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四百六十七章 哭的越惨,妹妹越喜欢(二更)
    “喀喀喀……”

    女孩的惊恐,似乎影响到了周围的人。

    他们手里都端着枪,用充满了敌视的目光看着陆辛,手指勾在了扳机上。

    当初高严曾经因为一言不合,就一刀捅进了多年朋友的肚子里,所以这时候的陆辛也一点都不怀疑,如果自己稍稍有什么异动的话,这些人也会毫不客气的向着自己开枪。

    但他并没有动。

    迎着这么多枪口,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那个女孩的表情。

    但就是这种表情,却让那个女孩感觉到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惊悚感觉,她外表柔弱,但表情深处却隐藏着一种阴险冷戾,她很有自信,可以将在场的所有人都控制住,陆辛没有受到她的影响,她也并不感觉有什么,只需要这个院子里,拿枪的人都站在了自己这边就好。

    但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种自信,正在飞快的流逝。

    陆辛的表情越平静,她就越感觉不安。

    忽然间,她意识到了问题所在,和自己柔弱的外表下隐藏着阴险一样。

    那个男人平静的外表下,是一种让人心惊的疯狂。。

    ……

    ……

    “快……你们快保护我啊……”

    她下意识的说了出来,声音里带着哭腔:“我……我好害怕!”

    周围受到了影响的人,顿时一阵骚动。

    他们对这个女孩的保护欲正在飞快提升,内心里的疯狂一层接着一层。

    但是他们有些茫然。

    因为他们本来就在保护这个女孩,枪口都已经指住那个有威胁的人了,还能怎么样?

    虽然受到了影响,使得他们心里的那种同情之心被增幅,甚至压过了理智,但他们原有的思维也并没有消失,他们还记得自己是谁,又因为什么会来到这里,见到了这个女孩后,他们同情心泛滥,为了保护她,不惜枪口指向陆辛,但陆辛没有伤害她,他们也不会动手。

    就像当初高严硬要抢她,但如果她男朋友没有冲过来,高严也不会捅那一刀。

    “她的能力其实只是影响了人的同情心,继而影响到他们的性格而已。”

    “甚至都没有达到可以直接下命令的程度,只能央求……”

    “所以,她只是污染方式可恶,但影响程度……”

    “好弱小啊……”

    “像是一个撒娇卖萌求着别人给自己买东西的小姑娘……”

    “她有多强,取决于身边的人有多强……”

    “……”

    陆辛平静的表情下面,戏谑的讥嘲更明显了。

    对付这个污染源,最让人头疼的就是,怎么对付她的污染体。

    毕竟陆辛也不想让这院子里血流成河。

    但想要避免这种最糟糕的情况,其实方法也非常的简单。

    于是他仍然站着不动,而且看起来没有一点要动的意思,但妹妹却出现了他的身边。

    她主动牵住了陆辛的手,抬头看着陆辛仿佛在询问。

    “我来吧!”

    有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

    妈妈身姿轻盈的从陆辛身后走了出来,手里挎着一个白色的小包,穿着宽松的黑色长裤与短跟皮鞋,轻轻的踩在草地上,穿过了一排举着枪的人群,面带微笑,向着那个女孩走去。

    陆辛微微有些惊讶。

    要处理这个污染源,方法有很多。

    妹妹这时候,甚至都有些像是没得到想玩的玩具一样,委屈起来了。

    但平时最懒得出手的妈妈,怎么主动出现了?

    在妈妈轻盈的穿过了人群时,女孩的表情渐渐变得更为惊恐。

    她仿佛意识到了有什么危险在靠近。

    但用力的看向周围,却发现陆辛一直在原地站着,只是脸上带着微笑看着自己。

    戏谑,甚至嘲讽。

    他没有靠近自己,那这种危险的感觉从何而来?

    “保护我呀……”

    “我好害怕……”

    “保护我呀……”

    “……”

    她脸上虚假的惊恐变成了真正的惊恐,口中不停的发出抽泣的央求声。

    但她的身体,却正在焦躁不安的蠕动着。

    周围的人受到了她的影响,同样也感受到了一种焦躁不安,手里端着的枪,不停的看向周围,似乎是想寻找到一个能够看得见的对手,并且用力的开枪,缓冲这种焦躁的感觉。

    但是他们看不到对手,陆辛一直静静站在原地。

    就像是火药桶,他们需要一点火光来点燃自己,才好炸掉。

    但陆辛没有点燃,他特别的平静,温柔。

    因此在这个院子里,无论是那个女孩,还是这些受到了污染的人,都被无形的恐惧笼罩。

    在这种恐惧氛围里,妈妈来到了那个女孩的面前:“好久不见了呀……”

    “我的好妹妹……”

    “……”

    陆辛顿时微微一怔,不解的向妹妹看了过去。

    妹妹也是一脸懵,显然她也没听说过这样一位阿姨。

    “唰!”

    同样在妈妈开口说话的时候,那个女孩脸色大变。

    那种凄楚可怜的表情,都变得有些扭曲。

    她应该听不到妈妈说话,因为妈妈一直走到了她面前,她都没有看到人,还在左顾右望着,但是当妈妈微笑着说出了那句话,并且从挎包里拿出了剪刀的时候,她感觉到了危险。

    忽然之间,她身形扭曲,皮肤下的虫子猛得游走了起来。

    这让她的身体出现了一种异常的紧绷与扭曲,直挺挺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两只没有穿鞋的脚背喀一下伸直,爆发出了很强大的力量。

    直接窜起了一两米高,身体里有虫子一样一蜷一缩,然后猛得弹出去的感觉。

    她冲向了别墅东面的墙壁,似乎想要逃跑。

    “为什么这么急着走呢?”

    但她只是冲出去了三四米,便又感觉到了一种强大的恐惧,扑面而来。

    就好像自己不是在逃离危险,而是冲向危险。

    她自己甚至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倒是陆辛远远的看着,发现妈妈已经出现了好几个不同的影子,每一位影子都挡在了一个位置,同时带着微笑,手里慢慢取出了剪刀。

    这个女孩已经被围在原地。

    她急得浑身肌肉扭曲,隐隐从身体里发出了虫子一样的鸣叫。

    忽然之间,她的皮肤下面,出现了大片虫子爬行的痕迹,身体则爆发出了强大的力量,一下子窜起两米高,伸手去抓院子里的大树垂下来的树枝,然后借势冲进了树冠之中。

    她似乎也察觉了自己被包围,要通过这种方法,快速的逃离这片让她感觉危险的区域。

    “喀喀喀……”

    在这里发生变故时,那群警员和肖副总,也同时转过头来,脸色微骇。

    他们的脸上,同时有疑惑与怜悯两种表情切换。

    这个女孩表现出来的不同于常人的变态,与他们的怜悯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这让被污染的他们,也有了疑惑。

    看样子,这个女孩平时是不会在污染体面前表现出自己真正的一面的。

    因为那会削弱她污染的力量。

    ……

    妈妈看着那个女孩一下子窜起,脸上露出了淡淡的鄙视。

    像极了一位优雅的贵妇看着浓妆艳抹的小妖精。

    她没有追上树去。

    她是一个精致而尊贵的女人,怎么可能这么上窜下跳的去追一个污染源?

    太毁形象。

    她只是轻声道:“放开妹妹。”

    “嗯?”

    陆辛闻言,急忙松开了妹妹的手。

    妈妈不可能去爬树的,但是妹妹明显可以。

    “嘻嘻……”

    本来在陆辛身边的妹妹瞬间眼前一亮,撒开陆辛的手,闪电般爬了出去。

    在蜘蛛系的能力下,没有几个生物能逃掉。

    妹妹“嗖”一声窜到了树上,迅速的被浓密树冠遮住了小小的身体。

    当那个女孩攀着树枝游到了树上时,浓密的树冠里面,两只小手便猛得伸了出来。

    “嘻嘻……”

    猝不及防之下,直接抱住了她,也因为这两只小手抱住了她,所以她眼前的视野瞬间变化,看到一张丑丑的小脸从树叶后面探了出来,与她保持着极近的距离,两张脸紧贴着。

    她看到一双满是眼白的眼睛,与咧开的,露出了尖利牙齿的嘴巴。

    这么一张丑丑的脸上,甚至还露出了戏谑的表情。

    “啊……”

    突如其来的恐怖画面,让她一声惨叫,从树上跌了下来,想要逃去别的地方。

    但是妹妹的身体一下子分裂,变成了好几块,将她彻底的缠住。

    她那瘦削的身体,发出了“喀嚓”作响的声音,双臂,双腿,肩膀,脖子,甚至是躯干,五官,都一下子变成了各种不合理的扭曲模样,“嗤啦”,尖锐的关节撕裂了她的睡衣。

    “你是谁?”

    “放开我,快放开我……”

    “呜呜呜求你放开我,我知道错啦……”

    “……”

    她这时候是在妹妹的影响下出现了身体上的变化,也没有感觉到疼痛。

    但是这恐慌感却还是让她尖叫了起来,甚至带了哭腔。

    “你们,你们快来保护我啊……”

    “……”

    她最后时,甚至不惜一切,再次向那些被她污染的人求助。

    迎接到的,却是一片惊恐的目光。

    大胡子队长与肖副总等人,这时候都一脸惊恐的看着她,身体都在颤抖。

    这个女孩的异常表现,大幅度的冲击到了他们受到的污染效果。

    尤其是,就算他们现在心里还有着不少污染的影响,想要保护她,可是在他们眼里,那个女孩本来就是自己的身体出现了扭曲,像是一个表演杂技的人,自己又怎么去保护她?

    为了防止她扭断自己的骨头,所以干掉她?

    “嘻嘻嘻……”

    整个院子里,所有人都一脸惊恐,心头压抑。

    唯有妹妹越来越兴奋,欢快的向这个女孩说着:“我好喜欢跟你一起玩……”

    “你哭的越惨我越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