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四百三十三章 青港核武出动(四千五百字)
    女王居然在求救?

    陆辛甚至有些想象不到,女王那样的存在,会在什么情况下,发出这种求救的声音?

    自己既然已经听到了女王的求救声,便说明自己已经距离女王很近了。

    他看了一眼身边的娃娃,深呼了一口气,开始迈开步子,向着小镇里面走去。

    ……

    脚踩在周围枯萎的花田之中,发出了悉悉碎碎的声音。

    因为意识到了女王的危机,陆辛的速度,都下意识加快了一点。

    这时候他不再像之前一样,有意的绕着这些瓶子里的人走,而是循着女王的求救声,选择了直线行走,不论周围有什么,身体的移动,顿时造成了那些暗红色精神辐射的干扰。

    就像是红色的水流,在轻轻颤动。

    那些被精神辐射包裹,生活在一种幸福生活里的人,动作都忽然僵硬了一下。。

    就好像是,陆辛的移动,对这个虚假城市的运转造成了影响。

    那些本来已经继续自己迟缓行动的人,再次停下,慢慢转头,向陆辛看了过来。

    他们紧闭着的眼睛,这时候处于似睁未睁的状态。

    无论是穿着皱巴巴西装的肉铺老板,还是怀里抱着一具腐烂婴儿的女子,系着围巾的小饭馆店员,还有正接受告白的胖女孩,与朋友一起逛街的女人,她们的动作都微微停下。

    脑袋转向了陆辛这边,眼睛似睁未睁,只露出了一线眼白,冷冷淡淡,涌动着某种危险。

    这种危机感,让陆辛稍稍放缓了脚步,但继续向前走去。

    身形穿过一道道精神辐射,完全无视了这些人停下来的脚步,以及那微微睁开的眼睛。

    “叮叮叮……”

    说也奇怪,明明只是走在荒野上,但周围却传来了玻璃瓶碰撞的声音。

    啪啦……

    当陆辛和一个身材肥胖的人擦肩而过时,甚至还传来了一个玻璃瓶掉在了地上的声音,十分的清脆悦耳,随着这个声音响起,旁边的胖子顿时猛得吸了一口冷气,身体一下子就摔倒在了地上。他垂着头,肩膀剧烈的颤抖了起来,喉咙里发出了荷荷的声响,像是野兽。

    “抱歉!”

    陆辛头也没有回,只是轻声向他道歉。

    同时道:“但说实话,我其实没有碰到你,你如果攻击我,那就属于碰瓷行为!”

    说着话的同时,他仍是大步向前走。

    只是心里已经充满了警惕,随时准备好应付各方向涌来的攻击。

    周围传来了一声声玻璃瓶子晃动的声音。

    这种清脆的声音,在这片荒野上,无数个梦游者之间,代表了危险。

    似乎对这些梦游者来说,陆辛这样直接穿过去,就等于粗鲁的闯进了他们的世界。

    对他们的美好生活造成了极大的破坏,有种无形的恨意正在滋生。

    但陆辛这时候选择了无视他们。

    在互不妨碍的情况下,自己会照顾这些人的情绪。

    可如今影响到了自己的工作,那就顾不上了。

    ……

    “喂喂喂,小心点,在博物馆里乱闯,打碎了东西是要赔的……”

    就在周围积压的压抑愤恨越来越浓时,忽然一个着急的声音在不远处响了起来。

    周围太安静,因此他的声音异常清晰。

    陆辛立刻停下了脚步,抬头看去。

    就见层层暗红色辐射之下,有一个男人正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他的动作很谨慎,就像是穿过有着无数道红外线激光的走廊一样,小心的绕过了这些在荒野上迟缓走动的人。

    看起来,倒是与陆辛刚才绕过这些人的时候动作有点相似,也是不想打扰这些人。

    这个男人慢慢来到了陆辛身前的十米之外,露出雪白的牙齿,微笑。

    他看起来三十余岁,穿着迷彩服,头戴贝雷帽。

    脸上带着硕大的黑色墨镜,但仍然藏不住他脸上的一道疤。

    陆辛看到了这个人之后,微微怔了一下,旋即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居然是你?”

    “……”

    模样看起来就像是荒野上随处可见的雇佣兵一样的男人,微微怔了一下。

    旋即他墨镜覆盖不到的地方,微微露出了笑容,道:“你认识我?”

    陆辛也深呼了口气,点了点头。

    这个男人他确实认识,应该说,非常熟。

    是杀过他十几次的交情。

    秦燃。

    从第一次见时二号卫星城里运输公司的小老板,再到一路追逐到开心小镇里把他解决掉的骑士团首领,再到如今,这个秦燃似乎已经换了好多身份,但又似乎一直都是他自己。

    没想到他会出现在这片荒野上。

    不过,转念想想,似乎也很合理,因为自己第一次进入开心小镇,就是为了他。

    在这里见到他,倒隐隐有种把以前的疑惑解开的感觉。

    科技教会,应该很早就对开心小镇有一定了解了啊,远在青港之上。

    那么,他们现在做的事,说不定已经准备了很久。

    心里细细的想着各种可能,陆辛有无数的话想要询问他。

    比如他怎么看起来像是杀不完。

    比如他们在开心小镇做什么。

    比如这博物馆是什么?

    认真思索了很久,他抬头看向了秦燃,道:“你要让我赔钱?”

    “……”

    秦燃怔了一下,似乎没想到陆辛开口就问这个。

    顿了一下,才道:“不是真的让你赔,就是说明这个意思罢了。”

    “讲道理,这里可都是一些脆弱而珍贵的东西啊,怎么可以不小心一些呢?”

    “……”

    陆辛稍稍松了口气,看向了周围。

    刚刚因为他的走动,周围响起了一片瓶子乱晃的东西,也为他吸引来了无数个眼神仇恨的人,但现在自己停了下来,说几句话的功夫,这些人已经重新开始走动,也继续陷入了美梦之中,只有那个被撞碎了瓶子的胖子,这时候正伏在了地上,压抑而悲恸的痛哭着。

    陆辛微微皱了下眉头,道:“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秦燃笑眯眯的,声音里有种真诚感,道:“我们是在治愈受伤的人。”

    “或者说,治愈这个世界。”

    “……”

    “你管这叫治愈?”

    陆辛转头看了看周围,表情有些古怪。

    但秦燃却认真的点了下头,道:“是的,我们在治愈他们心里的伤。”

    “或许你也看出来了,这些人,都是我们从水湾城带来的,他们都是一些不幸福的人。”

    “那位肉铺李老板,辛苦了一辈子,总算在水湾城安家,打拼出来了这么一个肉铺,结果却因为得罪了当地的黑帮,被人一把火烧了个干净,我们找到他时,他已经准备好上吊了。”

    “那位叫平平的小姑娘,又善良又勤快。”

    “和她老公是相亲认识的,但感情却很好。”

    “她以为自己足够勤快,就可以经营好那个小饭馆,让自己的家人将来生活富足,但结果她老公得了重病,她花光了所有积蓄,卖掉了小饭馆,但老公最终还是得了重病死了。”

    “我们找到她的时候,她正坐在了店门口接客,客人经常打她,因为她服务不好。”

    “像条咸鱼一样,哼都不哼一声……”

    “那个抱着孩子的年轻母亲,本来以为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结果……”

    “……”

    “停下。”

    陆辛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

    因为这时候抬头看去,荒野上是密密麻麻的人,几千上万个。

    他不怀疑这些人,每一个人都有一个故事,但他很确定自己没有足够的时间听完。

    他微微皱眉:“所以,你们的治愈,就是……把他们装进瓶子里?”

    “请不要带着这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说话。”

    秦燃看着陆辛,态度似乎显得很诚恳,甚至有了些严肃,道:

    “你认为是在瓶子里,但对他们来说,这和真实的生活有什么区别呢?”

    “我们所在的这个庞大世界,在一些更高层次的人看来,又何尝不是一个瓶子呢?”

    “人所有的回忆与感知,不过都是对大脑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对事物的反馈。”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去反馈一些美好的?”

    “……”

    陆辛沉默了下来。

    他忽然想到了自己,这让他出现了一种压抑的感觉。

    在这样的话题上,自己似乎先天不占优势。

    他其实没有带着优越感来说这些话,相反的,他内心深处,对这些人抱有深深的理解。

    而看着陆辛的沉默,秦燃的脸上,则出现了一种掌握话语权的微笑。

    他放慢了音调,轻声道:“每个生命的层次不同,对世界的理解也会不同。”

    “你能够离开博物馆,证明了你的头脑非常的清醒,那我想你也应该可以理解。”

    “我们的世界,永远都是残缺的。”

    “这个世界永远都不会让所有的人都幸福。”

    “因为有些人的幸福,本来就在其他人的痛苦之上。”

    “所以,我们制造出来的瓶子里的世界,本来就是让这个世界幸福的唯一的方法。”

    “所以你……”

    “……”

    他的声音里,似乎多了一丝期待。

    然后在秦燃的眼神里,陆辛忽然看向了娃娃,道:“你听懂了没有?”

    静静站着的娃娃转头看了陆辛一眼,默默的摇了一下头。

    陆辛道:“我也没有听懂。”

    秦燃脸上的微笑一下子就消失了。

    “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

    陆辛转头看向了秦燃,认真道:“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的就感觉你做的不对。”

    “好像以前我经历过类似的事情似的……”

    “不好意思,我的记忆不太好,没法准确的告诉你那是什么。”

    “但现在我是带着任务过来的,所以,下一步我准备开始我的调查工作。”

    “……”

    秦燃沉默了一下,轻轻叹了口气,他抬起头:“非要毁掉这些人的幸福吗?”

    “如果他们继续挡我的路,那么是的。”

    陆辛点头,轻声开口道:“因为我要对得起那些死人的痛苦。”

    “死人的痛苦?”

    秦燃明显的怔了一下,微微皱眉。

    “是的。”

    陆辛点了下头,道:“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会忽然来到这里,搞出这么多的事情,但是你们害死了我的同事,把他们变成了活着的死人,让他们感受到了普通人根本无法想象的痛苦与恐惧,但是就算在这种痛苦与恐惧之中,他们还是决定要完成自己份内的工作。”

    “我想了很长时间,才明白他们这么做的意义。”

    “因为他们不过是想保护我们的生活罢了,因为他们认为值得。”

    “其实我感觉你说的好像也有一些道理,我也不想说瓶子里的人可怜或是什么的,但是,你们做的事情,和那些付出了比生命还重要的东西去守护的人做的事情,是冲突的……”

    “在这片荒野上,我遇到了最好的死人,和最坏的活人。”

    “你觉得,我更相信谁呢?”

    “……”

    秦燃似乎没有想到陆辛会这样回答。

    他微微怔了一下,表情若有所思,似乎要将陆辛的回答,完全记下来。

    “另外,你们似乎也不仅仅是给这些人以幸福……”

    陆辛看着秦燃,慢慢的道:

    “如果你们是为了治愈,那为什么给那个装瓶子的世界取个名字叫灾厄博物馆?”

    “瓶子里装着的,都是这些痛苦的人最向往的生活,最美的梦,但是他们的痛苦,也就是在被打断这个梦的时候最强烈,所以,我可不可以理解为,这只是一种收藏方式?”

    “用最美好的幻想,收藏最绝望的痛苦。”

    “我……”

    说到了这里时,陆辛的瞳孔,微微收缩:“我痛恨你们这种做法。”

    “所以,我从一开始就没想过放过你们……”

    “不论你们给我看到什么,又跟我说什么,我的目的,都不会有任何改变。”

    “……”

    秦燃脸色已变得有些阴冷,迎着陆辛温柔暖的微笑,他心里莫名觉得不舒服。

    下意识后退,目光死死的盯着陆辛的动作,口中低声道:“看样子,我是无法说动你了,虽然是科技教会的骑士,但我必须承认,我只擅长在用枪指着对方脑袋的时候传教……”

    “就像现在这样。”

    “我无法说服你尊重这片博物馆,但我能问你的是……”

    “面对这样的一阶寄生物品,你知道打破它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吗?”

    “……”

    “没想过。”

    陆辛慢慢的说着。

    他不光没想过打破这个博物馆的代价,甚至没想过应该怎么打破它。

    以前自己一直是在家人的帮助下,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无往而不利,但如今,自己却已经是孤单一个人了啊,没有了家人的陪伴,那么自己还能使用多少他们的能力呢?

    如果仔细的去感应,他其实能够察觉到自己身体里,好像有某些力量,自己也可以通过模仿妹妹、父亲、妈妈的样子,来强行调取这样的一些力量,但他之前已经确认过很多次,这样做的话,虽然确实可以施展一部分能力,但整体的效果却很不尽人意,发挥不出来。

    那么,靠自己现在的力量,好不好应付眼前的局面?

    心里仔细盘算着,他转头向了娃娃,微笑着点了点头,道:“打破它。”

    ……

    家人虽然暂时看不见了。

    但还好,自己带了一个打手。

    ……

    娃娃不爱说话,也不做什么吸引别人眼球得事。

    很多时候,她都只是安静的跟在陆辛身边而已,哪怕是遇到了这么奇怪的博物馆,她也没有一点主动去探究,去调查什么的意思,从这方面看,她实在不能算是一个好队员。

    但是,她听话。

    所以,当她看到了陆辛的笑脸时,便一下子领会了陆辛的意思。

    然后害羞的笑了笑,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