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五百三十六章 举起手来
    当狂热的人群开始袭卷这座城市时,四个冷静到了异常的人出现在了街道上。

    他们都穿着黑色的职业套装,矮高跟,身体是个女人的模样,但模样却各有不同。

    一个是三十多岁的男人模样,扎着一个马尾。一个是脸颊微丰的胖子,脸上一直带着种油滑的微笑。另外两个,则一个是戴了鼻钉,化浓妆的年轻女子,一个是染了黄头发的男人。

    因为模样与衣服差异感很严重,所以他们看起来都很怪异。

    哪怕是走路,也多少有些违和,穿着女士套裙走出了男人步伐的感觉。

    他们站在了街口,目光有些呆滞的抬头看去,就看到周围处都是疯狂的人群,活像是一幕幕噩梦里的场景,从各左右前后各个街道,带着一种兴奋狂热的神情向行政厅冲了过来。

    “喀喀喀……”

    他们同时转头,脊椎位置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对视了一眼。

    没有说话,也没有特别的眼神,只是这么木讷而直接的对视,便明白了自己要做什么。。

    然后他们迎着周围波浪一样涌过来的人群,逆势而上,很快消失在人群之中。

    ……

    ……

    “哈哈哈哈,过瘾……”

    街头有一队最为骁勇的人群,哪里不乱往哪里冲,只要冲过去,那里肯定乱。

    壁虎就躲在了这群人中间,兴高彩烈的享受着这种前所未有的经历。

    享受的同时,他也在想着怎么才能把这股子火烧的更旺,很快他的目光就瞄准了警卫厅。

    现在这些狂热的人群,手里连点像样的家伙都没有,有人把拖鞋都扔出去了。

    那么,如果可以冲破了警卫厅,拿到了武器的话……

    他嘿嘿一笑,便扯着嗓子高呼了起来:“冲啊兄弟们,去警卫厅拿枪去啊……”

    不是他这一嗓子,别人还想不到要拿枪。

    但听他这么一喊,顿时都兴奋了起来,浩浩荡荡就要冲往警卫厅去。

    这种不顾一切的兴奋与狂热驱使下,就像大浪拍击,几乎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们的脚步,但是在他们拐过了一个路口的时候,却忽然动作下意识的放慢,眼神诧异的向前看去。

    两三盏昏暗的街灯,照在了这条惨淡的街上。

    街道之中,有几辆车子横了过来,层层叠叠,将街道隔成两半。

    有一个穿着职业套装的男人,正低垂了脑袋,静静的等在了他们这些人的面前。

    他低着头的样子,样子很怪。

    脑袋像是断了一样,有气无力的垂着,微微晃动。

    “冲……冲啊……”

    人群被这么个有些古怪的人吓住,速度稍慢,仿佛迎头浇了一盆凉水。

    不过很快人群里便有人喊了起来,继续给大家鼓劲。

    “唰!”

    而在这一嗓子喊出,人群里的气氛再度扬起来时,那个坐在了车上的人忽然抬起头来。

    这一抬头,就好像脖子一下子接上了,甚至有隐隐的“喀”一声响。

    那种目光,像是带了种阴森冷漠的感觉,飞快的在人群里各个人的脸上扫着。

    最后,异常精准的落到了其中一人的脸上。

    正装着自己和周围的人没有什么不同,一脸狂热与兴奋的壁虎,猛得吃了一惊。

    躲在人群里,被对方瞬间找出,让他有种在混乱中被子弹击中的感觉。

    然后他就看到,那个人的脸上,慢慢露出了一种奇怪的微笑。

    戴金链子染黄头发,土气的五官又镶了金牙。

    那人明明长着一张不讲道理的脸,但笑容却显得谦逊而恭谨,甚至带了点讨好的意味。

    看着那种笑容,壁虎心里,却瞬间警惕大作。

    还不等他决定好怎么处理,就见到那个车顶上的人,忽然跳了起来。

    身体微微扭曲,呈现出了怪异的姿势,在车顶上一蹬,便嗖得一声高高跳起,足有三四米,然后伸手攀住了路边的路灯,借势身体在空中一晃,便居高临下,向着壁虎跃来。

    人这么多,距离这么远,但他却精准异常的扑向了壁虎,动作灵巧到了匪夷所思。

    “蜘蛛系?”

    壁虎顿时心生警兆,身体猛得微微一扭,迅速在人群里向后退去。

    明明身边这么多人,但却没有一个擦着了他的身体。

    对方是蜘蛛系,他也是蜘蛛系,对方能够忽然向他扑了过来,他也同样有时间溜走。

    “唰!”

    只是壁虎也没想到的是,对方扑了下来之后,明明自己已经躲开,但对方的动作却没有任何变化,仍是在最快的时间内扑到了人群之中,两只手顺势落下,抓住了两个肩膀。

    被他抓住了肩膀的两个人,张口就要喝骂反抗,但却忽然发现自己说不出话。

    他们的身体完全不由自己控制,被一种奇异的力量控制,身不由己的快速的向后抓去。

    这一抓,便又抓住了其他两个人,于是这两个人也忽然失去了控制,冷不丁的抬起手来,又抓住了其他人,一个接着一个,他们好像变成了一个巨大机械的零件,被接管了身体。

    表情惊恐而迷茫,但手掌却已绷紧,像是钳子一样纷纷向壁虎抓去。

    “不好……”

    壁虎大吃了一惊,只感觉前后左右,都有手掌向自己抓了过来。

    饶是他速度再快,在这种前后左右都有人抓向自己时,还是觉得有点慌。

    不过他也久经战阵,虽慌不乱,蜘蛛系的能力发挥到了极致,身体呈现出异样的灵敏与反应,在无数只向自己伸出来的手掌中,左冲右突,曲折穿插,飞快的从人群之中逃了出来。

    转头看去,就见刚刚还跟自己是好兄弟的那群人,都已经木讷而僵硬的转身。

    一个个身不由己的抬起头,向着壁虎看了过来。

    壁虎的脸色迅速变得凝重,看向了人群之中,那个穿着女性职业套装的男人。

    正是那个男人,依靠着身体的接触,把这一群人都控制住了。

    对方确实是蜘蛛系。

    但是对方的能力明显比自己强了不少,起码也是第二阶段。

    壁虎深呼了口气,一边打量着周围的逃跑路线,一边表情凝重的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朋友,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

    “……”

    “冲冲冲,让他们看看,这三号城,谁说了算!”

    同样也是在这时,三号城某个街道,群爷坐在了一辆敞篷车上,用力挥舞着手里的拐杖。

    在这一片袭卷全城的混乱之中,他无疑等于是精神领袖,只要他的身影出现在视野之内,那些狂热的人群便更兴奋,更疯狂,与那条街道上负隅顽抗的行政厅力量冲击到了一起。

    红蛇则挽着群爷的手臂,小声的加着火:“爸爸,闹事的人还是少啊……”

    “爸爸,你不是说跺跺脚,三号城就要颤三颤嘛,怎么不颤呢?”

    “……”

    这软绵绵带了点崇拜与怀疑的口吻,简直就跟自己三岁的小女儿问自己是不是爸爸你真的很厉害,所以肯定可以保护我不被院子里那只大鹅给欺负的感觉,可以说是一模一样的。

    你能说不是?

    起码群爷说不出来。

    所以他红光满面,拐杖一下子斥挥舞的更起劲了……

    但在这种雄视八方,身边小弟无数,指哪就有人替自己打哪里的威风里,群爷却没注意到,不远处的街角,正有一个打着鼻钉,脸上化着浓妆,但却穿着一身职业套裙的女人出现。

    她脸上挂着谦卑而讨好的笑容,只是那种笑容深处,带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阴冷感。

    “是你们挑起来的这场混乱吗?”

    下一秒,她忽然出现在了车上,就在群爷的对面,声音机械木讷,带了种奇异的回音。

    “这是谁?”

    群爷大吃了一惊,差点从车上翻了下去,但他身边的红蛇却是反应极快。

    毕竟是青港暗组出身的她,在这个女人出现的第一时间,便忽然反应了过来,飞快的伸手向着这个女人抓去,已经做好了施展能力的准备,与此同时,从腿侧把枪拔了出来。

    但在她伸手抓人,另一只拔枪的同时,身边的女人忽然消失了。

    她的手僵硬的伸在了空气里,什么也没抓住。

    而在街道两侧,混乱的人群里,却忽然出现了这个女人的身影。

    不仅出现,而且很多,一个,两个,三个……

    街道两侧,忽然出现了无数那个女人的身影,笑容讨好而阴冷,密密麻麻的看着自己。

    红蛇忽然感觉身体有点发冷。

    ……

    ……

    “疯狂的蚂蚁形成了海浪时,同样有着让人恐惧的力量……”

    冲击行政厅的疯狂人群面前,长湖城能力者小队里面的老K,挡住了狂热人群的去路。

    那些人已经兴奋而疯狂,没有人敢拦在他们身前。

    面对着他们,只有一个选择,要么就是加入他们,要么便是被他们冲倒,踩烂。

    但老K却垂着脑袋,站在了道路中间,没有让路的意思。

    他仔细抬头,看了一眼,没有从这些人里,看到自己想找的能力者,于是他便微微低了下头,然后在对面的疯狂人群距离自己越来越近,那种炙烈的冲击感,已经将要将自己淹没时,忽然之间抬起手来,双手五指之中,全都夹着一根一根,造型怪异的黑色细长铁钉。

    啪啪啪啪啪啪……

    他抬手抛掷,八根钉子飞出,分别钉在了冲在最前面的八个人额心位置。

    有鲜血顺着伤口流了下来,周围的人看到这些人额头上多了钉子,也顿时吓的大叫起来。

    鲜血刺激了眼睛,便要不顾一切的冲过来将老K打死。

    “但蚂蚁仍然只是蚂蚁……”

    老K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冷笑,手掌轻轻一翻。

    那八个额头上被钉了钉子,看起来马上就要丢了小命的人,忽然间脸色大变,在额头被钉入了一根钉子的情况下,居然迸发出了无法想象的狂暴力量与疯狂,流满了鲜血的脸上,肌肉扭曲,眼睛翻出了眼白,嘴巴张到嘴角都要裂开的程度,狠狠的向着周围人扑了过去。

    浩荡的人群立刻出现了内哄,冲击的气势,变成了修罗场般的屠杀。

    ……

    最后是在酒店的楼下,梳着马尾辫的男人,慢慢的在混乱人群里逆流而来。

    他来到了酒店楼下,轻轻抬头,便与十四楼位置,正通过窗帘的缝隙向下看来的陆辛的目光接触到了一起,然后他的瞳孔出现了不正常的收缩,下一刻,他的身影忽然之间消失。

    “喀……”

    与此同时,陆辛身后,响起了子弹上膛的声音,黑杰克的声音硬绑绑的响起。

    “不许动。”

    “……”

    “嗯?”

    陆辛微微怔了一下,两只手缓缓举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