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四百三十七章 让世界开始憎恨
    “好像比想象中顺利呀……”

    之前感觉到无数个自己将灾厄博物馆里面精心挑选出来的精品,尽情的灌输到了陆辛身体里面时,这时候已经化作了一株血肉怪树的秦燃,心情也变得有些激动了起来。

    就连他也没想到可以这么顺利的将瓶子里的“珍品”,全都传输给陆辛。

    顺利的就好像是对方在主动索取一样。

    他这时候污染了这么多荒野上的“梦游者”,或者说,是灾厄的原材料,不是为了以量取胜,而是为了可以更好的寻找一个角度,将其中一份,或是两份藏品传递到陆辛身上。

    这就够了,这些精心挑选的藏品,每一份都有着无穷的威力。

    毕竟,这是足以让人崩溃的痛苦。

    灾厄博物馆里的藏品厉害之处,就在于这种痛苦的传递是真实而细腻的。。

    不用说你有没有经历过这样的痛苦。

    感觉就是感觉,情绪就是情绪,作用在了一个人身上的时候,那种打击没有分别。

    能力者也是人,受到了这样强大的打击,怎么可能承受下来?

    因为现在自己是在通过自己的能力污染那些博物馆里的人,然后借助自己的能力,将他们的痛苦与不幸传递给对手,所以自己多少也受到了一些反噬,感受到了那种滋味。

    秦燃深深的明白,这样的痛苦与不幸,究竟有着多么强大的威力。

    自己都差点情绪崩溃,而传递出去的,可是自己感受的十倍,或者说,百倍啊。

    这种顺利,就像是看到火药引信被点燃一般,放心,甚至有些期待。

    唯一奇怪的是,他清晰感觉到的无法形容的痛苦与折磨,传递进了陆辛的身体里,却没有看到预想中陆辛被这些博物馆里的珍品折磨到痛哭流涕,甚至是当场崩溃的画面。

    甚至,他都没有在陆辛的脸上看到任何痛苦与暴躁。

    那张脸上的麻木与空洞感,以及,那张脸上,渐渐浮现的,微笑。

    那双眼睛,看着这个世界,居然像是变得更温柔了。

    ……

    “唰!”

    秦燃有种浑身上下,整株血肉怪树的枝叶同时绷紧发麻的感觉。

    无法形容的颤栗感从内心深处涌了出来。

    这怎么可能?

    那究竟是什么样的怪物,才可以承受这么多的不幸与灾难,仍然露出笑容来?

    就算零能力者可以承受一些污染。

    但这个承受也是有极限的啊。

    看到一个人承受下了这么多的痛苦与不幸,比看到一个人喝了一箱敌敌畏都惊人。

    对方不但没死,还打了个嗝,用眼神示意自己还有没有。

    ……

    “呀……”

    吃惊的不仅是秦燃,陆辛的身后,娃娃也发出了低呼。

    娃娃不像陆辛那样,可以看到精神怪物,但她可以感应到周围的变化。

    在她的感知里,清晰的发现,周围这片混乱的精神乱流里,出现了一个强大的污染源。

    并且那个污染源在释放强烈的攻击,这些攻击带着满满的恶意与一种内心深处感觉排斥的特性,向着自己涌了过来,但是这时候的陆辛,却结结实实的挡在了自己的身前,把所有针对自己的攻击,都替自己承受了下来,如同海绵一样,尽情的汲取着所有的污染特性。

    因为她感知非常的灵敏,所以她甚至能够感觉到,那些精神力量在陆辛内心里造成的痛苦,有撕心裂肺的懊悔,有心如死灰的麻木,有哭也哭不出来的不甘,也有彷徨四顾的茫然。

    虽然这时候的陆辛,什么也没有说,也没有表现出任何来。

    但娃娃知道,这种种情绪,对于陆辛来说是真实的。

    一个喜悦或是开心的情绪,确实看不见摸不着,但谁能说那不是真实的呢?

    娃娃这时候显得有些笨手笨脚的。

    她焦急,但却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只是在陆辛身后,看着他的背后,本能的,慢慢向他靠近。

    然后伸出两只小手,抱住了他。

    陆辛脸上带着微笑,看着这个世界,娃娃脸上却慢慢流了两行亮晶晶的眼泪。

    ……

    陆辛微微怔住。

    仔细品尝着灾厄博物馆藏品给自己带来的奇异滋味时,他感受到了后背传来的温柔触感。

    这让他颤了一下,已经被那种种痛苦所充斥的心脏,仿佛一下子就焕发出了无与伦比的生机,像是在梦里,走在云端,所有痛苦的感觉,正在飞快的远离了自己的内心。

    他有足足两秒钟没有说话。

    在他身边,所有钻进了自己的力场,正在用一种狰狞的表情,幸灾乐祸一般的看着自己被痛苦污染的人形果实,扭曲的五官,渐渐被一种惊骇与恐惧的表情占据。

    它们甚至开始主动远离陆辛。

    但陆辛沉默了两秒之后,就拒绝了它们的远离,用自己的力场扯住了它们。

    然后他没有回头,向身后的娃娃道:“该工作了。”

    娃娃被陆辛提醒,松开了双手。

    小脑袋从陆辛的肩膀处,伸向了前面,看了一下他的表情,目光与陆辛的余光接触。

    然后她表情渐渐放心,用力的向陆辛点了点头,抬头看去。

    周围皆是飘在了空中的“梦游者”。

    它们铺天盖地,将陆辛和自己都笼罩在了里面。

    只是,这时候陆辛将他们所有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使得它们全都无视了自己,如果说这是一片痛苦与不幸的海洋,那么,自己这时候成为了被痛苦与不幸忽略的存在。

    娃娃轻轻咬了咬嘴唇,手里的洋伞张开。

    “嘭!”

    洋伞伞面弹开的声音,形成了一圈强大的冲击,将头顶上的梦游者,远远弹飞了出去。

    娃娃的身体慢慢变得轻盈,黑色的靴子缓缓离地。

    她飞到了距离地面三四米的地方,清澈的眼睛向前看去,落在了远处的污染之上。

    虽然娃娃无法直接看到精神怪物,但还是可以分辨出污染源。

    更何况,在这个精神辐射如此浓郁的地方,精神怪物本身就会形成独特的力场,影响到周围的精神辐射。

    与直接看到精神怪物的本体,其实没有多大的分别。

    秦燃的精神怪物形状,造型非常恐怖。

    一开始的时候,还有些像是蟑螂一样的形状,吓到了本质也是个小女孩的娃娃。

    娃娃这时候却明显没有害怕的样子。

    她只是咬紧了嘴唇,眼睛里第一次流露出来了真正的恨意。

    身形轻轻向前飘出,手掌松开了洋伞。

    洋伞并不落地,只是轻盈的飘在了她的身边,像是被无形的手掌撑着。

    然后娃娃盯住了那一株血肉怪树,用力握紧了拳头。

    “打死你。”

    “……”

    她声音柔柔嫩嫩的,像是在撒娇。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一声撒娇可以引动的力量如此之大。

    周围的精神力量,忽然像是接到了某种指令,一下子变得狂暴不堪,像是淅沥小雨,瞬间转化成了倾盆暴雨,中间还夹杂着无数的冰雹,无数的雷电,最后甚至开始下刀子了。

    “嗯?”

    陆辛的视角之中,周围那些围绕着娃娃旋转的精神力量,瞬间变得狂暴起来。

    它们像是有生命力的海浪,轰隆隆向着那株血肉怪物涌了过去。

    他甚至可以看到,那些精神力量正在变成无数个人或是怪兽的形状,恶狠狠的向前冲去,直扑到了血肉怪树面前,张开牙咬,伸出手撕,甚至是抱住了血肉怪树,用脑袋去撞。

    疯了,都疯了。

    这一刻,整个世界仿佛都彻底的疯了。

    血肉怪树已经显得非常庞大,树冠树冠覆盖面积,恐怕超过了一百米。

    但在周围的精神力量,都显露出了一种异样的疯狂,并向血肉怪树涌了过去时。

    陆辛眼中的血肉怪树,却一下子有了种渺小的感觉。

    那无数剥了皮的血蟒一样扭曲挣扎的藤蔓,这时候都被大量的恐怖的精神力量所盯上。

    一点一点蚕食着,撕扯着,像是被整个世界厌恶,并且排斥。

    一截一截的藤蔓断裂,掉在了地上。

    一个又一个成熟或是未成熟的秦燃,嘶吼着落地,然后被无数精神力量追了上来,淹没。

    那种场面,残酷,又带着无法形容的痛快。

    “嗯?”

    陆辛被眼前的画面冲击着,眼睛都瞪圆了。

    几乎忘了在自己内心里涌动着的各种感觉。

    他只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这就是娃娃的能力?

    之前他就已经从韩冰处得知,被别人爱上,并不是娃娃的能力,只是负面影响。

    娃娃得能力之一,是可以借用周围人的精神力量。

    其他的能力,还没有见过。

    因为娃娃常用的精神冲击,只是一种对精神力量的简单运用,不算能力。

    现在,自己看到的,应该是娃娃真正的能力了吧?

    这算什么?

    能力名称:“打死你?”

    ……

    不,不是打死你。

    这是因为娃娃在痛恨秦燃。

    因为娃娃的痛恨,所以整个世界都开始痛恨秦燃。

    让目标受到世界的痛恨,就是娃娃的能力。

    这,本质上,其实是娃娃第一次向某个目标,表现出她真正的反感与痛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