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五百六十三章 事情还是闹大了(四千字)
    “怎么回事?”

    “是谁在开枪?”

    “你又是谁,怎么敢血口喷人?”

    “……”

    枪声突兀的响起,引起了这个会议室内的混乱与惊变。

    但看到开枪的人已经被抓住了手腕,枪也丢到了桌子上,外面的士兵与安保人员也都已经冲了进来,会议室内的人也渐渐冷静了下来,顿时变得怒不可遏,纷纷大声质问喝骂。

    脾气大的,已经拍着桌子大叫了起来。

    就连群爷,也先是一惊,旋及在陆辛的眼神下稍稍冷静,意识到了刚才的凶险,顿时勃然大怒,“唰”的一声,从身边的手下手里抢过了枪,狠狠向着对面的孙小姐指了过去:

    “臭丫头,你敢阴我?”

    “……”

    “唰”“唰”“唰”

    孙小姐身边的保镖们立刻沉默寡言的拔枪,齐唰唰对准了群爷。

    群爷手下的人本来也正有些慌,一见对方这样,同样端起了枪对准了他们。

    刚刚有些混乱的气氛,一下子又变得冷凝了起来。

    刚一脸怒容从桌子底下爬出来的人,又有不少悄悄往桌子底下钻去。。

    ……

    “说话可是要讲证据的……”

    被群爷这边十几杆枪指住,那位孙小姐却稳坐如山。

    起码从表面上看,似乎她连玩功夫茶的动作,都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脑袋微微垂下,眼睛仍然只是盯着沸水浸泡下茶盏的颜色变化,淡淡的道:“人是你的人,枪也是你的枪,我一直坐在这里没有动过,你受到了袭击,却非要说是我指示?”

    嘴角勾了勾,淡淡道:“也许就是你的人看你不顺眼,要杀掉你呢?”

    ……

    听她说了这话,就连群爷手底下的人,眼神也微微有些松动。

    毕竟是乌合之众,狠劲是有的,但无论是意志,还是素养,都明显比对方差了不少。

    一听这话似乎也有些道理,便下意识自我怀疑起来了。

    就连群爷自己,也微微怔了一下,旋及有些狐疑的转头向银毛看了过来。

    他可是对这个银毛还有印象,知道这小子的事业心很重。

    难道真是因为自己说了要清理掉黑草的生意,所以惹得他要暗杀自己?

    迎着群爷的眼神,银毛已经是战战兢兢,脸色煞白。

    似乎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什么。

    “不关他的事。”

    陆辛轻声开口,同时手掌已经搭在了银毛的肩膀上。

    他毕竟可以借用妹妹的部分能力,所以当他的手掌搭在了银毛的肩上时,几乎银毛身体里的每一根肌肉筋膜的变化,都了然于胸,而且可以做到任意的扭曲,这样,就不担心受到了别人影响的银毛再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了,然后才慢慢的看向了群爷,低声解释:

    “是那个女人控制了他,才会这么做的。”

    “她虽然确实没有动过,但她有能力让别人按她的意志来做事……”

    “……”

    群爷立刻就相信了陆辛的话,再次转头向那位孙小姐看了过去:“你还有什么话想说?”

    陆辛的话他其实没有听明白,只当是银毛受到了孙小姐的收买。

    “放屁。”

    “胡说八道,污谄孙小姐,你想死不成?”

    “你是什么人,也敢指责孙小姐?”

    “……”

    而陆辛这一次开口说话,与刚才不同。

    这一次周围正非常安静,他的话顿时被周围的人都听到了。

    一时间,有不少人脸色剧变,纷纷指着陆辛破口大骂,气势一个比一个凶。

    甚至孙小姐身后,都已经有不少保镖的枪口向着他脸上指了过来。

    他们可不知道陆辛的身份,真个把他当成了群爷手下。

    就连那位孙小姐,这时候也眼神冷漠的抬起头,快速向着陆辛瞥了一眼。

    陆辛居然没有受到她的影响去刺杀,甚至还阻止了另外一个人,本来就已经让她足够吃惊,再加上陆辛直接说出了就是自己指使,言语之间,非常笃定,没有半点迟疑与不确定。

    这不由得让她怀疑,难道这也是个能力者?

    只是,群爷这种底层爬起来的小人物,居然也能养得起一位能力者在身边效力?

    但无论如何,自己的能力者其他人阻止,甚至被人说破了秘密时,心里也已杀机骤现。

    这世界的能力者们,本来就在以各种不同的方式生活在红月之下。

    有人加入了特清部,不介意被人了解,并研究自己的能力。

    也有很大一部分,则是选择隐藏了起来,将自己的能力当成了最大的秘密。

    这位孙小姐无疑便是此类。

    正常情况下,有人看破了自己的秘密,她的选择便只有一个,灭口。

    而当周围的喝骂、指责、枪口,以及孙小姐的眼神同时投过来时,陆辛皱了一下眉头。

    他是个内向的人,不太习惯处于这种众人围观的位置,再加上他又是个老实人,不懂得耍狠,也不会刻意摆出一副深不可测的姿态,因此他只是下意识抬头,向他们看了回去。

    只是很平静的,向这些人看了一眼。

    “唰!”

    这么一个眼神投了过来,空气里却似乎有什么东西颤动了一下。

    空气瞬间变得黏稠,仿佛光线都阴暗了几分,若无若无的,似乎有人“嘻嘻”笑了一声。

    紧接着,忽然哗啦啦一阵乱响。

    那几个指着陆辛喝骂他胡说八道的,猛得一口气吸不上来,重重跌回了座椅。

    甚至是没有坐稳,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身体躬成了一只大虾的模样,嘴巴大张,像是岸上的鱼,吸不进空气来。

    手里握着枪指向了陆辛的保镖,则忽然睁大了眼睛。

    他们都呆呆的看着,自己握着枪的手掌,居然一点点变得扭曲。

    食指与拇指交错在了一起,尾指反着折叠了过来,贴住了手背,中指用力的内弯,与手掌形成了锐角,然后整个手掌,一点点的翻转,一圈一圈,拧成了一种螺丝般的褶皱。

    “啪啦”,枪都已经掉在了地上,自己居然不感觉疼。

    是妹妹!

    她不知何时跳了出来,不仅生气的打了那几个指责陆辛的人一巴掌,还把这几个拿枪指着陆辛的保镖手掌都掰成了那种古怪的样子,陆辛都觉得,妹妹是不是做的有点过份了……

    只是妹妹故意装作没有看见陆辛眼神的样子,若无其事的将目光向别处看去。

    这时来不及说不什么,毕竟这么多人看着自己,跟妹妹说话会被当成是神经病的……

    所以陆辛也没有太在意。

    他根本就没想把事情搞大,只是察觉了孙小姐的眼神,看了回去而已。

    眼睛一直盯着手里的功夫茶,做的细致认真的孙小姐,只是快速抬头,看了陆辛一眼。

    恰好在这时,陆辛的眼神投来,两人的目光撞到了一起,孙小姐顿时觉得浑身一震,两只眼睛刺痛无比,一团团的虚影出现在了视野之中,两道鲜血从顺着眼眶缓缓流了下来。

    而在双眼剧痛之时,她的身体,也被无形的力量慑住,居然一动也动不了。

    手里拎着的小巧茶壶之中,热水倾落了下来。

    哗哗啦啦,流到了她露在旗袍外面的大腿上,一团白雾升起,皮肤顿时烫得一片通红。

    ……

    ……

    “哎哟……”

    足足过了两三秒钟,才忽然有人反应了过来。

    那些轻轻掐着自己的喉咙,大口喘着气的行政厅官员,终于一口气吸进了肺里。

    旋及便是剧烈的咳嗽,脸都憋的通红。

    那些拿着枪的保镖,则一下子就感觉到了手掌的疼痛,抱着手掌大叫了起来。

    那种手掌被彻底扭曲的剧痛,简直让人无法忍住,什么专业与素养全给忘到一边了。

    “孙小姐……”

    更有人看到孙小姐身体僵立不动,两只眼睛流出血来的一幕,惊的浑身哆嗦。

    但哪怕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整个会议室里,气氛都是压抑而低沉的,痛的或是恐惧的,都不敢让自己的声音提的太高,眼神惊恐闪烁的,向着陆辛看了过来,犹如看着魔鬼。

    包括群爷与他手底下的那些人,也都呆呆的看着陆辛。

    他们根本不知道这是不是陆辛做的,如果是,那又是怎么做到的?

    ……

    ……

    “事情还是闹的有点大了……”

    陆辛微微摇了下头,其实他真想这样,努力收着劲了。

    妹妹调皮,也不关自己的事对不对……

    至于那位孙小姐,就纯粹是因为她自己,能力太过浅显了一点……

    不过,虽然闹的大了,但仔细想想,自己也没有什么做错的地方,所以陆辛还是很坦然,只是静静的向那位孙小姐看了一眼,认真的说道:“既然做了,就没有必要不承认。”

    “别人不知道是我们做的,难道我们自己还不知道吗?”

    “……”

    听着他的话,会议室里没有人开口。

    那种恐怖压抑的气氛,反而一下子更浓了,他这话是承认了自己做的?

    即便是孙小姐,也只是猛得反应了过来,飞快的扔掉了手里的茶壶,痛的纤长手指都在不停的抽搐,眼睛里的血已经顺着下巴,流到了白色的旗袍上,一滴一滴,殷红吓人。

    但是她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回,就连她的身体,都不敢有太大的反应。

    “你说的没错,她确实没什么了不起的……”

    陆辛向身边呆呆站着的银毛说了一句,然后拍拍群爷的肩膀,道:

    “你们先聊你们的,我有一些事情需要搞明白。”

    说着,又向壁虎看了一眼,示意他记得维持下秩序,保护群爷的安全。

    “这秩序还用我维持?”

    壁虎心里暗想着,但面上却是一片严肃,重重点了下头。

    陆辛则手搭在银毛身上,扶着他向会议室外走了过来,所过之处,人群惊恐的让开。

    没有人敢阻拦,甚至把守的士兵在陆辛经过时,还下意识立正了。

    ……

    ……

    虽然群爷表的态,明显是符合自己心意的,但陆辛还是有些疑惑。

    因此他选择了在这时候离开会议室。

    绝对不是因为事情一下子闹的太大,不知道该怎么收场的原因。

    他脸色平静,脚步也足够的平稳的带着银毛,走出了会议室,然后目光询问爬在了旁边墙壁上的妹妹,便直接在走廊里安保人员的目光注视下,向着一个小型办公室里走了过来。

    韩冰与红蛇正在这间办公室里待着,一见陆辛,立刻就站了起来。

    她们刚才应该也听到了枪声响起以及士兵及安保人员冲进办公室的声音,正有些好奇。

    “那边出了什么事?”

    陆辛向她们点了下头,将银毛按在了旁边的长椅上。

    直到这时,银毛才忽然一口气喘了过来,表情呆滞,冷汗一层一层的往下流。

    似乎直到这时,他才恢复了理智。

    陆辛没有看他,向韩冰道:“刚才有人想杀了群爷,情况已经控制住了。”

    然后微微歪头,道:“他的变化怎么这么大,是你们安排的?”

    “当然不是。”

    韩冰听了,便明白陆辛指的是什么,轻轻摇了下头:

    “我们是奉命过来支援黑沼城,帮他们解决特殊污染事件的。”

    “见到他们秩序混乱,在一定程度上帮他们维持秩序倒是可以,但却不会参与到他们的行政事务之中,毕竟,按照我们青港的规定,通过能力影响行政,是绝对不允许的。”

    说到这里,又顿了顿,补充道:“再说,就算我们安排了也没用。”

    “这位群爷,本来就是黑草生意起家。看起来势大钱多,但与黑沼城原本就手握重权的那帮人相比,根基本来就差到了极点。勉强扶他上位,这位子也不一定坐的牢固。”

    “再加上,他一个黑草生意起家的却要上来清除黑沼城的生意,这不是一个笑话么?”

    “他不可能服众的。”

    “……”

    听韩冰细细说了,陆辛也觉得她说的有道理,微微皱眉,道:“那他现在为什么这么做?”

    听到了陆辛的询问,韩冰与红蛇,也顿时低声叹了口气。

    她们的脸上,似乎也有些同情与感慨,低声道:“是为了他的家人。”

    “嗯?”

    陆辛下意识的向红蛇看了一眼。

    “不是我。”

    红蛇急忙摆了摆手,道:“是他真正的家人。”

    韩冰点了下头,轻声道:“之前得污染事件中,他的家人,结果……都很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