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四百七十章 一块表二十万!!!
    这一次,不仅派过来支援的人不是那么专业,就连流程也少了很多。

    陆辛还记得一开始参加这种特殊污染清理工作的时候,壁虎带着自己走了一遍标准流程。

    从接受任务,分享任务资料,到与信息专员对接,再到执行任务,召唤支援小组进场,任务结束之后,接受逻辑检测,写任务报告,以及最重要的计算任务酬金等等,都清晰无比。

    但如今,自己处理完了一个任务,居然只是跟韩冰说一声,就可以由别人接手了……

    任务报告,他们也不催了。

    逻辑检测的环节,也没有人提了。

    最关键的是……

    ……为什么连报酬这块的事情,也不专门的说一下了?

    ……不会给自己混过去吧?

    ……

    陆辛其实很想问问,但自己如今身份也不一样了,毕竟是名义上的四级特殊人才,实质上的五级,也是要有自己的矜持的,不能再天天追着报酬的事情问,显得自己跟没钱似的。

    当然自己确实没钱。

    但反正自己过段时间还要去主城,到时候可以私底下催一下嘛!

    于是他也就真的老老实实回了家,然后第二天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的去上班。

    第一天上班,公司里一切正常,只是隐隐好像有什么消息在传递。

    第二天上班,公司里明显有些骚乱,好像有不少人都眼神诡异的看着自己。。

    第三天刚一上班,刘主任就迫不及待的过来敲办公室的门了。

    “那个……小陆啊……”

    主任半边屁股坐在了陆辛办公桌旁边的小凳子上,额头一个劲的冒着汗。

    小心翼翼的问:“咱们公司的副总去哪了?”

    “嗯?”

    陆辛有些诧异看了刘主任一眼。

    刘主任有些心惊,臃肿的腰身都往上提了一下,稍稍坐直,道:“这个不是我要问啊。”

    “主要是这段时间,集团高层都过来打听,给老总打电话,老总又一直没接。”

    “我就想着,那天是你和肖副总一起离开公司的嘛,所以过来问问你……”

    “如果不知道的话那就算了……”

    “……”

    说着就要走。

    陆辛倒是反应了过来,摆摆手,道:“坐下。”

    “哦!”

    主任又稳稳的坐着了,两手按在膝盖上,认真的听着。

    “主任对员工的态度越来越好了……”

    陆辛心里想着。

    他也意识到了肖副总最近去了哪里。

    上一次解决了高严的事件,虽然最后离开时,自己确定那个污染源,还有受到了污染的人都已经没有问题,但按着流程,肖副总还有高严等人,肯定要被隔离起来,做一番检测。

    直到确定他们都没有了问题,才可以将人给放出来的。

    说不定,还要抹去记忆。

    只是检测的话,平时速度挺快的,一天左右搞定。

    但如今大概是青港比较忙的缘故,检测个两三天也是有可能的。

    还别说,也是主任问起自己,他才想到这茬。

    怪不得最近感觉这么清静呢。

    平时公司现副总,将来的大老总就在隔壁坐着,玩个俄罗斯方块都不安心。

    ……

    想了想什么可以跟主任说,便笑道:“他没事,最近应该在某个医院里躺着。”

    说某个医院,是因为陆辛也不知道具体在哪隔离。

    如果想搞明白,还得再打电话去问,不值当。

    另外按照流程,肖副总应该是可以给家人联系的。

    也就是说,老总现在应该知道他正在哪里隔离。

    按理说老总也应该通知公司的高层,但上次吃饭,听肖副总的意思,老总因为自己那位年轻的妻子暗害肖副总被关进了监狱里的事情,深受打击,最近一直在精心调养,无心外事。

    可能正是因为没有心情,才忘了通知公司高层。

    “医院?”

    主任一听便又有点慌了神。

    小心翼翼的偷看了这位优秀员工一眼。

    这叫什么事?

    他刚认识肖副总的时候,听说他把肖副总的秘书一枪崩进了医院。

    后来没几天,又听说肖副总的后妈被关进监狱的事情好像也和他有直接原因。

    如今,这才出去探亲刚回来啊,又把肖副总送医院去了?

    那这……

    ……这岂不是过不了几天,整个公司都是他的了?

    ……

    “怎么了?”

    陆辛感觉到了主任在慌,转过头来,有标准的微笑看着他。

    主任心脏都快停了,慌忙摆手:“没事没事,医院好,在医院呆着挺好的……”

    “是吗?”

    陆辛配合的笑着,脸上笑容更浓了。

    然后他微微后仰,靠在了椅背上,笑着向主任道:“其实我也有点问题正好想找主任你呀,自从我探亲回来,这也好几天了,你一直没安排工作到我手里,我也挺苦恼的呀……”

    “啊……”

    主任一惊,看向了陆辛的笑容在自己视野里扭曲,渐渐放大,如同恶魔。

    “我懂,我懂,这就去安排……”

    主任几乎是逃一样的逃出了办公室,胳膊上汗毛炸起了一层。

    “手头上还是有点事忙着比较好……”

    陆辛目送主任出去,心里也在暗暗想着,天天玩俄罗斯方块不是办法。

    继续这么干,这份工资自己领着心虚呀……

    不过他也不知道的是,刘主任回到了办公室之后,连抽了几张纸巾,才把自己脸上的汗擦干净,有些晕眩的在椅子上坐了半天,才终于一狠心,把自己的秘书小张叫了进来。

    “你快看看,公司里油水最厚的项目都有哪些……”

    “……”

    小张一脸的懵:“没到结算的时候呢,现在看这些做什么?”

    “给……”

    主任无力的挥了下手,悄悄指了一下隔壁:“给陆主管送过去,油水全归他了。”

    “啊?”

    秘书一下子懵了。

    这可是主任最主要的来钱渠道,包养自己全靠这几个项目了。

    “其实我还有几个渠道能捞钱呢,没告诉你而已……”

    主任心虚的擦着汗,低声道:“你可不知道啊,他现在已经公开找我要好处了……”

    “张口就问我为什么没有工作派给他,这不是要油水是什么?”

    “我以前就得罪过他,现在可千万不能再惹他不高兴啊……”

    “快,那几个油水最厚的项目,都给他!”

    “……”

    “……”

    “啥玩意儿?”

    “这几个项目全都交给我来做?”

    “……”

    一下子看到了这么厚厚的几份项目资料时,陆辛的眼神微微有点直。

    要么就不安排工作,要么就一下子给自己安排了四五个。

    公司也太会使唤人了吧?

    陆辛的心里,也一下子生出了微微的怨念……

    这冷不丁的,一下子让他有了种拿到枪之前,在公司被拼命压榨时候感觉了。

    不过,他向来不是喜欢推脱工作的人,既然公司把项目交到了自己手上,那自己就好好的处理就是了,反正之前也已经独立的带过项目,自己勉强也是一个合格的小主管了。

    但这么没日没夜的工作了几天,闲暇里还得偷摸的写给特清部的工作报告,也挺累的。

    正在他心里怨念最大的时候,肖副总神清气爽的回到了公司。

    不仅回到了公司,还大包小包的带了不少东西。

    一进来就笑呵呵的给公司里的员工发了点土特产,并解释说自己前两天出去旅游了一趟。

    这让整个公司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他其实是住了院的员工们面面相觑。

    尴尬的说了一句“肖副总玩的开心”,然后心虚的收了礼物。

    把一个小箱子里的礼物分给了员工,肖副总就让人把大大小小的箱子搬进了陆辛办公室。

    关上了门之后,他期期艾艾的看着陆辛,欲言又止。

    “你回来啦?”

    陆辛感觉他好像不太正常,试探着问了一句。

    “哎,回来了……”

    肖副总连忙答应,又压低了声音问道:“小陆哥,你真不怪我啊?”

    陆辛一脸的奇怪:“我怪你干什么?”

    “就是,就是之前高严那个事,我当时不是骂你了嘛……”

    肖副总一脸的紧张,话说一半就红了脸。

    “嗯?”

    陆辛努力的思考,就记得他曾经一跺脚,说了一句“你太过分了”。

    这算是骂人?

    “你当时受到影响了嘛,我为什么要怪你?”

    随口回答之后,陆辛看着肖副总的眼神,也显得有一点惊讶。

    他没有被清除记忆。

    沾染上了特殊污染事件的人,往往都会被清除记忆。

    一是为了避免消息外露,引发恐慌。

    再也是因为有些特殊污染事件,与记忆相关。

    只要这部分记忆还在,就有可能再度引发污染的威胁。

    所以,以前的青港,在记忆清除这一块,执行的还是非常严谨的。

    当然,不被执行记忆清除的案例也有。

    这位肖副总,被他后妈害的记忆,就没有清除,所以他一直记得自己和特殊部门有关。

    但那次只是受到影响,这次却是直接被污染了,居然也没有清除。

    这说明,特清部的某些规定,已经变了?

    ……

    ……

    “哎呀呀,他们也跟我说,那是一种污染,让我不要在意。”

    “但我自己心里,还是很过意不去的嘛……”

    “……”

    肖副总见陆辛真的不怪自己,立刻开心了起来。

    拉过小板凳坐在了陆辛身边,笑道:

    “小陆哥,我已经知道了这次遇到的事情有多危险,幸亏是你帮了我啊,也不仅仅是我,高严,还有他的爸爸高伯伯,还有那位姓李的朋友,他们都反应过来,我们彼此道过歉啦!”

    “高严向我打听你的身份,这我能告诉他吗?”

    “不过他还是非常感激,买了很多礼物答谢你,托我转交……”

    “……”

    见肖副总兴高彩烈的样子,陆辛只是礼貌的笑了一下。

    人家当天就把自己的身份打听出来了,还需要问你?

    不过他们打听出来的自己,好像是个接婚外恋调查的雇佣枪手?

    这误会也挺深的。

    无奈的摇着头,又听说高家还托人送过来了礼物,他也下意识就想拒绝。

    特清部还没有替人处理完了任务之后收礼得先例,这个头不能开。

    在工作之中保证自己的公正廉洁是很有必要的。

    老电影里,不知多少人最后的堕落,就是从一个小小的红包开始……

    “你去转告他们,我也只是在处理我的工作,所以他们没必要感谢我,而且最好把这件事情忘了,不要过来打扰我的工作,至于礼物的事情,他们太客气了,我们从来都不……”

    正慢慢说着,就见肖副总就拿起了一个小盒子递了过来:

    “小陆哥你看,高严这次还真是舍得下本呢……”

    “这块表,起码也得二十万……”

    “……”

    “哗……”

    陆辛握着鼠标的手颤了一下,淡定的转身,目光落在了肖副总的脸上。

    温柔,且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