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五百二十九章 潜入任务完美达成
    有了带路的,终于可以不用在这个黑灯瞎火的地方乱逛了。

    小怪物很配合,尤其是在妹妹捧着它的小脸,开心的亲热了它一下之后。

    于是,小怪物开始老老实实的带路,妹妹牵着它,跟在后面,陆辛又跟在了妹妹后面。

    他们从走廊尽头的洗手间里走了出来,在这个黑洞洞的大楼里继续向前走去。

    出来卫生间的时候,陆辛还用打火机照了一下,没有小便池。

    原来自己居然进了女厕??

    !!

    继续走在了这楼里时,能够感觉到,周围还有很多诡异可怕的怪物。

    它们吱吱吱的躲藏在了暗中,磨牙擦爪的看着他们。

    毕竟这楼里的怪物太多了,多到刚才挤进卫生间的,也只是很少一部分。

    不过,它们就算不知道卫生间里发生了什么,也看到了被妹妹捉住的小怪物凄惨的样子,这时候都表现出了一种异常的恐惧心理,只是远远的窥伺,但却不敢再靠近他们兄妹半分。

    挺遗憾的,妹妹只能捉着这一个,不好替换了。。

    好在这只小怪物,是个实诚的怪物,老老实实,颤颤巍巍的带着他们上楼。

    顺着楼梯,径直上了七楼,又在小怪物的带领下,来到了一间房门前。

    “哥哥,好像就是这里了……”

    妹妹明显兴奋了起来,指着这扇门,有种磨拳擦掌,跃跃欲试的感觉。

    陆辛也感觉到了这间办公室的不正常,一靠近房门,他就生出了一种“拥挤”的感觉。

    本来这栋楼里,就到处是那种乱槽槽的怪物,这一扇门后,就好像怪物更多了,已经不是乱槽槽的,都是挤得满满当当,快要沸腾一样。就好像,自己正在靠近一个可怕的蜂巢。

    “这是进老窝了吗?”

    陆辛无奈的感慨,轻轻握住了门把手,发现居然没有上锁,便慢慢拧开。

    “呼……”

    在门打开了一条缝隙的时候,里面忽然涌出了一团团细微乱风。

    无数锋利的爪牙向自己迎面涌来,陆辛甚至都下意识的抬手,挡在了面前,脸颊上,脖子上,胸前,都有了一种被锋利的刀具割过的感觉,就好像迎面撞来了好几架绞肉机。

    陆辛淡定的等着里面的东西飞完,才放下了手。

    “嗒!”

    当他的脚步踩在了这个房间里的地板上时,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陆辛立刻意识到这个房间似乎与楼里其他的地方不一样。

    在那种糟杂至极的声音慢慢消失的时候,他就听到了这个房间里,潮水一样的黑暗之中,似乎有不少隐隐的呼吸声,缓慢而均匀,这倒罢了,关键是里面似乎还夹杂着细微的打鼾声。

    一路走来,听惯了那种怪异而让人头皮发麻的怪异声响,呼吸声反而更怪。

    “怎么有种进了男生宿舍的感觉?”

    陆辛静静的在黑暗里站了一会,便摸索着向前走去。

    他来到了门的对面,就可以摸到,这个房间的墙上,挂着厚厚的窗帘。

    于是他慢慢的,将窗帘从左至右的拉开。

    “哗啦……”

    窗帘拉开的同时,便有窗外的微光一下了涌了进来,习惯了黑暗的陆辛,在这种微光下,居然觉得都有点眼花,等眼睛适应了窗外遥远处的路灯光芒,他才慢慢的转过了身来。

    这个房间的布置,顿时映入眼帘。

    借着微光,可以依稀分辨出,这居然是一个宽敞的会议室。

    房间起码有一百多个平,中间摆放了一张长长的会议桌,桌子周围,无数人安静坐着。

    微光并不足够亮,所以看不清这些人的模样。

    只能看到,他们保持着开会的姿势,口鼻之中,发出了安静的呼吸声。

    “这就是那些开会的天和安保高管?”

    陆辛心里微微动念,来到了会议桌前,然后摸出了打火机。

    “啪!”

    当火苗窜出来的时候,他就看到了离自己最近的这个人的脸。

    一时间,连他都隐隐感觉头皮发麻。

    不是吓的,是恶心的。

    这是一个从外表看起来,很有身份的男人,大约三四十岁,衣着考究,外貌英俊。

    在他的脸上,身上,却有着一个一个的血洞。

    血洞里面,正有一只一只惨白色的怪物,畏畏缩缩,从里面挣扎着爬了出来。

    这些怪物,身型极小,也显得非常脆弱。

    但从模样上看,与妹妹抓到的那只,却分明属于同一个种类。

    陆辛摒住呼吸,仔细的打量了一会,又拿着火机,看向了会议桌旁边的其他人。

    然后,他心里那种发麻的感觉越来越重。

    太吓人了……

    这个会议桌旁边,二三十人,全都和第一个人一样。

    他们的身上,都是一种异样的孔洞,无数只还没发育起来的小怪物,在他们的身体里钻来钻去,火苗到处,便发出叽叽喳喳的声音,四下里飞散逃跑,有的直接又钻了回去……

    这里确实是一个巢穴。

    精神怪物的巢穴。

    而这些会议桌旁边的人,便都像是一种寄生体,或者说是土壤。

    他们正在用自己的身体,来培育这些小怪物。

    难怪这整栋楼里,到处都是那种怪物,因为这种培育,已经进行了很长时间。

    而最让人感觉怪异的是,这些人还都活着。

    无论是他们均匀的呼吸声,还是那若有若无的打鼾声,都证明了这一点。

    他们没死,只是睡着了而已……

    考虑了一下,陆辛伸手在身前一个穿着套装的女人大腿里子上,揪住了一块肉,用力的拧了一圈,就发现这个女人仍然只是沉沉的睡着,对于这种非人的刑罚,居然毫无反应。

    “睡的真沉啊……”

    陆辛不由得感慨:“这是全城人的睡眠,都集中到了这个会议室里?”

    ……

    ……

    “所以说,那件神秘的任务之后,其他参与任务的人,都多多少少染上了失眠的问题。”

    “但是这些天和安保的高管,却在任务之后,直接进入了这栋楼里来开会,别人眼里,他们一直都没有出去,但实际上,他们却是进来之后,就陷入了睡眠,并且成为了……”

    “这些精神怪物的培育温床?”

    “外面的人都在被失眠困扰,这会议室里的人却沉睡不醒……”

    “这两者之间的睡眠状态,有没有什么关连?

    “……”

    陆辛坐在了会议桌上,慢慢抽了一根烟,然后开始分析。

    他可以很确定这些怪物都是精神怪物。

    之前经过了灾厄博物馆事件之后,他已经可以很轻松的分辨出真与假的区别。

    没急着做出决定,他先在会议室里看了看。

    这一次过来,除了要看看这些天和安保的高层躲在鬼楼里做什么,还要看看能不能搞明白他们那次出城任务的目的,本来这一点,如果可以找到天和安保的高层,可以想办法审问一下的,毕竟之前见了红蛇的高技巧审问手段,陆辛自己,也想试试自己的审训手段……

    但天和安保的高层,都陷入了沉睡之中,掐都掐不醒,只好暂时作罢。

    ……

    在会议室里,慢慢的转了一圈,陆辛看到会议桌上,扔着几份文件,似乎是他们开会时的资料,数量不多,就收了起来,塞进了自己的袋子里,然后慢慢的在会议室里找着。

    在会议室后面的墙壁上,居然看到了几套质量不错的防护服。

    考虑到韩冰的辛苦,和缺少防护条件,就把防护服也摘了一套出来。

    倒不是不想多拿,实在是因为这东西都不好卷起来,体积太大,自己也带不了太多。

    做完了这些,陆辛便又详细的检查了一遍,然后做最后一件事。

    他将窗帘撕下来了一大块,往坐在了会议室最上首,看起来身份最高的那个中年人身上一罩,然后把他,连同那些躲在了他身体里的精神怪物们,直接卷了起来,抗在身上。

    “好沉啊……”

    陆辛想着,转头看了妹妹一眼。

    妹妹“嗖”一声带着那只小怪物溜出了会议室,装作没有看见陆辛的眼神。

    陆辛只好一手扛着这个中年人,一手拎着防护服,脚步沉重的向外走。

    现在连门都开不了,只能等妹妹开门。

    好在妹妹还是靠谱的,不仅帮陆辛开了门,还很乖的在前面带路,并不时提醒陆辛哪里有障碍,毕竟现在陆辛连摸索着走路都做不到了,只能在黑暗里,一步一步的向前挨。

    到了楼下的时候,陆辛不得不停下来休息了一次。

    出门的时候,还看着妹妹把那扇门关上了,毕竟还不知道这楼里怪物们的性质。

    可不能被它们跑出来。

    ……

    和进来的时候一样,陆辛还是小心翼翼,行走在楼边的阴影里,哪怕是肩上扛了一个人,手里又提着一套份量不轻的防护服,也仍然没有放弃半点警惕,毕竟,这是自己作为队长的第一次潜入任务啊,韩冰作为一个小姑娘,都表现的这么好,自己又怎么能扯了后腿?

    当然了,这么一来,就使得陆辛这体力活一下子加重了。

    当他终于出了小心翼翼,身法敏捷,警惕而专业的离开了天和安保的基地,然后将这个人扔进了自己那辆满是咸鱼味的面包车里面时,已经累得气喘吁吁,打火的手都在哆嗦。

    不过,他还是先警惕的留意了一下四周,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心头顿时生出了一些隐隐的骄傲:作为第一次,这个潜入任务,简直完美。

    ……

    ……

    当然了,开着小破面包车轻松愉快的离开时,陆辛也并不知道,天和安保基地监控室里,一群保安看着那个在一群恶犬的注视下吃力的扛着一人翻过墙头的陆辛,全都一脸懵逼。

    那人不仅就当着隐藏摄像头的面翻过了墙头,甚至还翻了两回。

    第一回把人运出去,又翻回来,把防护服运了出去。

    第二回的时候,甚至还摸了摸那几条恶犬的脑袋,把狗吓的趴在地上拼命摇尾巴。

    “这人是谁啊,这么嚣张?”

    安保人员看着陆辛从容淡定的远离了基地,才忍不住咽了口口水,低声说道。

    “不管他是谁,肯定不是我们能得罪的啊……”

    安保队长的声音里充满了恐惧:“什么样得人才能没事人似的进了那楼又出来啊……”

    “在我的钥匙被一只小手忽然抓走的时候就知道这肯定是我们惹不起的对手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身体颤抖像是在筛糠,虎背熊腰的壮汉,说话时都带了点控制不住的颤音:“但我更没想到的是,那玩意儿,不但把我钥匙偷走了,甚至又给我送了回来!”

    “快,汇报上级,这绝不是我们能招惹得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