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五百六十一章 超级有干劲的陆辛(一章)
    韩冰帮助黑沼城维持秩序的事情,居然发现很棘手。

    在污染被清理掉,无数的人群需要有人安抚,也需要有人让他们安静回家。

    整个城市被之前那种狂热氛围造成的破坏,更需要有人站出来维持,以及修缮。

    简单来说,黑沼城最需要秩序时,居然没有人站出来。

    身居高位,有能力处理这些事的,好像已经跟着污染源,被单兵先生处理干净了。

    而勉强能够在这时站出来挑起黑沼城的大梁,且在这一场巨大的混乱里活了下来的人,又因为知道比别人更多的消息,在局势不明朗的情况下,全都龟缩了起来,不肯露头。

    毕竟他们也不知道,如果这时候自己顶了上去,会不会成为某些怪异存在的傀儡。。

    解决掉污染源之前的黑沼城,是混乱的。

    如今,解决完了污染的黑沼城,居然隐隐有种更乱的趋势。

    不过,还好黑沼城的居民,之前多少都深受失眠的影响,如今睡眠回来,虽然心里也充斥了恐慌与不确定性,但是,还是有大量的人,承受不住睡眠的反噬,只顾着先找地方睡觉。

    当然了,因为父亲对稻草人事件的处理,他们也都产生了严重的后遗症。

    不知有多少人醒来之后,彼此诉说,都说自己梦到了一个呯呯呯剁着案板的声音。

    但黑沼城的秩序,总需要有人帮着恢复,韩冰无奈之下,又想到了群爷。

    准确的说,不是她主动想到的,是群爷主动找上门来的。

    在赶赴黑沼城中心广场时,红蛇已经与群爷分别,经历了一连串的战斗与恐慌,她甚至快把群爷给忘了,直到解决了问题,与陆辛等人回来,打算去换件衣服的时候,一推开门,就看到群爷关切的坐了起来,拄着拐杖过来迎,还关切的上下打量着红蛇:“没啥事吧?”

    红蛇都懵了:“你怎么还没走?”

    “我给你准备了宵夜回来吃啊……”

    群爷指了指桌子上的一堆泡面还有火腿肠。

    红蛇一下子非常无语:“你给我准备的宵夜,就是泡面?”

    “我不会做饭啊……”

    群爷道:“而且我给你准备的不光是泡面,是各种口味的泡面啊……”

    “你看这红烧的、酸菜的,还有臭豆腐口味的……”

    “……”

    红蛇差点感动的哭了。

    最后她跟韩冰、壁虎、群爷,一人捧着一碗加了肠的泡面,登上了吉普车。

    本来想给陆辛送一碗,但韩冰考虑了一下,觉得这时候的陆辛可能更需要休息,于是就准备好了热水,也撕开了料包,放在了他们一开始当作了办公室的房间里,等他自己泡。

    当然了,他们也没想到,陆辛倒是没过来。

    只是过了一个多小时后,一辆无人驾驶的自行车停在了楼下,然后某个小东西噔噔噔的上了楼,进入房间时,只见静悄悄的,所有人都已经不在这里,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本来它已经委曲的快哭了,然后就看到了这碗泡面。

    热水在旁边,调料已经撕好放了进去,旁边还有一根肠,面是臭豆腐口味的。

    那一刻,小东西一边吃着泡面,一边哭的稀里哗啦。

    ……

    ……

    陆辛在房间里呆了一天,才终于出来。

    这是异常安静的一天,无论是韩冰、壁虎,还是家人们,都没有来打扰自己。

    所以他用了一整天的时间,好好梳理自己的情绪。

    推开了酒店房门的一瞬间,他隐隐约约,感觉这个世界好像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仔细看了看,好吧,也没啥变化。

    不过,心情确实是变好了些,似乎是因为借着老院长的成绩单,明白了更多关于自己的事情之后,心里一直盘恒不去的压抑与疏离感,在这时变得荡然无存,头脑也变得清晰有力了起来。

    难道是因为自己哭过一次的原因?

    这件事可不能告诉别人,毕竟自己也是要面子的。

    当然,好像哭一下对压力的发泄还是很用处的,哪怕自己是个男人。

    毕竟那首歌里怎么唱来着……

    ……我是花瓶中,哭泣的百合花……好像不是这句,但不重要了。

    ……

    出了门,就想找韩冰他们,却发现几个房间都空着,只有之前当成了会议室的房间里摆着一碗没有收拾的泡面,陆辛就把盒子装进了塑料袋里,又收拾了些其他的垃圾走了出来。

    现在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很想做点什么事的冲动。

    收拾垃圾是件小事,但好歹也是事不是?

    见了韩冰她们,再看看还有没有别的什么事要帮忙的。

    刚走到了电梯处,就见电梯旁边的公共休息区沙发上,正躺了一个银毛。

    怀里抱了杆棒球棍,倚在沙发背上呼呼大睡。

    陆辛歪头看了看,认出了他是群爷手底下的那个业绩正猛的业务员,没想到睡在这里,便轻轻拍了他一下,这个银毛顿时一个机灵,拿着棒球棍就向着陆辛脸上抡了过来。

    “哎哟……”

    陆辛后退了一步,躲过这一下,心想,起床气这么大呢?

    “哦,是你啊……”

    银毛看清了是陆辛,也顿时松了口气,把棍子扔在了一边,打了个哈欠。

    “你怎么会在这?”

    并不了解这段时间工作安排的陆辛看到了他,顿时有点好奇。

    “等你呀。”

    银毛伸了个懒腰,道:“群爷带着兄弟们上街打人去啦,这两天城里有点乱,在街头上闹腾不肯回家去睡觉的,打,趁着这股子乱劲到处抢东西的,打,走在路上拿眼睛斜着瞅人的,也打……本来我也想跟着去的,但是他们不带我,让我专门留在这里,负责保护你。”

    “保护……我?”

    陆辛打量了一下他的棒球棍。

    “对啊。”

    银毛得意道:“接这个差事前,那个大小姐的老公还问我怕不怕死来着……”

    “这是在群爷面前提升地位的好机会,我能说怕吗?”

    “……”

    “哦,那麻烦你了……”

    陆辛恍然大悟,欣赏的打量了他一眼,拍拍他的肩膀。

    “没事。”

    银毛大咧咧的道:“他们都瞧不起我,不就是因为我还没混出头吗?”

    “放心,等我业务搞好了,照样让他们叫我大哥。”

    “……”

    陆辛想到了他的职业,再一起生出了想要将他的梦想彻底掐死的冲动。

    不过,必须得承认,在工作的积极性上,自己倒是隐隐和他产生了一样的共鸣。

    休整了这一次,陆辛也觉得自己……怎么说呢,很有干劲!

    ……

    “他们让你等我做什么?”

    听了陆辛的询问,银毛才恍然大悟,一拍脑袋,两只手在身上摸索,不一会翻出了一张折叠起来的纸,向陆辛道:“群爷的干闺女说让我一定不能去打扰你,在外面等你自己醒,醒了之后,提醒你洗个澡,换身衣服,然后去吃顿饱饭,还说吃饭要注意吃没有加过黑草材料的……”

    “啧啧,加了黑草的多贵呀……”

    “……吃完之后,去二号城行政厅找她们汇合。”

    “……”

    “干闺女?”

    陆辛一听这称呼,都有点愣了,群爷啥时候有了干闺女?

    红蛇吗?

    不对啊,红蛇是亲闺女。

    “对啊……”

    银毛一脸诧异的看着陆辛,道:“韩小姐是群爷家大小姐的好姐妹呀,当然就是群爷的干闺女了,我说兄带,别说我没提醒你,你既然是大小姐的情儿,怎么跟这大小姐的闺蜜这么近呢,那个干闺女还专门给了我一张纸条写着怎么照顾你,这是不是有点过线了?”

    “爱情要专一的懂不懂?”

    “尤其是我们这种靠着别人吃饭的……”

    “……”

    陆辛被这一连串的干闺女,情人啥的,搞的脑仁疼,太乱了。

    不过总算明白了群爷的干闺女就是韩冰,想想这张纸条,也确实是她的风格。

    别人可想不了这么细。

    “澡已经洗过了,衣服也换了……”

    他考虑了一下,便向银毛道:“那就先去吃点东西,这里有啥特色?”

    “特色?”

    银毛一听就乐了:“我们黑沼城的特色可就多了,臭豆腐焖肉芽面,咸水啤酒……”

    本来陆辛肚子还挺饿的,一听觉得三观都受到冲击了。

    “臭豆腐怎么可以焖面?”

    “啤酒怎么能是咸的?”

    “……”

    银毛听了老大不乐意:“你是瞧不起我们黑沼城吗?”

    陆辛顿时沉默了下来,想着做人不能太耿直,便沉吟着道:“有一点……”

    “……兄弟你这么耿直,事业上的发展一定很坎坷吧?”

    “其实还好,我在公司升职挺快的,两份工作都做的比较不错……”

    “啧啧,看不出来你老实巴交的,感情不专一,工作态度居然也不专一……”

    “……”

    两人一边说,一边走到了酒店大堂,那位前台小姐,已经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职业装,这时正揉着自己有些乱的头发,面对着桌子上的一堆账单发呆,嘀咕着钱怎么多了这么多啥的。

    看起来她好像已经好好休息过,精神状态好多了。

    脾气也好多了。

    “给我吧,不吃饭的话,这就带你去二号城那边跟她们集合。”

    “听说他们那里正打的厉害呢……”

    银毛殷勤的接过了陆辛手里拎着得垃圾袋,随手丢在了酒店的台阶上,然后招手叫车。

    陆辛眼神有点怪:“你就扔这?”

    “对啊。”

    银毛道:“我是黑社会,扔哪不行?”

    一句话没说完,忽然听见柜台方向传来一声大骂:“王八蛋往哪扔呢?”

    原来那前台小姑娘的脾气没有变好……

    银毛也顿时有点慌,拉着陆辛钻上了一台红色铁壳的三轮车,挥着手:“快走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