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四百八十二章 总有一个地方会回来
    陆辛的对面,娃娃沉默的,没有说话。

    她还是不喜欢说话,但她的表情里,却明明已经多了些什么。

    陆辛说不好那是悲伤,还是一种感动,只能敏锐的察觉到,娃娃一向清澈见底的眼睛里,已经比以前多了一些东西,那或许是光,或许是更复杂的东西,这种东西,让平时看起来眼睛大而无神,更多时候,那张漠然的脸上,通常都是一种空洞表情的娃娃,多了些生气。

    “你是个好像与这座城,甚至与这个世界,都联系不大的女孩。”

    陆辛同样是个嘴笨的人,但因为他知道,这时候能够告诉娃娃这些的,只有自己。

    所以他努力的让自己表达的足够清楚:“我知道,后面跟着的那些人也知道,如果在不告诉你的情况下,让你去到那个位置,你也不会拒绝,但是,我还是希望你明白了再去……”

    “我不知道该怎么让你理解,所以我只能带你感受这些。”

    “这些都是我认为比较不错的东西,所以我分享给你。”

    “也只有等你感受到了这些,我才可以向你问出这样的问题……”

    “……”

    他轻轻看向了娃娃,道:“你愿意保护他们吗?”

    娃娃沉默着,很认真的思索着这个问题,过了很久,她才轻轻点了下头。

    陆辛顿时感觉松了口气。

    虽然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做这些努力,直接问娃娃,得到的答案可能也是这样的。。

    但是,在努力让娃娃理解之后,再决定是不是点头,意义就有些不一样了。

    他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件特别了不起的事。

    不过,还不等他脸上的笑容露出来,娃娃忽然又定定的看向了他。

    她的目光坚定,但是又带着询问,非常的认真。

    “你呢?”

    陆辛顿时微微怔了一下。

    ……

    ……

    反应了一下,陆辛才明白了娃娃的意思。

    她太简单了。

    简单到所有的选择都很真实。

    对于愿不愿意接受青港的这个计划,那么,出于一种保护青港的目的,娃娃当然是愿意的,但是,娃娃也有自己的坚持,她的目光里带有一种询问,这是在询问自己的意见。

    娃娃是一个愿意保护青港,但同样也不愿意就此放弃自己的生活与追求的女孩。

    明白了娃娃心里的这些念头之后,陆辛甚至对她生出了一种尊敬。

    他发现,这一天不仅是自己教会了娃娃一些东西。

    娃娃也教会了自己一些东西。

    ……

    于是他也经过了一番认真的思索,然后笑着回答:

    “如果你是在问我,愿不愿意让你答应,那我能回答的是……”

    “我个人是很喜欢这个城市的。”

    “我觉得现在的生活挺好的,努力工作了,就可以得到丰厚的回报。”

    “没有家庭的小孩子,也可以在一个有秋千,有果树的地方很好的生活。”

    “可爱的小姑娘会拒绝出卖自己的灵魂来完成任务……”

    “这个城市里的人,哪怕都明白自己很弱小,但也选择努力的站着来对抗污染……”

    “……”

    “他当然还不够好,但我看到的每个人都在努力。”

    他一边说着,脸上一边露出了笑容:“所以,我也希望可以保护这样的生活。”

    娃娃认真的看着陆辛的脸。

    看到了陆辛脸上的笑容时,似乎出现了一些迷茫。

    但她还是感觉出了陆辛这番话说的很真诚。

    于是她也认真的点了下头,脸上开始慢慢的露出了她的笑脸。

    “但是,我必须要诚实的回答你……”

    陆辛不等娃娃再次开口说什么,便又轻声开口,这时候,他的脸色仍然很真诚,也很平静:“一旦你选择了成为精神领主,那么你可能要永远的留在这里,而我的话……”

    他顿了一下,才轻声道:“我可能不会一直留在青港。”

    “毕竟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做,而且,我觉得我已经很努力了,但也不得不承认……”

    “或许我永远也无法真的成为他们……”

    “……”

    娃娃的表情顿时怔住,有种无法形容的哀伤在她的眼睛里升了起来。

    ……

    ……

    后面的车辆里,不知有多少担忧的目光看着前面那辆车,等着那辆车里的回答。

    做到了他们这种身份,已经很少有这么担忧焦躁的感觉。

    “单兵带着娃娃来看这些,究竟是什么意思?”

    同样担忧的也不只有他们,还有没跟过来的人,同样也在等着这个回答。

    有人一遍遍拨了视频电话过来,焦急的询问:“我们本来可以选择不问单兵的意见,但我们问了,我们本来可以直接让娃娃答应这件事,但还是绕了这样大的一个弯路,我们……”

    白教授坐在后座上,闭目养神,对这样的焦迫询问,根本不去理会。

    处理这些事的只有苏先生。

    他圆圆的脸上,肌肉都因为绷的太紧,出现了线条,冷着脸道:

    “这样的话就不用再问了,之前犹豫着这样的项目能不能开启的是你们,现在急心焦虑等着结果的也是你们,如果我们真这么着急要定这件事,那你们真觉得可以放得了心?”

    电话那端的人愤愤道:“我们只是担心……”

    “你们不是担心,是在慌!”

    苏先生少见的露出了冷酷的一面,道:“你们只是担心这样的事把握不到你们手里。”

    对方微微语塞,说不出话来。

    苏先生静静的看着电话,认真道:“结果出来,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们。”

    “但你们需要明白的是,这件事现在不会把握在你们手里。”

    “以后也不会。”

    “天国计划属于青港,不会掌握在某个能力者手里,更不会掌握在我们某个人手里。”

    “……”

    说完了这些,他面无表情,直接关闭了通话。

    然后,他静静的坐着,忽然长吁一口气,掏出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这等的确实有点久了是不是?”

    他忍不住向旁边的白教授发起了牢骚,小声道:“这都快绕主城一圈了……”

    “久点挺好的。”

    白教授仿佛在闭目养神,但却第一时间回答了苏先生的话。

    “越久,便说明他们也对这个问题越重视。”

    “……”

    “哎呀,这时候你就别说这样的话了……”

    苏先生轻轻一捶大腿,埋怨的看着白教授道:“我现在更喜欢听到你每一句说出来的都是实实在在的东西,因为我相信你,所以我才从中周旋,才说服了其他几个人,让大家一致同意这个项目的启动,但是老白啊,说真的,自从答应了这件事,我这颗心都是悬着的……”

    “变数太多了……”

    “这每一点变化,都跟蹦极似的……”

    “老白啊,你别睡,你睁开眼瞧瞧我,瞧瞧我现在这身材……”

    “我体重两百斤了,六十五岁,你让我这么一个人天天蹦极,你于心何忍啊你……”

    “……”

    “别说蹦极。”

    白教授被他烦的不行,也终于睁开了眼睛,目光看着前方,轻轻叹了一声,道:“蹦极还有条绳拴着,但是现在的我们,哪怕是没有绳子拴着,也要一闭眼睛跳下去啊……”

    “你真觉得我们现在还有得选择吗?”

    “有些话是无法告诉其他人的……”

    “精神领主是一定会出现的。”

    他的声音忽然变得非常沉重,甚至是严肃:“从科技教会留下了那些资料,或者说,从他们开始向开心小镇下手开始,就已经打开了一扇大门,月蚀研究院口中的第四台阶,从那时候开始就注定了要登上红月下的舞台,这不是我们愿不愿意的问题,而是命中注定。”

    “就算我们现在不选择自己打造天国计划,也会有精神领主来到青港……”

    他微微顿了顿,表情有种无法形容的微妙触动,轻声道:“当一些野生的能力者来到我们青港,并用其第四阶的能力,强行统治青港的时候,你以为我们会有还手的余地吗?”

    苏先生也忽然沉默了下来,手指交叉,用力的握在了一起。

    过了片刻,他才忽然开口,声音有些嘶哑:“就好像是……海上国那样?”

    “或许比那还要严重。”

    白教授低声回答,过了一会,才又道:

    “我一直说我们青港是幸运的,其实并不是指从科技教会手里捡到的那些资料。”

    “事实上,这些资料出现的太巧合了,反而让我心里不安。”

    “直到现在,我也不确定这是一份恩赐,还是一个挑战。”

    “……”

    “……”

    “我说我们是幸运的,其实指的是很多其他的因素……”

    “比如单兵、比如娃娃、比如你我,比如这座城里,所有的人……”

    “如果单兵不认可我们的计划,那我们将完全没有执行这个计划的可能,如果我们没有娃娃,那么,天国计划同样也会让很多人不放心,如果我们没有从一开始,就开始考虑天国计划,那么即使拿到了这份资料,也无法那么快的想好怎么合理的利用这份资料……”

    “青港走到现在,比走钢丝还危险,每一步错了,都不会有现在的好局面。”

    “但既然有了现在的局面,那我们就可以认为:”

    “这个局面,就是我们应得的。”

    “……”

    苏先生听得一愣一愣的,喉结滚动了几下,过了一会,才道:“我只会和稀泥,这种天有点跟你聊不下去,但说真的,你看起来说了这么多,是不是还是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白教授也有些无奈的抹了一把头发,笑道:“这还重要吗?”

    “就像刚才单兵送去的遗言,几乎没有人最后的愿望得到了实现,但是……”

    “这个生活还是我们愿意看到的……”

    “只要这种生活,是让大多数人都愿意看到,并且热爱着的。”

    “我们不必担心没有人去保护他。”

    “……”

    “……”

    前面的车厢里,陆辛看到娃娃的眼睛里出现了一丝悲伤的情绪。

    在她已经主动做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决定时,忽然间听到了自己要离开的话,小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变得纠结了起来,这是一种不亲眼看到,几乎很难相信会出现在娃娃脸上的表情。毕竟纠结源于选择,本质上是一种欲望,而娃娃对这个世界的欲望,一直都很小。

    陆辛看着她的表情,忽然觉得有些开心。

    欣赏了一会,才握住了她的手掌,笑道:“我可能不会一直留在这里。”

    “但如果说我离开的久了,总有一个地方会回来。”

    “同样也是这里。”

    “……”

    娃娃眨了一下眼睛,这次她听懂了,脸上渐渐露出了惊喜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