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五百五十四章 为什么是我呢?
    “这些是什么?”

    看着那一排排的字迹跃入眼帘,陆辛心里生出了一种很复杂的情绪。

    或许,既有因为重新看到了老院长的字迹,而在心里忍不住生出来的痛恨与怀念,也有这莫名其妙的成绩单带来的疑惑,甚至,还有隐隐从字面理解到了什么的……惊恐?

    而这种复杂的情绪在陆辛的脸上浮现之时,妈妈也在认真的看着这张成绩单,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有那么一瞬间的疑惑,但很快便已变得惊奇,末了,她的脸上,已经露出了微微的惊讶表情,以及对这位老院长的佩服,还有那种,感觉有些不可思议的担忧与疑虑。

    “这是啥呢?”

    妹妹与父亲,两颗脑袋看了一眼陆辛,有些失望,又同时看向了妈妈。

    妈妈明显有些嫌弃这不学无术的两个。

    只是轻轻的摇了一下头,看向了盯着这张纸卷发呆的陆辛,道:“看懂了吗?”

    陆辛沉默了好一会,微微摇头。

    然后,他也抬头向妈妈看了过来,目露询问之色。

    妈妈看着这三个不学无术的家伙,低声道:“无论你心里对那个人的态度是什么样的,但有些时候,你都不能不去佩服他,作为一个人,他实在是有些地方,太过于了不起了。”

    陆辛与妹妹和父亲,三个人看着妈妈,表情还是有些迷茫。

    妈妈有些无奈的摇了下头,道:“之前那个女孩离开时,对你说了什么?”

    陆辛微微一怔,道:“她好像说到什么,没想到我可以通过……‘识之试炼’?”

    一边说,他一边低下了头,纸卷之上,识之试探,排在第四位。

    这个后面没有成绩,只有一个问号。。

    这或许是说明,在写下这张成绩单时,老院长还不知道应该在后面填什么?

    ……

    ……

    “你就没想过,她为什么要在这时候将它给你吗?”

    妈妈看着陆辛疑惑的眼神,轻声问道。

    陆辛痛快的摇了摇头。

    妈妈深深的看了陆辛一眼,道:“这或许是因为,她在这件事有个结果之前,给了你这份成绩单也没用,所以,只有当这第四位的试炼,被你完成之后,才会将它给你。”

    “所以,你在这一次的事件里,完成了她们所称之为‘识之试炼’的这一项任务……”

    听她说到这里,陆辛的脸色仍然没有什么变化。

    但是父亲和妹妹,却像是忽然明白了什么,偷偷的看了陆辛一眼。

    陆辛过了一会,才轻声道:“那其他的又代表什么?”

    妈妈的目光,扫过了陆辛的脸,道:

    “其他的都已经有了成绩,自然代表,你已经通过了试炼。”

    “……”

    陆辛再一次沉默了下来,慢慢的回忆着。

    自己已经通过了试炼,那么,这些试炼与什么东西有关呢?

    或许,自己也是明白的吧?

    在这个过程中,妈妈则是没有打扰他,甚至还向父亲与妹妹摇了一下头。

    他们其实都已经猜到了前面这几种试炼对照的内容。

    生之试炼。

    当初那个被深度污染的小孩,被研究院发现,然后在不可能的情况下,对他进行了一系列复杂的手术与各种实验,最终,在一个公认不可能治好的情况下,奇迹般的治好了他。

    这是一个从一开始,就经历了生与死试炼的孩子。

    痛之试炼。

    当初那群在孤儿院里试图逃跑的小孩,面对了他们有记忆以来最残酷的一幕。

    无论是血,还是火。

    或是某些一辈子萦绕于耳中的惨叫,那都是连大人都承受不住的痛苦与折磨,但是,那样的痛苦与折磨,也确实永久性的改变了一些事情,使得事态的发展,不再那么绝望。

    欲之试炼。

    一步步熟悉了特清部的工作,一步步成为了一个合格的特清部工作人员,然后在处理开心小镇事件的过程中,见到了那群已经死去仍然要担负起责任的人,对那群灾厄博物馆里被收藏的痛苦灵魂给予了同情,并且在那件事后,终于有了要保护那座城市的想法……

    甚至连娃娃,都是被他说服的。

    保护一座城市,又怎么能说那不是一种欲望?

    至于这一次的识之试炼……

    无论是妈妈,还是父亲,妹妹,都知道刚刚陆辛身上发生了什么。

    即使是他们,看到了事态如此严重,也曾经在担心,他们不确定陆辛会不会被那种强烈而恐怖的神性力量彻底影响,让他真的产生一种认知上的错觉,他有可能会真的把自己当作是神。

    但事态的奇异发展,还是让陆辛在最后反应了过来,他真的就只是陆辛而已……

    以及青港特清部的特殊污染清理者(兼职)

    以及和睦家庭里的孩子

    以及,痛恨七号的孤儿院小孩。

    ……

    ……

    这几种试炼的内容,稍加联想,就很容易想明白了。

    不过,家人们都很有默契的,没有把这些事情,拿到明面上来讨论。

    于是,他们都顺理成章的,想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那个老头是坏人……”

    妹妹道:“那个女人也是坏人,我不喜欢她……”

    “呵呵,什么试炼不试炼,他是把我们当成了什么?”

    父亲冷笑道:“他认为自己是掌握一切的神吗?”

    就连妈妈也似乎有些不屑的道:“他确实很有信心,敢于将这种东西送过来……”

    一家人同时表现了嗤之以鼻之后,才道:“快看看,后面是啥……”

    力之试炼。

    心之试炼。

    神之试炼?

    ……

    ……

    全家人都看着这几道题目陷入沉思:如果每一种试炼,都是从陆辛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无法躲避的命运的话,那么,这最后的三种试炼,又会彼此对应了什么方面的内容呢?

    即使是他们,也着实不敢对这几道题目轻视。

    因为从之前来看,那些事情,确实是每一件都对陆辛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成绩单,往往代表着评价,以及期许。

    那么,如果这张专门送到陆辛手上的成绩单,代表着老院长的期许的话……

    他最终期待的是什么?

    ……

    ……

    陆辛沉默的思索了一会之后,轻声道:“都是些没有意义的事情。”

    “如果想知道,那等找到了他的时候,直接问他好了。”

    “月蚀研究院就答应过我会把他找出来,或许我该催一下他们,让他们再加一把劲了。”

    “至于其他的东西,只是他的一厢情愿。”

    “……”

    这一句话,仿佛是给这场谈话,定下了标准,即便是家人,也不再说些什么。

    “帮我看着点他们好吗?”

    陆辛抬起冰来,看向了妈妈,轻声道:“七号可能还在这座城里,我担心她会做什么。”

    “尤其是,她已经恨上了韩冰。”

    “我记得,七号是一个很记仇的人。”

    “……”

    妈妈听着陆辛这种请求的话语,似乎也感觉到了一些意外。

    这时的陆辛,并不是让她看起来不熟悉,反而是出现了一种太过熟悉的感觉。

    也因为这种感觉,反而不好说什么了。

    看着陆辛似乎隐隐有点发黑的眼圈,她脸上慢慢露出了温柔的表情。

    轻轻按了一下陆辛的肩膀,道:“别担心,也不要想太多,我会替你看着她们的。”

    说完之后,她抬头看向了父亲和妹妹,道:“想出去逛逛吗?”

    父亲和妹妹都有些面面相觑。

    很明显,他们一点也不想,但好像妈妈并不想让他们拒绝,于是,都慢慢点了点头。

    陆辛不知道家人是不是专门给自己留私人空间,只是听到了他们的脚步声远去。

    房间变得安静了起来,寂静的吓人。

    夜色似乎已经在散去,远处的天边,出现了微微的鱼肚白。

    他独自坐在了沙发上,指间夹着烟,但是却没有抽,只是任由烟气缓缓的上浮。

    他就一直这么静静的坐着。

    脑海里像是打仗一样,飞快的涌出了无数的画面,血淋淋的画面。

    既有很多年前,孤儿院那些死去的孩子们满脸染血的画面。

    也有刚刚在广场上,那些迷茫而平凡的人在醒过来时,惊恐的呼唤着熟人的画面。

    甚至还出现了,曾经的老院长,与俯视着那片广场的自己。

    他感觉自己的头脑,从来没有比这一刻更清醒过。

    于是,一种种复杂的情绪,也在这一刻,前所未有的涌进了自己得大脑。

    有恐惧,有后悔,有委曲,也有迷茫与害怕……

    那张成绩单,悄悄的掉在了地上。

    天边开始泛白的时候,陆辛忽然抬手捂住了额头,眼睛从眼眶里涌了出来。

    他肩膀轻轻抽动着,身体在发抖。

    “为什么是我呢?”

    他一边想着,一边在这个无人的房间里,面对着东方的鱼肚白,无声的哭泣。

    ……

    ……

    “妈妈,哥哥怎么了?”

    同样也是在这时,刻意躲了出去的家人,站在了一栋大厦的顶端。

    他们看着下方在城市里忙碌的韩冰等人,但心却无疑始终挂着酒店房间里的陆辛。

    “我也不知道他这时候应该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妈妈轻声道:“因为我没有过。”

    “不过,这场他们口中的‘识之试炼’,滋味应该是最复杂的。”

    “这代表了一种拷问,看他究竟是人性污染了神性,还是神性污染了人性。”

    “无论是哪一种……”

    妈妈停顿了一下,轻声道:“我想都会是一件特别痛苦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