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四百五十三章 他们的答卷(二合一)
    “咕咚”“咕咚”“咕咚”

    每一下心脏跳动的声音,都非常的清晰,而且沉重。

    周围那些密密麻麻的十字架,已经彻底的被摧毁,没有任何一个可以再成长起来。

    但是陆辛,却还是没有离开这片已经只剩了虚无的世界。

    周围是一片彻底的虚无,四下里都是黑暗。

    没有光亮,没有地面,也没有任何可以触摸的东西。

    自己就像是飘浮在了太空里,周围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让自己看到,或是听到,或是闻到,或是触摸到,只有一种异样的暴躁情绪,彻头彻尾的充斥在了自己的脑海,时时的炸开。

    心脏被压迫到了极点,支撑着那种完全超出了自己负荷的力量。

    但他自己却只是忍不住想笑,一种令人激动到发抖的疯狂念头在心里滋生:

    “太可笑了,太好玩了……”

    “猫在洞里躲的好好的,老鼠敲锣打鼓想要拽他出来……”

    “呵呵呵呵呵……”

    “既然都这么可笑而自大,那就……”

    “……把他们的一切都撕碎了让他们看看?”

    “……”

    外面的荒野之上,娃娃低头,看到自己已经来到了荒野。

    她甚至感受到了周围无穷精神力量炸开的感觉。

    那种狂暴到了极点的危险气息,让任何人都会打从心底的感觉到恐慌。。

    有种命运如海洋上的小小纸船,随时有可能被倾覆的恐惧感。

    但娃娃对类似的情绪比较陌生,所以她只是下意识里看向了周围,目光落到了陆辛脸上。

    陆辛正闭着眼睛,站在了荒野上,身子一动不动,表情显得有些奇怪。

    周围的风时不时的卷起,在他身边打着旋儿。

    像是有无形的恶魔,从他身上探出了身子,张牙舞爪,无声嘶吼,想要撕碎一切。

    但他自己,却极度的安静。

    娃娃慢慢的靠近了他,就像是平时那样,伸手去抓他的胳膊。

    “嘭……”

    忽然之间,陆辛身上有剧烈的震荡感传了出来,无形的力量瞬间爆炸。

    娃娃身边本来也已经重新凝聚起了一些精神力量,静静的守护着她,但是在这种剧烈的震荡感传递了过来的时候,娃娃身前的精神力量忽然之间就被震散,身不由己的飞了出去。

    “啪!”

    摔在了三四米远的地上,滚了一身泥。

    娃娃的表情顿时变得呆滞,又有些委屈,小嘴都撅了起来。

    她轻轻的将手掌上的泥水抹在了裙子上,又慢慢站了起来,试探着走向陆辛。

    ……

    ……

    外面怎么样了呢?

    陆辛不想理会,他只感觉特别的厌烦。

    外界,似乎有一只小手抓住了自己,但陆辛很烦躁。

    所以那只小手立刻被弹开,就连那个个体,也被弹飞了出去。

    陆辛这时候,只想静静的感受。

    那种被狂暴充斥了脑海之中的滋味,真的太舒服了。

    随心所欲,无往不利。

    这世界上,永远没有任何一种情绪比得上愤怒被发泄时来的更痛快。

    周围的一切,脆弱的都像是纸扎一样。

    自己可以毁掉一切,享受它们在被彻底毁灭之前露出来的恐惧与绝望感!

    ……

    ……

    这还是自己第一次施展这种力量。

    以前,很多时候,自己其实都是把这种力量当作了父亲的一部分。

    直到现在,才明白,这其实是属于自己的。

    它一直都藏在自己的意识最深处。

    原来自己也可以有这样的状态,原来自己也可以这么舒服,那么,如果自己彻底的拥抱了这种状态之后,是不是永远都可以这样,永远都可以保持着这种异常兴奋的感觉呢?

    激动的内心都在颤抖。

    只不过,既然自己已经这么兴奋,这么激动了。

    那为什么自己还要留在这个虚无的世界里?

    陆辛的脑子有些糊涂,但还是认真的思索,自己是在害怕什么呢?

    自己应该无所顾忌的。

    但在这种纯粹的环境里,为什么偏偏有种害怕的情绪困扰着自己?

    ……

    心里有无尽的困扰升起时,他感觉到,那双小手的主人,又一次靠近了自己。

    似乎是有些害怕,她拿起了伞,轻轻戳了自己一下。

    “唰!”

    陆辛内心里的暴躁情绪,瞬间加倍,心脏剧烈的跳动,某种情绪高高扬了起来。

    意识里,瞬间一只手抓向了她的脖子,想要将她撕成碎片。

    “不可以……”

    但也就在这时,意识深处,一个声音喊了起来,很平静,也很温暖。

    这个声音不大,也没有任何力量。

    但听到了这个声音时,这一只已经抓出去的手,却忽然停在了半空,痉挛抽搐。

    即将掀起到了极点的情绪,顿时微微收住。

    ……

    停下了手里动作的陆辛,看到了那个女孩的几乎完美的脸,还有她怯怯的眼睛。

    这时候自己应该是闭着眼睛的状态,但还是能够感应到那张脸的存在,她映进了这片虚无的空间里,那是一张看起来应该称作完美无瑕的脸,上面有一双异常清澈的眼睛。

    因为太过清澈,所以能够倒映出很多东西。

    陆辛从那双眼睛里看到了自己,心里莫名其妙的一惊。

    就像是一个关键的数值点,当他心里感觉到微微一惊的时候,恐惧感就飞快的滋生。

    而暴躁的感觉却在飞快的消褪,陆辛从那双眼睛里,看到了很多东西,无论是自己的,还是别的,一幕幕异常的鲜活,生动,但又卑微、可怜,而且像是幻觉一样的脆弱、易碎。

    他有些愤怒的在一片虚无的空间里咆哮,发着脾气。

    然后狠狠的,看着那个意识深处的人,就像是仇人一样,彼此对视着。

    但对方只有平静,这使得愤怒无处发泄。

    渐渐的,这种愤怒,变成了一种无力与悲哀的感觉。

    “真是悲哀啊……”

    “最强大的存在,为什么需要最脆弱的东西才能带来安全感?”

    “……”

    陆辛深深呼了口气,开始快速的恢复理智。

    他冷静了下来,沉默的思索着,决定暂时收起自己的愤怒。

    于是,他慢慢抬起了自己的两只手。

    他在这片黑暗之中,摸到了自己的脸。

    能够感觉到脸上的肌肉都处于一种诡异且失控的状态。

    于是他思索着,一点一点的捏着自己脸上的肌肉,嘴角向两边扯开,感觉太过了,便缩回去一点,只露出四颗牙齿的微笑,眼睛也要微微眯起,额头要有一点点的皱纹才好。

    他轻轻捏着自己的脸,像是大师在做一件雕刻艺术品一样。

    很认真,也很专注。

    直到他觉得现在自己的微笑,一定是非常符合标准了,才轻轻放下了两只手。

    ……

    “哎呀……”

    静静站着的陆辛,忽然一声惊呼,差一点摔倒在了地上。

    他用手支撑住了地面,这才抬头看向左右看去,就看到小镇已经不见了,周围只有淡淡的精神辐射乱流,自己的身边,是一个个动作迟缓的“梦游者”,只是他们现在已经没有了那种梦游的状态,脸上都带着泪痕,仿佛刚刚哭过,不过这时候,却也没有人继续哭了。

    因为他们都惊恐的看着自己,仿佛吓坏了。

    他想到了自己刚经历的事情,就急忙转过身去,就看到娃娃跌在了自己身边四米之外,睁着大大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自己,黑色的裙子上,这时候沾了许多的潮湿泥土。

    眼睛里面,似乎有些疑惑,也似乎有些害怕。

    她呆呆的看着自己,良久都没有反应。

    “咦?谁把你推倒呀……”

    陆辛诧异的说着,似乎有些犹豫,想要过去拉她起来,但是又有些伸不出手去。

    在这种有些尴尬的反应里,娃娃过了很久,才忽然眼睛轻轻的眨了一下,慢慢坐地上爬了起来,然后小心翼翼的,又有些试探,靠近了陆辛,小手轻轻的搭在了陆辛的手掌上。

    这似乎是一种试探,直到确定了什么,她才忽然握住了陆辛的手掌。

    身体也终于大着胆子依偎了过来。

    脸上看起来似乎有些泪痕,微微垂着头,表情委屈急了。

    “哎呀……”

    陆辛有些意外的惊喜,同时身体绷紧了,不好离她太近。

    急切的,有些话想说,但一着急,说出来的却是:“你屁股上还有些泥,要不……”

    “你自己拍拍?”

    “……”

    娃娃瞪大了眼睛看了看陆辛,然后自己轻轻拍了两下。

    陆辛松了口气,目光从她的脸上挪开,一脸认真的向着周围看去。

    还有工作要忙呢。

    灾厄博物馆已经被破坏,但那位灾厄大主教似乎还活着?

    但是当陆辛转身看向了那个光茧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这件事已经不需要自己操心了。

    灾厄大主教直到那种压抑到让人呼吸不过来的疯狂消失,才忽然反应了过来。

    他大吼大叫,手忙脚乱,就像是一个普通人一样远远的逃开。

    同时,他的眼睛不停的看向了荒野。

    一种无形的恐惧笼罩着他,让他心神慌乱,只想赶紧远离,生怕那里有怪物冲过来。

    但实际上,荒野上没有任何怪物冲过来。

    倒是他自己,越爬越觉得浑身无力,甚至内心里也涌起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然后渐渐的,他感觉头顶的光线被挡住了。

    猛得抬头,就看到一个浑身上下,血淋淋的怪物,正一点一点,在他的面前昂起了身子。

    那是一个上半身穿着T恤的女孩,下半身却是巨大的蚁腹,身体上到处都是破损,甚至露出了一块块内脏与骨骼的怪物,那张小女孩的脸表情漠然,唯有眼睛里,充满了仇恨。

    “你……”

    灾厄大主教惊恐的张口,拼命大叫。

    但是刚一张口,他的声音便被堵住,女王的口中,一道血红色的舌头探了出来。

    那是一根精神触须。

    精神触须瞬间顺着他张开口的嘴巴,钻进了他的肚子里,贯穿了五脏六腑,

    ……

    陆辛与娃娃来到了瓶子前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众所周知,蚂蚁进食的时候,是很残忍的。

    于是陆辛下意识的捂住了娃娃的眼睛,自己则微微瞪大了眼睛。

    这就是女王对付猎物的样子吗?

    慢慢的,他脸上露出了惊恐的表情,感慨道:“好吓人呀……”

    ……

    ……

    “任务结束了,走吧!”

    这时候距离开心小镇已经有三四十公里的房车里面,老人满意的笑笑,点头说道。

    “走?”

    任务确实失败了,灾厄大主教的精神波动已经微弱到难以计算。

    但是,这样一个先头布置完美,几乎可以确定必然会成功的计划,就这么失败了?

    “王教授。”

    秦燃沉默了好一会,才终于壮着胆子,向那位老人道:“我知道您对科技教会的帮助很大,虽然不是我们的人,但整个科技教会,甚至是教皇大人,都非常的尊重你……”

    “但是,这一次您答应了灾厄大主教,帮他策划这一次的登阶计划,还取得了教皇的支持,如今的结果,却是三位骑士、一位教皇,直接栽在了这个地方,我们之前花了好几年的时间,在开心小镇做的布置,一个星期内彻底的消耗一空,还成为了她永远的敌人。”

    “在这种情况下,你是不是,多少也给我们一点……解释?”

    “……”

    “刚才解释的,不是很清楚了吗?”

    老人笑着看了秦燃一眼,道:“红月最初降临时,这个世界上,有七成的人变成了疯子,但是,他们并不是一样的疯子,你可以理解为,当初同一时间影响到了这个世界的,是很多种精神力量,也就是很多种污染源,每一种污染源,造成的污染,都是不一样的。”

    “而在这么多受到了污染的人里,又有最特别的一种,他们受到的污染是最严重的,当初给研究院打下了基础的十三种精神力量,就是从他们这些特别的污染体之中采集到的。”

    “这些污染体,有的因为承受不住污染,死掉了。”

    “也有一些,现在已经变成了怪物,就在那几处连你们也不敢踏足的禁区之中。”

    “但是,也有一些,是被我们治好了。”

    “……”

    他的心情似乎很好,解释的也非常的详细。

    “虽然治好了,但总觉得他们还有些怪异之处,所以我其实也一直在很耐心的等,等他们真正的稳定,然后再来亲眼看一看,他们在某些地方,表现的是不是和我想的一样。”

    “当然,这是很麻烦的。”

    他轻轻叹惜了一声,道:“想要看到他的神性,有时候比消灭他还难,我需要做很多的准备工作,比如用一种不会激怒他的方法封闭他的一些额外能力,用一种客观的角度观察他的人性,为那种隐藏最深的神性特质出现,创造一个合适的环境,防止他失控等等……”

    “我不得不承认,有些事情,甚至超出了我的预料范围。”

    “不过,最终的结果还不错。”

    说完之后,他忍不住轻轻的叹了一声,道:“或者说,很不错。”

    “……”

    秦燃越听越觉得惊恐,没来由的浑身发凉,喉结耸动了几下,压低了声音道:

    “难道,我们的灾厄大主教,本来就是你计划里的牺牲品?”

    “……”

    “不是的。”

    老人笑了笑,从旁边的抽屉里,拿出了三张表格,可以看到,上面记录着一些复杂的数据,甚至还像模像样的打了分,他搓了搓自己的下巴,道:“其实这只是一份考卷而已,我给了灾厄一份,给了那个孩子一份,同样也给了青港一份,现在,他们都交出了答案。”

    “青港,及格。”

    “那个孩子,满分。”

    “至于灾厄……”

    “可惜了,他其实有胜算的,只是,他的意志还是太脆弱了。”

    “……”

    秦燃狠狠的看着老人,明知自己不该说,但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你让他面对的是神的力量,却说他有胜算?”

    “在我的理解之中,你就是在让他送死……”

    “……”

    老人慢慢抬起头来,认真的看了秦燃一眼。

    秦燃知道这位老人只是普通人,没有任何能力,但却被他这一眼,看的心里发毛。

    “知道你们的误区是什么吗?”

    老人并没有做什么凶狠的表情,或是威胁性的动作,表现的出奇耐心:“你们都将这些能力,当成了一种力量,其实,这只是一种病而已,是作为人这个族群的一种异常病症。”

    “你们习惯于作力量对比,但力量只是一种概念,不是用来做对比的。”

    “如果,灾厄真的可以听从我的劝告,认真的去理解灾厄,那么他就会明白,灾厄的本质是一种不幸,不幸是需要同情并理解的,而不是像他那样,只将其当作了一种力量源泉,如果他真的理解灾厄,那么,最终从这个瓶子里出来的,不会是这个孩子,而会是他……”

    “他会俘获那种神性。”

    “只是可惜,他一直把自己当成了掌握灾厄的神,他把灾厄的力量开发到了极致,却从来没有想过去理解这种力量,他自己就是一种从无数灾厄之中走出来的不幸的人,所以他才有机会在科技教会的帮助下成为灾厄博物馆的主人,但从那时候开始,他就以神自居了。”

    “他最终会失败,就是因为他输给了那个孩子的人性。”

    “说起来有些可笑啊……”

    “这样的人,我给他一个不及格的评分,有什么问题?”

    “……”

    秦燃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他心里其实有着无数的疑问与不解,甚至不甘。

    但每当面对着这些任何时候都保持异常清醒的人时,又会有种言语变得苍白的无力感。

    “那我们,要怎样?”

    他最后,也只能颓然的,懒懒的问了一句。

    “很简单呀。”

    老人笑着回答:“及格了的,都应该给予奖励。”

    “不及格的,也即将迎来他的惩罚。”

    “不要觉得科技教会失败了,这其实是一场很好的实验,有足数的结果证实现在科技教会走的路是错误的,而且这种错误不在于技术与理论,而是从人选开始就已经错误了。”

    “……”

    说着这番话时,他在手里的文件中挑挑拣拣,很快找到了一叠东西。

    低头看了一眼,他轻轻点了下头。

    然后拉开房车的门,将这一叠文件丢了出去。

    这个动作看的科技神官与秦燃都眼神微微发直,因为他们了解这份文件的重要性。

    “这是给青港的奖励。”

    老人笑着道:“走吧,这场实验将会对世界造成很大得影响,科技教会应该很容易就造出下一个精神领主来了,也不仅是科技教会,研究院,青港,甚至是其他一些消息灵通的高墙城与势力,如果够聪明的话,应该都可以从这场失败的实验里找到有用的灵感了……”

    “我们已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还有什么可失望的呢?”

    “……”

    他的这些话,让车厢里只有一片沉默。

    老人也终于停了口,微微转头,看向了开心小镇的方向,有不能说出来的声音荡在心里。

    那是一个对他充满尊敬的人,笑着向他招手:

    “院长好……”

    “……”

    老人的心里,忽然也生出了一种淡淡的悲伤,微不可察的低声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