,正有个年青人蹲了下来。

    他身边飘着一个撑着洋伞,身上穿着厚重黑色裙装的女孩。

    虽然这个女孩,现在似乎是用了某种方法,将她身上那种足以让人疯狂的精神力量遮掩住了,但这些寻踪而来的精神怪物,还是感觉到了她就是一切异常吸引力的源头。

    身上的眼睛都拼命眨着,一张张脸上露出了惊喜表情。

    但它们没有急着冲上去,因为那个女孩身边蹲着那个年青人。

    他这时候正笑着向下看了过来,下巴微点,似乎是在清点这些精神怪物的数量。

    然后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抬头看向了远处:“现在应该可以保证它们不会逃掉了吧?”

    “咔咔咔……”

    优雅清脆的脚步声从夹道的后面响起,仿佛有人穿着高跟鞋,踩在干硬的公路地面上。

    这种脚步声并不特别响亮,但却让所有的精神怪物,感受到了一种由衷的惊悚。

    再下一刻,这片山谷里似乎越来越暗了。

    虽然这片山谷被旁边的大山挡住了阳光,但现在毕竟是白天,光线还是非常充足的。

    在这时候,却有种光线正在被缓慢抽离的感觉,周围的景色变得阴晦,像是蒙上了一层阴影,最关键的是,这种阴影,还在不停的加深,从灰色,渐渐有向黑色转变的趋势。

    “嘻嘻……”

    有古怪可爱的笑声响起:“哥哥,这些都是我的玩具吗?”

    “别闹。”

    山顶上蹲着的年青人训了她一句,纠正道:“这明明是我们的玩具……”

    不知道别人怎么想,反正这些冲进了夹道里的精神怪物,忽然有了种古怪的感觉。

    好惊悚啊……

    ……

    牧师脚步轻快的走出了村庄,沿着被荒草淹没的小路,一步步向着开心小镇的方向走去。

    太阳就在头顶,但却让人感觉有些凉。

    也许是因为周围无遮无挡的荒野上吹来的风,也许是因为身后那若隐若现的脚步。

    明明在向前走去的时候,身后似乎总是贴着一个人。

    但偏偏转头的时候,只会看到空空荡荡的荒野。

    从这个角度看,牧师应该是一个乐观的人。

    他没有再回头,也没有提起手里的霰弹枪威慑什么,只是步履匆匆的向前走去。

    一手提着银色箱子,一手提着霰弹枪,甚至还轻轻的在自己的腿上拍打着。

    就好像是在一边走路,一边在心里哼唱什么小曲一样。

    身后悉悉碎碎的脚步声,仍然在跟着。

    但是,除了这种脚步声,以及那种让人感觉贴在身后的异样感,什么也没有。

    没有一只手忽然搭在肩上,也没有一颗子弹忽然飞向背心。

    那个人似乎只是跟着他,同时看着他而已。

    ……

    抬脚落脚,一地触地,两声响动,牧师渐渐远离了村庄,来到了荒野之中。

    小路原本应该是两米多宽的乡间小路,但这时候,因为荒草的覆盖,只是能够看到一条浅浅的草径,一路延伸向了远方。几百米外,就是一条七八米宽的河,河上,横着一座石桥。

    这种乡间的桥,似乎生命力总是特别的长,三十年过去,仍然稳稳的跨在了河的两岸。

    通过了桥,就可以前往开心小镇。

    但是牧师在穿过了生满荒草的稻田,来到了桥前时,却停下了脚步。

    因为这时候的桥上,已经出现了一个盘着腿坐在桥中间的小孩子,他穿着高墙城里面的人才会穿的干净衣服,身前摆放了一个简易便捷的折叠式小平桌,桌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

    看起来他年龄很小,脸上却戴着大大的眼镜。

    这时候他正独自一人,静静的坐在了桥中间,认真的对着电脑,敲击着键盘。

    在他的身边,还有两个人。

    一个是身穿黑色作战服,身材高挑,身材异常的惊人,倚在了一辆摩托车上的短发女人。

    她脸上戴着一幅硕大的墨镜,手里提着一把枪。

    另外一个,却是一个穿着校服的年轻女孩。

    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坐在了桥墩子上,手里拿着个保温杯。

    她们察觉了牧师过来,便都转过身,目光静静的落在了牧师的身上。

    ……

    牧师停住了脚步声时,身后的那个悉碎声也消失了。

    牧师笑了笑,才慢慢向前走来,抬头看着桥上的小孩子,脸上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这就是你们青港的计划吗?”

    他的声音彬彬有礼,手掌还轻轻在右胸口处拍了一下,像是在行礼。

    只是抬起了头时,他的眼睛里分明有些讥嘲:“老实说,你们没能给我太多惊喜。”

    “科技教会,愿望牧师?”

    倚在了摩托车上的短发女人站直了身体,身材窈窕,声音却显得非常冷静。

    “现在,我们怀疑你属于科技教会传教士,做出了有害我们青港的事情,所以我们在这里等着你,希望你可以跟我们回去调查一下,如果你准备反抗,那就动过手之后再说。”

    “……”

    “这……”

    牧师的脸上慢慢露出了微笑,像是真的很开心,他再次认真的行了一礼,轻柔道:“我为刚才自己的狂妄道歉,主要是有个影子一直跟着我,多少让我的心情变得有些糟糕。”

    “现在,我正式向你们提出一个疑问。”

    “你们青港是真的做好了准备要阻止我们科技教会吗?”

    “或许我们可以谈谈,比如,我用满足你们一人一个愿望的条件,换取你们的退让……”

    “……”

    “没得聊。”

    短发女人女人轻声开口:“毕竟你们已经杀了我们青港的很多人。”

    “当你们不把我们青港同事的性命当一回事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没有了谈得可能。”

    “……”

    “呵呵……”

    牧师在那个短发女人说话的时候,微微低头,似乎不敢正视她的眼睛。

    他仍然在笑着,只是声音里却像是多了点异样的情绪,轻声道:“我必须承认,青港和四年前真的有了很大的不同,但我同样也好奇,究竟是什么给了你们这么大的勇气……”

    “居然敢这么直接出现在我面前呢?”

    “……”

    短发的女人怔了一下,才明白了他在说什么。

    脸上露出了有些反感的情绪,平静道:“时间紧迫,我们没有功夫设计那么多弯弯绕绕。”

    “在这里等你,抓捕你,就是我们所有的计划。”

    “如果你觉得这样是一种对你的轻视,那我向你说一声抱歉。”

    “毕竟你在我们眼里,就是一名罪犯,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