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四百二十七章 一箱子心脏
    “好了好了,先把车开出去。”

    定下了主意之后,陆辛打量了一下周围的路况,微微发愁。

    刚才清理这一批精神怪物,闹出来的动静不小。

    旁边的山都滑坡了,几块大石头滚到了大道中间。

    把本来路况就不好的公路砸的坑坑洼洼是小事,主要是把这辆车的退路给堵上了。

    于是陆辛考虑了一下,转头向妹妹看了过去。

    妹妹正没个正形的躺在车后座上,道:“你看我干嘛?”

    陆辛道:“那几块石头拦着路呢,你去搬开。。”

    妹妹坐了起来,伸出脑袋看了看,又躺了回去:“不去。”

    “你这……”

    陆辛拿妹妹没有办法,低头看了看父亲。

    父亲呵呵冷笑了一声,慢慢的消失了。

    ……他甚至都没有回答一句。

    妈妈这时候坐在了后座上,姿势优雅,一点也没有帮忙的意思。

    陆辛顿时有些为难,慢慢的转头向娃娃看了一眼。

    娃娃看了看陆辛,又看了看车,然后转头看向了那些路面上的大石头。

    真是个聪明的姑娘。

    她立刻明白了陆辛的意思,轻飘飘来到了那几块一人高的大石头面前。

    扔掉了自己的伞,两只小手推在了石头上,开始用力的把石头向路的两边推。

    “……”

    陆辛有些无奈,提醒道:“你可以用精神力量去推。”

    娃娃转头看了陆辛一眼,身边的空气开始变得扭曲,并且形成了一种力量。

    这种力量聚集到了大石头上,推得石头动了动。

    但是石头很顽强,动了动之后,又老老实实的待在了原地,一副谁能奈我何的霸道样子。

    娃娃生气,捡起伞来,敲了一下石头。

    ……

    “精神力量还是不太够啊……”

    陆辛在一边看着,轻轻摇了一下头。

    精神力量足够浓郁,便可以形成念力,影响到现实。

    娃娃平时可以飞在半空之中,同样也是这个道理。

    只要她出现,周围的人便会将自己的精神力量借给她,所以她可以自如的运用这些精神力量,比如让自己一直飘浮在空中,也比如可以随意施展一些类似于精神冲击的力量。

    简单来说,会飞并不是娃娃的特权。

    精神力量充沛了,能力者都可以凭念力让自己离开地面。

    但一般人不会这么浪费。

    陆辛怀疑,如果是在人多的地方,娃娃别说推动这块大石头,推倒一栋楼都有可能。

    但是,这时候精神怪物已经消失,周围也没有人,所以娃娃可以动用的精神力量就非常少了,她这时候仍然可以保持自己脚尖距离地面几厘米的状态,消耗的其实是她的力量。

    她习惯了这样漂在空中,所以不会介意精神力量的浪费。

    简单来说,就是不会过日子。

    ……

    “跟石头生什么气呢……”

    看着娃娃生气的敲那块石头的样子,陆辛挠了挠头。

    他想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娃娃好像没有从自己这里借过精神力量?

    看了一眼妈妈,她正坐在车里,静静的看着娃娃搬石头,好像没有说话的欲望。

    陆辛已经习惯了,她不想说什么的时候,问也问不出来。

    于是他再次推开车门,走到了娃娃的身边,考虑了一下之后,轻轻握住了娃娃的手,娃娃有些好奇的抬头向他看了过来,眼神有些疑惑,似乎不太明白陆辛为什么抓自己的手掌。

    陆辛向她笑着道:“你可以用我的精神力量吗?”

    娃娃像是思索了一下,才理解了陆辛的话,任由陆辛抓着她的手掌,然后转过了头。

    她认真的打量了一下那块跟她过不去石头,集中注意力,用伞尖点了一下。

    山道上的风吹了过来,石头一动不动。

    娃娃转过了头,表情呆呆的有些不解的看着陆辛。

    陆辛也觉得有些尴尬,仔细打量了一下这块石头,道:“你用力了吗?”

    娃娃点了点头。

    “这个……”

    陆辛无奈,呆呆站了一会之后,松开了娃娃的手掌。

    娃娃好像没法借用自己的精神力量。

    既然无法借用,自己再继续在这里握着人家的手,就不好了。

    看起来跟占人便宜似的,自己可不是那种人。

    “问题还是我来解决吧……”

    陆辛见一家人都拿这几块石头没办法,只好自己接下了这个任务。

    默默的去后背箱里翻了翻,找到了一根撬棍。

    什么能力不能力的,有这玩意儿好使?

    ……

    当陆辛累的呼呼喘气,把几块大石头撬到了旁边,清空了道路时,已经是十分钟之后了。

    再度上车,陆辛载着家人与娃娃,从这山间的夹道里行驶了过来。

    待到确定不会被两边的高山阻拦之后,他将手伸出了车窗外,勾动信号枪的扳机。

    顿时,一颗散发着浓烟的子弹,远远的着向着高空飞了出去。

    像是在平原之上,升起了一条拖着灰色粗线的红色气球。

    这是他与陈菁等人早就商量好的,任务完成之后,通过信号弹来彼此通知。

    刚才在夹道之中,容易被挡住,所以才出来之后再发射。

    似乎是作为回应,过了一会,遥远的荒野深处,同样也有一颗红色信号弹飞了起来。

    陆辛松了口气,这说明陈菁他们也成功了。

    一开始的计划就是这样,在自己开车载了娃娃,并借助于她的影响力引开那些武装部队的时候,科技教会那位负责第二计划的牧师,无疑会主动或被动的去做一些应对的事情。

    而这,就成了陈菁等人找到他,并且抓捕他的机会。

    原本在陆辛心里,多少是有些担心的,但他没有对陈菁的决定提出多少异议。

    大家都是同事,也都是一些很厉害的人。

    分工合作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陆辛也从来没有过有一天把一切责任都扛到自己身上的想法。

    ……

    通过信号弹飞起的方向,确定了她们的位置,陆辛便油门踩到底,向着她们所在的方向驶去,虽然这时候,他心里也着急着进入开心小镇,但还是决定先与她们回合再说。

    工作不能靠一腔热血,要有计划。

    驶过随处可见痴痴怔怔站在了荒野之上的人群,陆辛四十分钟左右赶到了她们身边。

    一看之下,倒是微微一惊。

    只见这时候同事们都已经聚齐,在一处看起来还算结实的房子里面布置出了临时营地。

    除了陈菁、壁虎、酒鬼、熊孩子之外,多出了一个人,正是之前自己在青港开会的时候见过的,没事总喜欢拿着一面镜子抹口红的漂亮女人,陆辛还记得她代号应该是神婆。

    这个女人好像受了伤,肩膀上缠了厚厚的绷带。

    靠在墙角里的,是一个脖子上带了能力抑制器,手脚都受了伤,且被牢牢铐上的男人。

    一个银色的手提箱放在桌子上,酒鬼正仔细的看着箱子打量。

    “怎么还受伤了?”

    陆辛带着娃娃走了进来,有些关切的道:“这么不小心?”

    “唰!”

    一屋子里的人都抬头向陆辛看了过来,表情变得有些古怪。

    “什么叫还受伤了?”

    壁虎倚在了门框,抱着狙击枪,一脸的可怜:“队长,我们差点全军覆没好吗?”

    “嗯?”

    陆辛瞪大了眼睛,看了一眼瘫在墙角里那个牧师打扮的男人:“对手就是他吗?”

    壁虎心有余悸,点了下头:“对。”

    陆辛笑道:“那你们还开这种全军覆没的玩笑?”

    壁虎:“……”

    ……

    “你们那边完成的怎么样?”

    陈菁这时候抬起头,向陆辛询问了一句。

    在陆辛与娃娃刚进来的时候,她就先打量了娃娃一遍,上上下下,非常仔细。

    见她没有受伤,这才松了口气,询问陆辛任务进展。

    “还好,那些武装力量都已经引散到荒野上了。”

    陆辛忙回答:“就算他们想回来,也得跑个大半天。”

    陈菁点了点头,道:“任务中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也不算有危险。”

    陆辛想了想,道:“遇到了几只从深渊里爬出来的精神怪物,精神量级大约都在三五千左右,差不多有七八只吧……比较危险的是,荒野太空旷了,差一点就被它们逃走了……”

    “唰!”

    屋子里,忽然所有的目光都看在了他的脸上,眼神都直了。

    陆辛被他们看的有点发慌,指着娃娃道:“是真的,不信你们问她。”

    娃娃急忙认真的点了下头,举起手比划了一下。

    表示:很大很大的怪物。

    陈菁深深吸了口气,才将自己心里那种异样翻腾的诡异感觉压了下去,道:“我需要将你遇到的这些变故记录下来,递交给总部。虽然目前看解决的还算顺利,但科技教会……”

    她轻轻摇了下头,道:“真的太可怕了。”

    “可以想象,如果我们是派谴了军队过来处理这件事,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

    陆辛想了一下如果是军队和荒野上那些武装力量直接对抗的场面。

    心里倒是微微一怔,心想这确实很可怕。

    刚才那些玩意儿,军队对付起来一定会非常麻烦的。

    只好转移了话题,道:“你们这边调查的怎么样?”

    陈菁道:“我们抓到了这个科技教会的人,他应该是负责执行第二计划的‘愿望牧师’,并且对他进行了审讯,现在可以确定,周围这些聚集了过来的武装力量,其所受污染的源头,便是这只箱子,只可惜,我们现在没有足够的条件,对这个箱子进行深度的检查与研究。”

    “箱子?”

    陆辛多少有些诧异,打量了箱子一眼。

    这小小一个箱子,就可以将聚集点里的武装力量,都变成疯子?

    “我们不敢打开箱子,所以只能通过外部的观察来研究它。”

    这时候,围着箱子打量了半晌的酒鬼,慢慢直起了腰,还轻轻捶了一下,道:“我的能力是扭曲别人的五官,对一些精神力量的感应,也比别人灵敏些,我有种感觉,这个箱子里面,应该有一种和我的能力接近的精神体,只不过,这种精神体,比我的能力更可怕……”

    “如果非要说这箱子里有什么得话……”

    “……”

    她微微皱起了眉头,仿佛在组织着语言,过了一会,才轻声开口:“心脏。”

    周围人都有些不解的向她看了过来。

    酒鬼却认真的点了点头,道:“我感觉,如果打开箱子,也许我们会看到一堆心脏。”

    “跳动的,活生生的心脏。”

    “……”

    周围一下子变得安静了下来,所有看着她的眼神,都有些古怪。

    这位大爷说的话,不仅没有解决众人对这个银色手提箱的疑惑,倒让人感觉更异样了。

    活人的心脏,怎么可能放在箱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