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五百二十二章 黑暗里的咀嚼声
    见群爷露出了诧异的表情,陆辛与韩冰,便急忙追问。

    听了群爷的解释,他们才了解。

    原来这个天和小区,本身就属于一个叫作天和安保的私人安保公司员工住宅区。

    天和安保,虽然称之为安保公司,却也是混迹于黑白两道,名声响亮。

    其势力比起眼前这位群爷来,只高不低。

    毕竟,群爷也最多只能拉三号卫星城一半的官员下马,而天和却早就已经和主城那边的上流人物搭上了关系。那些行政厅的官员们,很多私人生意,都要靠天和来保驾护航的。

    公司势力大了,下面人的福利自然也不会差。

    城南那边,有大片的小区,都是天和旗下,专门供给自家老员工及家属居住的。

    而且这家安保公司规矩也很严,黑草的生意,他们也接,但多是押送与运输,从不许手下人碰这个。。就连群爷,也习惯了天和的态度,平时开拓生意渠道,都很少往城南那边去的。

    所以他一见黑草的异常流动,居然与天和有关,便也多少有些意外。

    微一沉吟,他就先收起了笔记本,然后让壁虎从外面喊了一个叫银毛的小头目进来。

    “城南那边的货,是我供的呀……”

    那个小头目见群爷在意这个问题,便也急忙如实汇报:“群爷你不知道,以前就是我负责城南这边的业务,只是天和的人不碰,有时候还不让我卖,所以害的我这业务一直提不上去,但经过我坚持不懈的努力,终于打开了他们这边的市场,现在已经特别红火啦……”

    “但群爷请放心,我不会骄傲的,一定再接再励,百尺竿头,再进一步……”

    “……”

    陆辛听着, 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一直努力认真工作的他, 特别想扼杀眼前这个小头目的励志梦想。

    “闭嘴。”

    群爷也没功夫听他这个, 冷哼一声,道:“你卖货给天和的人,就没有人过来找你麻烦?”

    “没有啊……”

    银毛小头目道:“对我还越来越客气了呢, 以前对我总爱搭不理的……”

    “我觉得我在城市的事业继续做下去,他们很快就会对我高攀不起了……”

    “……”

    韩冰嘴角抽了抽, 将一个个疑点记录了下来。

    沉吟半晌之后, 她继续看向了银毛, 道:“那你有没有听说,他们为什么有了这变化?”

    “不知道呀。”

    银毛知道这是大小姐的朋友, 也不敢得罪,老老实实的道:“咱是生意人,不乱打听。”

    韩冰:“……”

    银毛忽然又道:“不过, 他们为啥要黑草, 咱不知道, 但是大半个月前, 天和那边却是闹了件别的事,说是从主城那边接了一个大项目, 需要大量人手,给出了高价,就连我的几个小弟, 也有不少人跟着出去跑了一圈,为此我还从他们手里抽了份额不小的中介费……”

    韩冰顿时警觉, 道:“他们出去做了什么?”

    银毛道:“不知道啊,据说只是在某个地方站了一夜, 还专门发了不少家伙,当时他们还以为还跟什么人真刀真枪的干呢, 结果只是守了一夜,啥也没做,就给送回来了……”

    韩冰皱起了眉头:“全部都活着回来了?”

    银毛点了点头:“对啊,都白赚了不少钱。只是出去一晚上,就发了五百呢。”

    “不少浑账这一下子就飘了呢,又是抽又是赌,花钱那叫一个大手大脚,我瞧着他们这样下去不行啊,人就堕落了,于是我后来又找他们一人收了两百的保护费,免得他们乱花钱。”

    “……”

    陆辛在旁边认真的听着,过了一会才明白过来。

    这些黑沼城的底层势力,也有一套自己的生存法则,平时跟着群爷做生意的,也不见得都是跟着群爷的人,可以算是群爷手底下人的,其实只是这些小头目,而小头目们,各自手下也有几个亲信,其他更多的,则是一些本来就混迹于底层,无所事事的街头混混们……

    若是群爷这边有事,便吩咐到小头目,小头目们再找亲信,一个接一个,很快就能收敛起一大帮子人来,不论是出去砍人还是办什么事,看起来都人多势众,也威风凛凛。

    但平时,这些基本属于外围成员的混混们,还是各自讨生活。

    所以,他们才会既算是群爷手底下的人,但也会被天和安保那边召过去做一些事。

    当然了,混混也有剥削的,这个银毛就明显很懂得剥削……

    人家赚个五百块钱劳务费,他还得一人抽两百的份子,居然还说的挺好听的。

    ……

    ……

    韩冰的情绪也被这个小头目打乱了,深呼了口气,然后才直奔重点:

    “你说的这些人,也是在回来之后,就对黑草感兴趣了?”

    银毛道:“不是啊,他们本来就感兴趣……”

    见群爷脸色有些不善,急忙接了下去:“但确实好像更感兴趣了,毕竟手里有钱了。”

    韩冰听到了这里,心里已经有了打算,轻轻吁了口气。

    转向群爷,她脸色认真,道:“我想见见这些人。”

    群爷这一次不等红蛇撒娇,就直接转头看向了银毛:“都有谁去了?”

    银毛喃喃道:“我认识的,就有孙黑子、长短腿、大芦葫……”

    群爷冷哼了一声,道:“都是些烂泥似的玩意儿,把他们叫过来。”

    “叫……”

    银毛脸色变得有些迷茫,道:“不好叫吧,我都好多天没见过他们了……”

    群爷眼睛一斜,便要发火。

    倒是韩冰认真思索了一下,先向陆辛看了一眼,投来了一个询问的目光。

    然后她劝住了群爷,向银毛道:“那你知道他住哪里吗?”

    ……

    ……

    很快,陆辛与韩冰等人,便在一群凶神恶煞的混混簇拥下,坐进了一溜黑色轿车中。

    这是群爷一声令下,手底下人安排好的车辆。

    前后一共七八辆,全是中看不中用,特别能显身份的高档轿车,后面则是面包还有卡车,面包里塞进了十几个拿着棍棒砍刀的打手,后面的卡车车厢里人挤的就像是插花一样……

    走在大街上,巡警都不敢拦,一问就是大小姐出来办事了,不相干的滚开。

    陆辛坐在黑色轿车里,都有点感慨万分,没想到自己居然还有和黑社会合作的一天。

    “伯父,我们几个人上去好了,不要闹的动静那么大。”

    到了孙黑子家的楼下时,韩冰还是小心起见,向着红蛇的爸爸说了一声。

    “也对。”

    群爷答应了下来,毕竟是过来找人的,又不是灭口的。

    按着韩冰的意思,他也可以在楼下等着,但没想到,他爱女心切,还是跟了上来。

    于是,韩冰、陆辛、壁虎、红蛇、群爷,还有银毛几个,进入了这座矮旧小楼,踏着水泥台阶,登上了狭窄逼仄的楼道,一步一步,向着住在了八楼的孙黑子家摸了过来。

    楼道里的灯早就坏了,又不透光,安静的让人心慌。

    到了八零二号房前,银毛上去拍了拍门,剧烈的响声,顿时震得人耳朵发麻。

    “黑子,开门,瞧瞧谁来了?”

    “黑子,你他娘的睡着了?”

    “黑子,再不开门,老子给你泼油漆了……”

    “……”

    拍了半晌,孙黑子屋里没有人应声,倒是隔壁的房间,忽然响起了轻微的卡嗒声。

    众人下意识的回头,就见那扇打开的门后,一个篷头乌面,眼圈漆黑的老太太,悄无声息的从门里面探出了头,也不言语,只是眼神冷幽幽的,上下打量着孙黑子门口的众人。

    这冷不丁的一幕,明显把韩冰与红蛇还有群爷,都吓了一跳。

    就连陆辛,也下意识有些警惕。

    这么大半夜的,黑漆的楼道,不声不响打量人的老太太……

    ……其实挺有点诡异氛围的。

    倒是银毛斜乜了这老太太一眼,骂道:“滚,看你妈呢老货,点你房子信不信?”

    老太太吓了一跳,立刻悄无声息的退了回去,关紧了房门。

    楼道里的众人顿时下意识的高看了银毛一眼。

    “没人应啊……”

    银毛倒是没有察觉什么,又拍了两下门,嘀咕了一声,然后小电筒左右照了照,拔了根细铁丝。伸进孙黑子家门锁里面,试探了半晌之后,一捅一拧,“咔嗒”一下,门开了。

    壁虎都不由得赞叹了一句:“兄弟,厉害啊……”

    银毛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专业技能嘛,虽然现在转行了,老手艺还没丢下……”

    “好了,不要说了。”

    群爷训了一句,压低声音道:“我怎么闻着有股子血腥味?”

    陆辛点了下头,道:“是的,还很新鲜。”

    “唰”的一声,一群人都转头看他,表情都有点微微发毛的感觉。

    陆辛不管他们的目光,慢慢的走了进去。

    群爷察颜观色,自己留在了后面,同时一把拉住了红蛇,悄悄的示意她也跟在自己身边。

    前面的陆辛与壁虎,自然不会介意他这点小动作,主动走在了前面。

    把韩冰,甚至是带路的银毛,都有意的保护了起来……

    ……

    屋子里异常的安静,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血腥味在这黑暗之中更浓了,一个劲的往人鼻子里钻。

    “黑子……”

    银毛小声叫了一句,又没有人答应,他都有些担心了:“不会被人干掉了吧?”

    也就在这时,陆辛忽然停下,并拉住了壁虎。

    他们一停,后面的人也停了下来,韩冰撞到了陆辛身上,立刻伸手抓住了他的袖子。

    看得出来,她有点小紧张。

    漆黑寂静的屋子里,慢慢响起了一种奇怪的声音,阴暗,又鬼祟。

    细细分辨,让人后背像是起了一层疙瘩。

    陆辛呼了口气,轻声开口:“去找一下灯的开关。”

    身边有脚步声响起,应该是壁虎立刻向着墙边摸了过去,旋及是噼啪几声。

    第三声时,壁虎摸对了开关,顿时有灯光亮起。

    雪亮的灯光,驱散了整个房间的黑暗,将这狭窄的小屋,照得一片灯火通明。

    陆辛他们稍稍适应,便看清了这个房间的布置。

    下一刻,也看到了孙黑子。

    ……

    ……

    就在他们面前,摆着一张茶几,茶几后面,是一张破旧的沙发。

    有一个二十多岁,长了一脸胡子的男人,就坐在了沙发上面,他身上穿着破破烂烂的睡衣,面前放了一个脏兮兮的不锈钢盘子,盘子里面,则有着一块一块,厚重凝固的血污。

    那个满脸胡子的男人目光茫然,没有看闯进了屋子里的众人。

    他的手里拿着一柄水果刀,这时候只是自顾自的低着头,慢慢在自己肚子上割着。

    小心的割下了一块肉,然后两根手指捏着,慢慢塞进了自己嘴里。

    陆辛他们在黑暗里听到的,正是他咀嚼肉块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