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五百零一章 我是来接你的(二更)
    自从上一次见到小鹿老师害怕的样子,陆辛已经很久没有去过孤儿院了。

    好几回觉得该去,但又总是给自己找到了一些理由没有过去。

    比如说最近工作忙,比如说最近手头上没有钱之类的。

    哪怕是买了这套别墅,陆辛也是不紧不慢的与韩冰商量着做这些装修之类的事情。

    装修完成之后,他甚至感觉不够,能再多装几天就好了。

    这大概,也是因为自己内心,有点抵触见她?

    ……

    但是,如今实在找不到理由了,陆辛便也还是决定,再去一趟孤儿院。

    做下了这个决定之后,陆辛反而觉得有些激动了。

    倒有种迫切的感觉。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种复杂的焦迫感,真的挺有意思的。

    原计划的是第二天在公司里下班之后再过去,但这一天居然有点难熬了,陆辛玩俄罗斯方块,觉得没意思,拿着厚厚的入账表算自己该得的油水,居然也会觉得有点没意思了。。

    于是在熬到了下午的时候,他终于还是找了个给客户送材料的名义离开了公司。

    跟刘主任说这件事的时候,他眨了几下眼睛,完全不明白陆辛为什么要跟自己说一声。

    你想去就去,别说送材料,直接翘班也没人管呀……

    为什么要专门跟自己说一声?

    倒是陆辛感觉挺心虚的,这还是自己第一次以送材料的名义翘班。

    幸亏刘主任没有发觉。

    ……

    ……

    摩托车早已从中心城送了回来,陆辛骑上了摩托车,穿过了二号卫星城下午时分慵懒的街道,向着警卫厅方向驶去,一番认真的思索之后,还停下车,从路边摊上买了一麻袋苹果。

    往车后座上一搭,这才放心的向前驶去。

    先是来到了警卫厅旁边的那栋小楼,然后顺着楼道向上走去,三楼位置,没有看到那位保安大叔,陆辛微微一惊,急忙快步走上了四楼,然后整个人懵住,四楼这里,这里只有空荡荡的楼道,和大开的铁门,以前的教室里,还散乱的堆着一堆桌椅,却不见一个人影。

    陆辛有种血液挤进了脑袋里的感觉,眼前的画面微微晕眩。

    人呢?

    幼儿园的人呢?

    ……

    “喀喀喀……”

    陆辛甚至可以听到身体里面的骨骼,轻轻抽动发出的清脆响声。

    脸上的肌肉仿佛有了自己的生命,正在自己的脸颊上,扭曲出各种不同的表情。

    然后他才忽然反应了过来。

    不对……

    特清部早就安排了专门的战士看着他们,不可能出了事自己却不知道……

    所以……

    陆辛抬手捂在了脸上,慢慢的揉搓。

    将自己脸上的表情轻轻抹掉,重新变成了自然而平静的样子。

    甚至还带了些自嘲的微笑,自己真的是年龄大了,脑子都不太好使了吗?

    小鹿老师他们,可能只是搬回去了而已……

    ……

    重新下楼,跨上了自己那辆拉风炫酷的银色战车,驼着一麻袋苹果,向城南驶去。

    慢慢的,穿过了错综复杂的小路,他再次来到了那一辆荒凉的区域。

    周围都是被人喷满了抽象艳色涂鸦的墙壁,墙壁中间,是破碎了一块块水泥碎片的路面。

    陆辛骑车穿过了这里,向着以前去过很多次的红月亮孤儿院赶去。

    以前他加入特清部之前,曾经无数次来到这间孤儿院。

    这一次过来,倒是比之前去警卫厅附近,心情更复杂。

    一个地方太过熟悉了,普通的景物本身,似乎也被赋予了不同的意义。

    密密麻麻缠绕着的铁丝网,已经有些生锈的招牌,被时光风雨侵蚀过的“红月亮小学”。

    陆辛松开油门,慢慢在小学面前停下,心脏也跟着轻轻落下。

    他已经听到了孤儿院里面,传出来的小孩子欢笑声。

    保安亭里,戴着老花镜,认认真真看着报纸的保安大叔,抬头看了陆辛一眼。

    他的表情似乎闪过了一抹沉重,但旋及就变得正常。

    摆了摆手,道:“直接进去好啦!”

    说完了,自己便又低下头看着报纸,连门都懒得出来开。

    陆辛自己下车,解开铁丝网,拉开了大门,然后才重新骑上车,慢慢驶了进来。

    院子里很热闹,几十个小孩子把这个不大的院子挤的热热闹闹。

    有的在踢键子,有的在扔沙包,有的在打玻璃球,还有一个胖墩墩的小姑娘,正骑在一个瘦的跟猴一样的小男孩身上,用力摁着他的脑袋,不让他爬起来……多好的童真啊!

    “咦?”

    看到了陆辛骑着摩托车进来,一群眼尖的小孩子也顿时发现了他。

    “我的情敌来啦……”

    其中,一副老大派头的小光头,一个爱流鼻涕的鼻涕虫,还有一个戴着厚重眼镜片的小分头三个,看到了陆辛的反应最为激烈,在别的小孩子都盯着陆辛车后座上那一麻袋的苹果,惊喜的猜着里面是土豆还是地瓜时,他们三个已经彼此使个眼色,迈着八字步迎上来了。

    “你,停下。”

    小光头在最前面,抬手一指陆辛,质问道:“你怎么这么久没来?”

    陆辛愣了一下,一手支着地面,看着三个气势汹汹的小家伙。

    只好解释道:“我最近有点忙。”

    小光头根本不吃这一套,小手一摆,道:“那你上次为什么要惹哭小鹿老师?”

    陆辛真的愣了一下:“我有吗?”

    “有。”

    鼻涕虫愤愤的道:“你上次就是惹哭了小鹿老师才走的。”

    “啊这……”

    陆辛想到了上次见面的尴尬,倒有些愧疚了起来:“我真的不知道啊……”

    “那……”

    小光头摇了摇头,琢磨道:“连我们也是偷偷去看,才发现她在哭……”

    “这可能你真的不知道,女人大概都这样吧……”

    偷眼看了看不远处正骑在别人身上乱捶的小胖妞,摇了摇头,又向陆辛道:

    “但是那也不行,你不能再惹小鹿老师生气了知道吗?”

    “不然下次扎你轮胎!”

    “……”

    陆辛愕然。

    这个威胁对他的份量还是蛮重的……

    “你呀你……”

    当小光头和眼镜猴牛气哄哄的抱着双臂离开之后,鼻涕虫留了下来,不仅没走,还上前了两步,拍着陆辛的摩托车前轴道:“你说你都这么大的人了,还不如何谈恋爱吗?”

    他一脸的埋怨,道:“对女孩子吧,要温柔,要体贴,要懂得爱护和包容。”

    “我也不知道上次你和小鹿老师聊了什么,才把她气的眼睛都哭红了,但是,无论你们聊的是什么,错的肯定是我们男人呀,你就不应该和小鹿老师吵,把自己的脾气收起来,把自己的底限放弃,你就一心的对她好,她不对也是她对,这样才真感动她,你明白吗?”

    “……”

    陆辛有些瞠目结舌的看着鼻涕虫,好半晌,才发自肺腑的道:

    “明白了,谢谢。”

    “……”

    “唉,可惜我还差十年才算长大,不然还需要教给你吗?”

    看着鼻涕虫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离开,陆辛感慨的同时,也不由担心起了这个孩子的将来。

    这是个暖男的好胚子啊……

    只可惜,越是这样的,找对象越是一个大问题……

    ……

    ……

    把一麻袋的苹果提了下来,打开口子,让小孩子们自己拿。

    自己则转身进入教室,穿过整整齐齐的课桌,来到了尽头,一个狭小阴暗的办公室门口。

    微微停顿,陆辛轻轻推开虚掩的门,就见到这间小小房间里,正有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瘦削身影,背对着自己,慢慢的批改着一摞作业。阳光从窗外洒了进来,勾勒成了温暖的光泽。

    陆辛没有打扰她,只是静静的在门边看着。

    小鹿老师沙沙的在作业本上写着批语,慢慢的,慢慢的,速度慢了下来。

    陆辛笑道:“之前比较忙,一直没有功夫过来。”

    小鹿老师沉默了一下,才放下了笔,轻轻转着轮子,转过头来看着陆辛。

    她穿着一件短羽绒服,腿上盖着一层毛毯,脸上戴了一副只有在批改作业的时候才会戴的无框眼镜,细长白晳的手指,轻轻绞在了一起,目光温柔,先是认真的打量了陆辛一会,脸上才慢慢的露出了笑容,轻声的开口道:“我还以为你上次生了气,就不肯再来了呢……”

    “……”

    陆辛也仔细的打量着她,忽然道:“这个地方,我以后确实不打算再来了。”

    “嗯?”

    小鹿老师猛得抬起头来,有些慌张的看着他。

    陆辛忽然笑了起来,说出了自己的后半句话,道:“因为我要带你们一起离开。”

    “啊?”

    小鹿老师表情都变了,不解的看着他,甚至还有些……

    ……惊恐?

    “这个地方太破旧啦,我找了一个更好的地方。”

    陆辛似乎因为自己成功的幽了一默很开心,笑道:“走吧,我带你去看看。”

    小鹿老师的表情从迷茫到紧张,又从紧张到吃惊,然后慢慢的变成了纠结,最后是微笑。

    她看起来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但沉默了一下之后,还是抬起头来,笑道:“去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