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四百四十九章 能给不幸的人什么(二更)
    整片阳光明媚的小镇,忽然就变得阴沉沉的。

    这些人的身上,都带着一种阴冷的气息,蜷缩在小镇的各处。

    他们都已经是一无所有,只能沉浸在美梦里的人。

    自己要毁掉博物馆,但真的要将这些不幸的人一起毁灭吗?

    ……

    抬头看向了街道的尽头,那位回家的老人,正孤独的坐在路灯下,无声的看着天空。

    他身边一个人都没有。

    手里也没有用来炖的肉,只有一根自制的烟卷,烧的只剩最后一截。

    因为是借了老人的特性进入这个博物馆的缘故,所以陆辛了解这位老人的过往。

    三十年前生活无忧,红月之后经历大变的他,本来有一个不离不弃的妻子,一双可爱懂事的儿女。

    他自己纵是年轻时混账些,后来也洗心革面,努力生活,在对抗疯子的战争里立过功,在重建文明的时候出过力。

    但是他的生活,却像是受到了诅咒一样的悲惨。。

    儿子在车祸中死亡,女儿因为高烧烧聋了耳朵。他与妻子辛苦养大了女儿,招来了一个瘸腿却善良的女婿,结果女儿在生孩子的时候难产,最终死在了手术台上,只留下一个外孙。

    女婿勤快能干,却因为工程事故,被两块水泥板挤成了肉泥。

    妻子在一连串灾难的打击中去世了,于是他自己养着外孙,盼着他长大。

    结果在外孙六岁的时候,也因为一场本来很小的感冒去世了。

    辛忙一世,蓦然回首,这世上只剩了自己,和一头老的随时有可能会死去的牛。

    这样的人生,该怎样面对苦难?

    或者说,这样的苦难,别人除了看着,又能做什么?

    ……

    “愚昧之人,不知去向。偏执灵魂,残缺永存。”

    “囚于笼中,眼赤舌红。睡在坟中,永伴星空。”

    “……”

    在陆辛思索着这个问题的时候,小镇里面,有缥缈的歌声响了起来。

    这种歌声空洞诡异,带着点颤音,缺少了属于活人的生气,倒像是墓园里飘荡着的鬼哭。

    歌声初时只是很单一且虚幻的声音,但渐渐的,这声音越来越多,汇聚成流。

    小溪变成大河,大河又汇入大海。

    于是,这片小镇上,所有孤苦无依的灵魂,忽然都茫然的抬起头来。

    他们嚅动着唇角,跟随着这个歌声,慢慢的,像是活死人一般,从小镇的各个方向走来。

    摇晃着,萋迷着,跪在了小镇的青石板地面上。

    陆辛看到了密密麻麻的人,整个小镇起码也有数万人,他们全都聚拢了过来。

    眼神空洞,表情麻木,跟着那种诡异的歌声,缓缓的摇动着身体。

    身体像是在顶着一个摇钟,头顶缓慢的向左划三个圈,然后向右划两个圈,再慢慢的竖起了腰身,然后重重的向下磕头,咚的一声,额头被磕出了青肿一片,又慢慢直起身。

    一下,一下,仿佛机械,重复着这种动作,向着前方叩拜,仿佛在膜拜他们的神。

    陆辛感觉到,小镇的力量正在增加。

    刚才自己看到的虚幻,仿佛有自动修复的功能一般逐渐完善。

    被自己踏出了缺口的青石板小路,正在一点点变得完整,身边的空气,正在无限增压。

    无形的精神力量影响了他的大脑。

    他眼前的景物与人相都在变得失焦虚化。

    他看到那一片看不见尽头的人影,好像变成了一个整体。

    他们摇晃着身体,向前叩拜,越来越整齐,动作夸张,幅度统一。

    口中的歌声,也变得越来越响亮。

    到了最后,就像是雷声一样,一波接着一波,滚滚向前涌了过来。

    大脑都好像受到了强烈的冲击,在被这种歌声挤压。

    这些人在试图找回他们的美梦。

    陆辛忽然明白了过来。

    这些人身上的精神波动,与大主教是一致的。

    这座小镇不是灾厄博物馆的主体,这些代表灾厄的灵魂才是。

    每一个达到了第三阶段的人,都可以让自己的精神力量无限增涨。

    但是如何在自己无限增涨的精神力量之中,保持自己的清醒与理智才是核心。

    灾厄大主教便是借助于这个灾厄博物馆,通过将这些不幸的人装进瓶子,来确保自己拥有着无穷可以利用的灾厄力量。

    难怪他可以寄生精神力量如此庞大的开心小镇女王,因为他有这些藏品做后盾。

    ……

    鼻端微烫,鲜血似乎已经流了出来。

    陆辛眼神阴冷,手掌微微抽搐,扭曲成了一个怪异的样子。

    他的眼睛已经变得血红,想要直接冲向前去,将这片人群撕个粉碎。

    但是,真要如此吗?

    “咕咚”一声。

    心脏仿佛重重跳动了一下,陆辛的目光重回清晰。

    看向眼前,其实没有什么狂热的人群与怪物,有的只是一群可怜人。

    于是陆辛缓缓吁了口气,表情渐渐变得平缓。

    ……

    “我感受过你们的痛苦,所以我也理解你们。”

    静静的思索了很久,陆辛才慢慢的抬头,认真的看向了他们。

    其实这时候没有必要说这些话,但陆辛还是看着他们,认真的说了:“你们的痛苦与不幸被人取走,做成了伤害他人的武器,有人用虚假的幻象引诱着你们,让你们一直源源不断的为他提升力量,这究竟是帮了你们呢,还是把你们往痛苦的深渊里面,更深的推了一把?”

    “你们上当了,你们以为这里可以帮你们忘记痛苦,但其实是一直记住了它。”

    深呼了一口气,陆辛声音放的很低:“你们的痛苦与不幸,都已经发生,我帮不到你们。”

    “但我想,在这个虚假的世界里,我最起码,还能给你们一些真实的东西。”

    “……”

    他认真的说完了这些话,然后拉着娃娃,轻轻向他们轻轻躬了一下身。

    “我的同情。”

    他慢慢说着,声音非常的温柔:

    “或许帮不上什么,但我真的知道,你们生活的有多么辛苦。”

    ……

    他的声音不大,但在这片精神交织的世界,却传递到了每个人耳朵里。

    某位坐在了看不见的角落里,欣赏着这片对决的老人,微微怔住。

    他缓缓抬起了被帽檐遮住的脸,表情显得有些怪。

    ……

    同情,本来就是这世界上最廉价的东西。

    但是,在陆辛认真的说出了这些话时,小镇之中,却渐渐出现了一种轻微的变化。

    歌声还在继续,而且听起来,似乎还是那么狂热而疯狂。

    所有的人,仍然在姿势统一,用那种怪异的方法,叩拜着某个不知名的神。

    但是在这狂热的人群里,却有一个被裹挟在了行列之中的女人,感受到了陆辛的影响之后,麻木的表情微微变化,她仍然在和其他人一样吟唱,叩拜,但脸上,却渐渐流下了泪。

    逐渐的,她哭声越来越响,无法再吟唱,叩拜的动作也乱了。

    陆辛在瓶子里见过这个女人。

    那时候的她,为了救自己的丈夫,卖掉了自己用心打拼的小饭馆,花尽了所有的积蓄,但丈夫仍然去世了,于是她变得沉默而麻木,似乎再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影响到她。

    她已经很多年都没有认真的说过一句话,也没有任何感情流露。

    但在这时候,她却忽然哭泣了起来,肩膀不停的颤抖,哭声越来越大,变成了嚎啕大哭。

    她的哭声异常悲怮,仿佛要将一切的委屈与痛苦都发泄出来。

    她只是第一个,这个小镇里面,还有更多的人,正在受到影响。

    他们那种整齐划一的动作,这时候仿佛毁于蚁穴的长堤一样,渐渐的溃散,又像是自身的麻木与一成不变,被腐蚀了一条裂痕,于是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也跟着哭了起来。

    越来越多的哭声,似乎本身也具备了强大的力量,开始主动传播了开来。

    哭声出现在了这片只有美好的小镇,却震撼了整片世界。

    ……

    太多人都小瞧了同情的力量。

    同情或许确实是这世界上最没有用的一种感情。

    但是对于那些被灾厄与不幸打击到麻木,外壳冷硬的像是石头一样的人来说,些微的同情,却可以将这个外壳打破,他们的麻木之中,出现了痛苦的感觉,并且有了哭的能力。

    能哭出来,本身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所以,尽情的哭吧。

    陆辛沉默的看着这群哭泣的人,并在内心里真正的祝愿,希望他们会获得真正的重生。

    ……

    “不可能,不可能……”

    “你怎么敢这样?”

    “……”

    当瓶子里充满了哭声的时候,光茧之中的灾厄大主教,脸上露出了惊讶甚至痛恨的表情。

    他本该拼尽全力完成这个寄生仪式,但他却完全顾不上了,因为他可以感受到灾厄博物馆里出现的变化,他的力量已经不再纯粹。因此他快速权衡,毅然做下了一个决定。

    身上忽然有大量的神经与血管,从女王的身体之中抽离了出来。

    带着猩红的鲜血,飘荡在半空之中,然后快速的游出了光点,飞向了一方。

    在被打成了废墟的开心小镇里,藏着一只黑色的箱子。

    箱子里面,是一个古老的博物馆模型。

    他身上飞了出来的神经与血管,纷纷涌到了这个模型前,直直的插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