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五百四十二章 深渊偷渡者
    外面的嘈杂声没有因为这几位能力者的出现而消失,反而一浪高过一浪。

    窗外人群的呼喊与狂笑,像是海面时不时掀起巨大的波涛,夹杂着爆炸声,枪声,玻璃被打碎的声音,还有着一些人的痛哭与喝骂声,仅凭声音,便交织起了一片混乱的景象。

    与之相应的,便是酒店房间里诡异的安静。

    陆辛静静的坐在了沙发上,一根烟抽到了半截,烟灰长长,没有弹掉。

    他仿佛在走神,根本没有关注外面的混乱。

    反而是马尾辫,脸色惊疑不定,有些担心的向陆辛看了过来。

    “我说过了,不会有问题的,不是么?”

    陆辛过了一会,才抬头看向了他,脸上带着微笑,道:“可以告诉我你想说的了吧?”

    马尾辫深深的看了陆辛一眼,仿佛凭借他脸上的自信,看出他究竟有着多强的能力。

    但是,最终他却从那张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任何东西,直到这时候,他仍然感觉,眼前这个夹着根烟,平静坐着的男人,和自己在深渊里看到的,似乎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

    ……

    ……

    “我是长湖城特殊污染清理小队第一队队长,代号为黑杰克,奉命过来支援黑沼城。”

    感受到了时间紧迫,马尾辫男人快速开口,说出了自己的身份。

    “长湖城,黑杰克?”

    韩冰刚刚才从之前深渊的噩梦里清醒过来,听到这句话,分明有些吃惊。。

    陆辛转头看向了韩冰,道:“你知道他?”

    韩冰点了点头,快速的站了起来。

    腿有点软,她捶了两下,然后才小步跑到床边,拿起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点了几下,低声道:“黑杰克,是我们青港早些年有记载的联盟内强大能力者之一,长湖城对外公开的资料中,给他的能力评定是A级,但其实各大高墙城的情报人员,都认为他是S级……”

    “S级?”

    陆辛皱了皱眉头,上下打量了黑杰克一眼,轻轻摇了下头。

    他似乎不太理解,怎么S级的能力者,一出场就是作为对方的傀儡?

    “都是我的错。”

    黑杰克安静的坐在了地毯上,脸上似乎涌现出了一些羞愧之意。

    他微微闭眼,快速说着:“我本来认为自己的能力足以应对任何场面,但还是落进了对方的陷阱。我和我的队友都被对方控制。我们可以施展自己的能力,也有自己的思维,甚至还有自己的记忆与逻辑推理能力。但是,在被控制的情况下,我们都变成了对方的人。”

    说到这里,他眼睛下移,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

    有浓重的腐臭味,在这个房间里散发了开来,像是炎炎夏日里的腐肉。

    可以看到,他的身体,已经渗出了一种怪异的液体,打湿了身上的黑色职业套装。

    甚至可以看到,他的身体,正在垮了下来,就像是融化的冰棍一样。

    毫无疑问,他就是被这样的身体控制,才变成了这个样子。

    陆辛在深渊里,看到的那若有若无的丝线,同样也与这具身体有关,因为在陆辛想要扯出对方马角的过程中,使得那个深渊深处的存在,主动断掉了与黑杰克之间的联系,才使得黑杰克苏醒了过来,但是,也因为断掉了联系,所以黑杰克的身体,便开始了腐烂……

    “对黑沼城的特殊污染事件,我们在他们发出求援报告之前就开始调查,但从最终结果来看,也只是知道,他们在一个月前,对鬼火沼泽地里面的S级禁区生物进行了一次围捕。”

    黑杰克有些艰难,又尽量快速的说着:“正是这一次的围捕,引出了后面的问题。”

    “与其他高墙城不同,黑沼城几乎没有成立完整的特清部。”

    “对能力者,他们也一直都是采用放牧的手段。”

    “因此,在其他高墙城得到了相关资料,都在准备效仿你们青港,培养自己的精神领主时,他们却是想到了要捕获并放牧鬼火沼泽地里的神秘生物来达到掌控精神领主的目的。”

    “但结果,他们失败了。”

    “……”

    听他一口气说了这么多,陆辛微有些惊讶,道:“禁区里的生物跑出来了?”

    “如果是,就简单了。”

    黑杰克忍受着身体快速腐烂给他带来的痛苦,微微闭了一下眼睛,道:

    “我们初时也是以这个情报为准,因此制订了一系列的行动计划。”

    “其实,在我们在与黑沼城的行政总厅负责人进行接触时,就已经做好了黑沼城行政厅被那只神秘生物控制的准备,在我们的计划里,即使那只禁区生物真的已经掌握了黑沼城的行政厅,我们也有足够的计划与实力对他进行现场回收,但是,在我们真面对时,才发现……”

    “我们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

    “……”

    他脸上的肌肉微微颤抖,可见正在忍受剧烈的痛苦。

    而身体上传出来的腐烂味道,也让这个房间里,弥漫着让人难以忍受的刺鼻。

    但无论是陆辛还是韩冰,都很专业的忍住了这种味道,认真倾听着。

    “出现在了我们面前的,并不是鬼火沼泽地里的梦魇大蛇,而是另外一种东西……”

    黑杰克的身体已经腐烂了大半,速度似乎还在加快,但声音也还是下意识放慢了下来。

    陆辛与韩冰,也多少有些诧异。

    即使是他们,也以为造成了黑沼城污染事件的,就是鬼火沼泽地里的禁区生物。

    但黑杰克却说并不是它,那又能是什么?

    还有什么,可以造成这样影响整整一座城的污染事件?

    ……

    “那是一个……一个……”

    黑杰克努力的思索着,有些艰难的说出了自己的答案:

    “稻草人!”

    “我不知道它的本质是什么,在被控制住之前,我只看到了一个稻草人。”

    “但我知道,有一种可怕的东西藏在了那个稻草人里面……”

    “那是一种,无法形容其恐怖的怪物,面对着它,我们没有任何还手的余地……”

    “……”

    他快速说着,直到这时,目光忽地看向了陆辛:“比你还可怕……”

    “哦。”

    陆辛答应着,并不感觉受到了冒犯。

    但是黑杰克看着陆辛,却忽然又加重了语气,道:“我说的是真的,那东西比你还可怕,毕竟你虽然可怕,但是我认为自己在你面前不会有一点还手的余地,而那东西是的……”

    “哦哦。”

    陆辛再次答应着,心想争执这个干什么。

    于是努力的露出了温柔的微笑,向黑杰克道:“重点是,那东西究竟是什么?”

    黑杰克看着陆辛的眼神,似乎有点奇怪。

    他像是有些不甘心似的,慢慢收回了目光,然后继续讲述:

    “我也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只能作出推测:”

    “我认为,黑沼城的那次行动,已经释放出了比S级禁区里的神秘生物更可怕的东西。”

    “我之前已经从某个渠道接收过关于S级禁区的信息,这些禁区生物,幸运或是不幸的,恰好成为了深渊裂隙选中的存在,因此在深渊力量的影响与时时陪伴下,它们可以飞快的获得各种强大的能力,但与此同时,它们也在用自己的意志对抗着深渊里面的污染……”

    “每一只禁区生物,都可以理解为是一个深渊的守门人。”

    “裂隙失控的时候,就是它们意志被抹除的时候,所以他们都会死死守住深渊,直到有一天,深渊对他们的影响,超出了它们的极限,它们就会被深渊奴役,彻底失去自我……”

    “而这,也正是研究院建议我们各大高墙城与禁区达成协议的原因。”

    “无论它们自己愿意不愿意,现在它们都不得不站在,对现存的人类有利的一方……”

    “……”

    说到这里,他才停顿了一下,慢慢的说出了自己的推测:“黑沼城的问题,极有可能是在那一场实验之中,为了捕获鬼火沼泽地里面的神秘生物,但是他们的计划,引发了意外的变数,所以,最终导致了鬼火沼泽地里面的那位守门人失控,最后,跑出了其他的东西。”

    “其他的东西……”

    冷不丁听到黑杰克说到这里,陆辛与韩冰都微微皱眉。

    “是的,深渊里的怪物,也就是藏在了那个稻草人里面的东西……”

    黑杰克的身体微微一晃,倚在了身后的电视柜上。

    那是因为他的身体融化的部分太多,已经有些支撑不住他的脑袋。

    但他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任何变化,仍然在讲述着:“那是真正属于深渊的怪物,那不是这个世界的东西,它本来不应该出现,但却已经借由黑沼城的计划,来到了现实……”

    “……”

    “……”

    韩冰听了黑杰克的话,表情已经变得有些惊恐。

    对她来说,饶是经历了这么多的培训,仍然有些无法理解这个概念。

    深渊的存在,她已经知道。

    深渊里有可怕的精神怪物,她同样也知道。

    但她更理解,那是一种精神层面的东西,即使是出现在现实之中,也只能投射到某个人的身上,借某个人的身体来影响现实,所以,黑杰克这时的话简直冲击了她的认知。

    “深渊里的怪物,来到了现实,这……这算是什么?”

    “……”

    黑杰克紧锁眉头,显然,他只负责说出自己的推论,并不负责解答。

    “代表着它,有了对抗现实的力量,也代表着它,已经违反了某种契约?”

    忽然之间,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

    韩冰与黑杰克都微微吃了一惊,转头向陆辛看了过来。

    韩冰顿时吃了一惊,他在陆辛的脸上,看到了一种奇异的表情,慢慢的说着:“深渊里的怪物,就是人心里的怪物,它们就算出现,也只能出现在人心里,如果说真的有深渊里的怪物以个体的形式出现在了现实,那便只能说明,又有一种‘规则’,被它们打破了……”

    “……”

    韩冰在陆辛的脸上看到过温柔的笑容,也看到过生气时的面无表情。

    但是,她从来没有看到过现在这种,眼神阴冷,嘴角抿起,像是愤怒,又像是不屑。

    无形得恐慌摄住了她的心脏,脸色都变得有些苍白。

    她勇起了好大勇气,才颤声问道:“单兵先生,你……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

    “嗯?”

    听了韩冰的话,陆辛才微微反应了过来,表情微微有些惊讶。

    对啊,自己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

    好像,一不小心,就说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