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四百八十一章 我们的生活(三更求票啦!)
    陈菁的安排很快,不一会,便有一支车队从特清部出发。

    虽然陆辛说过,希望可以低调一点,但还是足足来了五辆车,第二辆车上,坐了陆辛与娃娃,第三辆车上,是负责娃娃这个项目的陈立清教授还有几个研究员,第四辆车上,是陈菁与几位负责安保的能力者,第一和第五辆上,则都是全副武装的战士,开路与押后。

    他们来到的第一个地方,是主城西区,某个安静的小区。

    陆辛与娃娃下了车,陈菁从后面赶上来,带着他们一起上楼。

    其他的车辆等人,则一直在后面跟着,他们没有参与进来,只是静静的陪同。

    陈菁并没有仔细的询问陆辛究竟要带娃娃做什么,只是一边走,一边低声向陆辛介绍道:“这里便是之前在与科技教会对抗中牺牲的李建队长母亲的住处,如今,这些战士与研究员牺牲的事情,他们家属已经知道了,一应安排我们也会做好,会有丰厚的抚恤金与特别照顾。”

    “这一块,我们做的非常认真,你这一次带娃娃过来,是为了……”

    “……”

    陆辛抬头看着这栋稍显破旧的小区,轻声道:“是为了履行我之前答应的一个承诺。”

    与娃娃和陈菁两人上了楼之后,陆辛在这里看到了一个年约六十多岁的女人,她一脸的风霜之色,应该是在那段红月降临之后,在最艰难的岁月里把孩子拉扯大的过程中留下来的,虽然得到了电话通知,但她还是有些惊讶,强堆起笑脸,把陆辛他们迎进了屋子里来。

    陆辛认真的从自己黑色背包里,拿出了一张折叠起来的纸。

    “这是李建队长让我带给你的,当时条件紧迫,所以他没有时间亲自写。。”

    “这些话是我写下来的,但我当时记得很认真,没有落下一个字。”

    “……”

    解释了一遍之后,他将这张纸递给了那位老人。

    老人接过了这张折叠起来的纸,粗糙的手掌,微微有些颤抖。

    她应该是位坚强的老人,毕竟可以带着孩子在那段最混乱最艰难的岁月里挺过来,再加上,如今她早就知道了孩子牺牲的事情,情绪得到了缓冲,所以,她看完了那张纸上的寥寥几句话之后,脸上还是带着笑容的,向陆辛道:“你看看,你看看这个孩子,临了都……”

    “……都还这么小气,不想让我给他舅舅钱。”

    笑着笑着,眼眶就红了,抬手抹着泪,笑道:“但是……”

    眼泪大颗的滴了下来,声音也颤了起来:“但是孩子都没了,我留那些钱,还有……”

    “还有什么用呢?”

    “……”

    身边的陈菁,低低的叹了一声。

    陆辛则只是平静的看着这位老人,认真听着,仔细看着。

    娃娃有些迷茫,只能老实的坐在旁边。

    ……

    ……

    从这个小区出来之后,这支车队,又去往了城心的一处广场,车队到达了这里之后,旁边的写字楼上,很快便有一个年轻的女人走了下来,她看起来长的很漂亮,但模样却有些憔悴,穿着办公室白领的职业套装,但脸上却没有像其他的白领一样,化上精致的妆容。

    “她就是陈程的未婚妻。”

    陈菁小声向陆辛介绍,道:“他们本来定的下个月结婚。”

    陆辛轻声点头,从黑色袋子里找出了相应的纸,认真的交给了那个女人。

    “这是什么?”

    女人有些意外的接过了这张纸,随意的打开看着。

    静静的,静静的,数秒钟后,她忽然笑了起来,向陆辛道:“太好了,谢谢你!”

    “你……你知道吧?”

    “这个家伙可害羞了,我们已经定了婚,但是他就是不肯说‘我爱你’这三个字,只知道拼命的给我买东西……听说他死了,我以为,永远也不可能听到他说‘我爱你’这句话了。”

    “这封信,真的太好了……”

    “……”

    陆辛有些迟疑,轻声道:“他当时很内疚,他说,他应该劝你,让你早点找个更好的嫁了,但是,他没能说出来,他说他特别的喜欢你,他希望娶你的是他,而不是别人……”

    “他当然不能那么说,那不是混账吗?”

    女人抬头看着陆辛,道:“他如果要把我往别人怀里推,那我成什么了?”

    “爱情本来就是自私的……”

    “他不想让我嫁给别人,只想让我嫁给他,这句话,比‘我爱你’,还要好听……”

    “唯一不好的地方是,他这句话,和‘我爱你’这句话一样……”

    “都变得太空,太假了……”

    “……”

    陆辛有些不明白这个女人的反应。

    这世界上总有些事,似乎和自己想象中的不同,但似乎又应该是这样子的。

    他只是带着娃娃,和这个开心的女人道别。

    只是,在走出了广场,即将上车的时候,他回过了头。

    看到那个女人独立坐在长椅上,手捂着嘴,垂着头,肩膀不停的颤着。

    ……

    ……

    他们来到了一个独居女人的家里,这个小小的套二厅中,只有一个女人,与一个三岁多的小女孩,房间里摆放了很多东西,有小提琴,有围棋,有舞蹈鞋,甚至这个看起来并不怎么宽敞的屋子里,还放了一架钢琴,可以看得出,这个家庭,对于女儿是多么的宝贝。

    陆辛将那封准备好的信递给了女人,然后静静的看着那个怯生生的小女孩。

    女人看着信时,眼眶就红了,轻声让女儿先回房间。

    然后她抬头看着陆辛,有泪滚了出来:“他出差的时候,我们刚刚……”

    “刚刚因为女儿报哪个兴趣班,吵了一架……”

    “……”

    陆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静静的听着。

    娃娃似乎感受到了她的悲伤,轻轻抬手,但又不敢触碰他。

    “我一直觉得,女儿应该学点她感兴趣的,但是,他却一直坚持让女儿学点对将来有用的,为了这样的事情,我们已经吵过很多次了,他那么轴,就是不肯……”

    “没想到,最后,他还是想通了……”

    女人终于绷不住了,声音里带了哭腔:“可是他,他还是那么轴……”

    “女儿喜欢什么呢?”

    “她喜欢的其实是让爸爸回来啊……”

    “……”

    “……”

    他们来到了一个中学,老师带下来了一个留着平头,穿着运动服的男孩,在他的脖子上,看可以看到一片明显的刺青,已经剃的很短的头发,还可以隐隐看到黄发的发茬。

    陆辛将那封折叠起来的信给了他,道:“你哥哥让我告诉你,一定要你好好读书。”

    “不能再和街头上的小流氓混在一起了,不然打断你的腿。”

    “他还要你,念文科。”

    “……”

    男孩接过了折叠好的信,默默的看了两遍,揣进了兜里,两只手插在裤兜里,扬起头来,向着陆辛说道:“我已经不和小混混们一起混了,头发也剃掉了,就是这纹身不太好洗。”

    “但是后面的事我不能听哥哥的,我要念理科,跟他一样成为研究员。”

    “因为我觉得……”

    他脸上露出属于少年的笑容,道:

    “像我哥哥这样的死法,比那些社会大哥们口中的洒血街头,要吊的多了。”

    “……”

    陆辛有些意外,沉默了一会之后,轻轻拍了拍小男孩的肩膀,道:

    “别这么说,不吉利。”

    顿了一下之后,他忽然笑着道:“不过你有一点说对了。”

    “你的哥哥,确实比那些在街头上打打杀杀的人,要吊的多……”

    “……”

    这支车队穿梭在青港主城里,将一封封遗书,送到了很多人的手上,黑色的袋子里,本来也没有多少遗书,因为陆辛也很遗憾,当时那种情况,确实不够时间让每个人都留下遗书,他这时候,也只能保证将自己听到并整理出来的那些,带着娃娃,一一转交给那些人。

    他看着他们有的笑,有的哭,有的已经改变,有的一片凄凉。

    仿佛行走在一个个的漩涡里。

    他也看到,娃娃的表情,已经从一开始的茫然,最后变成了一脸挂着晶莹的泪滴。

    最后时,陆辛带着娃娃坐回了车上,除了驾驶员,车上就只有他和娃娃两个人,陆辛看着娃娃,只见她已经从一开始见到自己就变得开心的表情,变成了一种悲伤的迷茫。

    车窗外,城市的街影,像倒影一般闪过。

    “我也不知道你看明白了没有,但这就是我想告诉你得。”

    陆辛看着娃娃的眼睛,轻声说道:“这个城市似乎理所当然是这个样子,又不全是。”

    “他需要人的保护。”

    “……”

    望着娃娃努力理解着自己说的话的样子,他的脸上露出了标准的笑容,轻声说道:“你看,后面那些人其实都很紧张,因为他们害怕,但其实,他们不必这么害怕的,因为我们做下这种决定,本来就不是因为他们小心翼翼的态度,或者说,不全是因为这样的态度……”

    “我们要保护的,一直都是我们自己喜欢的生活而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