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五百四十四章 找出来,审问它
    韩冰从洗手间里出来的时候,陆辛正拎了垃圾袋,静静的在走廊里等着。

    见她出来,便向她笑了笑,然后将垃圾袋藏在了自己身后,不让她看见。韩冰莫名感觉,这条走廊里,似乎有好多双眼睛在看着自己,但因为现在思维还有些乱,她没也敢多问。

    来到了楼下时,就见壁虎从旁边的墙壁上爬了下来,远远的就向陆辛兴高采烈的喊:

    “队长。”

    一边喊着,一边快步来到了陆辛身边,左他的左右好奇的看着,仿佛在找什么。

    陆辛有点好奇:“你找什么?”

    壁虎仍是左右寻找着,道:“妹妹呢?刚才说好了一起玩玩具的……”

    陆辛:“……”

    陆辛真是自己见过最勇敢的人啊……

    第一个要求去自己家做客,也第一个惦记着要和妹妹一起玩玩具……

    “吱嘎……”

    一辆敞篷的吉普停在了路边,车上是惊魂未定的红蛇,与一脸疑惑的群爷。

    群爷似乎不明白自己的女儿在经历了那样一件怪事之后,为什么立刻决定赶回来见这位男朋友相见,只能推测是真爱。红蛇则是心有余悸的看着陆辛,想问刚才是不是他帮了自己。

    但是,看着陆辛这时候有点郁郁寡欢的脸,却又一时不知道该怎么问。

    只是想了一会之后,向壁虎道:“离婚吧!”

    壁虎:“……”

    我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了你就要跟我离婚?

    ……

    ……

    场面变得有点混乱,且透着股子谁也看不明白的怪异。。

    不过陆辛却可以大体上明白这种怪异是从哪来的,而且他现在也并不太关心这个问题,只是提着塑料袋,来到了旁边的垃圾筒,看着左右两个垃圾筒上已经斑驳模糊的“干”、“湿”两个字,犹豫了好一会,才将塑料袋放进了湿垃圾里,然后转身向其他人道:“走吧?”

    “好的,好的……”

    一群人都感觉肃然起敬。

    这么大个队长,在这么关键的时候,还知道顺手把垃圾带下来。

    他们登上了吉普车,陆辛坐在了副驾驶,壁虎主动把开车的群爷小弟撵了下去。

    红蛇看了看韩冰,用眼神确定了什么,便低呼了口气,转头向群爷看了过去,笑道:“爸爸,我们还有事情要忙,你暂时就不要跟着了,现在立刻回家,把自己关起来,如果可以的话,直接把自己绑在密封的房间里,锁紧门窗,条件允许的话看好家人,三天后再出来。”

    “为什么?”

    群爷吃了一惊,一脸关切:“你要去哪?”

    红蛇笑了笑,道:“我们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不能继续带着你了。”

    顿了顿,她补充了一句,道:“很危险。”

    “我不怕危险啊,你爸爸我啊,可是跺跺脚让黑沼城颤三颤的人啊……”

    群爷一下子慌了起,吉普车已经发动,他小跑的跟在车后面:“我得照顾你啊……”

    “不用了,你照顾不了我,但我男朋友可以……”

    红蛇笑着,向他摆了摆手,道:“回家吧,记着我的话……”

    见她神情严肃,群爷也怕惹她生气,不敢说太多,另外红蛇这时说话显得冷漠了一些,也让他那热情扬溢的心稍稍受阻,仿佛意识到了某些不对劲,渐渐的,就追不上车子了。

    但沉默了好大一会后,还是看着远去的吉普车大喊:“忙完了早点回来吃饭啊……”

    “我带你见你七个小妈八个弟妹两个哥哥……”

    “……”

    “……”

    “好了,现在可以讨论一下下一步的工作计划了吧?”

    坐在了副驾驶上的陆辛,目光慢慢的扫过了周围绫乱的街道,与远处狂热的人群。

    这整座城,看起来就像是被野火烧过。

    到处都是铺天盖地的垃圾与被砸破的门窗,倾倒的垃圾桶,摔碎的玻璃渣,还有一团一团散落在各处燃烧的火焰,三三两两,还能够看到一些受伤的人,卧倒在潮湿的巷子里。

    或是抱着腿,痛苦呻吟,或是静静的一动不动。

    在这个时间点,整座城都已经失去了秩序。

    陆辛很不喜欢这种感觉,但他仍然好脾气的笑着说道。

    目光交织,韩冰第一个反应了过来,低声道:“我们的初步计划已经达成了。”“借用了这座城的底层势力去倒逼黑沼城的行政厅,并趁着这个机会,找到这座城的污染源。”

    “只不过,还有很多想不明白的地方。”

    顿了顿,她低声道“从黑杰克分享的情报来看,可以发现很多异常。”

    “如果是深渊深处逃出来的东西在污染这座城市,那我想,它一定是在准备着什么,否则没道理在掌握了这座城市的命运之后,还在一定程度上,维持着它的正常秩序运转。”

    “或许,他需要从这座城市得到什么?”

    “比如说睡眠?”

    “黑杰克只提到了这个东西从深渊里出来,但我想,这种违背常理的现象,一定还隐藏着别的什么,比如一个正常的推测,它来到了现实,那么,它是不是付出了一定代价?”

    “这时候有没有可能,它其实正在想办法恢复自己的力量?”

    “或许,天和安保的鬼楼,还有这城里人民的睡眠,都是它恢复力量的行为?”

    “……”

    听着她的分析,壁虎与红蛇,都脸色怔怔的,有些反应不过来。

    毕竟他们没有听到黑杰克的资料分享,更不知道从深渊里出来的是什么玩意儿。

    陆辛同样也没有试图与韩冰讨论。

    他没有打断韩冰分析的话,但似乎也在怔怔出神,不知道有没有把这些话听进去。

    某种程度上,陆辛像是在履行这个“讨论”的职责,而不是真的倾听了。

    在感觉韩冰说的差不多了之后,他便笑着点了点头,道:“很有道理。”

    “那么,怎样才可以把它找出来?”

    “……”

    “?”

    韩冰一个巨大的问号了出现在了头顶。

    自己刚刚不是提出了很多值得讨论与调查的问题吗?

    为什么到了单兵先生这里,自己却像是在做最后的行动总结?

    “我们的计划已经非常成功了。”

    陆辛笑道:“避免了整个城市的人和我们为难的问题,也成功的抓住了对方的马脚,还搞明白了对方的来历。那么,再有什么问题的话,我想只需要抓住那个东西,然后审问他,就可以得到答案了吧?通过对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来解开案子的疑团,不是很合理吗?”

    韩冰怔了怔,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

    只有稍微飘了一点的壁虎小声嘀咕道:“通过推理查清案子才正常不是吗?”

    陆辛看了壁虎一眼,道:“那是外国。”

    壁虎:“……”

    一车的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韩冰则是沉默了一下之后,才按着原来的计划讲了下去,低声道:“之前我们已经可以推论出来,不管那只精神怪物来自哪里,又是做什么的,但是,它定然是靠着这座城里的人在接触了黑草之中,产生的那种独特精神特性,才盗走了他们的睡眠,污染了他们的……”

    “反之,我们也可以借着这种特殊的精神特性,找到它……”

    “……”

    说到这里,她微微顿了一下,但看一眼陆辛,还是接着说了下去,道:“这本来是我们计划的最后一步。如今,既然通过这种方法,将这座城的无意识狂欢引发,那么,这座城就成为了真正的无序之城,就像混乱的水流,最终会因为自身的性质,流向比较低矮的地方。”

    “这些处于无意识狂欢中的人也一样。”

    “当他们失去了束缚,就会下意识趋向于自己内心依赖的地方……”

    “也就是说,他们会下意识的聚集到最为接近那只精神怪物的地方,这,就是被污染体与污染体之间形成的一种本质上的趋向性,我们可以通过这种方法,找到那只精神怪物……”

    “但是,只是一个大体的区域……”

    “……”

    慢慢抬起头来,似乎有些羞愧的向陆辛道:“对不起,单兵先生。”

    “我目前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

    听到这里,壁虎与红蛇,都已经有些瞠目结舌,看看韩冰,又忍不住看看陆辛。

    陆辛沉默了一会,才转头看向了韩冰,笑道:“为什么要道歉呢?”

    他温和的笑着道:“你已经做到了非常好的程度了,我很佩服你,也很感激你。”

    韩冰抬头,看向了陆辛,似乎想说什么。

    但出于一种极为复杂,且不解的心理,她没有回答,只是轻轻点了下头。

    而陆辛则是看向了壁虎,笑道:“你听明白了?”

    “是是是……”

    壁虎怔了一下,才连连点头,猛得加起了油门,呜呜向着驶去。

    处于无意识狂热中的人群,便失去了束缚,也失去了自己的理性思维,甚至其他任何一种情绪的影响。一方面说,他们这时候疯狂的冲击着一切,无视一切,可怕的好像是野火。

    另一方面,他们又单纯的像一张白纸,无防无束,只会下意识的去接近内心里的依赖感。

    污染源!

    在这种情况下,只有一种方法可以阻止他们。

    那就是污染源本身,对他们施展某种意志,拒绝他们的靠近。

    但是,只要他有意志出现,就会留下痕迹,被陆辛抓到。

    之前他也不是没有试图阻止并破坏这种无意识的狂欢,只是被破坏掉了。

    所以,壁虎也很容易就明白了自己这时候的任务。

    队长就在自己身边的副驾驶上坐着,那还有什么好怕的。

    他加足了马力,顺着街道向前奔腾驶去。

    那些狂热的,甚至疯狂的人群,成为了最好的指向标,敞篷吉普车像是撒了欢的蜘蛛,快速的在黑沼城的大街小巷里狂奔着,一口气冲向了三号城的城门,并继续驶出。

    这时,疯狂的人群,已经打破了三号城,或者说黑沼城各个卫星城通往主城的大门,这也是黑沼城的特殊情况决定的,若是在青港,恐怕即使爆发了这样的无意识狂欢,也会被卫星城与主城之间的门户给截断,但黑沼城,即使是负责城门守卫的人,也早就已经堕落。

    “呜呜呜……”

    发动机轰鸣不已,溅起一地的烟尘,越过路上已经有些稀疏的人群,径直赶往终点。

    车上,韩冰在后面偷偷看了一眼陆辛,只见他静静的坐在了副驾驶上,。

    忽然间就想明白了一个问题。

    很早开始,他就感觉,单兵先生身上,好像出现了一些说不清楚的变化,有时候让她感觉陌生,有时候甚至让她感觉恐惧,她一直没想明白,陆辛身上的这种变化,究竟是什么。

    在看到了陆辛脸上笑容的这一刻,她忽然明白了过来。

    是主见!

    以前的单兵先生,是一个非常好合作的人,因为他会很好的听从别人意见,认真执行。

    但如今,他虽然大部分时间,也是在很好的配合别人。

    但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他已经越来越有自己的想法,与自己的意见了……

    作为行动小组的队长,这似乎是好事?

    应该是好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