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四百三十五章 暴走的娃娃
    “嗤啦……”

    陆辛的脑海里,响起了一种肥肉扔进烧热的锅里那种刺耳的动静。

    脑袋微微晕眩,好像有什么东西正修复。

    与此同时,陆辛看到,自己身上那些贯穿了身体的矛啦,剑啦,甚至还有一个从自己的肩膀处切了起来,差点把自己切成两半的断头台半截大刀,都在飞快的消失。

    一点点变成了粉碎的精神辐射,消散在四周。

    同时,伤口也在消失。

    这是一种认识层面的伤害,让自己感觉到了伤害,伤害便会出现。

    但人的认识是有自动纠正功能的,会让自己意识到一些错误的认识,看到真实。。

    所以,在认识纠正的过程中,这些伤害也就会消失。

    他的身上没有那些可怕的贯穿伤,只有一些被精神力量切割出来的,皮肉绽开的伤口。

    问题不大。

    只是.

    明明自己已经把对方的进攻挡下来了,怎么身后的娃娃却没动静了?

    陆辛有些诧异。

    准备回头提醒她一声,是不是忘了自己的工作了?

    但这一转过头去,陆辛就吃了一惊,他看到了一个前所未见的娃娃。

    娃娃瓷器一般的小脸,这时候胀得通红。

    眼睛里亮晶晶的,有泪水涌了出来。

    “你这是……”

    陆辛有些没反应过来,有些关心的询问。

    但娃娃没有回答,只是眼神生气的看向了前方。

    呼喇一声,周围狂风瞬间刮了起来。

    强大到了一定程度的精神乱流,瞬间爆发,有种火药被引燃的冲击力。

    娃娃在这种精神乱流的加持下,闪电一般,瞬间飞向了前方。

    “啊这……”

    陆辛在这一刻,都有些惊讶的抬起了头。

    他看到,娃娃身边聚集着越来越多的精神力量,这些精神力量太过浓郁,形成了一种强大的力场,关键是,这种力场,异常的听话,以致于娃娃像是得到了一个随心所欲的动力源。

    她这时候快的就像是一颗炮弹,眨眼之间,就已经到了四五十米外的位置。

    黑色的裙子轻盈的展开,她出现在了一个雕塑前。

    这个守护灾厄博物馆的雕塑,还保持着刚刚抛出了自己手里的武器的姿势,动作也还没有复原,意识到了娃娃出现在自己面前,它在一种力场作用下,脑袋有些僵硬的抬了起来。

    “啪!”

    但娃娃根本不给它反应的时候,直接挥起自己手里的洋伞,重重敲在了它脑袋上。

    这动作跟她在山道上用力敲石头的样子一模一样。

    只是,她敲石头的时候,石头没有半点反应,很是顽强。

    但这个雕塑却没有那么好运了,这时候的娃娃身边凝聚着一种狂暴的精神力场,随着她敲击的动作,狂暴的精神力量随之倾落,结结实实的砸在了这个雕塑之上。

    不管是真的也好,精神辐射构建而成的假象也罢。

    这一座高达七八米的雕塑,瞬间变得垮塌,崩碎了一地。

    那仿佛是不一柄脆弱的洋伞,那是一柄开山锤。

    在娃娃面前,这个雕塑几乎连出现裂纹的时间都没有,直接碎成了碴。

    “……”

    野蛮的一幕冲进了眼帘,远处的陆辛都震惊了一下。

    但还没有结束,娃娃的动作这时候流畅而顺利,并且快到了极点,敲碎了这一尊雕像之后,她的身体便在周围精神力场的托举之下,旋转着向空中冲去,黑色的裙边洒成一个圆。

    转瞬之间,她就再次穿过了二十米的距离,来到另外一座雕塑前,再次敲落。

    哗啦。

    这一座雕塑也瞬间变成了碎碴。

    这种速度下,娃娃似乎都不满意,她身形再度腾空,看得出来她好生气,腮帮都鼓着的。

    好像可爱的小姑娘生气的时候,都是和蛤蟆是一种类型的。

    都是鼓气。

    鼓着气的娃娃,双手握着手里的洋伞,对准了余下的雕塑。

    “嘭!”

    她打开了洋伞,周围的精神力量随之变得膨胀。

    但是,这一次撑开洋伞,却不是用来释放最简单的那种精神冲击。

    她小脸紧绷着,手里的洋伞旋转,顿时便有一颗一颗极小,但是密度又极高的精神力量从伞面上飞快的弹了出去,每一颗精神球体都速度飞快,拥有着强大的动能,就像子弹一般。

    关键是数量还多,密密麻麻,铺天盖地,贯穿了荒野,射向了一座又一座的雕塑。

    “呯呯呯呯……”

    娃娃手里,拿的好像不是洋伞,而是一柄外表是洋伞的多管转轮机炮。

    无穷无尽的精神子弹倾泄向了四面八方。

    大地上瞬间涌动起了一团一团的暗红精神辐射乱流,像是有红色的墨水在清水里不停的炸开,那些雕塑一座接一座的被摧毁,碎片溅向了四面八方,场面看起来居然出奇的壮观。

    那些分布在了荒野各处,将陆辛他们围在了中间的雕塑,居然在数秒内全部被清空。

    不仅是这些雕塑被彻底的摧毁,就连周围的博物馆,或者说,本来按照一定的规律,交织构建在了一起的精神辐射,这时候也彻底变得混乱,以娃娃为中心,一圈一圈的向外崩溃了起来。

    有种纺织机械里面成排成列的线,一下子被粗暴的搅乱,以及扯断,成了乱麻的感觉。

    娃娃就在这种混乱中心,鼓着脸,生着气,见谁不爽就要打爽。

    ……

    “我X……”

    陆辛张大的嘴巴,半晌都合不上。

    精神力量还能这么用?

    理论上似乎是可以的,将精神力量压缩成一个个的圆球,然后渐次释放出去。

    这样会形成一种高效率且具有杀伤力的精神子弹。

    但理论是理论,谁可以将精神力量用到这么精细化,且恐怖的程度?

    好像只有娃娃。

    陆辛不由得想起了妈妈对娃娃的评价:“在她面前,精神力量属于谁的,并不重要。”

    这句话似乎还可以换个说法。

    在精神力量的面前,娃娃本身就是不讲道理的。

    心里无奈的叹息,他又忽然想到:“现在这么厉害,当初为什么还要让我拿翘棍搬石头?”

    ……

    “这两个都是什么怪物?”

    在看到了娃娃洋伞向前指出,粗暴摧毁精神雕塑的一幕,秦燃冷汗都流了下来。

    他知道博物馆的自我守卫能力有多强。

    虽然在他心里,对于这两个敢直接闯进开心小镇来的人,也没有丝毫的小瞧。

    但是,在看到娃娃如此蛮不讲理的破坏这个世界的样子时,他还是感觉到了惊恐。

    这小姑娘破坏力这么强呢?

    科技教会本来就知道青港有这么一位S级能力者,四年前还差一点与她交手,但是通过对她资料的了解,还是觉得对付她问题不大,直到亲眼看到了这样野蛮粗暴的场面。

    不能不慌啊。

    单纯看资料和亲眼见证,果然还是差别很大的。

    另外一个,就是陆辛。

    受刑雕塑的认识攻击,他知道有多可怕。

    如果是在博物馆里面,那么,这些攻击,就等于真实。

    那个男人已经看透了灾厄博物馆的本质,当然也就会了解到,受刑雕塑的攻击,其实只是一种精神层面的影响,受到的伤害,当然会相应削弱一些,但同样是非常可怕的。

    起码那一瞬间的痛苦与惊慌,与真实的伤害,别无二致。

    可是,他明明已经被受刑雕塑的武器淹没,为什么却显得若无其事?

    ……

    吱嘎。

    周围传来了令人牙酸的声音,就像是一栋大厦遭到了破坏,开始承受不住自己的重量。

    那是整个世界都要崩塌的声音。

    这个女孩摧毁了博物馆的守卫,余波更是对博物馆也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快要伤到博物馆的本身了。

    ……

    “看样子,这个懒还是不能偷啊……”

    秦燃深呼了一口气,看着正向着陆辛飞了回去的娃娃,狠狠咬了一下牙关。

    再也无法按捺,他大步向前走去。

    在他一边向前走了出来时,他一边摸出了一把枪,抵住了自己的下腭。

    似乎感觉有些可惜似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脸。

    然后,他开了枪。

    “呯!”

    在周围这混乱而嘈杂的场景里,他开枪的声音根本不值一提。

    他脑袋上出现了一个血洞,倒下去的动静也可以忽略不计。

    但是在他身体接触地面的瞬间开始,却忽然有一株血红色的树木飞快的生长了出来。

    枝干变得粗壮虬结,长长的枝条迅速的延伸。

    “我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惨的能力者……”

    树干之上,像是剥去了皮一样的暗红色肌肉组织,向两边分开,一张脸挤了出来。

    这张秦燃的脸在苦笑着,安慰自己道:“但也有可能不是。”

    “毕竟最初的我,有可能早就死了……”

    “……”

    “哈哈哈……”

    他似乎被自己的幽默逗乐了,发出了大笑声。

    笑声之中,他的身体开始无止尽的生长,藤蔓像是有自己的生命,向周围探索。

    在他的周围,全都是人。

    被娃娃破坏了周围得精神辐射力场,也就同时碎了很多瓶子。

    无数个从瓶子里回到现实的人,这时候都被痛苦笼罩,失落的跪坐在地上。

    但在这一刻,无形的力量蔓延开来,这些颓唐痛苦的人,忽然身体绷直,猛得扬起头来,再下一刻,被无形的力量吸引,他们忽然之间飞到了半空,悬停在了距离地面七八米的高度。

    密密麻麻,如同挂满诡异果实的葡萄架。

    这果实重重叠叠。

    乍看起来犹如黑暗中倒悬的腐烂海洋,从视野的尽头铺展而来,望之令人头皮发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