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四百六十章 眼睛里的虫子
    “高严?你什么时候来的?”

    肖副总这么冷不丁一转头,直吓的头发炸起,好半天才喊出了一句。

    本来就因为讲这个人的怪异变化而搞得自己心里有些发毛,忽然就发现自己讲的这个人早就在自己身后看着了,心里的冲击感可想而知。

    尤其是他忽然意识到,陆辛看向自己肩膀的眼神,其实就是一直在看这个人,那种诡异又突然的感觉,更是叠加着冲击进了脑海。

    差点吓哭了。

    一是这个高严什么毛病,他如果早就到了,那为什么要一直站在那里听自己说他的事?

    二是自家这位员工,早就看到他看到了,居然一直不提醒自己?

    肖副总有种被这两个人合作折磨的感觉。

    ……

    “咚,咚,咚,咚……”

    沉闷的脚步声响起,那个站在了餐厅门口阴影里的人,慢慢向前走来,走进了这一片灯光里面后,陆辛发现这是一个身材高大,面容俊朗的男人,他长的很帅气,高鼻大眼,五官立体,衣品也很好,一件黑色T恤,一身银色西装,再加一双皮鞋,就衬得身材挺拔。

    长的好看,家世又好,是那种一生下来,就让人非常羡慕的类型。

    唯一让人觉得怪异的,是他的脸色特别的苍白,精神萎蘼,看起来就好像几天没睡似的。

    他沉默的来到了餐桌旁边,“吱啦”一声,拉过了一张椅子,打横坐了下来。

    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却把肖副总吓的心里发毛,差点站了起来逃走。。

    “从你开始讲我坏话的时候,我就到了。”

    这个名叫高严的男人自顾自的倒了一杯红酒,一口气喝了下去。

    喉结滚动,似乎特别的渴。

    然后他斜乜着肖副总,脸上似乎挂着冷笑:“原来我在你心里,就是这么不可理喻的?”

    “不是,不是,我没有……”

    肖副总下意识的否认着,眼神求救似的向陆辛看了过来。

    “刚才我就看他推开门进来,然后站在了餐厅的门边,不说话,也不离开。”

    陆辛向肖副总解释道:“不过这里本来就是餐厅,进来个人也正常,所以我没多想。”

    “这是多想不多想的问题吗?”

    “正常人看到这么一个人,肯定会觉得古怪吧?”

    “……”

    肖副总心里都快哭了出来,甚至感觉相比起进了餐厅,就一直站在阴影里听自己说话的高严,这位看到了高严进来,还一点也不受影响的和自己聊天的员工,更怪异一些吧?

    夹在中间,他有种无力的感觉。

    只好转头看向了高严,弱弱的解释道:“我真的只是担心你啊。”

    “你最近的变化太大了,我甚至感觉不认识你了,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啊……”

    “……”

    “我还是我。”

    高严冷淡的回答,眼神显得有些虚弱且病态,又有种执怮的认真:

    “最多只是不像以前那样喜欢替你们考虑了,不让你们那么满意了而已。”

    “就因为我不让你们满意了,你就想找人来对付我?”

    “……”

    一边说,他忽然向陆辛看了一眼,眼神里充满了阴冷的疯狂与挑衅。

    手背上青筋微微浮现,抓住了叉子,用力握紧。

    他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随时可以跳起来拿刀捅人的疯子。

    陆辛迎着他的目光,友好的笑了笑,点了点头。

    “啊……不是这样的……”

    肖副总被高严的话说的噎了一下,担忧又苦恼的解释:“真的,我不是为了找人对付你,实在是,你最近做的事情太过分了,你不仅抢了李平的女朋友,还直接拿刀子捅了他,这真是……我们可是玩了十年的朋友啊,你怎么能这样不顾情面,做事怎么这么疯呢……”

    陆辛在旁边静静的听着,打量着。

    肖副总敢当着他的面前再次说出这些事情,便说明肖副总说的确实是实话?

    这个姓高的男人,真的是一个当面扬言抢人女朋友,还一言不和就拿刀捅人的类型?

    不得不说,看他现在的造型,能干出这事。

    “那又怎么样?”

    在陆辛考虑着这个问题时,高严的声音,忽然猛得提高,脖子处青筋像蛇一样爬行。

    “那个王八蛋当自己什么身份,居然要冲上来打我,我捅他又怎么样?”

    “就连他那个破公司的业务,都是我给他的,他哪里来的胆子敢骂我,冲我挥拳头?”

    “……”

    “我知道你平时对他很照顾……”

    肖副总也有些着急,烦的眉头乱皱,道:“可是你当时当面亲人家女朋友啊……”

    高严冷笑:“我遇到了喜欢的女孩,就去追了,这不很正常吗?”

    “什么叫正常?”

    肖副总的声音都下意识提高了些:“你那样折磨人家……”

    “我喜欢折磨自己喜欢的女孩,有什么问题?”

    面对着焦急烦恼的肖副总,高严却冷笑了起来,似乎比肖副总还要冷静:

    “再说了,什么叫折磨?”

    “表达自己喜欢的方式有很多种,有打的有骂的,有的就是喜欢变着法的折磨对方,呵呵呵,哪怕你跟一个最喜欢的女孩第一次上床,她也是痛的,你有想过就临时刹车吗?”

    “……”

    “你……”

    听着高严的话,肖副总

    气得跳了起来,叫道:“你怎么可以这样毫无压力的说这些话?”

    “你这么变态,问过人家的意见吗?”

    “……”

    高严带着种漠然的眼神,居高临下般看着着急的肖副总,表情变得玩味。

    “警卫厅过来问的时候,她都说了是自愿的,当时你也在场,现在还需要问我?”

    “……”

    “你……”

    肖副总居然被问的哑口无言了。

    在高严的眼神里,他有种自己正在被人戏耍的感觉。

    眼神偷偷的向陆辛看了过去,却发现陆辛一直很安静,只是默默的听着。

    ……

    “逻辑很清晰呀……”

    高严与肖副总的对话,陆辛一字不落的听了进去。

    出于一种礼貌,他没有在这两人对话的时候打断他们,只是在静静的观察,这位姓高的男人身上,没有发现异常的精神怪物与精神波动,看起来不像是受到了精神污染的样子。

    而且听他说话,逻辑似乎也很严谨。

    很多受到了精神污染的人,自己感觉逻辑严谨,但一与别人交流,就会出现问题,便像之前那群受到了科技教会蛊惑,跑去了开心小镇寻宝的人,他们自己深信开心小镇有宝贝,所以把这一切当成理所当然,但是外人一与他们沟通,就立刻发现了他们思维的扭曲之处。

    明明开心小镇不可能有宝藏,他们偏认为有。

    这就可以从他们的逻辑中,判断出他们受到了精神污染。

    但眼前这个姓高的男人不一样,他思维缜密,逻辑清晰,一番话抢着说了下来,倒是把肖副总挤兑的哑口无言,这就证明了起码无法在逻辑思维上,证明他受到了精神污染。

    他可能只是一个单纯的坏人。

    单纯的坏人与受到了精神污染的人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对自己来说,这个区别就是,一个单纯的坏人,是不归自己管的。

    所以就算很气,也应该把他交给警察。

    ……

    “你……”

    被高严说的哑口无言的肖副总,这时候也是一脸的懊恼,又气又急,有种嘴笨的人满肚子话却都说不出来的感觉,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大声道:“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无耻,你怎么可以冠冕堂皇的说这种话,我一直把你当最好的朋友,我不会看着你变成这样的……”

    说出这番话来的时候,他的情绪已经急到了极点。

    “啪!”

    但谁也没想到,本来正带着冷笑坐在了位子上的高严,忽然抓起红酒瓶砸在了桌子上。

    鲜红色的酒水溅了一地,顺着桌板流了一滩,殷红如血。

    高严抓着破碎的红酒瓶站了起来,他身材高大,这一站起来,便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手里锋利的酒瓶残颈与溅在了手上的红酒酒液,让他充满了危险的气息,咬着牙,冷声道:“如果你当我是朋友,你最应该做的就是理解我,而不是跑到了别人面前说我的坏话……”

    “既然你又在背后说我,又要找人对付我,那我还把你当个屁的朋友?”

    “……”

    “啊……”

    肖副总被高严吓到,头皮发麻,猛得窜到了陆辛的身后。

    隔着一个陆辛,他看着愤怒如野兽的高严,直吓得两条腿都有点软了:“你……”

    “你想怎样?”

    “……”

    “我想怎样?”

    高严神情病态,有种异常猛烈的阴火:“我只是喜欢上了一个女人,有什么错?”

    “口口声声拿我当朋友,结果却在想着害我……”

    “既然你想害我,那我为什么还要留着你?”

    “……”

    说着话时,他已经一点一点的逼近。

    肖副总已经吓得牙关颤抖,发出了喀喀的声响。

    他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到了陆辛的身上,求救似的看了过去。

    却发现陆辛也正微微的出神。

    他得目光也落在了高严的脸上,看的非常仔细,这个高大的男人咬着牙关,双颊肌肉绷紧,看起来就是一个人发怒的时候最常见的模样,可这时候吸引陆辛的,却是他的眼睛,他死死瞪着肖副总的眼睛里,血红一片,正有异常繁多的虫子,一条一条,飞快的游动。

    那数量与画面,立刻让他感觉……

    ……兴奋了。

    ……既然受到了污染,那自己就可以管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