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四百三十一章 荒野上闭眼的人
    轰!

    在陆辛用力抓住了墙壁的一部分,向外撕扯的时候。

    他的脑海里,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忽然间变得混乱了起来,像是一下子爆开。

    这种爆开的感觉,是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的。

    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被自己的执念打碎,某根血管,瞬间变得畅通无阻。

    与此同时,他的瞳孔之中,反射出了暗红色的光芒。

    他手里抓着的墙壁材质,颜色瞬间变化,变成了暗红色。

    那种真实的触感在飞快的消失。。

    就像是薄薄的冰面,一个地方的破碎,飞快的向外蔓延了出去。

    最后,直接造成了整个冰面,彻底的崩碎。

    ……

    周围那种潮湿而压抑的感觉消失。

    他身处的走廊也开始消失,从真实,变得模糊,又慢慢的化开,最后,所有的东西,都变成了一种暗红色的光芒,并且在渐渐变得透明,清晰,一点点弥漫在了周围的空气里。

    就像一场梦的破碎,陆辛的眼前,都变得虚幻而且不真实。

    他发现,自己这时候正站在了一片荒野上。

    太阳就挂在半空,但从这里看去,是阴暗且生疏的。

    转头看去,能够隐约看到外面的明亮世界,只是与自己产生了一种隔离感。

    唯一让自己感觉真实的,是站在了身边的娃娃,她这时候还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手掌,没有与自己分开,周围暗红色的光芒落在了她的脸上,将她完美的五官,映出了种神秘色彩。

    周围有一层无形的力场在她的身边撑开,使得这种浓郁的精神力量,与她隔绝开来。

    这应该与她的能力特质有关系。

    小嘴微张着,仿佛看了一场大型魔术表演,喜悦的看着身边的陆辛。

    这肯定就是和她的性格有关系了。

    ……

    “果然只是幻象吗?”

    陆辛深呼了一口气,然后就看到了身边数不清的人。

    他们密密麻麻的站在了这片荒野之上,一眼看不到边。

    每个人之间,都保持着三到五米的距离,身体保持着各种各样的动作,脑袋都是转向了自己的,无法形容他们脸上的痛恨与仇视、愤怒,甚至有种想与陆辛拼命的绝望眼神。

    陆辛瞬间就变得警惕,目光迎向了这些人,同时作出了一个将娃娃扯到自己身后的动作。

    但预想中的袭击,并没有到来。

    那些表情愤怒的人,只是维持着一个面向他,动作停顿的姿势。

    他们没有真的向自己发起袭击,而且这种僵硬的资势,也只是持续了数秒时间。

    渐渐的,他们各自转过了头,仿佛卡顿的磁碟继续转动,他们也继续依照着一定的轨迹,慢慢运动了起来,就连他们脸上那种怨恨而歹毒的表情,也渐渐消失,重新变得愉悦。

    ……

    “他们是……瓶子里的人?”

    陆辛静静的看着他们的动作,心头的迷雾渐渐拨开,明白了什么。

    在他面前,就有一个穿着破旧西装的老年人。

    他这时候正走在了荒野上的田陇之中,脸色威严,两只手背在身后。

    时不时的左右看看,然后满意的点头。

    陆辛发现,他的眼睛是闭着的,所谓的“看”,只是一个动作。

    田陇不长,他的皮鞋上已经沾满了泥土,但他就这么走着,走出四米,然后调头。

    如此重复,脸上的表情,却有一种异常的满足与平静。

    这个人陆辛也见过,在瓶子里。

    那时候,自己看到的他,正在一个生意红火的肉铺里,满意的与顾客们打着招呼。

    ……

    再往前看去,距离这个男人差不多五六米的地方,是一个穿着薄羽绒服,胸前系着一块淡绿色围裙的女孩。

    她用手帕裹起了头,脸上带着开心的笑容,两只手抬起,作出了正在端菜的动作,步履轻盈的来到一处,将手里的菜放在了“顾客”面前,然后带着幸福的微笑跑向后厨。

    整个动作期间,她的眼睛也是闭着的。

    在瓶子里看到她的时候,她当时是在经营自家的小饭馆。

    ……

    陆辛低低呼了口气,感觉有些不舒服。

    抬头看去,这样的人很多,密密麻麻,热热闹闹。

    看到了有一个胖胖的女孩,矜持的挠着自己的头发,往自己嘴里塞着一块烂木头。

    脸颊上露出了红晕,仿佛面前,正有一位白马王子在向她告白。

    他看到一棵树下,有个中年男人,正猴急的去脱自己的裤子,怀抱一堆杂草。

    他看到田陇上,有位年轻的母亲,怀里抱着孩子,一边喂奶,一边轻轻摇着,哄他入睡。

    场景温馨而幸福。

    ……如果忽略她怀里的孩子,已经腐烂这件事的话。

    ……

    整个世界都是庞大而无声的。

    这里的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满足的,幸福的笑容。

    他们的眼睛都闭着,但动作却细致而温柔,仿佛在经营着最珍惜的生活。

    “是梦游吗?”

    陆辛在二号卫星城见过那位肖副总梦游时的样子,感觉和他们有些像。

    但似乎,又有着本质的区别。

    陆辛保持着自己心情的平静,细细打量着这片无声的世界,慢慢发现了他们的问题。

    周围全都是浓郁的精神力量。

    这些精神力量本身是并不可见的,但是在浓郁到了一定程度时,便会出现与周围密度不同的一些影子,让人察觉到他们的存在。如今这片区域,无疑就属于这样的情况。

    太过浓郁的精神辐射,通过光芒的交织,形成了一种暗红色的波纹,隐约可见。

    但这里的精神辐射,又不仅仅是存在,陆辛感觉自己像是看到了一块巨大的电路板,每一丝精神辐射,都有自己的规律,它们交织,合并,勾勒,像是在用大面积的颜料作画。

    依着某种轨迹,交织出了一片复杂的景像。

    ……

    它们有的呈现了建筑的样子,有的呈现了隐约的人形。

    像是一副抽象派的三维立体画,笼罩在了这一整片空旷的荒野之上。

    他发现,自己这时仿佛置身于一个热闹的小镇之中,两边的建筑,都是青色的石头,与褐色的石板路,有清澈的河流,在小镇之间穿过,船只上载满了水果与鲜花,还有游客。

    小镇里面生活着一群满足而幸福的人。

    街头的肉铺老板,正穿着他那套穿了十几年的西装,背着两只手,像雄狮一样在肉案间走动,两边,他招的学徒与伙计,正在勤快的割肉剔骨,与顾客打着交道。

    杀猪宰羊一辈子的他,到了老,终于事业有成。

    可以不必自己去辛劳,就给自己的家人赚到足够的钱了。

    因此,只需要在这十米不到的肉案空间里来回走动,他就收获了莫大的满足。

    系着淡绿色围裙的女孩,与自己心爱的男人经营着小饭馆,畅想美好的未来。

    旁边温暖的小屋里,女人正哄着孩子入睡,等丈夫回家,享用她精心熬煮的肉汤。

    旁边的路灯下,胖胖的女孩正在接受前文明时代巨星的告白。

    拐角处的小宾馆里,中年男人怀里抱着漂亮的女人,发出了心满意足的感慨。

    她终于被自己征服了。

    ……

    陆辛看着这片热闹的景像,心里莫名的感觉不舒服。

    他很清楚,现在自己看到的一切,都只不过是假象,是一种由精神辐射交织而成的虚幻。

    乍一看去,圆满美好。

    但实际上,没有建筑,没有小城河流,也没有肉铺与小饭店。

    只有密密麻麻,浓郁的精神辐射力量。

    这种精神辐射的力量,交织成了这样一个小镇,并将这些人困在了城市之中。

    这就是灾厄博物馆?

    它将这个美好的城市分成一份一份,装进瓶子里,将这些人的精神囚禁在了里面。

    这些人的幸福,他们的美好,他们的努力与欲望,统统都不存在。

    他们只是在荒野上,孤独的,缓慢的梦游。

    他们,

    只是一群生活在瓶子里的人。

    ……

    “这算是什么?”

    这种异样的感觉,让陆辛感觉心情有些压抑,下意识的自语着。

    “用精神辐射的力量,构建出一个虚幻的世界,补足他们的生活吗?”

    “……”

    他问出了问题之后,却久久没有得到回答。

    陆辛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猛得转头向周围看去,表情瞬间变得惊恐。

    ……

    从脱离了那个灾厄博士馆的幻象后,陆辛就感觉有些奇怪。

    安静的出奇。

    只是因为看到了这些无声梦游的人,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怪异感,暂时压过了他的感觉。

    直到他转过身,才发现,这一片荒野上,孤孤清清,只有那些缓慢游走的人群,与被浓郁的精神辐射力量轻轻碾过的荒草,自己的身边,没有妈妈,没有父亲,也没有妹妹。

    他的世界在这一刻,显得无比的清醒,只有自己站在了荒野上。

    陆辛心里忽然感觉到了一些恐慌。

    猝不及防之下,他有了一种被家人抛弃在荒野上的感觉。

    家人怎么会忽然的消失,他们去了哪里?

    恐慌之中,他很快想到了一个问题,是妈妈在走廊里微笑的看着自己:

    “确定要看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