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四百五十八章 被魔鬼附身的人
    这人是不是不知道他自己大小也是个领导啊?

    一个公司副总,却张口闭口要请自己一个分公司小主管吃饭.

    明明身份不对等!

    ……

    陆辛异样的眼神,让肖副总心里有点慌。

    深深的感觉到自己这么唐突的提出请人吃饭这件事好像很过分的样子,急忙解释道:“小陆哥,你别介意,真的就只是吃顿饭而已,毕竟你上次帮了我那么大忙,我还没有好好跟你道个谢……”

    陆辛听了这话,才恍然大悟:“是因为上次那个事啊……”

    他也想了起来,之前这位肖副总的后妈,就等于是自己亲手给送进了监狱里去蹲着的。

    这么说来,他感激自己,请自己吃顿饭,也是合理的。

    于是他很痛快的问道:“那去哪里?”

    “啊……”

    肖副总似乎没想到陆辛这么痛快就答应了,甚至愣了一下。

    然后才慌忙笑道:“当然是要去个好地方了,我很熟,就是不知道小陆哥啥时候有空?”

    陆辛想了想,自己这段时间确实很清闲,于是道:“起码要六点之后了。”

    肖副总忙点头:“好的好的。”

    因为心急,又下意识的,又问了句:“为什么要六点之后?”

    陆辛看他的眼神很古怪:“你们公司定的上下班时间,你倒要过来问我?”

    肖副总顿时噎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他也有心想让陆辛不用上班了,直接跟自己走。

    但是看到陆辛那一张谁也不要阻止我上班的表情的脸,这话硬是说不出来。

    于是只好在中午,又很大方的请了全公司的人吃盒饭,然后来到了刘主任的办公室,默默的打开了电脑玩蜘蛛纸牌,百无聊赖的打发着一整个下午的时间。。

    陆辛就在隔壁默默的玩着俄罗斯方块。

    刘主任主动的把办公室让了出来,窝在了陆辛之前的办公桌隔间里看文件。

    所有员工都在隔断里拿出了百倍的专注忙碌着工作。

    氛围很和谐。

    ……

    一心等着公司来给自己安排工作的陆辛,玩俄罗斯方块玩到了六点钟。

    因为这一整天都没有工作处理的原因,他莫名有种自己白白赚了一天的感觉。

    这可能也是因为自己堕落了吧?

    但是堕落的感觉,真的好舒服啊……

    肖副总这一下午待的很煎熬。

    虽然电脑上开着蛛蜘纸牌,但是一边玩,一边不停的看着时间,还时不时的离开办公室,在楼道里狠狠的抽两口烟,再忧心忡忡的打个电话之类的。

    他这种繁忙的进出,使得整个办公室里人人自危,一个敢偷懒的也没有。

    一下午过去,工作效率倒是肉眼可见的见涨了。

    “小陆……”

    到了六点钟到来时,他卡着点冲出了办公室,高声喊着,探头进了陆辛的小办公室。

    补上最后一个字:“哥。”

    然后一脸的期待:“我们可以走了吗?”

    陆辛淡定的换到了一个表格页面,目不转睛的道:“再等一会。”

    肖副总明显有些不解:“为啥?”

    陆辛好奇的看了他一眼,道:“哪有下了班直接走的,起码也得领导走了再下班啊。”

    这话说的理直气壮,自己以前可是吃过这个亏的。

    肖副总听了这话一脸的迷茫,幽怨的看了一眼远处角落隔间里的刘主任。

    自家公司的内卷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吗?

    远处的刘主任察觉到了肖副总的目光,心里大受震动。

    立刻摆出了一副在认真处理文件的样子,并打定主意,今晚十点之前绝不离开公司。

    毕竟大领导看着呢,这种表现的机会可能一辈子就一次。

    ……

    最终陆辛与肖副总在七点半的时候离开了公司。

    原因是因为肖副总实在受不了了,从办公室里出来,向公司里的所有人表现了一下自己对员工的关怀,然后隐含敲打的询问他们有什么工作不能在上班的时候完成,非要下了班之后一本正经的留在公司里面加班处理。

    同时,他还表现出了对员工们生活目标的鼓励。

    该去恋爱恋受,该去玩耍玩耍,用隐晦的语言精准的表示。

    我们资本家要的只是让你们帮我们赚钱,不要命。

    那些可恶的中层领导才会不厌其烦的讲排场讲规矩,讲这些面子上的工程。

    狠狠的在肖副总的面前表现出了一副对工作恋恋不舍的样子,并且最后一位离开公司的刘主任,并不知道自己这一次的突出表现,使得这位平时不记仇的肖副总狠狠记住了自己。

    ……

    “去哪吃呢?”

    倒数第二位离开公司的陆辛,下了楼之后,微微放松,笑着询问。

    “我知道一个很不错的地方,就在二号卫星城,小陆哥你直接跟着我去好了。”

    肖副总连声保证着,请陆辛上了车,然后一骑绝尘。

    背后,看着他们远去的刘主任欣慰的捋了一把自己的头发,感慨的给小秘书打电话道:“我就说嘛,当时不能真的放他离职,你现在瞅瞅,咱们这位肖副总对他有多上心呢?”

    “这次我处理的这么好,感觉调去总部做个副总都有希望啊……”

    “……”

    肖副总带陆辛来的地方,是一个位于二号卫星城北边,装修的特别精致的西餐厅。

    当他们一走进了这家餐厅的时候,因为已经过了西餐厅的饭点,看起来整个餐厅特别安静,人也很少,肖副总悄悄跟领班说了句什么之后,剩下的几位客人,也很快就买单离开了。

    整个西餐厅,便只剩了陆辛和肖副总两个,寂静且空荡荡的。

    “小陆哥,你看下喜欢吃什么。:

    “上次你帮了我那么大的忙,我一定要好好请请你。”

    “……”

    肖副总显得很兴奋,甚至有些激动,拿过了菜单,大方的向陆辛说道。

    陆辛看了菜品的单价一眼,心里顿时一阵惊。

    这位肖副总是有多感激自己把他的后妈送进了监狱啊,居然舍得这么请自己?

    感觉菜品上每一道价格昂贵的菜自己都想吃,但是肖副总毕竟也是自家的大领导,又不好给领导留一个不知收敛的印象,于是他只扫了一眼,便矜持的把菜单推了回来,笑道:

    “你点好了,我都行。”

    “……”

    都行的意思基本上就是你最好捡贵的点,当然点了便宜的我也不会说啥。

    最多就是心里记仇罢了。

    好在肖副总是个很上道的人,拿过了菜单扫了一眼,便随手递给了旁边的服务员:

    “上厨师推荐菜。”

    “……”

    陆辛顿时肃然起敬,默默记下了这一招。

    “小陆哥,我也不知道你吃不吃得惯,先尝一尝好了,口味不适合我们就换。”

    肖副总很大方,不仅帮陆辛叫了这家餐厅的厨师推荐套餐,还要了一支红酒。

    亲自动手开封,醒酒,殷勤的给陆辛倒上。

    有一说一,无论是牛排还是红酒,陆辛都没有尝出太明显的特点。

    但他一举一动都很小心,仔细观察,有样学样,把这一餐当成了一场硬仗来打。

    期间两人都如临大敌,但又表现的很轻松的样子。

    随口聊了些陆辛去中心城探亲的事情,又说了一下如今肖家的近况。

    ……

    自从上次在中心城出了事后,肖副总的后妈陆唯唯就被一群神秘人带走,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肖家父子如临大敌,也被隔离了很久,前后经历了各种各样的检测,问都不敢问。

    不过自那之后,肖远倒也没有再做那种噩梦,算是躲过了一劫。

    肖副总犹豫再三,还是对父亲讲述了自己的经历。

    而那位老肖总,最初也是很不甘心的,找了多重关系去打探,找门路。

    但是打听了多次,最后似乎也得到了一些熟人的警告,一下子明白了问题的严重性。

    从这时候开始,他也不敢再催了,甚至无心工作,只是留在家里陪孩子。

    特清部对特殊污染的处理,一向是这么不留情面的啊……

    陆辛心里暗暗的想着。

    ……

    “小陆哥,其实吧,经历了上次的事情,我对你们很好奇……”

    磨磨蹭蹭吃了半个小时,肖副总才犹豫着开口,向陆辛道:“之前我做噩梦的事,怎么都解决不了,怎么就你一出手,便给我解决了呢,你们……都是属于某个神秘部门的吧?”

    陆辛深深看了他一眼,有些犹豫。

    正常来说,特清部的工作是不允许普通人知晓的。

    甚至被卷进了这种事件里来的人,事后都会被抹除记忆。

    但是,抹除记忆也是分层级的,不可能每一个当事人都被精准的抹除所有记忆。

    再加上如今特殊污染的事情出的越来越多,特清部好像也已经渐渐的放宽了标准。

    这就导致,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普通人,渐渐了解到了这么一个特殊部门的存在。

    进一步的,也察觉到了特殊污染的存在。

    现在,特清部与大众,都处于一种心照不宣的微妙状态。

    一边在拼命的猜,私底下传闻与讨论越来越多。

    一边纵容他们猜,甚至是讨论。

    当然,就算如此,特清部的规定仍然还在,陆辛还是无法向肖远仔细解释的。

    “小陆哥你别误会……”

    倒是肖副总,明显有些紧张过度,一见陆辛的眼神,便慌忙解释道:“有些事能问,有些事不能问,这个道理我懂,我只是,有些好奇,你们,是不管什么神秘的事情都处理吗?”

    声音下意识的压低:“抓鬼、念经、驱邪、看风水,这些在业务范畴里吗?”

    陆辛眼神更古怪了,这位肖副总,是不是对自己的工作有些误解?

    迎着陆辛的眼神,肖副总更慌了。

    他犹豫着,小声的道:“其实,我是想问,你这么厉害,那你有没有见过……”

    “……被魔鬼附身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