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四百八十七章 海洋深处的歌声(二更)
    “单兵先生,你的休息室就在这里,我在你的隔壁。”

    落到了青港的主舰甲板上之后,陆辛在大副的带领下,来到了靠近指挥室的一个船舱,这里已经收拾的很干净,和酒店没什么两样,韩冰带了陆辛进入房间,解释道:“因为单兵先生负责的是实验的安保工作,所以才需要提前一天过来,熟悉环境,方便到时候的工作。”

    “娃娃与四位辅助能力者,将会明天一早到达,然后于明天晚上七点钟进行实验。”

    “白教授还在进行实验的前期准备工作,晚些可能会与单兵先生商量具体事宜。”

    “……”

    陆辛一一答应了下来,好奇问道:“娃娃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过来?”

    韩冰看了他一眼,笑道:“可能是因为娃娃一见了单兵先生就容易分心,没法好好学习?”

    “这……”

    陆辛顿时有些尴尬,自己居然被韩冰给调侃了?

    暂时留在了船舱之中,很快就有工作人员送来了新式的防护服。

    这时候陆辛也已经看到,在这片实验基地,所有的工作人员中,男性只占很少一部分,而且都已经穿上了厚厚的防护服,是那种防护效果最强,但也显得最为厚重的防护服。

    女性工作人员虽然明显更轻松一些,但一些必要的防护装备也都穿戴上了。

    海上国的污染,是以十八至五十五岁之间的男性为主。

    但也并不绝对,据海上国的调查资料显示,偶尔也有一些超出这个区间的人中招。

    不过,污染主体确实是在这个区间最明显。。

    白教授已经分析了出来,这应该与身为男性的独特欲望与关。

    十八至五十五岁,恰是欲望最强烈的时候。

    “我也要穿这个吗?”

    看着那厚重的,看起来简直像个大棉袄一样的防护服,陆辛认真思索了一下。

    然后他老老实实穿上了。

    顿时感觉像是被关进了一个铁罩子里。

    隔着厚厚的玻璃面罩,呼吸似乎都有些压抑。

    但这可不能不穿,据海上国留下来的资料显示,海上国本来也有不少能力者,最后却都受到了这种污染,自己当然也不能大意,毕竟好歹自己也是十八至五十五岁之间的。

    ……一个特别正常的男人。

    ……

    ……

    先留在房间休息了一会,装模作样的拿出资料来看……陆辛也觉得资料没啥可看的了,但现在外面甲板上所有的人都在忙,自己这时候出去溜达,总觉得不是那么回事呀!

    到了晚上七点钟左右,陆辛吃完了工作人员送过来的工作餐。

    穿着防护服,吃饭也很麻烦,而且陆辛注意到,这艘战舰上,有着严格的时间表,准确来说,晚上八点至十二点期间,是绝对不允许摘下头盔来的,其他时间区间,也尽量不要摘下头盔,但偶尔可以摘下来松口气。如果听到了异样的歌声,就需要第一时间上报。

    又过了半个小时,就有工作人员过来,邀请陆辛前往实验控制中心。

    陆辛随着工作人员来到了甲板二层的控制室,在这里见到了白教授等人,只见他与其他的几位教授,研究人员等,全都穿上了厚重的防护服,威严的站在控制室,像一排铁罐子。

    周围的墙壁上,则贴上了一张张的布置图与时间表。

    玻璃外面,可以看到一轮鲜红色的红月从海面升起,照着黑沉沉的海面。

    “单兵已经了解过了海上国污染事件的资料了吧?”

    白教授顶着个厚重的玻璃头盔,身上穿着防护服,模样显得有些厚重滑稽。

    事实上,这个控制中心里,所有人都像他一样防护的严实,像是一群罐头凑在一起开会。

    “嗯嗯,看到了,划重点的地方还看了好几遍。”

    陆辛答应着,表示自己虽然只是一个保安,但工作态度也是很好的。

    “快到时间了。”

    白教授看了一眼时间,向陆辛道:“或许看资料再多遍,也不如亲眼看一次来的清楚。”

    “八点吗?”

    陆辛点着头,靠近了指挥室的窗户。

    他还记得时间表上,八点至晚上十二点,是绝对不允许摘下头盔来的。

    这就说明,八点开始,必然会有异样出现。

    “白教授,各方面都已经准备好了。”

    七点五十分的时候,韩冰走了进来,看了一眼指挥室里的罐子们,忍住了笑容。

    她们女性虽然也都做了一些防护措施,但明显要轻松的多。

    “很好。”

    白罐子威严的点了点头,道:“这是实验前的最后一次数据比对,非常的重要。”

    眼见得时间差不多,其他人便也都不说什么,同时起身,来到了窗边。

    为了方便观察,青港的战舰指挥室要比海上国的甲板高很多,因此他们可以居高临下的看到海上国的轮船甲板。

    只见那一片看不见边际的轮船国度上面,一片漆黑,只有战舰探照灯扫了过去。

    红色的月亮在海上,显得尤其的鲜明,沉甸甸的,座落在众人头顶。

    那些懒散而麻木的男人,这时候仍然散落在了甲板的各处,或仰或卧,仿佛一只只破烂的麻袋,或是腐烂的海象,在他们的身上,看不到半点属于人的生气与活力,死气沉沉。

    “准备好了……”

    时间来到了7点58分,白教授轻声提醒。

    整个指挥中心,众人都屏息以待,静静的看着海上国甲板。

    两分钟的时间过的很快,或者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就那么准确的在八点钟开始,陆辛通过防护服的玻璃面罩,看到那片毫无生气的甲板上,忽然出现了微微的动作,立刻定睛看去,就看到,海上国的男人们,有的像是听到了什么,忽然微微动弹,抬起了头来。

    那双本来毫无情绪的眼睛里,赫然有着些许激动。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人抬起了头来,像是一片被唤醒的腐烂企鹅。

    他们不仅抬起了头,而且整个人的表情也在快速的变得激动且富有生气,有人细细的聆听,也有人奋力的支着瘦弱的身体,从甲板上站了起来,面朝巨大的红月,张开了自己的双臂。

    渐渐的,像是海水在沸腾。

    陆辛看到,那甲板上,海上国的男人正在飞快的活动了起来,他们变得越来越激动,有人已经开始手舞足蹈,脸上的表情,都是强烈的痴迷,与他们白天时的麻木与空虚截然相反,有人高声的叫着,有人疯狂的抢夺起了酒瓶,猛得摔掉瓶塞,然后大口的往嘴里灌。

    他们有人开始用力的敲着甲板,仿佛在打出某种节奏。

    更多的人,则是开始胳膊挽着胳膊,快活而整齐的,在甲板上跳起了舞。

    嘭!嘭!嘭!

    甲板被他们踩出了沉闷而有撕裂感的声响。

    周围的地面上,甚至有他们同伴的尸体,都被他们踩成了肉泥,却无人理会。

    ……

    ……

    防护服里,陆辛没有听到任何动静,周围是一片死寂。

    但他眼前的海上国,红月下的人,却像是在召开一场无声的狂热派对。

    那种歇斯底理的癫狂,有种让人毛骨悚然的视觉冲击力。

    陆辛忽然感觉有些憋闷。

    那是一种感官上的压抑,就好像有什么声音在隐隐传来,却又听不清楚。

    他静静的站在了指挥室的窗前,看着那一群男人的狂欢。

    不知什么时候,他的手掌已经放到了头盔上面。

    然后慢慢的,打开了卡扣,轻轻将头盔给摘了下来。

    瞬间,有种清晰的歌声传进了他的耳中。

    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空灵缥缈,婉转低吟,却没有具体的音节。

    随着这种歌声的响起,陆辛感觉自己的身体里,似乎有隐隐的热流在缓慢涌动。

    陆辛的脑海之中,瞬间生出了一种幻觉。

    好像自己在得到了一个完美女性的轻轻抚慰,自己的身与心,浑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都出现了一种酥麻的感觉,最原始的欲望被唤醒,但又比那种欲望,还要强烈万倍。

    就连他,这时候也有了一种手脚微微痉挛抽动的感觉。

    内心里有种无穷的渴望升腾了起来。

    “嚓嚓……”

    也就在这时,清脆的剪刀闭合声音响起,陆辛的耳中,瞬间一片清静。

    他猛得抬头,就看到妈妈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身边,和自己并肩,看着窗外的红月。

    “还没到时候哦……”

    她能感受到陆辛投过来得目光,轻声笑着提醒。

    陆辛的脸色微微变化,顿时反应了过来,轻轻将头盔放在了一边。

    “这种污染,确实很可怕啊……”

    看着外面那群癫狂抽搐的海上国男人,他心里不再感觉怪异,而是生出了同情。

    ……

    ……

    “啊哟……”

    与此同时,白教授等人也发现,陆辛的头盔居然摘了下来,出神的看着窗外。

    一时他们也心惊不已,用眼神传递着彼此的担心。

    “还好,还好单兵没有做别的什么……”

    “虽然很离谱,但刚才,我确实生出了一种担心……”

    “万一他一个忍不住,把这个污染搞定了,我们明天的实验可咋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