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五百零三章 我可能出了点问题
    声音很平静,自然,甚至有些温柔。

    但小鹿老师却惊的一口气都没有喘过来,抓着陆辛胳膊的手因为太过用力,指节发白。

    巨大的恐慌笼罩住了她,她想要将手收回来,却连收回来的力气都没有。

    外表看起来,他们两个都显得很平静。

    小鹿老师的手,只是抓着陆辛的胳膊,因为太疲惫,倒显得有种放松式的感觉。

    眼神接触,窗外夕阳洒落。

    ……

    “真的好奇怪啊……”

    陆辛继续轻声的说着:“那些记忆,这么多年,我都没有想起来,但是当我想起来的时候,却发现当时发生的事情,一丝一毫,都是那么的清晰,我甚至记得当时的感觉,记得当时他们每一个人死在我手里时的触感,也记得他们每一个人临死时看着我的表情……”

    “……”

    小鹿老师忽然用力的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但是她的肩膀,却在剧烈的颤抖。

    陆辛平静的转过头,看了她一眼,手掌微微抬起来,似乎是想抚摸一下她的头发。

    但是,他还是放弃了。。

    只是轻轻的叹了一声:“不过最让我好奇的是,在这个记忆里,我自己的感觉,我在脑海里,甚至有当时发生那些事情时,清晰的每一幕,回忆起来,就像是重新走了回去一样。”

    “在那个记忆里,我一直在杀人……”

    “但是,我不记得自己杀他们的时候,有懊悔或是痛苦的感觉,我……”

    “……”

    “别说了……”

    小鹿老师颤抖着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她喉咙发紧,身体剧烈的颤抖。

    声音里似乎带了哀求一样:“求求你,别说了……”

    “我……”

    陆辛犹豫了起来,慢慢道:“但我真的不知道该和谁说啊……”

    他看着小鹿老师,眼神里有些奇怪的东西,轻声道:“想起了这些事,也就明白了更多的事,我才知道,原来我之前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原来我早就已经疯狂过了……”

    “同时我也明白了,原来你怕我,也是这个原因?”

    “……”

    小鹿老师身体剧烈颤抖,她用力摇着头,似乎有哽咽声,但却没有回答。

    “我能理解的,真的可以理解……”

    陆辛重复了两遍,似乎是用这句话来安慰她,低声道:“那段时间,我并不知道你怕我,大概是因为我不愿意想起来的原因,我的记忆,就在那充满血的一幕戛然而止了,我不记得当时我为什么会离开孤儿院,也不知道你是如何在那种重伤的情况下活了下来的……”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后来怎么熬过了那段时间,又怎么开始了上学,工作,就好像,在孤儿院的事情发生之后,一下子过去了很多年,现在我清晰的记忆是从一个下着雨的夜晚开始的,那天我刚刚加完了班,坐地铁回家的时候,忽然遇到了你,所以我笑着向你打招呼……”

    “……”

    不知道陆辛的话,有没有将小鹿老师的回忆,唤回那个雨夜。

    她的身体,猛得颤了一下,她虽然捂着嘴,但还是能够看到她的脸在泛白。

    陆辛似乎什么也没看,但却将她脸上的一切表情,尽数收在眼底。

    他沉默了好一会,眼底是深深的悲伤。

    但脸上的表情,却有些不受自己控制,平静,却又显得有些奇怪。

    那似乎是……讥诮?

    只有声音异常的轻柔:“真的好奇怪,当时的你,居然没有逃跑……”

    “不……不是……”

    颤抖从陆辛的胳膊上传来,那是小鹿老师的身体在颤,她放下了捂着嘴的手。

    脸色苍白,但又正在泛起不自然的红晕,这是异常激动的表现。

    她用力的打断了陆辛的话,平时漂亮而且温柔的脸上,甚至带着种罕见的怒意。

    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大声喊着:“所以你……”

    “所以你后来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补偿?”

    “这么多年,你自己省吃俭用,一直照顾我们,就是为了补偿?”

    “……”

    小鹿老师罕见露出这样的表情与愤怒,所以陆辛也微微怔住了。

    他似乎有些不习惯,这倒让他有了一种类似于平静的神色。

    他静静看着小鹿老师发红的眼睛,轻声道:“如果我是在补偿,那有什么不对吗?”

    “不对,完全不对……”

    小鹿老师大声叫了起来,双手用力的绞紧,耳根发红,看得出她有多么的用力,大声的道:“我不要你的补偿,他们也不要你的补偿,你当时做的事情,永远也补偿不了……”

    这话有着一种力量,使得陆辛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望着小鹿老师的眼睛,他仿佛也有些迷茫:“那你是……”

    小鹿老师脸上滚满了亮晶晶的泪水:“我要的,只是你回来啊……”

    “我只希望原来的那个你……”

    “回来……”

    “……”

    这个回答大出陆辛的意料,他甚至有些艰难的发问:“原来的我?”

    “是什么样子的?”

    “……”

    “原来的你,就是现在的你啊……”

    小鹿老师用力的握着拳头,让自己可以顺畅的把话说下去:“我,我不知道你想起来的都是什么鬼东西,但我,我有自己的判断,我记得当时我被带去孤儿院时的样子,我在那里,遇到了你们这一群怪小孩,我从一开始就看出了你们和别的小孩不一样,每个都不一样……”

    “他们,有的让我感觉很害怕,看起来文静,但比街上抢人东西的流氓还可怕。”

    “只有你不同,你是那群小孩里最安静的……”

    “你很乖,很老实,大孩子都不怎么和你玩,所以你也显得很……”

    “……孤独!”

    “我是从街上被人捡回去的,我已经饿了很多天,到现在我还记得,我第一眼看到食物时的样子,我……我那时候永远也吃不够,别人手里有食物,我一定会去抢过来塞进嘴里。”

    “所以,我记得我抢过很多人的东西,也挨过其他人的打……”

    “大孩子骂我是疯子,小孩子也都躲着我……”

    “只有你,只有你被我抢东西的时候不生气……”

    “也只有你,在我被别人打倒在地的时候,反而主动拉我起来……”

    “……”

    小鹿老师断断续续的说着,每一个字,都很大声,用尽了全力,维护自己说的事实。

    “所以,所以后来发生那样的事,一定不是你……”

    她抬头看着陆辛,目光甚至有些凶狠:“一定是那些人对你做了什么,毕竟,毕竟我看到过无数次你被人推进地下室的样子,也无数次在你身上看到了新鲜的伤口与针眼……”

    “毕竟,那次的事情,就发生在你被关起来三天时间之后……”

    “所以……”

    她因为连续大声说话,气都有些不顺,急促的喘了几下,身体都似乎有些虚脱。

    陆辛犹豫着,抬起手来,轻声拍了拍她的后背。

    在他拍第一下的时候,小鹿老师,就猛得挺起了腰来,眼神居然显得异常锋利。

    她用不容置疑的眼神看着陆辛:“再见你时,我没有害怕。”

    她仿佛是在大声的宣布:“我没有!”

    “我只是想知道,你是不是已经回来了……”

    “因为,因为我经历了一个,本来以为是世界上最好的地方,却发现那是一个地狱的过程,所以,所以我就决定,我要自己建造一个这样美好的地方,我……我很笨,也很没用,靠了你的帮助,才能勉强维持下来这个孤儿院,但不管怎样,这个孤儿院,造好了……”

    “那么,我就只剩了一个心愿了,以前那个你,那个温柔善良的你……”

    “还在吗?”

    “你,现在还是那个你吗?”

    “……”

    一下子听了小鹿老师这么多的话,陆辛内心深处,仿佛也有什么东西被触动了。

    平静的情绪里,隐隐有浪花溅了起来。

    他抬头看向窗外,夕阳如血,但仍然带着可以伤人的明亮。

    于是他微微闭起了眼睛,久远的回忆再度被拉到眼前,他记得那个充满了哭嚎惨叫,以及血腥味的夜晚,记得自己走过之处,到处都是鲜红的血液,记得有骨头碎裂的声音,还有大楼的钢筋与水泥,被扭曲崩碎的声音,记得那一张张布满了血液的脸,以及笑声……

    这让他头痛的毛病又犯了,太阳穴处的血管,隐隐堵的难受。

    眼睛又开始失焦,只有小鹿老师坚定的眼神,仍然在这时候,直直的看着自己。

    她仍然在等着自己的回答。

    她在质问自己。

    陆辛很想回答她的话,但却只感觉脑袋异常的混乱。

    “我……”

    他开口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嘶哑,于是闭嘴,调整了一下。

    然后才说出了自己认为是最真实的回答:“我可能,一直都是我自己……”

    “只不过……”

    他顿了一下,轻轻敲了一下脑袋,道:“我出了一点问题。”

    小鹿老师抿紧了嘴唇,眼睛里同时有着恐惧与担忧,但是,担忧占据了上风。

    泪水还在眼睛里,但这双眼睛,却明显的让人害怕。

    陆辛甚至不愿再看到这双眼睛。

    于是他慢慢的,转过了身,沉默的向着房间外面走去,在走到了门边时,站住脚。

    “我会努力治好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