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五百五十一章 你对神性的力量一无所知(四千字)
    什么样的能力可以盗走时间?

    陆辛也想象不到。

    但在他的直觉中,他就是被盗走了时间。

    那种概念便是,在周围变成了沼泽,开始将自己淹没时,便会有一个从双脚陷起,一点点陷进沼泽的过程,周围那些枯枝一样生长了出来的手臂,向着自己抓过来时,也会有一个从远处来到近处,然后抓到自己身上,再将自己缠绕住的过程,这些过程,都需要时间。

    有了这个时间,自己便可以做出应对。

    但现在,他却没有应对的时间,对方似乎一下子省略了很多过程。

    还没反应过来,双脚便已陷入了沼泽之中,枯枝一样的手臂,直接缠到了自己身上。

    在时间上,对方比自己有了太多的优势。

    ……

    ……

    “喀喀喀……”

    思维运转之时,陆辛身上已经缠满了枯败的手臂,沼泽也已经陷到了小腹位置。

    那种干枯手臂晃动的声音,轻脆而干躁,让人心生烦闷。

    拥有着巨大吸力的沼泽,也一下子将双臂束缚,几乎让人使不出身体的力气来挣脱。。

    陆辛脸上,闪过了一抹阴冷,他无暇分辨这种时间是怎么被盗走的,只是身边精神力量瞬间绽放,巨大的扭曲力量,瞬间就笼罩住了自己,那些干枯的手臂,顿时被挣断成了一截一截的形状,仿佛湿柴一样铺洒在了周围的沼泽之中。一段一段,兀自在地上扭曲不停。

    下一刻,陆辛便要借助精神冲击的力量,从沼泽之中出来。

    但眼前又是一花,他忽然发现,更多的干枯手臂缠在了自己身上,一圈一圈。

    手臂上的锋利指甲,狠狠扣起,掐入了自己的肉里。

    而沼泽,则是将自己陷的更深,已经从小腹位置,淹没到了自己的腰间。

    时间又被盗走了?

    ……

    ……

    “原来你觉醒的程度,比我想象中还低……”

    “你永远都不是它,所以也不可能像它一样,无视逻辑的存在……”

    “……”

    前方行政大楼的楼面上,有精神震颤,倦随着意志而来。

    那条大蛇的声音形成了居高临下,带有某种轻蔑感觉态度,冷冷注视着陆辛。

    那双位于眼睛位置的两扇窗,光芒异常耀眼。

    陆辛猛得抬头看去,就见到那两扇窗内,灯光明亮到不真实。

    “原来是这样呀……”

    他迎着那两盏灯,脸上忽然露出了开心的表情。

    梦魇大蛇沉默了下来,似乎陆辛此时的表情,有些出乎了它的意料。

    “深渊里出来的东西,都只是这么喜欢装腔作势吗?”

    陆辛的声音里,甚至带了点笑意。

    即便是被无数的枯手缠绕,即便沼泽正在一点一点的吞没他的身体,他也没有半点惊慌。

    就好像,反正受了伤的,最多也只是这具身体,反正就算自己被沼泽吞没,也没有什么可以伤害到自己,因此有着一种别人无法形容的从容与淡定,也就可以一直都保持着理智。

    这反而让他很容易就明白了这个对手的能力。

    从之前在黑杰克那里,得到的情报就已经知道,鬼火沼泽地里的精神怪物,是一只与睡眠或是梦魇有关的神秘生物,深渊里的怪物出来之后,当然第一时间,就控制了它。

    通过它有能力来对付自己,施展的自然也是梦魇方面的能力。

    不是盗走时间,只是无形之中,给予了睡眠。

    ……

    ……

    事情是因为黑沼城居民的睡眠被盗引起,陆辛等人的调查,也是顺着这条线索摸下来的。

    但是,到了现在,他们发现了黑沼城居民失去睡眠的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培养某种精神怪物,但却明显没有想到,原来这些睡眠,不仅仅是养份,还是一种力量,或说武器。

    让一个人不知不觉中睡去,也就等于盗走了他的时间。

    陆辛便是发现了这一点。

    在自己的意识中,只是站在了这片沼泽地里,面对着那种铺天盖地的力量。

    但是,自己的时间,似乎在一顿一顿的加快。

    明明对方的攻击还在途中,但偏偏,这攻击忽然间就到了自己的身上,没有中间过程。

    每一次眼花,对方的攻击,便加快了好几个节奏。

    原因就是因为,他在不知不觉中,便陷入了睡眠之中。

    庞大的睡眠时不时的袭来,他的时间也就变成了断断续续的。

    但自己该如何抵抗这种睡眠?

    有那么一点时间,陆辛依稀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刚入黑沼城的时候。

    听到了那个女孩拨着吉他唱的《童年》。

    或许,池塘边的树上,知了,蝴蝶,都是大家童年里的记忆吧……

    但陆辛的记忆,却好像更多的是在上课的时候,一不留神,就困了,睡着了……

    明明感觉只是一点头的时间,一睁眼,就看到老院长的脸都凑到跟前了……

    谁能抵挡童年课堂上突如其来的困意呢?

    ……

    ……

    “出了什么事?”

    旁边楼上,办公室里,韩冰与壁虎等人,也都已经担忧到了极点,他们睁大了眼睛看着下方的广场,即使是他们,也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一条游走在地面之上以及墙壁上的巨蟒,甚至也能够看到那片广场变成了黑色的沼泽,看到陆辛正被无数手臂拉扯进泥沼里面去……

    可关键的地方在于……

    “单兵先生为什么一直都没有还手?”

    “……”

    在他们的视野里,在陆辛开枪将那只精神怪物逼了出来之后,就好像就已经变了。

    他居然一直很平静的站在那里,任由无数的手臂从地底伸了出来,抓住了他的身体。

    任由着这些手臂,将他扯进沼泽之中。

    整个过程中,他抬了几次头,似乎也有几次想要反击。

    但结果,他什么都没有做。

    “难道队长到了这时候,都要玩那种大BOSS的风度……”

    壁虎已经失声叫了起来:“上来先任由反派打,等反派打够了再邪魅一笑……”

    “说,该我了吧?”

    “……”

    壁虎的话一下子让人心脏颤了一下。

    听起来好变态,但为什么,隐隐的感觉,这确实像单兵先生的风格?

    ……

    ……

    “我……我要去帮哥哥……”

    同样也是在这时候,广场的边缘,妹妹忍不住担心,叫了一声,快速向前爬去。

    但爬了几米远,见妈妈与父亲没有跟上来,便又爬了回来。

    不解的抬起了小脸:“你们为什么不帮哥哥?”

    妈妈沉默着,父亲看着沉默的妈妈,同样也在沉默着。

    “不是我们不想帮他。”

    妈妈被妹妹的眼神看不过了,才低低的叹了口气,道:“是他在拒绝我们帮他。”

    “……”

    父亲阴冷的沉默着,好一会,才低声道:“这也在你的意料之中?”

    妈妈转头看了父亲一眼,微微板起了脸,过了一会,才轻声道:

    “能够意料的只有事情的走向,但谁也无法预料到事情发展的细节。”

    “而细节,则往往有着改变整个走向的能力。”

    “……”

    “呵呵呵,原来你也没有把握……”

    父亲的笑声很空洞,也很冷漠:“早知这样,我就该抓住每一个机会离开……”

    妈妈过了一会,才慢慢转身看向了父亲,并轻轻伸出了两根手指。

    父亲忽然很警惕,同时又有些恼羞成怒的暴躁:“你想怎样,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你可能会有好多次感觉自己有机会离开。”

    妈妈轻声道:“但那只是你的错觉。”

    父亲的脸上肌肉扭曲,表情异常的愤怒,看起来居然像是要冲上来和妈妈打一架。

    但最终,他还是忍住了,带着怒气道:“那究竟该怎么办?”

    “怎么办?”

    妈妈慢慢转过了身去,道:“着急什么?”

    “即便是年幼的狮子也会在鬣狗手底下翻几个跟头,但不翻这几个跟头,又怎么成长起来?”

    ……

    ……

    “好烦……”

    黑色的枝节手臂,已经缠满了他的全身,黏稠的沼泽,也已经淹没到他的胸口位置。

    那些干枯的手臂正摸到了自己的脸上,还要伸进自己的海脑里,去翻找着什么,这种感觉让他感觉异常的难受,但是在这种压抑而沉闷的过程中,他甚至无法有效的反击或是抵抗。

    因为在精神力量的层面,无论是反击或是抵抗,都需要自己的意志调集精神力。

    换句话说,也就是需要集中注意力。

    可是,那种时不时袭来的睡眠,使得他一次次的清醒,每一次清醒之后,都需一点儿微不可察的时间,才能够想起自己在做什么,自己刚刚在想什么,而这,就出现了停顿。

    “即便你发现了这种逻辑又能怎么样,我以全城人的睡眠淹没你一人。”

    行政厅大楼上,灯光更为明亮。

    那种带着种灼热感,甚至让人眼花的灯光,在将庞大睡眠给予自己。

    讲真,那种困意不时袭来,让自己进入连梦都没有的睡眠中的感觉,其实很舒服。

    尤其是对一个已经长大,且在繁忙的工作之中经过了好多年,平时连一个无梦的夜都很难得的大人来说,陆辛就有这种感觉,这种真正深沉的睡眠,甚至让他生出了感动……

    但是,如今毕竟是在做正事的时候。

    所以,他也渐渐的感觉到了有些不耐烦了。

    问题总是要解决的……

    终于在又一次醒了过来的时候,他轻轻咬住了嘴唇,锋利的牙齿瞬间切破了皮肤。

    咸腥的血液淹没了舌尖,让人精神一振。

    借着嘴唇被咬破的疼痛,抬头看向了行政大楼。

    那只怪物的脸仍然浮现在了大楼上,高高在上的态度让人讨厌。

    低头看去,便发现沼泽已经淹到了自己的脖子。

    而那一只一只的手,则像是一道道枷锁缠在了自己身上,束缚自己的身体甚至是意志。

    庞大的困意笼罩在了身上,给人一种感觉,除了睡眠,什么都不重要。

    困意强大的时候,本来可以像山一样的沉重,并压垮一切。

    除了……

    咬破了自己嘴唇的陆辛,眼睛里忽然开始有黑色的粒子在沸腾。

    当那些稀奇古怪的手开始抓到自己的脑子里时,脑海深处,便开始有某种东西忽然被惊动,无穷无尽的精神波纹,渐渐在他的身边涌动了起来,飞快的向着远方扩散了出去。

    周围的沼泽,也变得更为涌动,甚至掀起了一层层的浪花。

    陆辛的身边,忽然像是多了一片海。

    大怒一样波涛汹涌的精神力量掀起了庞大的浪涛,将那无穷无尽的困意,尽数吞没了下来,而在这片大海中间的陆辛,脸上的困意已经彻底的消失,正安静的看着梦魇大蛇。

    “这怎么可能……”

    行政厅大楼上的存在下意识发出了精神力量的波动:“你没有这样高的权柄……”

    “你也……不该有这样强大的精神海洋……”

    “……”

    他不能不慌,因为就在它感觉已经掌握了一切的时候,他感觉到了自己的污染在被稀释,那种几乎集结了整整一座城人的人睡眠,本来应该是可以淹没任何一个能力者,哪怕是精神领主也不见得可以抵抗,但是偏偏,这样庞大的污染特性,居然正在被快速的稀释。

    陆辛拥有强大的权柄他可以理解。

    但他不理解,为什么他会拥有这么强大的精神量级。

    那是一座海一样的精神量级。

    ……

    ……

    “一座城的睡眠,便还给一座城。”

    “这么简单的道理……”

    在那只怪物的惊恐之中,陆辛走出了沼泽,似乎有些奇怪:“你居然都不懂吗?”

    在他身边,忽然开始出现一种怪异的声音,像是海啸一样,汹涌的涨起。

    那是打呼噜的声音。

    周围明明什么也看不见,但却忽然响起了一片一片打呼噜的声音,原本,连这种声音,都是不会被人留意到的,但是因为呼噜声太响也太多,就连迷藏,也无法将其藏住了。

    陆辛将睡眠还给了这座无眠之城,借这座城的人稀释了那庞大的困意。

    “但你不该有这么强大得权柄……”

    梦魇大蛇的精神波动还在传达出意志,可以感觉到这意志里的恐慌。

    ……

    ……

    “我不知道你说的权柄是什么……”

    “但这段时间,我确实一直有种让我特别不舒服,甚至有些恐惧的感觉……”

    “如果这便是神性的话……”

    他慢慢解释着,向前看了过来,眼睛里黑色粒子翻腾的更厉害,变成一片漆黑。

    “那我只能说,你对神性力量,简直一无所知。”

    “……”

    说完了这句话时,他身边同时有无数的黑色粒子弥漫,掀起了万丈波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