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四百六十三章 简直太不专业了(四千字)
    心里有了数,便看向了车窗外,做好了准备。

    前面的肖副总老老实实的驾着车,听到陆辛在后车厢里接电话,大气都不敢喘。

    他只能听到陆辛说的话,前后对照很难猜到啥,只是有些不明觉厉。

    从后视镜里看到,陆辛淡定的坐在后座上,拿出卫星城电话,淡定的说着“对方是谁?”“一切以工作为重。”“那你来安排”之类话的样子,简直比自家老爷子还有领导派头啊。

    下意识里,腰杆都挺直了些,认认真真的目视前方开着车。

    并且决定不该听的东西都尽快忘掉。

    ……

    车子一路疾驰,二十分钟左右,便已经进入了二号卫星城城东区,一片修建的精致大气的别墅区之中,顺着石子小路前行,停在了一排高大的院墙外面,正是高严平时住的别墅。

    陆辛深深看了一眼,感觉,这别墅应该挺值钱的。

    “小陆哥,咱们怎么做?”

    肖副总停下了车子,一脸严肃的转过头来,认真看着陆辛。。

    紧张,害怕,又隐隐有些跃跃欲试。

    陆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觉得这位肖副多少有些奇怪。

    他是如何从一个初见时不怒自威的公司副总,一步步把自己变成了小可爱模样的?

    轻叹一声,叮嘱道:“你保护好自己就行。”

    “嗯嗯。”

    肖副总立刻乖巧的点头,顺从的让人心疼。

    ……

    架上了仍然处于昏迷之中的高严,陆辛来到了高大的铁门前,很有礼貌的摁响了门铃。

    等了十秒钟后,又摁了一次。

    打算如果里面再没有人开门,就要破门而入了。

    也就在这时候,铁门忽然被重重的推开,里面响起了哗啦啦的脚步声响,在陆辛看到了院子里的同时,便也看到了一堆黑洞洞的枪口,带着异样的危险气息,指到了自己脸上。

    “啊这……”

    陆辛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就看到了一张张带着彪悍气息的脸。

    高家早就知道自己要来,甚至准备好人对付自己了?

    他眼皮都不由得跳了下,然后面对着那一排黑洞洞的枪口,脸上挤出了笑容:

    “你们好。”

    “在卫星城,持枪是违法的你们知道吗?”

    “……”

    别墅里面站成了一排的枪手,顿时面面相觑,冷酷的表情上多少出现了点怪异。

    “你就是陆辛?”

    在这一排黑洞洞的枪口指在了陆辛脸上的时候,别墅院子里,也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隔着站的密密麻麻的枪手,可以看到那是一个身材高大,衣装笔挺的中年男人,模样与高严有几分相似,这时候正很有气势的向陆辛看了过来,声音里蕴含着强烈的怒气:

    “本是红月亮孤儿院的孤儿,后来偷偷接受了搜荒队的训练,表面上是肖氏商务运输集团的一名普通小职员,私底下却是一个接受私人委托,承接收账、刺杀、讨债、婚外情业务的雇佣枪手,因为曾经完成了主城某个大人物的委托,与对方有了点交情,得到了他的庇护。”

    “因为有这点资历作为资本,所以你胆子越来越大,甚至横行霸道?”

    “……”

    那位中年男人大声说着,同时看向了陆辛身边,双腿殷红的高严,被他两条腿上的伤刺激的直接红了眼睛,强压着心里的怒火,道:“只是因为一件小事,你就敢下这么重的手?”

    “嗯?”

    陆辛被他这些话说的有点懵。

    这都哪里跟哪里?

    自己什么时候又成了私人枪手了?

    很快心里明白过来,这应该就是韩冰找人给自己做的假身份了,或许自己听起来离谱,但在这位身份非凡的中年男人看来,却已经是他通过一些厉害关系,打听出来的“机密”。

    这个机密,通常都会恰好的解释一些自己的行为,但又不会引起这些人的警惕。

    自己当然也是不好拆穿这个身份的,但脸不能不要。

    于是他轻轻点了下头,认真的解释道:“别的先不说,婚外情业务我是真没有接过。”

    那位严阵以待的中年男人,听了这话,更是恼火。

    “年轻人,这不是你耍贫嘴的时候。”

    “……”

    一个眼神使过去,门前一排拿着枪的人顿时同时向陆辛逼近。

    甚至其中有几个,已经打开了保险,手指也勾在了扳机上,随时可以击发。

    正常情况下来说,高墙城禁枪严重,极少有敢在城内开枪的。

    但是,重金之下,必有勇夫,也总有那么一些人,在得到了大人物的保证后,敢于开枪伤人,然后躲到高墙之外去藏几年,风声小了再回来,现在这群枪手里,应该就有这么几个。

    当然,即使是以这个高家的势力,这样的亡命徒也养不起太多。

    现在这个院子里拿枪的人看起来这么多,真敢开枪的,最多也就两三个。

    ……

    “最近高严与朋友有了点磨擦的事情我知道。”

    站在了保镖的身后,高昌冷冷的看着陆辛,沉声道:

    “但我真没想到你们为一点子小事能闹到这么大的地步!”

    “你有行政厅的某个人做靠山,我同样也可以一个电话打到主城,你不要太过分了。”

    “……”

    说着,冷冷一摆手:“去,先把高严接过来,送医院去治伤,至于这个人……”

    他明显已经看不下去儿子伤重的模样,心里着急的厉害。

    其实他心里也有些犹豫,毕竟他是做生意的人,不到万不得已不想惹事。

    刚才高严出事的第一时间,他就已经接到了保镖们的通知。

    第一反应不是愤怒,而是有些惊恐。

    他知道敢在高墙之内开枪的人除了那种愣头青,就是身份绝不简单的人,而向来行事小心的他,第一时间就排除了自己遇上愣头青的可能,因此选择了先打听这个人的底细。

    这么多年的人脉发挥到了极致,所以他才可以很快的锁定肖远家公司里的小员工。

    又以最快的速度,找人拿到这个小员工的资料。

    但是,哪怕他已经“摸清”了陆辛的底细,也不想直接将他射杀在自己家门口。

    毕竟,就算自己有把握压下这件事,在高墙之内私人武装开枪的事,也会有些麻烦。

    所以直到这时,他都是先下令保护好自己的儿子。

    听到高昌的命令,顿时有几个保镖大步向前,伸手来挽扶高严的肩膀。

    但陆辛立刻退了一步,道:“不要碰他,很危险的。”

    “唰”“唰”“唰”

    眼见陆辛不配合,顿时又有好几把枪端了起来,几乎戳到了陆辛脸上。

    形势一下子变得压抑,空气里满是危险的味道。

    “别……别急,高伯伯,是我,我是肖远啊……”

    也在这时候,焦急的声音响起。

    肖副总慌忙从陆辛身后走了出来,面对着这么多的枪口,他连腿都在打颤。

    但还是壮着胆子走到了陆辛身边不远处,踮着脚尖向别墅里面喊道:“高叔叔你别误会,我们过来,是为了帮高严的啊,高严之前明显出了一些问题,这个你也是知道的呀……”

    “你还有脸叫我伯伯?”

    高昌目光愤怒的落在了肖副总的脸上,喝道:“你和高严从小玩到大,二十多年的感情了吧,现在就因为小孩子之间胡闹抢人一个女朋友,你就找来外人打断高严的双腿?”

    肖副总急得脸通红,忙叫道:“真不是这样的,高伯伯……”

    “不用再说了。”

    高昌猛得大手一挥,眉头凝成了疙瘩:“快把高严交出来,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旁边的保镖立刻又要上来去抢着抓高严的胳膊。

    陆辛顿时微微皱眉。

    “吱啦……”

    也在此时,频道里传来了微弱的电流声,然后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单兵先生,我是二号卫星城警卫厅第三大队队长吴休,临时接到上面命令,来配合你的行动,现在我们刚刚到了附近,狙击手一分钟后可以就位,请问,现在需不需要我们立刻冲过去,辅助你执行任务?”

    “警卫厅的人?”

    陆辛多少有些意外。

    警卫厅的几个武警大队,平时的工作范围是维持治安,而不是接触特殊污染事件。

    怎么把他们派过来了?

    “先等一下。”

    急切间他只能说了一句,一边看着眼前混乱的场面,在内心里确定了几个问题。

    一,高家确实人强势大,短时间内就能动用这么多带枪的保镖。

    二,自己来的这么快,高家应该还没有时间把一些诡异的东西转移到别处。

    三,肖副总这个人挺讲义气的,腿都哆嗦了还能站出来帮着自己解释……

    于是心里很快就梳理清楚了该怎么做,抬头看向了高昌,道:“高昌先生,先不用着急,其实我是过来处理一件异常事件的,对你们高家没有恶意,如果我们可以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好好谈一谈的话,那么我应该可以很快调查清楚这所有的事,然后送你儿子去治疗。”

    “比如说第一件事,你们家里应该有个女孩,受到了你儿子的虐待。”

    “我需要先见到这个女孩。”

    “……”

    陆辛的声音很诚恳,脸上的微笑,似乎,也很和善。

    但是在这样一个枪口怼到脸上,空气里弥着危险气息的时候,他这么认真的说出了话,却让人感觉有些无法形容的怪异。

    高昌听到了他的话,心里更是猛得打了一个突。

    想起了那个被自己的儿子关在地下室里的女孩,明确了肖远带这个人来到自己家的目的。

    打伤了自己的儿子,又挟持了他回来找那个女孩,坐实他绑架的罪名?

    “这里没有你要找的女孩。”

    他冷着面孔,眼睛发红,忽然大步上前,从一个保镖手里,把他的枪抢了过来,狠狠的勾动保险,指向了陆辛脸上:“今天我就把话放在这里,如果你真的不知死活,那我就……”

    “啊这……”

    陆辛微微皱起了眉头,没想到这个人其实是了解精神污染的。

    而且他还凭着自己的见识,给自己的儿子做过了精神力波动的测试。

    所以,他现在当自己是骗子?

    一时间,连陆辛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

    被人拿枪指在了头上,他感觉有种不好形容的怪异感觉。

    明明自己应该害怕,但却有笑容忍不住浮现,看着红了眼睛的高昌,笑道:

    “既然你这么不配合,那我……”

    话还没说完,他就忽然听见频道里响起了一个惊恐的叫声:

    “不好,他们威胁到了单兵先生。”

    “狙击手快开枪……”

    “……”

    高昌狠狠指着陆辛的额头,还没把自己威胁的话说完,就听见枪声响起。

    “呯!”

    他的手忽然变得稀烂,血浆炸开,枪不知飞到了哪里。

    后半句话也被噎了回去,一时间甚至没感觉到疼,只是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断手。

    周围的保镖也懵住了,有人呆呆的抹了一下自己脸上溅的血迹。

    “快攻进去!”

    陆辛眼镜腿旁边的频道里,又响起了一声大叫,旋即是周围齐唰唰的脚步声响起。

    嘭!

    一个冒着烟的圆筒隔着墙丢了进来,辛辣刺鼻的烟瞬间弥漫。

    紧接着,是大门被什么重物砸开的声音,突突突的冲锋枪响动声音,盾牌狠狠撞在了人身上的声音,几声枪声仓皇响起的声音,以及一个大声喊着“快保护好单兵先生”的声音。

    最后是一群人手持防爆盾牌,结结实实把自己挡在后面的画面。

    陆辛根本就没反应过来,便被眼前得场面惊的呆住了。

    这个本来聚集着一群保镖的别墅小院子里,一下子就挤满了穿着黑色武装制服的防爆大队队员,他们站的像标兵一样分散在了院子里,把一众枪手打死、摁倒、制服、踩住。

    “这是在干什么?”

    陆辛被这场面搞的有点慌,跟自己平时处理任务不一样啊。

    也就在这时,一个同样穿着黑色武装制服,抱着冲锋枪的大胡子来到了陆辛面前,一脸的庆幸,向陆辛笑着道:“刚才真是太危险了陆辛先生,幸好我们的狙击手及时就位了……”

    “不然……”

    他看了一眼陆辛,道:“你得多危险啊……”

    “危险?”

    陆辛听着,这才略略缓过了劲来,看着大胡子道:“你们现在进来干嘛?”

    大胡子也怔了一下,道:“保护你啊。”

    “我不用你们保护啊……”

    陆辛道:“你们只需要守在周围,防止污染扩散就行了啊!”

    大胡子听着,明显一脸迷糊:“对方都掏枪指向你了,我们不进来,守在外面干嘛?”

    陆辛一时甚至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两个人沉默的站在了原地,用一种嫌弃对方不专眼的眼神看着彼此。

    推荐一本书:一个伤痕累累的中年灵魂倒退回时光里,拥抱98年的斑驳阳光!蓦然发现,原来那时少年正好,岁月飘香!原来犯错才叫成长,青春可以如此飞扬!

    书名:重生之似水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