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四百二十五章 哈哈没想到吧
    听到了对方的大喊,牧师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青港的能力者,其实表现的还不错,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明白了自己的能力。

    她们猜的没错,自己的能力,便是“愿望”。

    通过“愿望”这个能力,然后开发并延伸出来了许多不同的能力。

    在科技教会进行过专业且全面的培训,了解并对很多种能力类型进行过模拟对战的牧师,一直都坚定的相信,这世界上的能力者千奇百怪,但“愿望”才是最强大,且无法针对的。

    ……

    因为人生为人,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在做什么,都会产生愿望。

    哪怕他只是去拿一杯水,也会产生喝下这杯水来解渴的愿望。。

    哪怕只是一颗从远处飞过来的冷枪子弹,也会产生想让这颗子弹射中敌人要害的愿望。

    他的能力,便是通过这些“愿望”来实现。

    ……

    愿望满足。愿望拒绝。愿望扭曲。

    他可以通过实现对方的“愿望”,来向对方收取一定的报酬。

    得到他愿望允诺的人,行动上会得到他的精神力量加持,事情显得顺利了很多。

    但相应的,也会被他盗取一部分精神力量。

    便如同他察觉到了身后有人跟着自己时,没有急着将她找出来,因为那时候对方的愿望是跟着自己,所以自己满足了她的愿望,并且无形之中,得到了一个向对方索取报酬的机会。

    这样,在开枪的时候,对方就忘了躲避,甚至主动往枪口上撞。

    他可以拒绝别人的愿望(前提是对方的愿望和自己有关,或是距离自己很近)。

    受到了他拒绝的人,会发现自己心里诞生出沮丧与失望的情绪,甚至失去愿望根源。

    所以,那些无形之中向自己发动的能力,在被自己拒绝时,都会消散。

    而最重要的是,他可以扭曲别人的愿望。

    前提同样也是这愿望要和自己有关,或是距离自己很近。

    扭曲的形式就像刚才自己受到了围攻的时候,同时满足了所有人进攻自己的愿望。

    只是对这些愿望的落点进行了稼接与扭曲。

    所以,他们彼此的能力,便作用在了其他人的身上。

    能力者的围攻当然是可怕的。

    尤其是在自己根本不了解对手的能力,甚至是对手的数量时。

    但正是因为自己的能力,所以牧师根本无惧于和这些青港的能力者同时交手,某种程度上,他甚至觉得青港的能力者们有些可笑,只知道清理特殊污染的他们,都不算是能力者。

    虽然他们好像在极短的时间内分析出了自己的能力,但也已经于事无补。

    能力者之间的交手,几微秒的时间就可以改变战局。

    更何况,自己如今争取到的,不仅仅是几微秒?

    ……

    ……

    心里想着这些问题时,他脸上带着微笑,走到了河床边,手里的枪提了起来。

    那个女高中生和短发女人显然极度的惊慌,在尽一切的可能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之中,只可惜没有用处,她们的愿望被自己预判到了,所以自己就可以通过愿望,判断出她们的位置。

    看向了河床,下面空空如也,应该是那个女高中生施展了能力,扭曲了自己视野。

    但牧师不慌不忙,抬枪指向了一片空地,然后脸上露出了微笑。

    “呯呯呯……”

    远处有子弹不停的飞来,应该是那位躲在了暗中放冷枪的蜘蛛系急了。

    但是牧师这时候的位置,恰好走到了一处子弹无法打中的位置。

    蜘蛛系再强,子弹也没法拐弯。

    而另外的几个能力者,那个刚才跟在了自己身后,似乎可以通过咒骂来施展能力的女人,已经被子弹击中,搅乱了精神力量,这时候就是一个废人,其他剩下的对手的话。

    想着这个问题时,他的枪已经提了起来,手指勾在了扳机上。

    这时候他的视野之中,河床上一个人也没有,他并不感觉意外,因为那个短发的女高中生似乎有一种扭曲别人五感的能力,所以就算下面有人,她也可以让自己看不见。

    但是这并不重要。

    从对方的速度与时间来看,这时候她们一定还在这片河床上,在子弹覆盖之下。

    所以,这一片子弹扫中,下面必定会溅起一片血花。

    自己已经掌握了所有局势,所以。

    ……

    但也就在这时,他忽然意识到了不对,对方还剩了一个能力者。

    那个刚刚坐在了桥上,认认真真对着电脑的小孩。

    他是什么能力者?

    正想着这个问题时,牧师忽然察觉不妙,身后传来了“嘿嘿”一阵冷笑。

    他脸上肌肉绷紧,猛得转过身去,枪口指向身后。

    但他的枪口指处,却什么人也没有,与此同时,屁股上忽然挨了一脚。

    这一脚踢的不重,但却让浑身肌肉紧绷的牧师极为紧张,身形快速的向前扑出。

    同时甩出枪口,指向了身后,在他的预判之中,对方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还一脚踢中了自己的屁股,那么,下一秒他必然会乘胜追击,对自己追加伤害,或是束缚。

    但他没想到的是,自己刚刚转过身来,就见一秒灰蒙蒙的。

    眼睛剧痛,被一把土洒在了眼睛里。

    ……对方居然他妈的没有试图攻击自己要害,只是抓了一把土洒了过来。

    ……刚刚下过小雨,他从哪里抓来的干燥泥土?

    ……

    被这突兀的双眼剧痛,夺去了视物能力,牧师心里的惊慌瞬间达到了极点。

    他想也不想,便丢开了枪,轻轻打出一个响指,叫道:“愿望拒绝……”

    随着这一句话喊出,无形的精神力场扩散了开来。

    在这个力场之中,瞬间出现了好几种声音。

    有子弹打在了自己身边土壤之中,溅起一片泥砂的声音。

    有河床位置的草丛响动,两人飞快跑动的声音。

    有匕首远远飞来,插在了自己手掌旁边的声音。

    能够感觉到,这些伤害都是奔着自己过来,却被自己的能力扭曲了的。

    在这种时候,他只能用这种方法来保命。

    拒绝一切有关于自己的愿望。

    这是一种非常有用的能力。

    还有机会。

    ……

    牧师一边借用了完全拒绝所有愿望的能力来保命,一边用力揉着眼睛。

    只揉了两下,眼睛已经可以微微视物。

    还好对方撒的是土,而不是石灰。

    即将重新获得视觉的牧师,已经飞快的伸手去抓旁边的枪。

    但却没想到,这一把抓去,抓了个空。

    似乎是有人趁着自己眼睛看不见,把自己放在地上的枪给一脚踢跑了?

    牧师心里生出了一种无端怒火。

    但还没有发泄出来,他忽然感觉自己的右手出现了一种拉扯感。

    牧师顿时大吃了一惊,知道这是有人在抢自己手里的银色箱子。

    心里一种极度不妙的感觉升了上来,刚才他拒绝一切愿望的影响力量还没有消失。

    但万万没想到,这个人不是要伤害自己,而是抢自己东西。

    因为箱子不属于自己本体,所以他成功的在自己影响范围内,接触到了箱子。

    但还好,对方的力量似乎不强,牧师急忙用力,向后拉扯自己的箱子。

    这时候他有些迷蒙的视野之中,已经可以看到,这时候正抓着箱子用力拉扯的,正是刚刚那个在桥上面对着电脑,戴着一副厚眼镜,看起来老实又稳重的小孩子,可是现在呢。

    这家伙眼镜上闪过了寒光,脸上带着坏笑,根本就是一个小恶魔。

    牧师又气又急,用尽了全身力量往回扯箱子。

    但他没想到,自己刚刚用了真力,对方忽然间撒手了。

    牧师一下子扯空,倒是被自己的力量弹的向后跌倒,在地上翻了个跟头。

    “哈哈哈哈……”

    那个小孩子恶作剧成功,正叉着腰指着自己得意大笑。

    “该死。”

    牧师气的眼睛都成了红色。

    他一向待人和气,但是,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心胸宽广的人,经常生气。

    平时遇到的一些事就足够让他气愤到晚上经常睡不着,更何况如今居然在这些青港的能力者面前,感觉到了一种被人羞侮的感觉,而且羞侮自己的,居然还是一个小孩子?

    喉咙里都无意识的发出了怒吼,他用力爬起,这时候视野也接近恢复。

    他已经决定要毫不留情,杀掉所有的对手。

    然后就在这时候,他看到那个小孩子,手里忽然抱起了一柄微型冲锋枪。

    脸上带着坏笑,向自己勾动了扳机。

    牧师额头都渗出了一声冷汗,飞快的打出一个响指:“拒绝愿望……”

    这是他连续性的,第二次施展这个能力。

    在他的声音响起来的同时,那个小孩子手里的子弹便已经喷薄而出。

    “哒哒哒……”

    子弹倾落在了自己的周围,溅起了大量的泥壤。

    瞬间就有好几颗子弹,打中了牧师的双腿,小腹,手掌位置,剧烈的疼痛与难以置信的感觉,同时涌上了牧师的脑海,他痛苦的叫了一声,整个人都蜷缩在了地上,像只大虾一样。

    “啊……”

    在牧师的对面,那个小孩子看到牧师身上的伤口,同样也吓了一跳。

    他抱着微型冲锋枪的手,在剧烈的发抖。

    小脸煞白,似乎没意识到会出现这样的画面。

    牧师在几乎痛晕过去之前,看到了这个小孩子惊恐的表情,忽然意识到了问题出在哪里。

    ……

    自己的能力,名为“愿望”,但其实是一种潜意识的扭曲。

    自己总是将愿望挂在嘴边,也是为了迷惑对手。

    经常会有一些对手,认为在摸清了自己的能力时,做一些故作聪明的举动。

    比如知道自己可以拒绝愿望,扭曲愿望,所以故意在出手的时候,许下一个不打中自己的愿望,或是不攻击自己的愿望,试图借这种方法来欺骗自己的能力,伤害到自己。

    只可惜,他们欺骗的,只有他们自己。

    无论他心里怎么想,但最底层的潜意识里,想要攻击,就会攻击。

    他就算故意将子弹打向别处,但其实还是希望这些子弹飞到自己的身上来。

    这种潜意识里的念头,无法改变。

    所以,自己的愿望拒绝能力,某种程度上,就是无解的。

    没有人可以背叛自己的潜意识。

    ……

    这种能力,在近战之中本来是接近于无解得存在,直到遇到这个小孩子。

    他特么的本来就没想着打中自己。

    他只是恶作剧似的,要用子弹在自己的身体旁边描一个边。

    他甚至和那些欺骗自身的人不一样,他的潜意识里,就是在恶作剧,没有伤害的念头。

    但偏偏,自己拒绝了他的愿望,于是他描边失败了。

    于是子弹就打在了自己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