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五百二十四章 天和鬼楼
    “……”

    这一句话说的陆辛等人都怔住了。

    在他们的认识里,天和安保势力雄厚,又与行政厅有着这么复杂的关系,那么,想要调查出他们之前做的那个秘密任务究竟是什么,实在是一件有些伤脑筋的事情,但却没想到,这位群爷居然如此有魄力,只是甩出了一句话,就忽然让人感觉这件事好像简单了很多。

    “哼,你们连我都敢绑,还想不到这个法子吗?”

    群爷察觉了他们脸色不对,倒是冷哼了一声,道:“我不知道天和安保在搞什么,但是,那么多的人都因为他们这破事搞的这么惨,不把这问题搞清楚,我又怎么可能睡得着觉?”

    “去吧!”

    说着看了一眼银毛:“绑他们个知道内幕的主管,应该没问题吧?”

    银毛本来正在旁边发呆,这时候也猛得一个哆嗦,叫道:“没问题,群爷。”

    群爷点了点头,一脸阴沉,眯起了眼睛。

    很快,走廊里两个身材彪悍的年青人走进了房间。

    陆辛等人都还记得,这两个就是在吃饭的地方,群爷现身的时候,最先下楼的两个。

    当时那么多人手里,也是这两个人,一点也不避诲旁人的拿着枪。

    可见他们应该是群爷身边左膀右臂类的角色。

    “该绑谁,怎么绑,你们定。”

    群爷只对他们说了一句话:“一个小时之内,我要有人在这里跪着告诉我他们干了什么。。”

    “好来。”

    勇子强子痛快答应一声,就拎着银毛出去了。

    房间里只留下了陆辛韩冰等人面面相觑,心里发出了由衷的感慨。

    人家这才是专业人士有的思维啊……

    ……

    ……

    “哎哟哟,爸,您先喝茶,我出去抽根烟……”

    几个人眼神交换了一下,壁虎反应了过来,笑嘻嘻给群爷端了杯茶,然后快步离开了。

    他也是不放心,要去跟着看看情况。

    只不过,事情居然比任何人想的都顺利,群爷给他们定了一个小时的时间,但没想到,只用了四十分钟不到,便见勇子和强子,直接抗着一个麻袋走了进来,重重丢在群爷面前。

    又上去踢了一脚,笑道:“群爷,这是天和B组的徐昆徐大队长,之前招人的就是他。”

    陆辛等人顿时更惊讶了,这才多大一会,就真给绑来了?

    也就在这时,壁虎也跟着进了门,看了一眼地上那个不停蠕动着的麻袋,撇了撇嘴。

    小声向陆辛道:“他们根本就不是绑的,这个家伙本来就是那个银毛的大主顾,刚才正在他们手底下的水疗吧里吞云吐雾呢,他们几个一过去,就直接把人给请到这边来了……”

    “就连麻袋,都是刚才到了门口才套上的……”

    陆辛听了,怔了一下,这又怎么了?

    这反而说明人家更专业了好吧?

    ……

    ……

    “他妈的,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老子去你们场子玩,可没说不给钱……”

    也在壁虎快速给陆辛讲着来龙去脉时,就见那个麻袋里,一个一脸彪悍的胖子,终于在挣扎中找到了麻袋口子,探出了头来。只见他一脸横肉,脸上有着不自然的浓重血色。

    和其他长时间失眠的人一样,满眼血丝。

    一边钻出来,就一边厉声喝骂,看起来似乎并不怎么害怕。

    不过目光扫了一圈,忽然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群爷时,表情还是微微一变。

    说话客气了些,叫道:“群爷,你找我有什么事?说一声就得,不必用这种法子吧?”

    “来都来了,还在意怎么来的干什么?”

    群爷冷着脸,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表情淡漠,道:“喊你过来,是为了问几个问题。”

    “半个月前,你高价招了不少我手底下的人出城,究竟去做了什么?”

    “……”

    “唰!”

    这个叫徐昆的胖子闻言,表情明显一变,脸色有一瞬间,退回了原本的苍白。

    但他还是很快就板起了脸,向群爷拱了下手,道:“群爷,按理说您老人家问我什么事,我不能瞒着,但咱们有一说一,我当时找的,都是街面上的混混,不算您老手底下的人吧?”

    “再说,我花钱找他们,一不拖欠,二是第二天就把他们带回来了,还有什么可说的?”

    “至于出去做了什么,那是我们公司的秘密,签过保密协议的,我不能说。”

    “……”

    陆辛听得这话,都不由怔了一下,感觉他说的挺有道理。

    “放屁!”

    但没想到,群爷一听,顿时脸色大变。

    “啪”的一声,茶碗摔在了他的面前,表情露出了霎那的凶狠,阴声道:“那些小兔崽子平时也是跟着我吃,跟着我喝,还跟着我手底下的人卖命,你说他们不算我的人?”

    “另外,跟着你出去做了这么件事,这一回来,死的死,疯的疯,你说我不该问?”

    “……”

    徐昆顿时闭了嘴,似乎也不敢惹怒眼前这位,但同样也不打算说那什么秘密。

    “呵,能在天和安保混起来的,骨头倒是硬……”

    群爷冷笑了一声,淡定的向身边的勇子和强子吩咐:“我现在没有功夫和他废话,你们两个,去准备点什么烧红的烙铁、牙签、钳子、鞭子、盐之类,能让人乖乖说话的东西……”

    徐昆一听,脸色顿时微微一变,但仍是紧紧绷住了嘴角。

    然后就听群爷说出了下面的话:“一点一点,全使到他老婆孩子身上。”

    “唰!”

    徐昆脸色大变,急喝道:“群爷,我好歹是天和的人,你敢这么对我?”

    群爷眼睛眯起,看了他一眼,淡淡道:“第一,天和虽然有点东西,但还不至于让我害怕到连你也不敢动;第二,我本来就和你们天和有过话在前头,平时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我连出货都尽量不往你们那边去,但一旦天和的人沾了黑草,那我就算处理了,也没关系。”

    他说着,脸上露出了冷笑:“不仅没关系,你们天和甚至还要谢我呢……”

    徐昆额头上已经有冷汗流了出来,忽然大声道:“你打听我们的秘密,天和不会罢休。”

    群爷脸色愈发冷漠,道:“连你都可以一连七八天在我的地方玩妞吃草,连你们天和那边的人现在都大批大批的从我这里拿黑草,天和现在究竟成了什么样了,还需要我说?”

    “你到了现在还在这里跟我嘴硬,我看你是把我当老糊涂了吧?”

    “……”

    “得了,我给你个台阶下,先去切他老婆两根手指,让他哭一会子再交待。”

    他冷淡吩咐着:“毕竟是爷们,可能觉得不见棺材就掉泪太丢脸了。”

    一边的勇子哈哈笑了一声,道:“带他过来的时候就有人往他家里去了,应该快到了……”

    “要不要直接把人带过来,当着他的面切?”

    “……”

    “不要……不要……”

    徐昆闻言,已是惊的脸上肥肉不停颤抖,连连摆手,整个人像是彻底垮了,身上的汗像是水浆一样不停的涌了出来,哆哆嗦嗦的向群爷道:“群爷,祸不及家人,别害了他们……”

    “我……我跟您说实话,那天晚上做了什么,我也不知道啊,我只是负责外围警戒……”

    群爷顿时皱起了眉头,向勇子道:“催一催。”

    “别……别……”

    徐昆急忙爬上前,扯着群爷的裤脚,道:“群爷我没骗你,我是真的不知道啊,那天我只是接到了上面的命令,让我找一批命不值钱的人去鬼火沼泽地的外围守着,听候下一步的命令,但结果,我们就在外面等了整整一夜,什么也没等到,就直接带着人回来了啊……”

    群爷眉头紧紧皱了起来,提前拐杖,捣着他得脸。

    冷声道:“这种鬼话,我能信?”

    “千真万确,我可以发誓啊群爷……”

    徐昆连连赌咒,心里愈发的着急,脸上的肌肉下面,似乎有蚯蚓在爬。

    看着他这个样子,陆辛忽然想起了在喝酒的地方,那些人莫名其妙陷入一种异常亢备的状态,就和这个徐昆现在的状态有点像,似乎他越来越激动了,整个人都已经隐隐失控。

    一边发着誓,他身体一边颤抖,叫道:“我真的没有骗你啊群爷……”

    “不光我不知道那件任务究竟是什么,我敢保证,其他人也肯定不知道,因为,因为那天回来之后,回来之后,知道内幕的教官和各部门高层,就进入了九号楼去开会去了……”

    “……”

    群爷闻言,脸色明显有些不耐烦。

    “我说的是真的群爷,他们,他们不仅仅是去开会……”

    “我听人说,从半个月前他们进去,直到……直到现在,都还没有人出来过啊……”

    说着话时,他的脸色都变得异样的苍白,又怪异,又恐,嗫嚅着:

    “据说,那里,已经变成了……”

    “鬼楼!”

    “……”

    听了这些,群爷脸色,才不由得变了变,明白了事情里的蹊跷。

    陆辛与韩冰听到这里,也下意识对视了一眼。

    终于对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