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五百二十一章 群爷的账本
    同样的一对姐弟,为什么弟弟被盗走了睡眠,姐姐却没有?

    在陆辛感觉有些好奇的眼神里,韩冰轻轻叫醒了姐姐,温柔的对她们进行询问。

    “我叫叶雪,弟弟叫叶小雨。”

    被从睡梦中被叫醒的女孩,似乎有些紧张,脸上甚至能够看出一点自责与害怕。

    不久前在楼下经历的那段噩梦似的一幕,对她来说实在太过可怕,让她心里充满了警惕,想着要照顾好弟弟,只是她也没想到,自己吃了东西,实在太困,居然趴在床上睡着了。

    “小妹妹,看你这个年龄,现在应该在上学才对,为什么要带着弟弟出来唱歌呀?”

    韩冰看出了这个女孩的紧张,化身为知性小姐姐,笑容温暖的询问着。

    “我……我是在上学的……”

    这个叫叶雪的女孩,应该很久没有被这么温柔的对待过了。

    回答的时候,眼睛里便有泪水不由自主的涌了出来:“但是,爸爸妈妈都不见了……”

    经过了一番详细的询问,陆辛与韩冰才得知。

    叶雪、叶小雨这对姐弟,家就住在黑沼城的三号卫星城。

    她们的爸爸在行政厅审计工作,妈妈是中学里的一位音乐老师。

    叶雪本来在上初二,叶小雨则刚开始上小学一年级。。

    本来无论怎么看,她们家都是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但就在半个月之前的一天,叶爸爸很晚都没有回家,妈妈显得很焦急,就让她们姐弟在家里等着,她则急忙的出去寻找。

    但是这一去,妈妈也没有再回来,家里只剩了她们丙个。

    叶雪与叶小雨两个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报警之后,也一直没有消息。

    姐弟两个等在家里,叶雪年龄大,只能承担起了照顾弟弟的责任,只是,爸爸妈妈消失的突然,也没有给她们留下钱,家里剩下的食物不多,姐弟两个撑了几天,就山穷水尽了。

    她们小小年纪,也不知道去找谁,肚子饿的受不了,就只好带弟弟出来唱歌赚钱。

    一开始的时候,别人对她还是很友好的,看她年龄小,一般会给几块钱。

    但是最近,她也感觉那些喝酒的大人们越来越暴躁了。

    可是她又不能不出来,肚子会饿。

    今天晚上是她遇到的最危险的一次,整个人都被吓的有点傻了。

    ……

    在韩冰的询问下,陆辛也听完了整个过程。

    这很明显,是一对可怜的姐弟,但是,他们心里反而更困惑了。

    因为这对他们想要了解到的事情,毫无帮助。

    按照叶小雪的讲述,爸爸妈妈消失之后,她就与弟弟生活在一起。

    两个人根本没有分开过。

    因为弟弟太小,一个人呆在家里会害怕,所以她哪怕出来唱歌,都会带着弟弟。

    吃的一样,晚上睡觉也在一起。

    那么,完全一样的生活,怎么会出现一个受污染,一个正常的情况?

    韩冰把她的讲述详细的记了下来,但很明显,她也没有头绪。

    “你们两个不用担心,暂时就先住在这里好了。”

    末了,韩冰见叶小雪已经困倦的不行,便摸了摸她的小脑袋,道:“房间费我已经交过了,而且我们的食物很多,你们不用担心饿肚子,可以等你们的爸爸妈妈回来之后再回家。”

    叶雪小手揉了揉眼睛,表情似乎还是有些担心:“姐姐,你为什么这么帮我们?”

    韩冰笑了起来,指了一下站在门口抽烟的陆辛,道:“因为我们老大喜欢听你唱歌。”

    陆辛听了,忙捻熄了烟,向她们露出了一个友善的微笑。

    小女孩有点害怕,默默低下了头。

    “一定有什么因素是我们忽略了,或是她还没有想起来。”

    让姐弟俩继续睡觉看电视,并告诫弟弟不要将声音调的太大,韩冰轻轻给她们拉上门,来到了走廊里,向陆辛道:“有可能这个因素,便是帮我们找到黑沼城污染逻辑链的关键,只不过,毕竟她们年龄还小,小姑娘又累的厉害,先让她们休息,我回头再过来问。”

    “另外,我在房间里留了摄像头,也可以帮我监控她与弟弟的睡眠状态。”

    “这些数据,说不定都会派上大用场。”

    “……”

    陆辛点了点头,笑:“这方面我非常相信你。”

    韩冰抬头看了陆辛一眼,笑道:“单兵先生,你这句话对我来说是很高的赞美。”

    正说着话时,只见走廊尽头,电梯门打开。

    一群打扮的五颜六色,发型也五颜六色,手里拎着各种棍棒刀具甚至是枪支的混混涌了出来,同时楼道里噼哩啪啦响,是有更多的人没乘坐电梯,直接从消防通道走上来了。

    整条走廊,瞬间变得煞气腾腾,让人心惊胆战。

    陆辛微微皱眉,下意识挡在了韩冰前面,就听见壁虎的笑声从那群人身后响了起来。

    “哎哟哟,哎哟哟,大哥们,你们动静小点,别吵着其他房客……”

    混混里面顿时有人道:“还有其他房客?”

    “都撵出去……”

    “咱们群爷说了,大小姐要住在这个酒店,她住多久,群爷包多久。”

    说着,便有小头目威风凛凛的指挥:“另外,你你你,还有你,就把守在这楼道里……”

    “你去把这个照妖照挂上,大小姐说这里可能闹鬼,咱们可都得守好了……”

    “……”

    陆辛与韩冰这才明白了过来,呆呆的看着一群混混把这酒店把守的滴水不漏。

    乍一看去,简直比青港特清部的守卫还要严格。

    “爸,您这边请……”

    人群里面,壁虎殷勤的搀着群爷的一条胳膊,满面谄媚笑容:“不去不知道,一去吓一跳,原来您的生意真做的这么大呀,哎哟哟,我其实也有点小本生意,考不考虑投资一下?”

    而瘸了一条腿的群爷,被自己的女儿女婿一左一右搀着,兴奋的拐杖都不拄了。

    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道:“只要你对我女儿好,这点小钱算什么?”

    “放心,等我死了,我这家产怎么也给你们留份大的。”

    “……”

    陆辛眼睛都微微瞪大了。

    瞧着这一家人其乐融融的画面,感觉有点别扭!

    ……

    ……

    由得小弟们清空了这一整层楼的房客,然后把守住了电梯与楼道口。陆辛等人进入了面积比较宽敞的陆辛房间,并且决定暂时将这里当成办公室。群爷在周围一圈人关切的目光里,从怀里抽出了一个黑色的皮包,拉链拉开,就见皮包里,是两本外表普通的黑色笔记本。

    “阿红,你还怪我不够疼你,瞧见这没有?”

    群爷拍了拍笔记本,向红蛇满眼怜爱的道:“这可是我的宝贝,有了这个帐本,别说找你们关心的什么‘黑草’流向了,这三号卫星城行政厅的官员,起码我能拉一半下水……”

    陆辛与韩冰对视了一眼,内心里都有点感慨。

    这份沉甸甸的父亲,还真挺让人感动的……

    当群爷打开笔记本,将里面的内容亮在众人面前时,他们就知道了韩冰的决定有多正确。

    账簿里面,不仅记了一笔笔的黑草及其他见不得光的交易记录,还有对行政厅各位要员的贿赂,内容重要的吓人,记录方法还用了一定的密码,如果不是群爷自愿交出这账簿,又自愿亲自帮他们解读,那么他们的武力再强,想要查清这些事,都不知要消耗多少时间。

    “那么,就请……伯父好好帮我们查一下?”

    韩冰坐在了旁边,甚至还拿出了笔纸,准备好了记录。

    “这个……”

    群爷见韩冰这么严肃的样子,潜意识里,顿时有点担心。

    这是自己最重要的秘密,牵扯到的不仅仅是自己的身家性命,却要由得外人翻看,甚至记录……

    “爸~~”

    红蛇撒娇,抱着群爷的胳膊晃了晃肩膀。

    群爷顿时沦陷,连声道:“好好好,是我错,不该怀疑你的朋友……”

    ……

    ……

    大哥级人物亲自查自家的账,效率果然与众不同。

    黑沼城虽然鱼龙混杂,三教九流,各种阴暗里的生意错综复杂,给人一种混迹此道,随时有可能被人砍死在街头的印象,但他们自己的账目却非常的清晰,另外,黑草生意作为利润最丰厚的生意,早就被黑沼城里各个有势力的人瓜分干净,泾渭分明,分配均匀。

    因此,平时他们做的,都是熟头生意,流向也是基本固定的。

    在这样得账目中,想查到这一个月来,黑沼城内部对于黑草的异常消耗,极为简单。

    只消账目一一记录对比,便已清晰的落在纸上。

    城南。

    天和小区一带……

    不到半个小时,韩冰就在地图上圈出了一个重点区域,轻轻点了两下,抬头看向陆辛。

    从黑草的交易记录上,可以看得出来,这个位于城南的天和小区周边,原本属于交易偏少的一个区域,但就在大半个月前,这里忽然多出来了许多到群爷手底下拿货的人。

    不仅如此,需求还在一直上涨。

    只不过,因为整个三号卫星城,各个地方,最近的需求量都在上涨,所以这变化并不明显。

    只有前后对比时间,才能发现,这里是最早对黑草的需求突兀上涨的地方。

    “是这里的话,倒有点怪啊……”

    不仅陆辛与韩冰,同时确定了这个地方有古怪,就连群爷,也微微皱了下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