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五百四十九章 乖哦,别躲
    之前陆辛等人,就已经从黑杰克分享的情报之中得知,黑沼城没有设立真正的特清部。

    他们对能力者采取的都是放牧手段,通过放牧的能力者解决特殊污染,甚至是将他们当成自己掌握的力量的一部分。不过,对于他们如何放牧能力,多少有些不解,直到如今,看到了这些脖子上戴着项圈的人,才大体的明白了一些,这种放牧的方法与大体的原理……

    每一个脖子上戴着项圈的人,都是能力者。

    陆辛也不知道,他们最初,是怎么给能力者戴上了项圈的,但是在看向这些人的时候,就能够感觉到,他们的精神都异样的空洞,带着种萋迷与虚幻的感觉,有黑草的气息。

    很明显,这种控制手段,与黑草脱离不了干系。

    从这一点,倒也可以想象黑沼城的行动,为什么会失败。

    他们用黑草控制了能力,将他们像犬类一样驱使。

    但却没想到,这一次他们面对的怪物,恰好就可以控制这些被黑草影响过的精神体。

    当然了,倒也需要配合这些黑沼城的行政总厅人员。

    他们已经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体系与文化,把能力者都培养成了拥有强烈个人风格的类型。。

    居然趴着跑……

    ……

    “嗡……”

    战斗自然不允许分神,偏偏陆辛不仅分神了,还在内心里对人评头论足。

    这也就导致,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已经有一种可怕的精神冲击,涌进了他的大脑。

    过程突兀,甚至没让陆辛反应过来。

    这倒并非陆辛站着不动,任由对方向自己释放了能力,而是受到了某种能力的影响,那一群趴着冲了过来的黑沼城能力者,明明离得还很远,但却有一个,突兀的出现在了他身前。

    视觉受到了扭曲,是有某种能力,对他造成了视觉错位的假象。

    他以为对手还离得很远,其实对手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并对他施展了能力。

    这是能力者之间互相配合产生了奇妙化学反应。

    直到这一刻,陆辛才意识到,自己是在同时面对十几位能力者。

    ……

    ……

    “哗哗哗……”

    陆辛产生了一种海绵被攥紧之后,水份从里面被飞快挤出来的幻听声音。

    与此同时,他的大脑,也像是被那种涌进了脑海里面的精神力量飞快网住,并且猛得收紧,自己的感知与思维,被扰乱成了一团乱麻,立刻就失去了正常的思维与反应能力。

    这是什么能力?

    陆辛根本就不知道,短时间内,似乎也完全不允许他去仔细推理或是感知。

    因此,就连陆辛,也只能是在感觉到了那种精神力量涌进他的大脑,并且狠狠的收缩之前,借着这极短的一瞬时间,冷漠的看向了自己身前四五米远处,那个黑沼城能力者。

    身边刚才就已经释放的扭曲力场,瞬间合拢,像是潮水,径直向前涌出。

    “嗤”的一声。

    那位能力者,连同他身后冲了过来的能力者,同时被这一道强大的精神冲击扫中。

    那位已经施展了能力,甚至成功摄住陆辛大脑的能力者,顿时整个人都僵在了当场。

    紧接着,他身上的血肉,一点点散裂,滑落,在脚下堆起了一堆鲜红。

    陆辛短时间内没办法找出他能力的逻辑,并且合理的解决。

    但是他趁着短到瞬息即逝的空隙,解决了这个人。

    不仅是这个能力者被解决,就连这个能力者身后的两位能力者也被精神冲击扫中,他们恰好是处于精神冲击的边缘,只有一半被扫中,于是,被扫中的一半瞬间变成了血肉。

    血腥而残忍的场面,让每一个看到这一幕的人感觉到了异样的恐慌。

    但那些黑沼城的能力者却仿佛被鲜血刺激,居然暴发出了狂态。

    有两个速度异常强大的人,在地面上奔跑的同时,身体已经出现了不自然的扭曲,速度瞬间就已经超过了其他人一大截,然后一左一右,冲到了陆辛的身边,抓住了他的两条手臂。

    “喀喀喀……”

    抓住了陆辛的手臂之后,伴随着骨骼扭曲的声音,他们的身体向陆辛缠来。

    明明是两个大活人,却像是两盘绳索,瞬间缠在了陆辛的身上。

    身体各个关节,则违反常理的扭曲了过来。

    如同一个个镣铐,或是锁具,将陆辛的腰肢与关节,紧紧扣在了里面。

    同样也是在这时,偏东方向陆辛冲过来的一位黑沼城能力者,身形诡异的向旁边一绕。

    在他向着陆辛冲过来时,明明看到他身后空无一物,但是,在他的身体让开时,仿佛将身后的背景也给撕开了,一辆巨大的装甲车出现,车上,是三架带着冰冷气息的多管转轮枪。

    “呜……”

    转轮枪毫不迟疑的开始转动,二十厘米长的火蛇喷薄而出。

    空气里弥漫了火药味道,密集的子弹震得陆辛周围的空气扑簇簇的颤。

    ……

    ……

    “不好……”

    旁边大楼里的韩冰,都不由得脱口而出。

    因为她不是能力者,所以对能力者的交手把握没有那么精准。

    便如陆辛与第一位能力者的交手,在她看来,就只是对方直面向着陆辛冲来,然后什么也没做,便被陆辛的精神冲击割成了一团血肉,甚至连带着身后的两个人也惨死当场的画面。

    但如今,她却看懂了。

    无论是那两位蜘蛛系用身体缠住了陆辛,还是三架多管转轮枪的袭击,都明明白白。

    以两位蜘蛛系能力者的生命为代价,缚住陆辛,然后机枪扫射。

    那种呼啸而出的子弹,密集而响亮的声音,对普通人来说,本来就是死神的象征。

    陆辛的强大她从不怀疑。

    但在她的记忆里,从来没见到陆辛表现出过可以肉身对抗多管转轮枪的强横。

    特清部里,倒是有传言,说陆辛在刚加入特清部不久时,曾经在秦燃骑士团的袭击之中,靠自己的念力抵挡住了漫天的子弹,救下了陈组长的性命,但这种事,不亲眼见,无法相信。

    她亲眼见到的,就是之前吃饭时,陆辛好像有个瓶盖没拧开,默默放到了一边。

    如今,在被两位蜘蛛系缠住,躲都没法躲的情况下,他怎么对抗那三架死神的呼啸?

    ……

    ……

    子弹密蜂般到了眼前时,陆辛正在发呆。

    “他们用身体缠住了我,任由子弹呼啸而来,是想陪着我一起死?”

    低头看向了左右两个蜘蛛系能力者,感受到了人生命的脆弱。

    于是他嘴角出现了不自然的抽搐,然后身上带着这两个人,猛得蹲下身去。

    伸手抓住了地面砌的密密集集的石板,用力掀起。

    这个过程中,他的瞳孔里面,顿时出现了淡淡的黑色粒子,身边的那种空气的黏稠感,也一下子变得浓郁了数倍,仿佛一团淡黑色雾气,诡异又灵活的缠在了他身体的周围

    “嗤啦……”

    因为他动作辐度太大,那两个缠在了他身上的蜘蛛系,就像是绳索一般被他挣断。

    鲜血喷溅出了十几米远,骨头碎裂的声音在子弹呼啸之下也如此明显。

    “喀啦……”

    与此同时,地面被陆辛掀起了三四米宽,两三米长的一块。

    这种地面,都是由厚达十几厘米的青石垒就,一块一块,水泥黏连。

    但陆辛却直接掀起了巨大的一块,盾牌一样挡在了身前。

    子弹呼啸,打在了这块“盾牌”之上,瞬间就已经将石板盾牌撕裂。

    但等着石屑纷飞,硝烟散去,却赫然发现原地只有两堆烂成了一团的血肉,没有陆辛。

    多管转轮枪后面的三位能力者,表情微怔,眼底的凶狠,似乎无处释放。

    但紧接着,他们便听到了背后的鼻息声。

    有人反应极快,瞬间意识到不妙,从腿间抄出匕首,转身狠狠刺落下来。

    “喀!”

    他挥落的匕首却于半空之中停下,再也进不得半分。

    下一刻,他的身体忽然扭曲、折断、重叠,紧紧缩成了一团。

    与另外两个负责射击的人一起,直接被无形的力量团成了肉球,然后远远的掷飞了出去。

    陆辛站在了三架多管转轮枪身后,目光静静的向它们看了过来。

    “哗啦……”

    便像是有无形的手扶着,三架多管转轮枪忽然后座抬起,枪口指向了前方。

    再下一刻,火舌突现,子弹密密麻麻喷涌而出。

    广场之上,还有十多位能力者,正以各种形式,急速的向着陆辛冲来。

    即使是三架多管转轮枪,也无法阻止十几位能力者怪异而迅捷的逼近自己。

    但陆辛抬头看他们看去时,便有无形的波纹荡开,这些能力者的身体顿时被拖缓,即使是一些人施展出来的类似于幻像一样的能力,也在缓缓的稀释,画布一样逐渐被抹去……

    幻象一样的能力,就好像在现实之上,铺了一张画布。

    能力者可以在画布上涂上自己想让人看到的东西,代替现实。

    但在陆辛的眼前,这些画布却在变淡,越浅,变得透明,甚至于彻底消失。

    身形拖缓,幻象不再。

    于是,这些能力者便都瞪大了眼睛,直面了那正喷出了火舌的枪口。

    ……

    ……

    “呼呼呼呼……”

    子弹飞速射出来的声音甚至显得不再清脆,而更像是狂风扫出的声音。

    广场之上,瞬间出现了一团团被撕裂的血肉。

    这些受到了陆辛的扭曲力场影响,速度变慢,而他们所施展的能力也都已经被陆辛被那庞大的精神力量稀释掉的黑沼城能力者,简直就变成了三架多管转轮枪面前的活靶子……

    一团团血肉迸溅,生命变得千疮百孔……

    陆辛只是漠然的看着这一团团的血肉绽放,身前的多管转轮枪持续的疯狂扫射。

    直到子弹完全消耗一空。

    然后他才慢慢的转头,继续向着广场深处走去。

    ……

    ……

    楼上公司里面,壁虎与韩冰等人都靠在了窗边,呆呆的看着下面的广场。

    他们看着陆辛一步步向前走去,身边不能说是没有活口。

    而是,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

    ……

    ……

    “到底在哪里呢?”

    “已经到了现在,就没必要躲了吧?”

    “刚才你的口吻可是很凶的哦,为什么现在要躲起来呢……”

    “……”

    在遍地淋漓残破的血肉中,陆辛慢慢走在石板铺就的地面上,在满地的钢锯、锈剑,还有飞刀,断成了好几戴得肠子等事物之间穿过,脸上渐渐浮现出了微笑,小声的说着。

    声音带着种异样的欢愉,仿佛是在和小孩玩捉迷藏的大人。

    “躲也没用的……”

    “乖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