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五百四十五章 你确实没有忏悔的机会
    吉普车径直撞进了黑沼城主城的大门,然后穿过了一条条的街道,来到了黑沼城城心。

    以圆形环状结构座落着无数建筑的黑沼城主城,一圈一圈整齐的建筑座落,中心位置是一个巨大的圆形广场,就位于行政总厅的前面,有着广阔而干净的石板路与漂亮的喷泉。

    但如今,这里却已经变成了狂欢人群的天下。

    陆辛他们的敞篷吉普车,在三四条街道之外就已经停下,因为前面,已经完全成了人群的海洋,他们看到挤得如同罐头一样的人,都疯狂的涌进了前方那片广阔的广场之中。

    太多人了,这人数多到甚至让人晕眩。

    而这,还是因为时间仓促,聚集过来的人甚至不到黑沼城的一两成。

    ……

    “队长,现在我们咋办?”

    壁虎看着前方一片黑压压的人头,松开了油门。

    总不能撞过去吧?

    陆辛坐在车上,左右看了一眼,很快就看到,有一座紧挨着广场的大楼。

    打量了一下建筑的分布,便轻轻点头,道:“去那边。”

    吉普直接弃在街上,他们走进了旁边的大楼。。

    乘坐电梯,来到了这栋大楼的顶层,只见这里的布置,像是一个公司写字楼的样子。但是整层楼都空空荡荡,就连门也没有锁,只有窗边的风卷了进来,将文件吹的满空都是。

    来到窗边,向下看过去,遍目所及,皆是黑压压的人头。

    “呜哈哈,呜哈哈……”

    排山倒海一样的声音从下方袭来,他们看到,这片广场中间,正有许多的人,手搭在前面人的背上,排成一条长龙,一片齐唰唰的喊出了古怪的口号,一边晃晃荡荡,向前移动着。

    他们的人数实在太多,喊声也响亮,便形成了一些惊人的怪异声浪。

    每一个被这种无意识的狂欢所影响,来到了这片广场的人,都达到了狂欢的至高点。

    他们黑着眼圈,满眼血丝,身体摇摇晃晃,半睡半醒一般。

    广场的中间,是不何时,又是何时搜集来的一堆高达百米的枯草,已经在下面点燃,巨大的黑烟从草堆里散发了出来,随着风卷向了这座城市其他的地方,夹杂着奇异的味道。

    枯草堆的旁边,又有着无数围起来的人群,里面则是尽情表演的狂欢人群。

    他们穿着各种各样的奇装异服,扯起了嗓子向着周围的人喊着,兜售着自己神奇的节目。

    于是狂欢的人群便挤在了周围,看着穿着燕尾服与红色衬衫的魔术师,将一个裙子开到大腿根里,身上亮闪闪的女郎放进箱子里,优雅的指挥着两个壮汉,将箱子从中间锯开。

    鲜血顺着锯齿迸溅了出来,周围的人群拼了命的叫好。

    看到有人将热心肠的观众绑在了转盘上,然后他蒙着眼睛拿起了飞刀。

    “啪”“啪”“啪”“啪”

    飞刀精准的射在了热心观察的小腹肩膀还有脖子上,人群顿时迸发出了惊天的叫好。

    看到有表演杂技的人,将一柄生了锈的长剑,使劲的插进了喉咙之中。

    插到一半插不下去,旁边的人上来对着他往里怼。

    看到有喷火的人,把自己变成了一个火球。

    看到了玩胸口碎大石的,嫌大石头太沉了,干脆掀到了一边,兴高采烈的等着锤头砸落。

    ……

    ……

    兴奋的人群,疯狂的表演,热烈的呼声。

    有源源不断的人这座城的各个方向赶来,加入了狂热的阵营之中。

    “刺面折肢,取悦神明……”

    韩冰在楼上看着下方狂热的一幕,脸色已经变得异样苍白。

    不仅是他,就连壁虎、红蛇这种能力者,也在这样怪诞的狂热中,感觉到了一种恐慌。

    以前这是一座失眠之城,如今,却给人的感觉像是衍化成了一座噩梦之城。

    这样的人群与场面,让他们感觉,好像是在观看一种远始的祭祀。

    在下方那片狂热的人群里,他们甚至还看到了之前酒店里那个暴躁的前台小姑娘,看到了群爷的手下银毛,还有左膀右臂勇子和强子,甚至看到了叶雪的弟弟叶小雨。

    他们有的满身是血,有的一瘸一拐。

    有的左胳膊只剩了一点皮肉连在身上,却完全感受不到似的。

    只是随着狂热的人群,呐喊,游走。

    他们甚至能够感觉,有异常复杂则强大的精神力量,正在随着这种祭祀,一点一点的汇聚了起来,形成了一种压抑的力量,凝聚在广场的上方,像是一条变幻不定的黑色巨蟒。

    “单兵先生……”

    韩冰好一会儿才让自己平静下来,慢慢的转头,低声道:“我们应该找到那只怪物了……”

    “……”

    陆辛点头,只是漠然的看着狂欢的人群,感受着他们的精神力量,像海一样沸腾。

    韩冰的计划,无疑是成功的。

    她成功的指明了那个精神怪物躲藏的位置,确定它就在这片区域之中。

    但是,这似乎又是徒劳的。

    因为那狂欢的人群,十万以上的人数,绫乱的精神力量,足以将任何东西藏起来。

    自己也能明确的感觉到,那只精神怪物就在这里。

    但是,那又如何呢?

    心里,一种异样的厌恶,渐渐浮现。

    陆辛本来就不喜欢这座城市,如今,厌恶感则达到了极点……

    但是,怎么解决那只精神怪物呢?

    把所有人都杀掉吗?

    ……

    ……

    叮零零……

    也就在这时,忽然突兀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在这座狂热而疯狂的城市里,电话铃声的响起,显得出奇的突兀。

    众人下意识看向了旁边。

    那里,一个被人砸得稀巴烂的电话机,键盘按扭,都已崩溅得到处都是。

    甚至可以明显的看到,那部电话机的线路已经被剪断了,听筒也无力的垂在一边,但是那部电话如今却忽然响了起来,铃声轻脆而急促,似乎连楼下雷鸣般的声音都压了下去。

    所有人都被这部电话吓了一跳,有些惊恐的转头看向了那部电话机。

    陆辛也像是有些意外,脸上的表情出现了些微的变化,轻声笑道:“我先去接个电话。”

    说着,便在众人疑惑的眼神走了过去,将电话拿了起来。

    “歪?”

    他的声音很温和,这种应答的人一般脾气都很好。

    “嗤啦啦……”

    电话里有着很重的杂音,仿佛是稻草在不停磨擦的窸窣声。

    旋及,有一个听起很嘶哑,又不像是一个人类能够发出的声音在电话的另一端响了起来,带着一种生硬而漠然的动静,机械式的回答:“在事情变得严重之前,我希望你可以离开。”

    “嗯?”

    陆辛的脸色变得有些惊讶,多少感觉新鲜,笑道:“你让我离开?”

    对方似乎没有听出陆辛的诧异与可笑,仍然在继续的说着:“我希望你可以离开。”

    “我不愿与你为敌……”

    “……”

    陆辛的脸上,都不由得露出了笑容,道:“你不愿与我为敌,那不是你应该离开吗?”

    电话那一端机械的声音顿了顿,道:“如果你愿意,我确实可以离开。”

    “……”

    陆辛有点意外,情绪都差点接不上了。

    他也很想好好的说话,但是,他心里正在颤抖。

    不是因为恐惧,而是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情绪。

    就是那种,因为太过迫切,都导致的颤抖,这种颤抖,使得一股一股的鲜血,以比平时更快好几倍的速度,不停的送进了自己的大脑,让他内心深处,产生了一次次的冲动。

    他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说,但内心里涌动着的强烈厌烦感,使得他自然而然就说了出来。

    “已经晚了。”

    “……”

    电话的另一端,出现了长时间的沉默。

    已经晚了。

    也就是说,已经到了这时候,无论是退让,还是离开,都晚了?

    “她说的没错,你连忏悔的机会都不会给别人……”

    电话那端的声音,终于慢慢响了起来:“你不要太高估你自己……”

    “我知道,你正在觉醒神性力量。”

    “觉醒神性力量的过程中,你很容易就会产生一种错觉。”

    “认为那种力量是你自己的,认为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属于你,但其实你错了,你所拥有的一切,都只是神性力量觉醒之时给你带来的副作用,以及一种虚无的幻象罢了……”

    “你需要记住……”

    “即使曾经被那个存在污染过,你也只是一只拥有了神性力量的蚂蚁。”

    “……”

    话筒另一端,传来的声音,时时扯起一个极高的音调,听起来像潮水一般起伏不定。

    甚至连这一番话,若仔细分辨,都不像是一个声音。

    那更像是一种精神力量的轰鸣,直接引起人脑海里的变化,仿佛听到了声音。

    陆辛静静的听着话筒里面传来的话,没有回答,只是瞳孔有那么一瞬间,缩成了针眼般的大小,不过,这也只是瞬间,他便已恢复了正常,喉咙里发出了“呵呵”几声冷笑。

    异常空洞。

    电话另一端,那个声音似乎变得平静了些:“在这座城市,你不一定是我的对手。”

    “就算我现在不想与你对抗,我也可以逃走。”

    “这座城市的污染特性,已经借助着他们的野心,传导向了城市之外的各个地方,即使是在被我掌控之后,他们也没有封城,他们那些因为私欲生产的商品,正流向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只要有人接触了那个东西,就会被我抓取精神力量,甚至被我降临到他们身上。”

    “即便你觉醒了神性力量,也阻止不了我的离开。”

    “而如果我会被迫离开,那么,我想我最起码,可以给你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

    “……”

    在他说完了这些话时,周围不知何时变得异常安静。

    下方那种震耳欲聋的呜喝声,狂热嘈杂声,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

    “队……队长……”

    在窗边观察的壁虎,忽然低呼了一声,慢慢退开了两步,脸色见了鬼一样的苍白。

    陆辛所在的位置,也可以看到下面广场上的一角。

    他看到,整片广场,所有正在狂欢的人,这时都已经停下了他们的动作,每一个人都睁着血红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们此刻的位置,眼神空洞,但却带着一种慑人的寒光。

    “这些尘埃,可以毁掉你身边的尘埃。”

    “而我,随时可以离开,并再次准备力量的苏复……”

    “即使你有着神性力量,也无法阻止我,更无法阻止身边人的死去……”

    “所以,我给你最后的机会,离开!”

    “……”

    话筒里,声音不知何时变成了外放,所以整个办公室里的人都听到了这个声音。

    他们的表情,都渐渐变得惊恐,齐唰唰落在了陆辛的脸上。

    而在他们的目光里,陆辛的脸色,好像没有任何变化,只是慢慢的开口:

    “有一句话,你说对了。”

    “那就是,我确实,连忏悔的机会,都不会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