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五百二十三章 最早污染者
    空气一下子变得凝固,刀锋般的颤栗感刮过皮肤。

    雪亮的灯光,鲜红到耀眼的血肉,大块曝露着肌肉组织的伤口,面无表情咀嚼着自己血肉的惨白脸庞,以及殷红的嘴角,瞳孔彻底放大的茫然眼睛,构成了一个极具冲击力的画面、

    “咕咚……”

    银毛第一个喉咙里发出剧烈的声响,踉跄着后退一步,表情如见了鬼一般惨白。

    壁虎反应极快,转身去遮红蛇的眼睛,却摸到了一只粗糙的老手,原来是群爷已经提前将红蛇的眼睛给遮住了。他一个上了年纪的普通人反应居然比壁虎这个蜘蛛系还快,也可见他对红蛇的父女感情。而与此同时,陆辛也微微向前挪了下步子,遮住了韩冰的视线。

    “咕咚”

    他的喉结微微动了下,只是声音要轻微的多。

    “单兵先生,没事的。”

    韩冰调整了一下心情,声音才从陆辛身后响了起来。

    陆辛转过头,就见韩冰的脸色也异常的苍白,但她用力的抿着嘴角,像是在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脸上同时有着惊悚与审视两种情绪,深深在孙黑子的身上,细细的打量着。

    “我们应该找到最早的受污染者之一了……”

    她低声说着,声音还带着微的颤抖。。

    陆辛也再次转头向孙黑子看了过去,这是一副对他没有太大威胁的画面。

    但是他也确实感觉到了些许的不舒服。

    孙黑子身上没有出现异变,或是精神力量扭曲的迹象,也没有什么精神怪物出现的可能。

    所以,他并不是被某种力量驱使着这样做的,之所以会变成这个样子,就是单纯的因为他精神状态出了问题,就这样麻木的,机械的,一点点将自己身上的肉给吃了下去……

    这就是失眠到了极点的人能够达到的扭曲程度?

    看着他脸上的那一道道血淋淋的伤口,别人似乎都会替他感觉到疼,但他自己却没有。

    屋子从极度的黑暗,变成了现在这种耀眼的明亮。

    空荡荡的房间,也一下子多了这么多人,其中还有他的混混朋友,还有他跟的大哥。

    但他却一点反应也没有,似乎已经完全失去了对外界刺激的反应。

    “我需要采集一点样本,单兵先生看着我点。”

    韩冰低声说了一句,然后就从小包里掏出了一只口罩,一个发套,戴在脸上,头发上,又看了一下手腕上的精巧检测仪,最后拿出一双橡胶手套,“啪”的一声戴在了手上。

    “看着?”

    陆辛有点没反应过来,韩冰是想让自己跟着学习吗?

    带着口罩,也能看出韩冰的脸微微红了一下,小声道:“我怕他咬我……”

    “……”

    陆辛这才反应了过来,向韩冰道:“你尽管去,我会看着。”

    韩冰这才放下了心,轻步走到孙黑子身前,小心的测试他的生命体征,并采集血液样本。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当韩冰开始了样本的采集时,身边才忽然传来了重重的喘息声。

    似乎群爷以及银毛等人,这才反应了过来,声音里带了些类似于哭腔的颤声:

    “这……这孙黑子才几天不见,他……他就疯了吗?”

    “我的天,他……他以前可是一个砍人的时候都会躲在人后面的怂包啊……”

    “咋的砍别人都怕疼,对自己下手却这么狠呢?”

    “……”

    “唉……”

    面对银毛与群爷的惊慌,陆辛正全神贯注的看着韩冰,自然不会回答。

    红蛇毕竟是组里的新人,担心不小心泄露了机密,对这样的话也是尽量不回答,倒是壁虎,转过身来,唉声叹气的看了群爷他们一眼,低声道:“这都是你们做的生意害的啊……”

    “有……有吗?”

    不知道群爷与银毛信与不信,这会的脸色,确实都变得有些异样了。

    ……

    很快,韩冰就已经做完了相关的检测与血液样本采集,期间没出什么意外。

    孙黑子一直在安静的进食,没有试图咬她一口。

    银毛这才大声叫着,让下面的小弟赶紧上来,拿块干净点的塑料布将孙黑子裹起来,送到医院去医治,但陆辛或是韩冰等人,心里都明白,这时候就算送去了医院,也没救了。

    孙黑子的精神其实已经彻底崩溃了。

    如果说人的精神力量,是个稳定的模型,能力者的精神力模型,则是达到了平衡术一样的艺术品的话。那么,死人的精神力就是一片空白,而这个孙黑子,则是模型彻底被拆散之后剩的一地碎片。这种崩溃到彻底的精神力量,就算是神仙,也没有办法救回来了。

    “样本采集成功,我需要进行一次详细的化验,看能不能发现什么。”

    韩冰来到了陆辛身边,低声道:“但是化验的话,需要一些专业的设备与人员,我们现在没有条件做这些,黑沼城那边信不过,我们现在又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等了……”

    陆辛点头,这同样也是无法信任黑沼城行政厅带来的弊端。

    若照原计划,这种事情应该不会成为问题的。

    “需要化验是吗?”

    也就在韩冰与陆辛考虑着这个问题的时候,一边听着的群爷忽然开口:

    “那交给我,我手底下就有一个很先进的实验室……”

    陆辛等人听了,顿时有些诧异。

    一个混道的,怎么还会有实验室?

    群爷看出了他们的诧异,冷哼一声,道:“你们以为黑草不需要加工就能卖出去吗?”

    一群人顿时又懵了一下,这玩意儿都做的这么高级了?

    “……”

    大家都有些哑口无言,对这个黑沼城的黑道巨擘,多少有点刮目相看的意思。

    计划很快制定了下来,一行人先回酒店,然后韩冰则建议群爷安排人手,去其他曾经像孙黑子一样参加过天和安保半个月前那个项目的人那里去看看,群爷立刻反应了过来,一句话下去,便派出了几十个手下,骑着三轮或是开着跑车,呜呜呜的奔向了这个城市各个方向。

    很快,便有消息汇总了过来。

    之前参加过天和安保那个项目的人,甚至是与他们亲近的人,都出了事。

    有的在这些人找上门时,发现他们一家三口都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但怎么喊都没有反应。

    在靠近了看时,才发现那一家三口,早就已经死去,只是脸上还带着困倦的微笑,眼睛也木然的睁着,早就已经黯淡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满是雪花的屏幕,不知死了多久。

    有的吊在了自己家的房梁上,养的宠物狗正一跳一跳的去撕他腿上的肉吃。

    有的躺在了床上,周围都是黑草烟,像是躺在了浴缸里一样。

    有人在小弟找上门的时候,正坐在了十八楼的楼顶阳台,当小弟们破门而入的时候,他正一边抽着烟,一边晃悠的转过头来,向着他们露出了一个无声的笑脸,喃喃自语:

    “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睡着的好办法……”

    “……”

    说着话时,他缓缓向外歪去,带着微笑,叼着烟卷,飞向了地面。

    ……

    ……

    “全部都出事了?”

    群爷听了这话,脸色都变得有些惊恐,脸上的肌肉出现了不正常的蠕动。

    他们精神状态,多少都有些浑浑噩噩,无论是反应还是认知都要迟钝很多。

    失眠的问题,其他他们自己也多多少少意识到了,但因为目前不是每个人都彻底丢失了睡眠,偶尔也能睡一会,所以迷迷糊糊间,大多数人都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但如今看到这么多人都出了事,还是隐隐感觉到了一种恐慌。

    “看样子,我们的任务又多了一条。”

    韩冰刚刚从洗水间里洗了把脸出来,一两缕打湿的头发垂在了额前,低声道:

    “现在差不多可以确定这些怪事的爆发,与天和安保公司的那次行动有关了。”

    “那么,想办法搞明白天和安保公司那次行动目标是什么,便是调查任务的重中之重。”

    “……”

    陆辛点了点头,看着韩冰微微发红的眼睛,道:“你已经很累了吧?”

    韩冰怔了怔,才反应过来陆辛为什么这么问,急忙揉了揉眼睛,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早知道我就不该卸妆的……单兵先生放心,这么紧急的时候,我肯定能够撑得下来的。”

    “现在我需要制订一个详细的计划,把天和安保的那个秘密挖出来……”

    “……”

    陆辛轻轻叹了口气,向她点了点头。

    路上走了这么几天,来了黑沼城又要处理这么复杂的情况,短时间内重新梳理整个计划的步骤,制定一个又一个周密的计划,帮着调查,采集信息,甚至中间还帮着打了一次架……

    这毕竟只是一个二十岁的小姑娘而已啊!

    但他也知道这种关乎一城人安危的任务紧急与重要性,因此也不好说什么。

    “是要搞清楚天和的那个任务对吗?”

    没想到的是,一边的群爷,忽然再一次口气阴森的开了口:“这事也交给我。”

    一句话出口,韩冰与陆辛,甚至是红蛇,都有些惊讶的向他看了过来。

    “爸~~”

    红蛇撒娇的问道:“这一块的渠道你也有?”

    “当然没有了。”

    群爷宠溺的摸了摸红蛇的头发,向银毛吩咐:“去把勇子和强子叫进来。”

    “带一票人,直接把那个天和招人的主管给我绑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