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四百六十八章 恶念女种(三更)
    “不得不说,妹妹的三观确实需要调整一下啊……”

    陆辛在一边瞧着,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别人看到的只是那个女孩的身体,在莫名其妙的折叠,塌陷,扭曲,看起来这一切都像是她自己造成的,但是她的脸上又带着惊恐而恐惧的表情,口中不停的发出了娇弱的求救声。

    但陆辛看到的,却是妹妹表现的越来越兴奋,身体各个部分分裂,紧紧的抱住了她。

    在周围人心痛而恐惧的眼神里,她整体被扭曲成了一个奇怪的形状。

    手脚扭缠,折叠,交织成了线团一样的形状。

    脑袋被掰向了前方,两只手从身后弯曲了上来,撑在了脑袋两边。

    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活着的,后现代风格的怪异雕塑。

    “不要介意呢,我知道你喜欢这个,所以让孩子陪你玩一下嘛……”

    在她恐惧到几乎绝望的眼神里,妈妈拿着剪刀,微笑着靠近。

    手里握着一把精致的小剪刀,缓缓的张开到一个合适的弧度,然后慢慢探向了她的眼睛。

    ……

    “啊……”

    陆辛听到了一声尖锐到惨烈的叫声。。

    因为妈妈背对着自己,所以他没有看到妈妈究竟做了什么。

    只是在那声充满了恐惧与绝望的惨叫里,隐约听到了一声“喀嚓”声。

    那声尖叫响起的同时,整个小院里,受到了污染的人情绪也爆发到了极致。

    他们有不少人都喉咙里荷荷作响,疯了一样大叫起来。

    仿佛是被无形的焦躁与恐惧笼罩,有种不顾一切便要开枪,想要与人撕打的感觉。

    他们想用尽自己可以使用的方法,去将那种让人发狂的压抑气氛给彻底毁掉。

    “喀嚓”

    剪刀剪下的声音,就响在这时。

    所有的焦躁戛然而止,他们举枪的姿势,张口大叫的姿势,瞬间中止。

    陆辛看到,他们眼睛里的虫子,同时停止了蠕动。

    那种乱糟糟的蠕动感, 虽然让人恶心, 但也是一种生命旺盛的表现形式。

    但在这时候, 蠕动感忽然消失。

    仿佛所有的虫子,同时失去了生命力。

    ……

    下一刻,他们忽然大口踹着气, 身体趔趄几步,有的倒地, 有的倚在了旁边什么东西上, 脸上带着一种迷茫而惊恐的表情, 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里面都是被剪成一半的虫子。

    包括在地上躺着, 还没有彻底清醒的高严,同样也有大量的眼泪流了出来。

    受了这么重的伤的他,身体猛烈的颤抖, 仿佛在做噩梦。

    又或者说, 正在从噩梦中醒来。

    此时的二号卫星城, 某个医院, 一位肚子上受了刀伤,又因为情绪一直很激动, 晚上需要注射了安定剂才可以沉睡的病人,同样也是身体剧烈的颤抖,动作怪异, 猛得坐了起来。

    眨了几下眼睛,然后大量的眼泪夺眶而出。

    身边陪床的人被惊醒, 猛得站了起来,急声道:“你怎么了?”

    “我……”

    这位病人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忽然心悸, 且哭的这么厉害。

    嘴唇颤了几下,喃喃开口:“我好像, 忽然想明白了什么……”

    ……

    ……

    “这就解决了?”

    陆辛看到了周围这些人大梦初醒,眼泪狂流的样子,也感觉到了微微惊讶。

    本来看到这么多人受到污染,其中还有一位对自己不错的领导,他也感觉担忧,不知道他们受到的这种污染,会持续多久,是不是有希望治好,是不是要永远关起来或是清理。

    肖副总之前对高严的担忧,他刚才也感受到了。

    这种心态中,处理污染,甚至都不是最重要的,保护自己的朋友,才是最重要的。

    刚才他不愿直接动手,也是这个缘故。

    不过,他也没想到,妈妈这一次主动出手,替自己解决了这个问题。

    一剪子下去,似乎不但解决了那个污染源,就连这些受到污染的人也治好了。

    “陆先生……”

    “小陆哥……”

    “……”

    大片的喘息与恐慌感过去之后,连续好几个声音响了起来。

    大胡子队长吴休与肖副总这时候都哭的稀里哗啦的,但脸上却有种心有余悸的感觉,他们挣扎着站起,看了一眼不远处身体忽然成了诡异造型的女孩,惊得喉咙里发出了混乱叫声。

    “我们,我们刚才怎么了?”

    “我的天,我刚才……刚才为什么要拿枪指着陆先生……”

    “队……队长,我们的接到的命令不是不顾一切的保护陆先生吗?”

    “……”

    陆辛默默的转头,仔细打量了他们几眼,只见他们的表情苍白,肌肉都紧张了起来。

    看起来,比刚才受污染时还要夸张,情绪也更激烈。

    但是,已经可以确定,这时候他们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残留的虫子。

    即使刚才顺着眼泪流出来的虫子,也已经消失不见了。

    于是他也感觉有些好奇,友善的看向了那个不专业的大胡子队长:

    “在你们的感觉中,刚才是怎么了?”

    “……”

    “我们……”

    大胡子队长吴休下意识的思索,脸上露出了懊恼与惭愧的表情:“怪我,我刚才……真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一下子脑袋轴了,我就感觉……就感觉这个女孩特别可怜,我真的,真的就想帮帮她,所以我……陆先生,我犯了错误,回头我一定会主动接受惩罚。”

    “刚才……刚才得罪了你,请你……请你原谅我。”

    “……”

    陆辛微微醒悟了过来,心里有种复杂的情绪。

    这种污染是很隐秘的。

    他们在受到了影响的时候,仍然有自己的记忆与认识。

    在他们的感觉里,也并不是因为受到了某种力量的影响,不由自主的去做一些事情,而是自己一下子变得“轴”了,被自身的某种意识控制,一下子做出了那种不理智的行为。

    简单来说,不仅他们在受到了污染的时候难以察觉。

    就连污染被治好之后,都难以察觉。

    直到现在,他们还不知道刚才自己受到了污染,所以第一反应不是恐慌。

    而是内疚。

    这就像是两个人吵架的时候,一个忽然杀了人。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被别人操控杀了人,还是自己情绪一时激动,才杀了人。

    ……

    “不用这么说,你们也是受到了蒙蔽。”

    陆辛没有试图给他们详细解释,因为这牵扯到了很多复杂的事情。

    向妈妈看了一眼,从她的眼神里,得知这些人确实已经被治好,没有后顾之忧了。

    然后他才向兀自一脸懊恼的大胡子队长道:“先把局面控制起来吧!”

    “可以让人过来抓人了,该送医院的送医院,该关起来判刑的就送去判刑……”

    “但那个女孩你们先不要碰她,回头我来安排。”

    “……”

    说完了这些,他才从人群里穿过,拍了拍躲在人群后面,又后悔又害怕的看着自己的肖副总肩膀,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然后就跟着妈妈,再度走进了那个别墅之中去。

    肖副总被陆辛这一拍,吓的险些跌倒在地上。

    本来就在流泪的脸,泪水一下子涌出来的更多了:“完了,小陆哥一定记我的仇了。”

    旁边的武警们,得到了大胡子的命令,才反应了过来。

    一个个抹着眼泪,然后开始处理这小院子里的工作,像极了哭着赶作业的小孩。

    ……

    ……

    “这次的污染,是怎么回事?”

    来到了别墅里面,陆辛快走几步,跟上了妈妈。

    妈妈会主动帮自己处理这次的事情,让他有些意外,但更让他好奇的,是称呼。

    她好像说了一句“妹妹,好久不见?”

    妈妈的鞋跟在别墅的大理石地砖上,发出了清脆的咔咔声,挎着小包,径直向那个隐秘的地下室走去,轻声解释道:“只是一只恶念女种,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厉害的玩意儿。”

    “即使这整件事,应该也只能算是一个小小的误会而已……”

    她微笑着道:“我有一个关系很好的姐妹,应该是她造成了那个女孩的怪异。”

    “……”

    “嗯?”

    陆辛的表情,明显有些疑惑。

    “你放心,她应该是不想找青港的麻烦的,这小地方,她也瞧不上。”

    妈妈看出了陆辛的疑惑,笑着解释:“只不过,她的存在形式就是这样的,只要在某个地方走过,就必然会有一些东西受到她的影响,所以,你可以理解为这一次的污染,是她经过的时候留下的痕迹,也可以理解为,那个女孩身体里的虫子,就是她身体的一小部分……”

    “就像蒲公英,随风散落一些种子。”

    “被她散布出来的恶念寄生了的,就是你刚才看到的恶念女种。”

    “不过这种女种虽然有污染能力,但不得到她的允许,不会再形成第三次污染。”

    “否则的话,你面临的局面,会比这严峻得多。”

    “……”

    “如果形成了第三次污染,也就是说,高严也会污染其他人……”

    陆辛明白了妈妈所说的“严峻”是指什么。

    但对于她给出的这个解释,似懂非懂,下意识道:“那她为什么会来?”

    “她是自由的,当然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妈妈似有深意的看了陆辛一眼,道:“当然了,这一次的话……”

    “可能只是因为她感受到了一些了不起的事情要发生在青港,所以过来看热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