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四百二十九章 灾厄博物馆(五千字)
    准备工作完成,又开个临时小会,商定了大体计划。

    “我先过去啦,呆会见。”

    陆辛笑着向众人说了一句,然后与娃娃一起,再度登上改装车,缓缓发动了车子。

    他还从车窗里伸出手来摆了摆,示意大家不用送了。

    娃娃有样学样,也跟着从车窗里伸出手来摆了摆,还探头露出了一个笑脸。

    “额……”

    迎着娃娃的笑脸,所有人同时警惕的低头,不敢去看。

    壁虎还感慨的嘀咕了一句:“这俩人怎么看起来跟去郊游一样?”

    “哎,组长,他们这算不算借着公务之便搞私情啊?”

    “……”

    陈菁深深呼了口气,忍住了踹壁虎一脚的冲动,没好气的道:

    “你若能担起这么大的责任,我亲自批给你在处理公务的时候搞私情的权力还有公款!”

    “……”

    壁虎听了眼睛一亮,道:“权力与公款不重要,主要是,搞私情的对象给不给发?”

    陈菁太阳穴都微微跳了跳,转头看向了壁虎,慢慢微笑道:“你说呢?”

    壁虎顿时打了个哆嗦,讪讪道:“开玩笑呢,对象我自己找好了……”

    ……

    改装车的面前,是一条蜿蜒的小路,径直通向了开心小镇。。

    这时候离得近了,可以清楚的看到,开心小镇上空那一团化不开的扭曲空气。

    那里的空气密度比别的地方高了很多,因此可以清楚的将它与周围其他地方湛蓝的天空区别开来,远远看去,就像是一方倒扣在了大地的仓库,又像是一片太阳底下的海洋。

    荒野被那片海洋分成了鲜明的两半,如果不考虑形势的危急,倒是个壮观的景象。

    改装车咣咣咣的碾过崎驱的路面,来到了这团扭曲空气的前面,稍稍的放慢了速度。

    抬头看去,就可以看到两三米外的空气之中,漂浮着的扭曲丝线。

    一丝一缕,像是倒进了清水里的油渍。

    他的左眼镜面上,这时候已经跳动起了红色的数字。

    警告旁边,是1232这个数字。

    仅仅是在最外围,便已经有了一千五百的精神量级。

    这个数字,让人咂舌。

    ……

    “恶夜燃烛光天破息战乱……”

    “殇歌传千里家乡平饥荒……”

    “……”

    “在这红月笼罩下的荒野上,我们如何才能慰藉自己孤寂的灵魂?”

    “各位听众……”

    “……”

    “香烟,只需要香烟!”

    “现在来我们香烟市场,你将赶上史无前例的优惠大酬宾活动……”

    “……”

    忽然间,车载收音系统响起了嘶哑的音乐,隐隐约约播放着一首悲凉的歌声。

    还不等人仔细分辨唱的内容,音乐声又已经变了,有的是某个流浪电台主持人孤寂的声音,有的是周围香烟市场在打广告的声音,各种声音混在了一起,嘶啦乱响,极为难听。

    陆辛急忙关掉了电台。

    知道这是精神辐射太过浓郁,使得影音系统出现了混乱的缘故。

    就算是他左眼的镜片,这时候画面也在跳动着,似乎极不稳定。

    因此,他也不得不将左眼的镜片系统关闭。

    看样子,陈菁她们之前担心的通信问题,确实是一个大难题。

    仅仅是站在了外围,他就可以确定,现在开心小镇的精神辐射之强烈,比起自己当初第一次进入开心小镇的时候,强烈了好几倍,里面究竟是什么样子,几乎让人难以想象。

    “走过去吧!”

    再打火的时候,陆辛发现车子已经发动不起来。

    似乎点火系统也受到了影响。

    因此他只好向娃娃说了一句,然后嘟嚷着推开车门走了下来。

    “要是用摇把子打火的车就好了……”

    “……”

    当然,车钥匙拔了下来,自己揣起来,毕竟出来的时候还是要把车开回去的。

    四个轮子的车都很值钱,更何况是科技教会改造过的。

    深吸一口气,陆辛抬步走向了面前的扭曲空间,脸色仍然显得很平静。

    娃娃似乎有些紧张,紧贴着陆辛的左肩,还轻轻伸出小手,拉住了他的手掌。

    陆辛向她笑了笑,示意不必紧张,然后迈出了第一步。

    ……

    身体穿过了这片明显密度与旁边不同的辐射区域边时,感觉很奇妙。

    有种皮肤被微弱的电流覆盖的感觉。

    浑身的毛孔,似乎在这一刻,张开又闭合。

    大脑就像是在穿过水面与空气,微微停顿了一下,适应了另外一个环境之后,才又重新工作,陆辛睁开眼,就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一个幽暗的世界,仿佛周围阳光仿佛消失了。

    光线很暗,但足以视物,周围时时浮着动一种液体一样的触感。

    陆辛是神经绷紧的状态下,进入了这片区域。

    他没敢有半点大意,随时准备着应对突然袭至眼前的攻击,或是别的异样。

    但是他视线变得清晰时,还是被眼前的景象搞的得微微惊讶。

    这时候出现在了他面前的,不是外面的荒野,也不是成群结队的死人。

    没有满地的精神怪物,或是全副武装的持枪战士。

    他发现,自己这时候居然站在了一片阴暗的大厅里,地面是粗糙且涂满了黏糊糊污痕的地板,两侧是巨大的粗糙石块垒成的墙壁,头顶有一盏古老的黄铜掉灯,光线阴暗且潮湿。

    周围安静的异常,有清晰的霉味,缓慢的涌进鼻腔。

    但除此之外,没有半点异常,陆辛甚至没有看到什么活物。

    一切都显得古老,破旧,整体呈现出一种怪异的风格,让人感觉特别的不舒服。

    在他身前大约三四米的地方,立个一个黄铜支架,上面是一种线条复杂的铜纹。

    仔细看这些铜纹,发现它们好像形成了一些抽象式的画面,其中有人跪在地上祈祷的内容,也有天空中隐隐出现了一颗注视着大地的眼睛内容,还有一些飞舞的苍蝇,成群的怪物。

    支架的正中间,贴着一张白纸,上面有印刷出来的一行宋体字。

    灾厄博物馆。

    ……

    “幻觉吗?”

    第一时间,陆辛就稍稍往后退了一步。

    这一退,扯动了一只柔软的手掌,娃娃也跟着陆辛退了一步。

    “咦?”

    妹妹从陆辛身后伸出了脑袋,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场景。

    “这是什么鬼地方?”

    父亲的声音在陆辛身边响了起来,陆辛转过身,就看到父亲居然从影子里走了出来,他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脸上的络腮胡子,都像是精心的修理过,眉目粗犷,眼窝深邃。

    甚至嘴里,还叼了一只雪茄。

    “父亲居然出来了,还这么真实?”

    陆辛心里多少有些诧异,转过了身,就看到了妈妈。

    她刚才就跟在了陆辛的身边,这时候,却已经换了一身衣服。

    穿着一身乳白色的白色休闲小礼,脖子上带着精美耀眼的硕大的红色钻石项链,头上则是一顶插了一根不知名彩色羽毛的帽子,脚下穿着精致的高跟鞋,就连鞋面上,也点缀了一颗一颗,亮晶晶耀眼的碎钻。

    诧异之下,伸手把妹妹也捞了出来,呵,这一身红色的花边小裙子是怎么回事?

    “咦?”

    妹妹似乎也发现了自己身上穿着花边小裙子,顿时眼神有些惊喜。

    下意识向娃娃看了过去,好像想看看自己和娃娃谁更漂亮,但她很快就移开了目光。

    陆辛没有在意妹妹的反应,只是惊讶的寻找着周围的变化。

    妈妈的衣服变了,父亲的衣服也变了,就连妹妹都穿上新衣裳了。

    左边角落里,忽然传来唔的一声,只见一只高大威猛的猎犬迷迷糊糊的溜哒了出来,皮毛油光滑亮,一脸的凶相,一边好奇的打量着周围,一边颠颠的向着陆辛冲了过来。

    陆辛吃了一惊,急忙飞起一脚。

    猎犬被踢出了一米多远,露出了兴奋的表情,狂摇着尾巴。

    “原来是你?”

    从它享受的眼神里,陆辛终于认了出来,这居然是眼镜狗。

    长了一身皮,有点认不出来了。

    奇怪,它居然主动跑出来了,明明在经过了中心城那一事件之后,自己对精神力量的掌握强了一些,用到它的机会比较少,它在外面的时候,也不会随随便便的跑出来了呀……

    怎么现在又在自己没有有意放它出来的情况下跑出来了?

    还变丑了。

    ……

    心里有了疑惑,陆辛就深吸了一口气,左右看了看。

    似乎只有自己娃娃的衣服没有出现变化。

    “事有反常即为妖……”

    心里这么想着,他深呼了口气,微闭上眼睛,然后再睁开。

    视野里的一切都没有变,古老阴暗的大厅,潮湿而充满了腐臭味道的空气。周围悬挂着一些古怪的骨制饰品,其中有几个,看起来像是干瘪缩小的人头,慈目善目的闭着眼睛。

    一个老式的挂钟静静的转动着,银色吊坠左右摇摆,发出了“嗒嗒嗒”的细微声响。

    所有的东西,都安静而真实。

    仔细去感应,陆辛甚至没有察觉到精神辐射的存在。

    “这太古怪了……”

    陆辛转头看去,能够看到身后有一扇黑色的木质大门,紧紧关闭。

    似乎,刚刚自己就是从这扇大门里走进来的。

    但他很确定,刚才自己只是弃了改装车后,直接进入了这一片精神辐射笼罩的场域而已。

    开心小镇他来过,也还记得,这里应该是一片荒野,距离走到开心小镇的农田,还有一段距离,那么,为什么自己只是跨出了一步,就一下子来到了这样一个破旧而古怪的地方?

    灾厄博物馆。

    这是什么,某个特殊的寄生物品,还是某种能力造成的幻象?

    是在穿过那片场域的同时,自己就被某种神秘的力量,传送到了其他的地方?

    还是这么短的一段时间,科技教会就在这里建造了这样一个古怪的博物馆?

    疑惑太多了。

    ……

    “你们有没有感觉到什么奇怪的地方?”

    陆辛心里起疑,慢慢转身,向妈妈还有父亲询问了一声。

    “你感觉到的奇怪,我们也能感觉到。”

    妈妈微笑,手指轻轻拂过了旁边斑驳的墙壁,轻声道:“你感觉到的真实,我们也一样。”

    “这个地方挺脆的,要不拆了吧?”

    父亲呵呵笑着,说了一句,不知什么时候,他居然叼了根雪茄。

    陆辛很想把雪茄拿过来看看是真的还是假的,但考虑到现在的环境,还是没这么做。

    “我好喜欢这里……”

    妹妹不用问,也主动的回答:“就是这个衣服不好。”

    “我穿上新衣服,居然还不如她漂亮。”

    “……”

    一边说,一边幽幽的看了娃娃一眼。

    陆辛同情的摸了一下妹妹的小脑袋,并把她排除在了参谋之外。

    不再询问家人,他只是打量了一下这个古老大厅里的布置,然后转头看去。

    目光逡巡之下,他立刻看到,就在自己四五米远处,有一团小小的空气漩涡,漩涡里面,正有一个头戴黑色礼帽,眼睛大大,身子小小的精神怪物,带着虔诚的表情看着自己。

    它的两只小爪子里,一只手抓着一只圆珠笔,另外一只手,则拿着一叠速记贴。

    “能够看到潜伏者,说明我并没有被忽然传送到另外一个地方……”

    陆辛深呼了口气,决定先测试一下。

    “进入了那一片精神辐射浓烈的区域,我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干净的大厅。”

    “很高,很大,看起来也很先进。”

    “在这里我感觉不到精神污染,但能够明显的感觉这个地方并不怎么对劲……”

    “所以,我打算继续深入,多观察一下。”

    “……”

    慢慢的说完了这些话,陆辛看向了潜伏者。

    那个戴着礼帽的的小怪物,正唰唰唰的记下了下来,然后继续抬头看着陆辛。

    陆辛向他点了点头,道:“送出去吧!”

    小怪物立刻手按黑色礼帽,向陆辛行了一礼,然后慢慢沉进了漩涡之中。

    紧接着,旁边又一个漩涡出现,另一只小怪物从里面钻了出来,同样也是手里拿着一枝圆珠笔,一叠速记贴,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陆辛的嘴巴,随时准备把一切都记录下来。

    “真专业啊……”

    陆辛感慨了一声,但没有着急动身。

    等了一会,旁边又一个漩涡出现,先前那只小怪物出来,将一张速记贴递给了他。

    陆辛接了过来一看,上面只有两个俊逸的字体:“小心。”

    落款是“C1”。

    这是陆辛与陈菁约定的。

    毕竟他们也是第一次借助于潜伏者的力量来传递消息,所以不得不多作准备。

    每当陆辛将消息传递出去,陈菁她们给出回信的时候,下面都会留一个字母作为落款。

    并且字母后面,留一个小小的数字,代表这是她的第X次回复。

    而且,负责给陆辛回执的是壁虎与陈菁两个人。

    他们交叉回复,并分别留下自己的名字首字母与自己的回复次数。

    这样可以避免混乱,或出现别的意外。

    ……

    “信息沟通没有问题。”

    陆辛轻轻点头,又看了一下自己周围:“妈妈、妹妹、父亲,娃娃,也都在。”

    “那么,继续探索!”

    “……”

    他抬步向前走去,身边的人都跟着他,另外还有一只大脑袋戴黑色礼帽的小怪物跟着。

    顺着大厅向里面走去,陆辛发现这里异常的安静,也没有看到任何行人。

    只在大厅的各个角落里,有着不少纯白色的雕塑,静静的立在了那里。

    风格是自己没有见过的,大高也不一。

    小的只有几十厘米高,大的却直接顶着了穹顶,起码也有二三十米。

    造型各有不同,有的是被长剑刺穿了胸膛。

    有的是被一杆长矛从头顶刺穿,穿过身子,钉在了地上。

    也有的,是躺在了床上,胸膛被人扒开,露出了血管狰狞的心脏。

    还有的坐在椅子上,天灵盖被打开,露出了大脑,但脸上的表情,却迟钝而享受。

    雕塑风格强烈,又给人一种冷静的残酷感。

    更为怪异的是,偶尔当陆辛的视线不在这些雕塑身上时,会有种感觉,那些雕塑,正偷偷的睁开了眼睛,向自己看了过来。但视线猛得移去,落在了他们身上,却又一切如常。

    陆辛不动声色,从雕塑中间穿过。

    心里倒是准备好了这些雕塑或许会冷不丁向自己动个手,但结果却很失望。

    他的家人也都安静的跟着自己走了进来,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布置。

    妈妈像是在欣赏艺术语,看到满意的,还轻轻点头。

    父亲则百无聊赖,将雪茄摁在一个造型是经受火刑的雕塑腿上。

    也不知是不是幻觉,那个雕塑似乎微微抖了一下。

    妹妹比较乖,就是在经过几个干瘪的人头吊坠的时候,偷偷扯了一个揣进兜里。

    他们就这样慢慢的深入,走过了这个大厅。

    大厅的尽头,连通着许许多多的走廊。

    他凭着自己的记忆,选择了一条理论上应该是接近开心小镇的走廊,大步走了进去。

    没有表现的太过小心翼翼,因为在这样的地方,小心也没用。

    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妈妈、父亲、妹妹,甚至没皮的小狗都出来了。

    带着家人,牵着小狗,身边还有一个青港最强的打手娃娃,应该不用小心了吧……

    ……

    心里这么想着,越走越从容。

    甚至一不小心,都走出了一种黑社会的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