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四百六十六章 你们要保护我呀(一更)
    在陆辛的视野之中,整个别墅的院子,都已经变得扭曲而怪异。

    有种哪怕只是站着不动,汗毛也根根竖起的颤栗感。

    但这种感觉,似乎只有他觉得不对。

    大胡子队长以及他的手下们,还有肖副总,都没有察觉自己眼睛里出现的变化,他们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个女孩的身上,这时候甚至还在认为自己很正常的低声讨论与咒骂着:

    “好可怜啊这个女孩……”

    “得是什么样的王八蛋,才能把一个人折磨成这样?”

    “妈的,这样的变态,有一个算一个,都必须干掉,人道主义毁灭!”

    “虽然这群王八蛋都已经受了伤,但我还是想给他们补一枪!”

    “……”

    就连肖副总也表情愤愤,虫子在眼睛里乱爬,微微咬牙看了地上的高严一眼,骂道:“亏我,亏我之前还一直担心你,还想着你是病了,被魔鬼附体了,要请人治好你,但是……但是你看看自己做的这些事,连我都……连我都想打死你啊,你怎么可以做这么残忍的事?”

    每多一个人痛骂,他们的情绪便激动一分。

    有人看了那个女孩一眼,情绪激动起来,用力的揉着自己的眼睛。

    陆辛看到他在揉眼睛的时候,虫子似乎更活跃了。

    密密麻麻,似乎要冲出眼眶,钻出来。

    “光说这些有什么用,我平时最恨这些欺负女人的……我毙了他。”

    “哗啦”,那是急切中有人拉了枪栓的声音。

    居然真有人忽然按捺不住,咬着牙关,一边咒骂,一边大步走向了高严,同时抬起了枪。。

    气氛顿时变得有些紧张。

    他们都是专业的武警战士,训练有素,熟悉规定,素质极强。

    但在这时候,却因为一时的气愤,居然想到了对已经昏迷的犯罪分子下手,执行私刑。

    偏偏他身边的队友,居然没有一个想起来阻拦的。

    就连那位大胡子队长,似乎也觉得这很正常。

    ……

    ……

    “不要冲动。”

    陆辛微微皱眉,只好从人群里走了过去。

    他知道问题的严重性,所以动作很快,他走的看起来很轻巧,但身体却带着一种异常的诡异,轻松的穿过了人群,仿佛一步跨出,就走过了三四米的距离,挡在了高严的身前。

    “陆先生,你……”

    陆辛的动作,其实显得有些诡异,但在场的人,似乎都没有发现这个异常。

    不过,陆辛的神秘身份,在这些人眼里还有些份量。

    所以那个一腔怒火,要开枪泄愤的人也顿时怔住,难以理解的抬头看向了陆辛。

    手掌在颤抖,但好在忍住了没有开枪。

    “出了问题的不是他。”

    陆辛看着这个武警的眼睛,或者说,看着他因为愤怒而扭曲的表情,以及眼睛里满满的虫子,轻声解释了一句,又道:“况且,就算是他出了问题,那也不该在这里杀了他。”

    说出这句话时,心里已经捋清了很多东西。

    最初从肖副总口中得知了高严的事情时,他也有一点点与这些人类似的感受。

    谁能容忍这么一个折磨别人的变态?

    但现在,他已经意识到了某些问题,可能跟自己想的不一样。

    挡住了想要杀高严的人,他再次看向了前方。

    ……

    那个只穿着一身单薄睡衣的女孩,正然虚弱的歪坐在了地上。

    身体在料峭的寒风里轻轻抖动,脸上泪痕未干,像是惊恐的羔羊,但是,陆辛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他在那种惊恐不安的表情里,隐隐看到了一种让人心寒的阴险。

    那个女孩,这时候在笑。

    她阴险而怪异的看着这些被她玩弄于股掌之中的人,得意的表情要从眼睛里溢出来。

    她的皮肤之下,开始出现一根根青筋,像是蛇一样缓慢的游走。

    她看起来,身体似乎正因为恐惧,或是寒冷,微微的扭动,这是一种自然的诱惑,但在她扭动的同时,皮肤下面的虫子却跟着游走,使得她居然出现了一种异样的诱惑力量。

    就像穿了蛇纹丝袜的女人,诡异、可怕,但又致命的吸引人。

    一看到她,便会被她身上的伤痕影响,生出一种同情她,怜惜她的感觉。

    但这种感觉,又像是一只兽在成长。

    不停的壮大,同时滋生出各种别样的情绪。

    疯狂,且不顾一切。

    ……

    ……

    “所以,其实她才是污染源?”

    “当初高严忽然疯了一样的要抢夺她,就是因为受到了污染?”

    “那么她污染的逻辑链是什么?”

    陆辛心里思索着刚才自己看到她时的样子,心里渐渐有了答案。

    自己一般不会对一件观察的事物那么快得到答案。

    但刚才,自己只是看过了她几眼,就下意识的觉得她肯定没有问题。

    因为当时自己心里生出了一个念头,这样柔弱可怜的小姑娘,一定是不会有错的。

    那么,错的只有可能是别人。

    所以自己忽然心软,并为她披上了衣服。

    那么,污染的关键就是:同情?

    只要下意识的对她产生了怜悯与同情的情绪,就会受到她的影响?

    陆辛的牙关轻轻磨擦。

    他的脑海变得非常清醒,而且很明确的知道,自己不喜欢这种污染方式,甚至很讨厌。

    ……

    “陆先生,你要这么说,那该怎么办?”

    那位想要开枪打高严的人,虽然他还保留着对陆辛的些许尊重,但只是几秒钟没得到答案,声音里已经有了隐约的暴躁情绪。

    “如果你们还愿意听我的话……”

    陆辛很认真的思索,该如何用最好的方式解决眼前的局面,慢慢道:“你们在这里控制着现场,不要让任何人进来,也不要让任何人离开,而我,需要先把她带回去进行……”

    顿了顿,他轻声道:“……治疗。”

    没有说调查之类的词,因为不想引发不必要的冲突。

    仔细观察,这些受到了污染的人,在听到了自己的话后,表情确实有些犹豫。

    从之前高严宁可一刀捅了朋友,也要抢夺她到手来看,陆辛怀疑这时候只要自己表现出了对她的占有,或是威胁一类的特点,便有可能引发这些“受污染者”的敌意与情绪异常。

    所以他在这时候,尽量的从自己的词汇之中,挑选了一个中性,且友好的词。

    “这……”

    周围的人微微骚动,似乎在犹豫。

    虽然他们都对这个女孩产生了深深的保护欲望,但又隐隐觉得陆辛的选择是对的。

    “我不要……”

    但还没等到这些人点头答应,那个女孩忽然一声惊呼,她害怕的向陆辛道:

    “我……我不想跟你走……”

    “我现在好害怕,我只想回家,我想……”

    她转头看向了院子里的其他人,眼睛里含着泪:“我想跟你们在一起,你们才能保护我。”

    ……

    瞬间,院子里出现了微微的骚动。

    很多人眼睛里的虫子一下子蠕动的更为厉害,引动了表情上的变化。

    那是一种于心不忍,内心受到触动的感觉。

    甚至有不少人猛得转头看向了陆辛,欲言又止,似乎想要劝他。

    陆辛微微皱眉,向那个女人看了过去。

    只见她这时候轻轻颤抖,害怕的看着自己,好像自己是坏人。

    唯有她的眼神里,露出了一种阴险而得意的神色。

    陆辛有些不耐烦了,忽然抬步向她走去。

    但是那个女孩立刻害怕的向后爬动,着急的抱住了距离她最近的一个人的腿,大声的叫喊着:“啊,你们不要让他靠近我,这个人真的好可怕,刚才在别墅里,他就吓唬我,折磨我,甚至……甚至他还想占我便宜,他……他比那个恶魔还要可怕,求求你们了……”

    “千万,千万不要让他带走我……”

    “……”

    “这话说的也太离谱了吧?”

    陆辛眉头紧紧皱起,但偏偏,周围忽然响起了一片枪械响声。

    无数把枪,同时指在了自己的脸上。

    那些武警战士们的表情,都已经变得愤怒而狠辣,怒骂道:“你居然是这样的人?”

    “快后退,不然我们开枪了。”

    “……”

    肖副总也看了一眼那个女孩,表情变得怪异,仿佛有异常愤怒的情绪在滋长。

    在这种情绪滋长到了极点时,他忽然狠狠一跺脚。

    指着陆辛骂道:“小陆哥,你这也……这也太过分了。”

    ……

    ……

    陆辛不得不站住了脚。

    妹妹就在身边,自己如果强行闯过去,这些人应该拦不住。

    但看他们现在的情绪,他们也一定会开枪。

    院子里人员这么密集,一旦枪火响起,恐怕他们都会受伤,甚至被打死。

    这让陆辛的心里感觉很不舒服。

    明明刚才还是非常熟悉,值得信任的人,忽然变了一种面孔,凶狠而且陌生。

    这感觉很不好。

    人群后面,那个满脸惊恐的女孩,笑容正在慢慢变得得意。

    那是一种轻蔑且带有嘲讽的表情。

    她的脑袋微微扬起,下巴对着陆辛,带了些青肿的脸上,是一种掌握了局势的自信。

    ……

    陆辛与她隔了人群,静静对视着。

    周围黑洞洞的枪口,与愤怒且带有敌意的面孔成了背景板。

    陆辛平静的看着她,她的笑容越来越得意。

    陆辛面无表情,仍然只是静静的看着她,她得意的表情在慢慢消失,似乎多了些疑惑。

    陆辛脸上忽然露出了微笑。

    他静静的看着这个女孩,轻声道:“你明明这么弱小,为什么偏要惹我生气呢?”

    那个女孩忽然怔住,她不自然的活动了一下身体。

    表情已经变得有些惊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