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五百七十一章 升职的夏虫
    你看,这样就帮到了一个人……

    有梦想的男人沟通,总是可以这么直抵心扉。

    经过了陆辛一番深入肺腑的交流与拿自己的亲身经历鼓励,银毛也渐渐的从事业崩溃的颓废中恢复了过来,甚至立刻开始筹划了起来,自己该怎么让全世界的人都吃到黑沼城的臭豆腐与咸水啤酒,困难当然很多,比如他现在身上的钱就只够买两份臭豆腐的……

    提到钱的事,陆辛就回到了自己的桌边。

    毕竟作为鼓励来说,自己最重要的,是让他燃起斗志,其他都是虚的。

    ……

    回到了自己的桌边时,陆辛便发现群爷和红蛇,都已经不见了。

    韩冰小声向陆辛解释:“我们总要离开,红蛇也不能一直用能力影响着群爷了,若以前,她只需要悄悄的离开,时间一久,被她影响的人自然会醒悟过来,但是这次情况不同,群爷本身就正经历丧亲之痛,把红蛇当成了唯一的感情寄托,冒然解开,群爷恐怕会崩溃。”

    陆辛听了,表情有些关切,道:“那她们打算怎么做?”

    “我与红蛇讨论过。”

    韩冰道:“她决定在解开影响之前,便点给他一些暗示,让他意识到两人之间关系的破绽,这样,群爷自己就会产生一定的自我怀疑,反而会导致他落入一种错乱之中,也许,理性与感情会同时在他身上存在,这样,即使红蛇离开了,他也可以支撑的时间长一点……”

    “说不定,他只要自己愿意,会一直把红蛇当成女儿。”

    “……”

    陆辛听出了韩冰话里的重点:只有他自己愿意才可以。

    无奈了叹了一声,道:“只能这样了?”

    “是的。”

    韩冰坦然回答:“他亲人的遇难已是定局,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

    “其实,如果他真的有一个为了拔除黑草,对抗黑沼城,甚至为此献身的机会,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安慰,只可惜,一来于事无补,二来,现在黑沼城也已经不需要他再这么做了。”

    “毕竟我们要承认,这世界上本来就不是所有的错事,都可以得到悔过的机会。”

    “……”

    不愧是跟着白教授学习过的女孩啊……

    陆辛心里想着,韩冰认真起来,名人名言说的也挺溜的。

    仔细想想,群爷也确实是这样的情况。

    他还能怎么做?

    当他回到了特意装过很高级的保安系统,可以确保哪怕有仇家找上自己,都不会伤害到亲人的家时,却发现里面的家人已经因为自己的原因被害死,谁又能知道那一刻他心里的滋味是什么,只能看到,他好像疯了一样,想要做些什么,拼尽全力,想去弥补些什么……

    陆辛很乐意帮助别人,但他也知道,这种事是帮不了的。

    妈妈说他自己学会了一些事情,其实很简单,就是一些事的做与不做。

    以前的他,很少主动去做。

    现在,他明白了做人要勇敢的做自己,也要勇敢的表达自己,去做一些事。

    当然了,这个前提,就是要知道对错。

    不然的话,做错了,就需要付出很惨烈的代价,比如群爷。

    那么,自己还能做什么?

    转头看看,壁虎已经揽着群爷一个喝醉的小弟聊的非常开心了,似乎说到了某个一拍即合的话题,正越聊嘴巴离的越近,已经快要亲到一起去,看样子已经约好了呆会的去处。

    韩冰给自己解释过后,则一边喝着水,一边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

    为了时刻保持清醒,哪怕是在这样放松的时候,她也只喝了一杯啤酒,别的没有再碰。

    陆辛有些无聊的在旁边坐着,伸头看了一眼她笔记本上的内容,就见到上面写的似乎是一些有关这一次黑沼城特殊污染清理的细节,这应该都是为了事后的任务报告准备资料。

    不仅有着详细的调查结果,还把清理任务中各人的任务付出都写上了。

    嗯,自己是第一位。

    红蛇是第二位。

    壁虎堂堂副队长,居然只是第三位,她自己倒是没有排进去……

    不过……

    看着壁虎这个副队长,只排在了第三的位置,陆辛倒是忽然感觉有什么不对。

    似乎有某件事被自己忽略了……

    他皱起眉头,认真想了想,又释然了。

    没啥不对。

    ……

    这么看,自己在黑沼城的工作,确实做完了吧?

    陆辛静静想着。

    好像还是有些不完美,但自己已经尽力了……

    这么想着,他慢慢端起了一杯啤酒,凑到了嘴边,正要饮下时,忽然微微怔住了。

    这一片热闹的场合旁边,不远处的路边,有一对姐弟牵着手过来。有点怯怯的看着他们,不敢过来,真是叶雪姐弟俩。弟弟认出了陆辛他们,要拉着姐姐过来,但那个女孩却有些担忧,不敢靠近。

    陆辛看着那对姐弟,尤其是叶雪的小脸,忽然知道了遗憾在哪。

    提醒了韩冰一眼,让她接这对姐弟过来,自己则站了起来,快步走向了远处。

    身形在街道之间穿梭,很快找到了自己要找的,又快步走了回来。

    ……

    回来的时候,看到韩冰已经让那对姐弟坐在了她的身边,并给她们叫了一些东西吃。

    陆辛则微笑的看着叶雪,微笑着将自己买来的东西递给了她,道:“这是给你的。”

    那是一把崭新的吉他。

    即便是在商品繁多,价格昂贵的黑沼城,这也已经算是……

    ……中偏高档价位了。

    小女孩,或者说叶雪,看着这把吉他,明显有些惊喜,但又害怕的不敢接,小声道:

    “哥哥,你知道我的吉他的碰坏了的事情吗?”

    “……”

    “是的。”

    陆辛带了些歉疚的回答:“而且与我有些关系,所以这算是我赔给你的。”

    叶雪看着这把吉他,有些喜欢,但又不太敢接。

    最后在韩冰的温柔安慰下,她才小心的接过了吉他,想了一会,鼓起勇气看着陆辛,道:

    “哥哥,我给你唱歌听吧?”

    “……”

    陆辛端起了一杯啤酒,笑着点头,道:“可以,我喜欢听你唱歌。”

    叶雪有些害怕的抱着吉他,慢慢拨动。

    稚嫩的歌声,清柔的吉他,黑沼城所特有的咸水啤酒。

    这条本来有些忙碌的街道,渐渐变得有些安静了起来,某种阴郁,似乎被冲淡了不少。

    陆辛静静的享受着这片刻的安静,心情也终于放松了下来。

    自己果然是热爱生活的。

    同时,他也明白了自己对老院长,或者是七号,最大的不满在哪里:你们要斗那就斗一下,但是,把人家一个小女孩的琴砸坏了算什么事呢?

    这笔钱,总是要算到七号身上的!

    ……

    “你们继续住在我们给你准备的酒店里,直到黑沼城的秩序完全稳定。”

    韩冰在听完了一首歌后,轻声向陆辛说道:“等行政厅处理完了眼前的局面,我会跟他们打声招呼,让他们寻找她们的爸爸妈妈,无论找不到找得到,都会安排好她们的生活。”

    陆辛点了下头,韩冰处理这种事,还是很让人放心的。

    “上至一个城的堕落问题,下至一对姐弟的安置,你们青港考虑事情一直这么周密吗?”

    也就在这时,他们忽然一个音色清脆,语调却板板正正的声音。

    与此同时,饭店的黑木高窗门被推开,一道人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呼……

    在那道人影走出来的一刻,阴风刺骨的风忽然卷了出来,吹得周围的人都遍体生凉。

    “唰”“唰”

    正在与这对姐弟说话的韩冰与旁边跟群爷小弟勾肩搭背的壁虎同时反应了过来。

    一先一后,不足半秒,同时举枪指向了门口。

    唯独陆辛反应慢些,自己的枪平时是放进了袋子里,来不及拿,顺手抄起了个酒瓶。

    “不要慌,是我。”

    但那道身影出门之后,旋及将门关上,阴冷的风顿时消失不见。

    周围让人感觉有些毛骨悚然的压力,也忽然之间消失。

    众人抬头,看向了那个穿着羽绒服,以及短裙,黑色长筒靴的女孩,正转过身来,两条腿上有大量的血痕,正一点点消失,一边向着陆辛他们走来,一边面无表情的抬起了头。

    韩冰微微皱眉,不敢放松,陆辛则是显得她有点熟悉,吃力的回想。

    “啊,你是……”

    正在陆辛好容易想了起来时,旁边的壁虎忽然大笑一声,摆手道:“放下枪,放下枪。”

    说着热情洋溢,张开双臂迎了上去:“夏虫小队长,好久不见啦……”

    “别叫我夏虫小队长。”

    在陆辛还没反应过来时,壁虎已经一脸热情的来到了夏虫面前,要给她一个抱拥。

    韩冰见到了壁虎与陆辛的反应,也知道来的应该不是敌人了。

    手里的枪,正慢慢的放回桌子上。

    但是壁虎这个拥抱没有成功,等他来到了跟前,夏虫才冷着脸,表情严肃的说了一句。

    这个表情把壁虎吓了一跳,没敢抱上去,道:“咋了?”

    夏虫脸色冷冰冰的,道:“因为我升职了。”

    “……”

    壁虎还没反应过来,夏虫已经过去了,只好讪讪的收回了手。

    “单兵先生,你好。”

    夏虫径直走到了陆辛身边,板板正正的向他伸出了手,小脸上满是严肃。

    “你好你好。”

    陆辛这才反应过来,急忙起来与她握手,并认真道:“我也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