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五百七十八章 请问,你们有火吗?
    夏虫的身影,消失在了废墟之间,这片大地上,似乎只剩了陆辛一个人。

    他在周围打量了一下地形,便攀着墙壁,爬到了一座靠近边缘的残破高楼上,老老实实坐在了高楼的边缘,双脚悬空,静静看着北方,顺手把自己口袋里皱巴巴的香烟掏了出来。

    这里视野宽阔,可以保证那只“地狱使者”出现的第一时间,自己就发现它的踪迹。

    拿出了香烟之后,陆辛叹了口气,拿出了精致的ZIPPO打火机,擦了一下。

    ……居然没火?

    陆辛摆弄了一阵,抠出了机芯,发现海绵干燥,已经没油了。

    刚才为了给夏虫照亮,点的时间太长了。

    又翻了一下,找到了肖副总送给自己的那个烟盒还有打火机,也点不着。

    这个可能是长时间不用了。

    于是陆辛叼着皱巴巴的烟卷,一下子就有些无奈了,茫然的抬头,看向了茫茫野荒。

    自己也是个有着堂堂一千万存款,而且马上又要入账两百万的人……

    ……如今居然连根烟都点不着?

    ……

    莫名感觉到了一阵挫败感,认真考虑了一下,还是没有给夏虫打电话让她送个火机过来。。

    那就只能等任务快点结束,然后回去了再找打火机吧?

    陆辛非常无奈的想着,慢慢放飞了思维。

    夏虫她们这些中心城能力者的待遇,好像确实挺好的呀……

    从待遇问题,又想到了钱的问题。

    然后想到了,七号那个吉他钱,肯定是要找她要回来的。

    另外,七号的工作不怎么光彩,跑到了荒野上做强盗,但是,如果她已经做了强盗很多年的话,说不定她也已经积攒了很多的钱吧?只可惜她这样的能力者,实在太难抓了。

    倒是需要考虑一下,下一次见面,用什么计划,来防止她逃走。

    从七号身上,又想到了那些孤儿院的孩子。

    七号活着,小十九也活着,妹妹……也是快乐的生活在自己的身边。

    那么,孤儿院里的孩子们,还有多少活着的呢?

    沉默寡言的一号?

    从小就戴着一副圆圆的小眼睛的二号?

    喜欢像个野人一样光着身子蹲在墙角,生吃老鼠的三号?

    爱打架的五号?

    爱告状的八号?

    还有贪吃的十一,梦游的十二,总是把自己吊在了房梁上吓唬人的十四……

    ……

    渐渐的,陆辛的心里,生出了一阵异样的暖流。

    好想他们啊……

    在黑沼城,自己像是做了一场清晰的噩梦。噩梦之中,自己无止尽的接近了最绝望的大海,但是在醒来之后,却又头一次感受到了,那种清晰至极的,情绪在心里涌动的感觉。

    虽然不好意思说,但自己好像确实有点多愁善感了。

    自己有些想念青港的小鹿老师,也有些想念那些本以为再也见不到的同学了。

    包括对七号,自己都是想念的,特别想再见她一面。

    自己想念她,和自己想杀了她,其实是两件完全不同的事情。

    ……

    ……

    陆辛就这么信马由缰的任由自己的情绪飞快的跳跃,从一件事跳到另外一件事,红月之下,他看起来只是坐在了破败的楼层边缘,晃着两条腿,嘴里叼着烟卷,静静的发着呆。

    但在回忆里,他体会着那些淡淡的喜怒哀乐,难以自拔。

    只是想到了开心时,他又下意识的擦动打火机,发现还是一串火星。

    想抽根烟了,那个地狱使者怎么还没来呢,耽误事……

    也就在他想着这个问题时,远处忽然有发动机呜呜的声音隐隐传了过来。

    陆辛转头看去,就见在废弃小镇的另一端,红月之下,正缓缓驶来了一支车队。

    那支车队都没有开灯,看起来很小心,借着红月的光芒,在路上小心的行驶。

    轮胎磨擦路面,发出了沙沙声。

    离得近了,发现那是一支由七八辆车组成的车队,前面的,都是加厚了车身与车头,甚至还配上了一些重型武器的“钢铁怪兽”,在车队的后面,还跟了一辆黑乎乎的高大卡车。

    “路过的车队吗?”

    陆辛心里暗暗想着,考虑是不是找他们借个火。

    “嘎吱……”

    那支车队驶到了小镇边缘,没有进入这复杂残破的街道,而是直接停在了镇子外面。

    里面很快下来了很多人,簇拥在一起商量了什么,然后就一队一队,快速的散开,手持一枝枝微型手电筒,快速的在这个破败的废弃小镇之中搜索着,似乎是在看有没有埋伏。

    陆辛见他们似乎很紧张,就还是老老实实坐在了这里。

    他可不想惹麻烦,不去主动招惹他们。

    不过,这个小镇并不大,大多数建筑都已倾塌,一目了然。

    他们的几支小队快速搜查,很快就已经有一支小队接近了陆辛所在的这栋勉强保持着完整的三层小楼,并且很快就听见了有脚步声快速的从这栋楼的楼底,向着楼上快速接近。

    仔细分辨,里面有着厚重的皮靴踩踏着地面,还有枪支磨擦与晃动的声音。

    这似乎是一支全副武装的武装小队?

    ……

    ……

    陆辛还是不想多事,就这么老实实的在这里坐着,也不吭声。

    他们这么紧张,一定有很重要的事情。

    自己这时候与他们搭话,那引起对方过激反应的可能性很大。

    或许对方搜完了这栋楼,也就走了呢,一般人都不会想着查看楼顶的吧?

    就在他这么想着时,那脚步声已经快速在他下面的一层房间里转了一圈,微微停顿,似乎已经准备离开,但也就在这时,忽然一个声音低低的道:“有楼梯通向楼顶,上去看看。”

    “太小心了吧?”

    旋及是一个队员嘟嚷着的声音:“接个货而已,至于这么紧张?”

    “如果真有埋伏,那肯定不是一个人,早被发现了……”

    “……”

    “少废话。”

    另外一个人低声训斥:“想被组长超渡么?”

    “检查完这里,赶紧去别的地方。”

    “……”

    被训的人不吭声了,很快便有攀爬声音传来,几个人来到了顶楼。

    他们躬身持枪,微型手电在空荡荡的楼顶扫了一圈,便准备转身离开。

    但是,刚刚在他们转过了身的时候,忽然意识到有些不对。

    身体顿时有些僵硬,唰的一声,再次转身,向着楼边指了过来。

    微型手电照射下,一个坐在了楼边的年青人,正慢慢的转过了身来,看着他们。

    表情带了点无奈与尴尬,但还是慢慢的挤出了友好而善意的微笑:

    “你们好,有火吗?”

    “……”

    “唰……”

    无法形容这几个人心里的感受。

    空无一人的废弃小镇,寂静无声的残破小楼,蛛网遍布的空房间与楼梯,以及在这理论上不该有半个人影,但偏偏遇到了一个温柔和气,坐在了楼边向自己借火的年青人……

    头皮瞬间发麻,汗毛一根一根的竖了起来。

    手一抖便要立刻勾动扳击,只是专业的军事训练,还是让他们忍住,只是同时一哆嗦之后,愣了足足有两三秒钟,才忽然间大步向着陆辛逼进,黑洞洞的枪口高高的举了起来。

    手指勾在了扳击上,保险早就打开,向着陆辛颤声大喝:“你……什么人?”

    “举……举手!”

    “……”

    “怎么了?”

    陆辛迎着黑洞洞的枪口,有点无奈,慢慢的举起了手。

    自己就是坐在这里等着,碍着谁了?

    “你……你是什么人?”

    “快点起来,不要拿武器……”

    “……”

    见到陆辛举起手来,这三位武装人员才略略松了口气,但是,声音里还是有着微微有些变调的颤音,手指也一刻不肯从扳击上收回来,实在是大半夜遇到这么个人,太邪性了。

    陆辛是个老实人。

    也不觉得自己大半夜的在这里等人碍着谁了。

    但对方手里毕竟举着枪,而且看他们一副被吓到的样子,心里也有点歉意。

    于是还是老老实实的站了起来,转身面对着枪口道:“你们别激动,我不是坏人。”

    “我就是在这里等人的,跟你们没什么关系……”

    “……”

    他说他不是什么坏人……

    好人会大半夜的独自一个呆在这么荒凉的地方吗?

    三位士兵不敢有半点大意,仍是用枪指着陆辛,准备他有任何异常动作就开枪,领头的一个,立刻抓起了卡在领子上的对讲机,低声汇报,说是在这里发现了一个异常人员。

    很快对讲机里便有声音传来:“将他带回来。”

    “快走。”

    几杆枪指住了陆辛的面门,口吻不容他有丝毫置疑。

    “这个……”

    陆辛沉默了一下,并快速的想了几个问题。

    虽然对方好像有点霸道,但为这么点子小误会,还是不至于杀人。

    但如果起了冲突,对方便会向自己开枪。

    就算自己可以在他们开枪之前制服他们,他们的同伴想必也会立刻就冲过来。

    到时候,一场枪战恐怕避免不了,最起码要死几个人的。

    毕竟,他们向自己开枪的时候,便说明他们在那一瞬间,是想要自己性命的……

    从人与人的平等关系来看,他们想杀自己,自己也就难保不会起杀心。

    所以为了保护他们……

    他沉吟了片刻,举着手,点了点头,道:“好的,好的,你们别激动,我跟你们去。”

    “话说你们这么多人,应该有人带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