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五百三十七章 你想看看我的本质?(四千字)
    转过身时,陆辛的表情还多少有些诧异。

    看着眼前这个,明明是一个扎着马尾的中年男人,但却穿着一件女士套装,甚至身材都显得有些凹凸有致的人,心里有些疑惑,这个人是怎么做到,瞬间从楼下来到楼上的。

    在他打量对方的时候,对方也在打量着他。

    那个扎着马尾的男人眼神显得有些淡漠,只是脸上却一直挂着种谦卑而讨好的笑容,脸上属于男人的粗犷线条,和举着枪的手那种白晢细腻,成为了鲜明的对比,慢慢的开口,声音同样带着一种异常的回音,只是这种回音并非来自外界,而是来自于他的身体内部。

    “你们是谁,来自哪里?”

    “……”

    陆辛举着两只手,也仔细的打量了这个人,慢慢摇了摇头,道:“你是黑沼城能力者?”

    扎着马尾的男人摇了摇头,忽然枪口对准了韩冰:“回答错误。”

    “呯!”

    在说出这句话时,他已经勾动了扳击。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变慢,枪口有一篷火焰出现,一颗尖头的子弹,迅疾的飞向了韩冰。

    这时候的韩冰,脸上正慢慢的浮现惊恐之色。

    但是,她脸上惊恐之色的浮现,都跟不上那一颗子弹的速度,更保况反应?

    无论平时做了再多的培训,无论平时做了什么样的训练。

    面对这一颗突如其来的子弹,都没有丝毫用处。。

    “嗯?”

    陆辛也瞬间皱起了眉头。

    他也没想到,对方一言不合,就直接开了枪。

    子弹出膛时的震动,瞬间让他感觉到了一种深深的担忧,因为这种担忧,来的太快,他甚至都来不及做出别的反应,只有自己的思维,一下子扩散了出来,周围的空气,于一霎那间,变得黏稠,仿佛一层一层的磁力,忽然凭空出现,叠加在了他身边狭窄的空气里面。

    那一颗速度超越了常人视觉的子弹,瞬间穿进了这一团黏稠的空气之中。

    然后,速度越来越慢。

    在快要飞到了韩冰的鼻尖时,这颗子弹上面的动能,已经被黏稠的空气几乎消耗怠尽。

    像是时间失去了流逝,这颗子弹停在了空中。

    陆辛慢慢的伸出手去,在韩冰的鼻子尖前,抓住了这颗子弹。

    “嗤”

    有皮肉烧炙的声音与刺鼻的气味散发了出来,子弹上面的热量将他的掌心烫烂。

    陆辛抓着那颗子弹,回收了手掌。

    韩冰直到这时,才忽然反应了过来,大口的喘着粗气,猛得转头看向了陆辛。

    在意识到自己即将死亡,再到看见那些子弹在自己的鼻尖之前停下。

    再到看到陆辛的手掌探了过来,抓去了那颗子弹。

    这中间的心理历程,起伏跌宕之大,之剧烈,超出了任何人的想象。

    虽然年幼,但严格的培训已经让她的意志极为强大,饶是如此,这时竟也双腿一软。

    ……

    ……

    “喀喀喀……”

    在韩冰惊魂未定的眼神里,陆辛手里握着那颗子弹,慢慢转身。

    他转身的动作,像是被分隔成了细腻的一段一段,每一段,都发出清脆的响声。

    目光一点一点落到了对面那个马尾辫的脸上,最后集中。

    陆辛声音有些空洞的响了起来:“你要杀她?”

    对面的马尾辫男人,声音同样也显得空洞而冷硬,目光集中在了陆辛脸上:“你很强大。”

    陆辛点头,道:“你也回答错误了。”

    在他这句话的尾音落下时,身边的空气,忽然重新变得黏稠。

    这种黏稠感,在迅速的扩展,瞬间笼罩了整个房间,尤其是黑马尾站立的地方,更是有一层仿佛是浪潮似的力量涌了过去,所过之后,就连地毯都绒毛起立,像是一层钢刺。

    扭曲力场。

    精神力量瞬间充斥了整个房间。

    马尾辫瞬间瞳孔紧缩,身体出现了一种异样的扭曲感,身边的空气同样变得扭曲黏稠,一种无形的波纹瞬间从身前释放,向着陆辛迎了过来,与此同时,他的身体已变得模糊。

    他似乎想借着精神冲击的力量抵挡陆辛,并借此施展能力。

    但没想到,就在他的精神冲击与陆辛身边涌荡过来的黏稠空气接触的瞬间,他整个人便一下子被掀翻了出去,“嘭”的一声,后背撞在了墙壁上,将刷的粉白的墙壁,撞出了蛛网一样的裂纹,露出了红砖白灰的内里,他自己的身体里面,则发出了清晰的骨骼碎裂声。

    这一撞的力量如此之强,他身体里的骨头都已断裂,七八处骨茬刺破了身体。

    瞬息之间,他就像是变成了一个破口袋。

    但就在这种任何人看上去,都应该算是一个死人的情况下,马尾辫居然只是闷哼一声。

    旋及在更多的精神冲击涌到他面前的一刻,整个人都忽然消失,谁也没有看到他有什么动作,瞳孔之中残留的影像显示,他似乎是直接融入了地面,就好像地面变成了水面一样。

    再下一刻,他的身形,便已经出现在了酒店天花板的一角。

    手脚撑住墙壁,稳定住了身形,同时再度掏枪。

    这种突兀的消失与出现,本身就已经是一种似乎毫不讲道理的变化。

    无论是人的认知,还是物理学角度,一个人都不可能瞬间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

    但他却实实在在的做到了这一步,甚至还打算再度开枪。

    只不过,也就在他准备开枪时,才忽然意识到不好。

    陆辛根本没有在意他的身形消失与再度出现,只是在释放出了扭曲力场之后,立刻回头。

    马尾辫的身体,才刚刚出现在了天花板的角落处。

    陆辛就已经向着那个方向伸出了手臂,五指弯曲,呈现出了抓取姿势。

    他的臂长,自然够不着,但是在他抬起手来的时候,身边的影子,却瞬间延伸了出去。

    “唰!”

    影子像是一只黑色的大手,瞬间抓住了马尾辫的脖子,将他提到了陆辛的面前。

    突兀至极,丝毫没有给这个马尾辫再转移到另外一个地方的机会。

    但是,也就在陆辛打算直接出手,捏断他的脖子时,忽然之间,脸色猛得出现变化。

    影子化作的手掌,瞬间松开,还向后退了一步。

    眼睛瞳孔微缩,看向了眼前的人,就看到,身前这个马尾辫,已经变成了韩冰的模样。

    不是幻觉。

    在陆辛差一点扭断她的脖子时,那腻滑柔软的皮肤,就说明了她的身份。

    而眼前的韩冰脸色惊恐,脸颊胀红,眼睛里还有着刚刚升起的恐惧表情,都说明是她。

    自己刚才伸手抓向了马尾辫,其实却是抓住了韩冰。

    那么,那个马尾辫去了哪里?

    正在这样想着时,陆辛的右边太阳穴,生出了一种微凉的触感。

    当韩冰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时,陆辛的身后,韩冰原来的位置,马尾辫出现在了这里。

    为了保护韩冰,陆辛与她离的极近,这时候韩冰变成了马尾辫,自然也就离陆辛极近,因此,他甚至非常从容的,抬起了手里的枪,慢慢指在了陆辛的太阳穴上,他的身上,还有着许多骨茬刺破的伤口,正在缓慢的愈合,收拢,而他的嘴角,则勾起了淡淡的笑容。

    “我的能力,真的很强大……”

    “……”

    同样也是带着一种怪异的回音,马尾辫直接勾动了手里的扳击。

    刚才他看到了陆辛在近极的距离下,通过精神扭曲力场,将韩冰救下的模样。

    那么,他现在其实也很好奇,在枪直接接触着太阳穴的情况下,陆辛能不能救下自己。

    但他没有得到答案。

    因为枪没响。

    马尾辫脸上的笑容,迅速变得惊疑而恐惧。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已经勾下了扳击,但扳击却一动不动。

    就好像,扳击被另一只手挡住了。

    陆辛慢慢转头,看向了马尾辫。

    在他的视野里,妹妹正一脸的调皮,从自己的肩膀处探出了身子,两只小手抓住了对方的枪,手指塞进了扳击下面,这样的情况下,马尾辫当然无论如何用力,都不可能勾动扳击。

    在他惊愕的眼神里,妹妹则是一边坏笑着,一边伸出了小手,向着马尾辫脸上抓去。

    “啪啦……”

    马尾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在妹妹的小手快要抓到他脸上时,他猛得反应了过来。

    瞬息之间,他飞快的扔掉了枪,身形矫健的后退。

    “小宝宝不要跑……”

    妹妹的身形紧跟着冲了出去,两只小手始终抓向了他的脸。

    与此同时,陆辛脚下的影子飞快暴涨,紧跟着向这个马尾辫身上涌了过去。

    那种汹涌而来的精神力量,让马尾辫感觉到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分不清,究竟是贴着地面涌过来的强大而且深沉的精神力量,是眼前这个对手的,还是那种紧紧冲向了自己面门追过来的,那种扭曲而怪异的力量,才是眼前这个对手的?

    他只是瞬间感到了恐惧,汗毛都竖了起来。

    只是退出了四五步,他就知道退不走,心里骤生逃走之意。

    但他也无法逃走。

    陆辛的视野里,妈妈已经出现在了房间的门口,倚在了门框上,静静看着房间里的一切。

    马尾辫可以从楼下直接来到楼上房间里。

    那么,他若是想要离开这里,自然也不用非要走门。

    但偏偏,在妈妈出现在了门口的瞬间,他就意识到,自己离不开这个房间了。

    仿佛妈妈堵在了门口,就代表了不许走这个意思。

    那么,他就不能走。

    马尾辫的脸上,迅速出现了一种异样的惊恐之意。

    进入这个房间之后,先后几次交手,他从一开始他脸上的那种自信,甚至是连讨好恭谨的笑容都掩饰不住的狂妄,迅速变成了如今的惊惶不安,甚至对战斗感觉到迷茫的状态。

    做什么都会被阻止,停在哪里都感觉到极度的危险,甚至想走都走不了。

    偏偏那个男人还一直静静的看着自己,眼神似乎很坦然。

    但是在那种属于普通人的平静之下,他却感觉到了一种异样深沉的恐惧感……

    这种感觉,让他被折磨到发狂。

    于是他几乎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思索,便快速的张开嘴巴,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尖叫。

    那种叫声不像是男人能发出来的,甚至不像是人能发出来的。

    凄厉至极,尖锐至极,仿佛声带在这一刻撕裂。

    “哗啦啦……”

    也是在他喊出了这一声时,周围整个房间,忽然出现了巨大的变化,仿佛有一阵怪异的风猛得吹进了这个房间,窗帘,衣物,毛巾,同时被卷到了半空,与此同时,墙壁出现了火烧过的痕迹,甚至还能够看到火星在一点一点的发光,蔓延,桌子上的塑料花在迅速枯萎。

    每个人的身上,都出现了干燥而炙热的感觉。

    周围的景像瞬速变得不真实,像是颜色在一片片的燃烧,褪去。

    眨眼间,他们就已经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向左右看去,房间的顶已经不见了,只剩了半截墙壁,周围的一切都仿佛在燃烧,四下里是颓败倾塌的楼房与阴沉可怕的城市地基。

    一切活人的气息在这里都感觉不到。

    只能够在密密麻麻的破败窗口深处,看到一些鬼鬼祟祟的怪异眼神。

    “再强大的能力,进入了深渊,都会曝露本质……”

    一个怪异而带有回音的声音从身边响了起来,似乎可以听到一点发泄似的愤懑。

    陆辛转过头,就看到了身边不远处,空中飘着马尾辫的身形,他看起来已经与刚才的样子有了极大的不同,披着华丽而怪异的衣服,手里还握着一根权杖,造型说不出的口怪,且带了一点不真实感,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应该属于扑克牌里的人物,而不是现实存在的。

    他的声音带了巨大的回音,回荡在这个残破的房间里,甚至带了种绝对上位者俯视自己领地的感觉,一点一点,从空中低头,漠然的眼睛,看向了这个房间里的普通人与能力者。

    “所以,你们……”

    “……”

    他后面的话没有说下去,因为他忽然发现情况似乎有些不对。

    没有人在被强行拉进了深渊的时候,还能继续保持着冷静与理智,但在这个房间里,陆辛却仍然只是那样静静的站着,慢慢的,深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有些陶醉的表情……

    他微微转头,脖子以一种不合常理的姿势扭转,看向了黑杰克,笑容真诚:

    “你想看看我的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