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五百一十二章 无眠的酒店(一更)
    无法形容被那双眼睛看到的感觉。

    陆辛很确定,眼前这个前台小姐,应该不是能力者,更不可能是什么精神怪物。

    但是她在那里疯狂的状态里,突兀停下,慢慢翻起满是血丝的眼睛看向他们,却给人一种极为强烈的怪异感,尤其是,在这个前台小姐看着他们的时候,瞳孔似乎都没有半点变化。

    她作出了向自己这些人看过来的动作,但眼睛里却又像是没看到自己这些人。

    这种感觉,就像是被一具死尸盯着。

    ……

    “我去……”

    壁虎也被这眼神看的心里一惊,下意识后退了一步,道:“小姐,你已经几天没睡了?”

    那位前台小姐没有反应。

    她站在了原地,过了很久,瞳孔才缓缓收缩,有了焦点。

    也是直到这时,她看起来才有点像个活人。

    “你们要住?”

    她开口:“一百一间,押金的话,一人一千。”

    在她说话的时候,每个字的发音之间,都有了半秒左右的间隔。。

    这让她有种快没了电的收音机一样的迟缓。

    “嗯?”

    陆辛听了她的话,顿时微微皱眉。

    这价格可已经不仅仅是贵了,简直就是抢钱了……

    尤其是一人一千块的押金,这一听起来,简直就像是开玩笑一样了。

    “我靠,这么贵?”

    不过不用陆队长亲自开口,壁虎已经嚷嚷了起来:“小妹妹,你是不是记错了价格?”

    “唰!”

    并不算太过分的抱怨,但那个前台后面的女孩,却忽然狠狠的瞪向了壁虎,本来就布满血丝的眼睛里,正在变得更为鲜红,好像血液随时会从眼眶里流淌出来,触目惊心。

    “不想住可以不住。”

    她忽然粗气粗气的骂道:“穷鬼,土包子,嫌贵住什么酒店?”

    “……”

    迎着她的怒气,陆辛一行人顿时都有些尴尬。

    陆辛脾气好,不知道怎么应付这样的场面,红蛇又很老实,居然有点哑口无言。

    但壁虎却顿时受不了了,愤愤不平的拍了拍柜台:“你这什么服务态度啊?”

    “哗啦……”

    不说还好,这一说,那前台小姐忽然抓起身前的登记册,直接向壁虎砸了过来。

    “我就这服务态度……”

    她暴躁的如同一头烦躁的母狮子,吼道:“不喜欢赶紧滚开……”

    “嘿呀你这……”

    壁虎躲过登记册,气愤的掳起了袖子,叫道:“真当我收拾不了你了……”

    一边说,一边后退了一步,向身后的红蛇道:“你上,我这人不吃气,但不打女人。”

    “啊?”

    内向羞涩的红蛇怔了一下,被壁虎说的有点慌。

    咋就轮到自己要打架了?

    关键是,这是副队长让自己打架的,自己到底上还是不上啊?

    不过,正当红蛇下意识向陆辛投来了求救的眼神时,那个柜台里的小姐已经怒上加怒,她甚至气的眼泪都流了出来,扯着嗓子叫道:“你们这么多人,凭什么欺负我一个小姑娘?”

    “你不打我,我还要打你呢,我跟你拼了……”

    “……”

    说着声音里已经带了哭腔,奋力爬上柜台,要冲过来打壁虎。

    壁虎也顿时有些心惊,快速的向韩冰使了个眼色。

    韩冰会意,上前一步,抓住了那个要爬上柜台,但因为有点迷糊,没能成功的前台小姐的胳膊,将她推回了原地,笑道:“没事没事,不要生气,我们要登记的话,该怎么交钱?”

    听到“登记”和“交钱”两个字,前台小姐似乎有点发愣。

    她似乎被这么冷不丁的一问,连发火也忘了。

    怔了一下,才顺着回答道:“只收联盟币,有黄金也收,但不给切割。”

    “没关系,我们有联盟币。”

    韩冰笑着回答,然后从地上给她捡起了登记册。

    她声音温柔而耐心,带着些安慰的语调,非常配合的在登记册上签字。

    先拿出了五张百元纸币,一张一张的给那位前台小姑娘付了房费,又拿出了一叠纸币,从里面点出了二十张递给那个小姑娘当押金,并静静的看着那个小姑娘迷迷糊糊接了过去。

    “还有三千。”

    她见小姑娘将那两千押金收了起来,才笑着提醒了一句,又点了三千给她。

    前台小姑娘居然像是没有察觉有什么不对,见韩冰给自己,便顺手接了过来,塞进抽屉。

    看样子,即使韩冰后面不给她那三千,她也会直接给陆辛他们登记成五千押金。

    成功拿到了房卡,确定车可以暂时停在酒店门口之后,他们先拿了行李,去乘坐电梯。

    “这个女孩明显就是受到了污染的怔状。”

    进入了电梯之中后,韩冰才轻声吁了口气,向陆辛道:

    “她已经睡眠严重不足,所以表现出了迟钝、易怒、注意力分散、精神不正常亢奋等特征,不过,她自己明显没有察觉到这一点,否则,也不会出了这么大的问题,都还兢兢业业的呆在酒店里上班了,而这,应该也是黑沼城大部分人的状态,或多或少被盗走了睡眠。”

    “但是,他们自己或许还不知道,只当自己最近状态不好也是有可能的。”

    “……”

    “而且,她被盗走睡眠的时间,应该还不到半个月。”

    壁虎在一边笑道:“如果她也是整整半个月没有睡眠,那么她现在应该已经没有足够的体力去疯了一样的跳舞了,我瞧她刚才那个跳舞,姿势还是挺标准的,那小腰扭的……”

    “啧啧……”

    “……”

    韩冰晃了晃脑袋,把壁虎那不正经的后半句忽略,继续分析道:

    “这也就是说,黑沼城的沦陷,表现应该就是大部分人都或多或少丢失了一定的睡眠。”

    “但丢失的睡眠程度也并不一定。”

    “最严重的,可能已经完全失去了睡眠,且持续了接近二十天的时间。”

    “轻一些的,可能八个小时的睡眠只被盗走了一部分,持续时间没那么久……”

    “另外就是……”

    韩冰拿出了一个小巧的精神检测仪,在陆辛面前晃了晃,道:

    “刚才我靠近了她观察,但精神检测仪上的数值,没有出现波动。”

    “也即是说,这应该属于一种深层次的污染。”

    “污染模式是盗取,而非赋予……”

    “……”

    陆辛点了下头,他好歹也是队长,自然看出了刚才的小小争执之中,壁虎与韩冰其实都有观察那前台小姐的用意。尤其是韩冰,她虽然只是在一边观察,却已获得了不少资料。

    当然,只看这一个人,还无法得出准确的结论,需要更多的观察。

    “叮……”

    电梯到了相应楼层,门缓缓打开。

    陆辛他们踩着厚厚的地毯,悄无声息的走在了昏暗狭长的走廊里。

    两边皆是酒店房间,有各种轻微怪异的声音传了出来。

    某些声音,应该是正在开心拍手的人传出来的“啪啪啪”,也有的房间里,传出了仿佛是正在拿脑袋拼命撞墙“咚咚咚”,还有喝醉了的人躺在地板上碾转的“哼哼哼”。

    此外,还有各种奇怪的声音,使得这家酒店充满了诡异的躁动。

    他们从走廊穿过,甚至看到有些房间忘了关,里面的人黑着眼圈,正直勾勾的盯着电脑。

    陆辛他们从他的门口经过,他也不理,只有电脑的蓝光照在了木纳的脸上。

    陆辛明白,这都是因为缺少睡眠而引发的怪异……

    正当他们想着时,拐过了一个走廊拐角,然后他们忽然都停下了脚步。

    就在他们面前,走廊里,正有一个只穿着睡袍的女人,光着脚,正在走廊里翩翩起舞。

    她看起来三十余岁,身材极好,睡袍里仿佛什么也没穿,静静的踩在了地毯上,像是喝醉了一样,两只手交叠着,挽出各种花的形状,动作慵懒而迟缓,好像午夜里的幽灵。

    她挡住了去路,陆辛等人只好停下。

    昏黄的灯光下,女人旁若无人的跳着舞,脸上带着痴痴的表情。

    壁虎呆呆的看着这个女人慢慢的提起修长笔直的腿,竖成一字马贴在了墙上,身体轻盈后仰,完美的身材顿时显露无疑,不由得眼神都变得直了几分,但很快又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时候,跳舞的女人微微侧头,仿佛才发现陆辛他们靠近。

    她那张仿佛好久都没卸妆的脸上,慢慢露出了一个怪异的笑容,红唇向两边咧开。

    声音里带着种不清醒的迷糊:“嘻嘻,好累啊……”

    “像踩在云上……”

    “但是我睡不着呢……”

    “所以,不如你们过来陪我玩呀……”

    “……”

    一边说着,她站直了身体,脚像是踩在了云端上,摇摇晃晃,轻盈的向前走来。

    “嗯?”

    陆辛顿时有些担忧的看了壁虎一眼。

    但他们也没想到,那个女人只是向前走了两步,身体便忽然微微一僵。

    连一点征兆也没有,她脸上那种迷糊的微笑,顿时僵住,然后身体软软的向前倒了下来。

    “哎哟……”

    壁虎急忙一个健步抢上,伸手抱住了她,避免她直接摔在地上。

    然后他忽然间表情一僵,变得有些惊恐。

    皱起眉头,伸手在她的脖子,还有心脏位置,分别按压了一下,表情愈发低沉了。

    “死了。”

    壁虎转头向陆辛看了一眼,低声说道,然后缓缓让这个女人平躺在了地上。

    陆辛沉默的向那个女人看了过去,心情变得有些复杂。

    这个结果虽然突然,但并不意外。

    从她的黑眼圈与憔悴到可怕的表情就能看出,她疲惫的症状,比前台的小姐严重的多。

    当失眠到了一定程度,猝死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但是他也很难形容那种感觉,看着这个女人面前悄无声息的死去,很吓人。

    这种悄无声息的死法,似乎比被枪打死还可怕。

    ……

    ……

    “现在该怎么办呀?”

    一行四人站在了走廊里,围着这具女人尸体,彼此都感觉走廊里有些压抑。

    内向的红蛇,似乎有点被吓到,过了一会,才小声问道。

    “先将她放在这里吧,通知一下前台就好了。”

    陆辛沉默了一会,才轻声回答。

    壁虎点头,沉默了一下,又道:“不过现在更重要的,是整个黑沼城的现状吧,看样子,这里的污染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严重,如果任由这种污染蔓延,说不定会出现这种大量居民猝死的事件,我们是不是要考虑一下尽快找他们的行政厅了解情况,好着手清理?”

    “暂时不要。”

    陆辛还没有回答,韩冰却先说出了自己的建议。

    见他们的目光都看向了自己,韩冰脸微微一红,低声道:“我不是能力者,但我很早开始就接触特殊污染的事件,也经历了几次培训,始终觉得,现在的黑沼城,问题应该很严重,在原来的联络人没有及时与我们联系的情况下,这时候直接接触他们的行政厅很危险……”

    顿了一下,她道:“起码,我们需要先观察一下再说。”

    壁虎与红蛇倒是下意识对视了一眼,身为能力者,似乎还是不太理解韩冰的选择。

    毕竟韩冰只是一个普通人,在这一块,能力者有着先天的优势。

    “我同意韩冰的意见。”

    陆辛看了一眼韩冰,轻声点了一下头,继续默默的向前走去,忽然又回过头,看着韩冰道:“另外,你暂时不要跟我们分散着住了,今天晚上休息的话,你住在我的房间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