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五百七十九章 讲道理不好吗?(四千五百字)
    “龙组长,带过来了,就是他。”

    陆辛被人拿枪指着,带到了这个废弃小镇的西边边缘。

    车队的旁边,只见七八个手持冲枪的武装人员都守在了这里。

    从各自持枪的姿势与站位,就可知他们都是久经训练。一身悍勇之气,车辆也明显经过了专业的改装,枪械是统一制式,不问可知,应该是某个大势力精心培养出来的正规军。

    不过,他们的身上却没有佩戴任何可以显示身份的臂章或是胸牌,显得非常神秘。

    他们口中的龙组长,是个只有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他与其他人的全副武装模样不同,穿着一身白色丝绸制的唐装,身上还有好几片金丝勾织出来的精美刺绣,头发应该精心打理过,根根竖着,很有精神,鼻子则架了一副黑色墨镜。

    大概是晚上视物不便,所以墨色墨镜便只挂在了鼻尖位置,压的很低。

    他倚在了吉普车上,手里拿着一个平板,慢慢的划动着。。

    “大半夜的,怎么会有人在这里?”

    听到手下人汇报,那位龙组长,也只是从墨镜上方投出了眼神,翻着白眼瞅了陆辛一眼。

    微微低头,便仍是看着自己的东西。

    他身边一个看起来四十岁左右,身上虽然没有肩章,但仍然可以从气质上看出来比其他武装人员更高了一个级别的大胡子,锐利的眼神扫了陆辛一眼,道:“你做什么的?”

    说着话时,点了一下头。

    押着陆辛过来的三位武装人员,这才会意,上前对陆辛搜身。

    现在车边,起码十几支枪指着陆辛,他们才敢近身搜身,而刚才一路过来,也只是因为陆辛的配合与听话,稍稍缓解了对他的恐惧感而已,急于回到跟前,连对陆辛搜身都没有,不过两只手在陆辛身上大体一摸,却也没摸到什么,只是将陆辛的黑色袋子拿出来了。

    “喂,几位朋友,我真的只是想跟你们借个火,没有恶意的……”

    “你们别碰我的袋子好不好……”

    “……”

    其他几个拿过了袋子的人根本不理他,倒是身边的人枪口离的陆辛更近了些。

    “借火?”

    那个大胡子听了,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了笑脸。

    看了一眼陆辛嘴上叼的烟卷,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打火机,啪一声打着了火。

    陆辛倒是心里一松,便叼好了烟等着。

    不料,那个大胡子只是慢慢将自己嘴上叼的雪茄点着了,狠狠的抽了一口,烟雾缭绕。

    狠狠抽了一口,火机收了起来,他似笑非笑的看着陆辛。

    陆辛顿时不说话了,只是定定的看了他一眼。

    而旁边的人,已经打开了他的袋子,往里面扫了一下,一件件的东西拿了出来,有一包皱巴巴的香烟,一个精致的ZIPPO打火机,一个镶了金边的烟盒,一根钢笔,两把枪,一个黑色的十二阶魔方,一张质地非俗的扑克牌,递给了周围的人传递着,眼神古怪……

    什么人会在荒野上,随身带这些东西?

    最为诡异的人,最后时他从袋子里,掏出了一只黄色的惨叫鸡,上面有针角痕迹。

    “这究竟什么鬼?”

    在他们拿出了这些东西时,便有一个人拿着精神检测仪轻轻的扫着。

    似乎他们也在检查这些东西上面的精神力量辐射,但最后却只是落得一脸惊奇,古怪的看了陆辛一眼,其他东西随手丢进了袋子里,惨叫鸡却是丢到了一边,一脚踩了上去。

    嘶~啊!

    别看缝的都是针脚,但音亮还是出奇的响亮。

    周围的紧张严肃的气氛,都被这一声惨叫搞得有些怪异了起来。

    “你究竟是什么人?”

    那位大胡子留下了陆辛的两支枪,分别卸下弹匣与转轮,看了一眼里面的子弹,这才不屑的丢回了袋子里,只是子弹没有再给装上,然后他微微抬起了下巴,吧搭了一口雪茄,向着陆辛询问。脸上似乎带着笑意,只是那种笑意,却有种野兽在打量着猎物一样的感觉。

    “我只是一个过路的人。”

    陆辛心里,已经很有些不高兴,看了一眼地上的惨叫鸡,还是尽可能平静的回答,道:“我是在这里等一个朋友的,有点事情要处理,没想吓到你们,也没对你们有什么恶意……”

    “所以,咱们谁也不要防碍谁好不好?”

    “……”

    “嗤……”

    听着陆辛的回答,周围显得有些安静。

    那位龙组长,忽的笑出声来,抬头看了陆辛一眼:“没有恶意?”

    “你有恶意又是什么样子?”

    “……”

    陆辛微微皱眉。

    从这个人的话里,他听出了对自己的不尊重。

    那位龙组长倒也没有听他答案的意思,只是随口问了一句,便又盯着平板电脑。

    那个大胡子也呵呵笑了一声,笑眯眯的看着陆辛,道:“我们也有事情要做,不想妨碍别人,所以,你告诉我们你在这里做什么,同伙现在在哪里,我们就各走各的,怎么样?”

    “……”

    陆辛皱了皱眉头,但微一沉默之后,还是耐着性子道:“我没有同伙,在这里也跟你们没有关系,按理说我也不用告诉你们我是谁,不过既然你们一定想问,我可以告诉你们我来自青港,至于我是过来做什么的,因为牵扯到了和另外一个人的约定,还是不能说的……”

    “大家本来就是各走各的路,你们却要逼问我这些,是不是有些不讲道理了?”

    “……”

    周围一下子变得安静了些。

    围成了一圈的武装人员面面相觑,也有几个人已经有些憋不住笑了。

    沙沙……

    也就在此时,那位大胡子耳机里,传来了微弱的电流声。

    虽然他用的是隐秘性极高的耳机,基本上是哪怕与他脸贴着脸,也听不清他耳机里传来的声音,但陆辛却听得很清楚,那似乎是各个小队,在汇报他们在这片废墟里的搜查结果。

    “A组,安全。”

    “B组,安全。”

    “C组,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

    那个抱着枪的大胡子皱了皱眉头,向旁边的龙组长看了一眼。

    所有的小组都没有发现异常,就说明,这片废墟里,真的就只有眼前这么一个人?

    没有特殊子弹,没有寄生物品,身上也没有精神力量辐射……

    身上的衣服有点像地摊货,还有些攀爬过的痕迹,与斑斑锈蚀迹象……

    嘴上的烟卷都是皱巴巴的低档货!

    真就只是一个疯子?

    “别啰嗦了……”

    也就在连这个大胡子,心里也有些犯嘀咕的时候,那个穿着唐装的龙组长低头看着平板,忽然“嗤”的笑了一声,有点冷淡的道:“时间快到了,没时间浪费,他不想说就算了。”

    抱着枪的壮汉顿时会意,点了下头,然后向陆辛笑了笑。

    陆辛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也不想知道,对方向自己笑,也就静静看了他一眼。

    抱着枪的男人笑容忽然变得很温和,道:“你走吧。”

    陆辛微微有些意外,举着的两只右手轻轻向远方一指,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对。”

    那个抱着男人笑着点了点头,道:“走吧,转过身去,离开。”

    陆辛松了口气,慢慢放下了手。

    周围其他的武装人员,也都看着他笑,挡在他身后的两个人,还给他让出了一个位置。

    陆辛的脸上,也收起了笑容。

    他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们一眼,然后蹲身捡起了惨叫鸡,拍了拍灰尘。

    这才慢慢转过了身,向着原来的位置走去。

    看着他远离的背影,身后的武装战士,都露出了会意的笑容。

    互相使着眼色,有几个人会意,悄悄换下了普通弹匣,装上了一种新的。

    就连那位龙组长,似乎也意识到了会发生什么好玩的事情,暂时放下了平板,抬头看了过来,而那位四十来岁,抱着枪的大胡子,则默默的取出了一个黑色长筒,安装在了枪口上。

    然后,他看着已经走到了七八步外的陆辛,将枪托扛在了肩膀上,眯起一只眼睛。

    瞄准。

    轻轻吧嗒了一下嘴唇,一股子雪茄烟气,弥漫了开来。

    然后,他猛得勾动了扳击。

    突突突……

    因为安装了消音器,因而显得压抑而飘突的枪声,忽然之间响起。

    七八颗子弹瞬间向着陆辛的后背打了过去。

    周围的武装人员看着这一幕,嘴角都已经忍不住露出了兴奋的笑容,眯着眼睛看来。

    狩猎,是一种自古以来就深受人们欢迎的乐趣。

    唰唰!

    但就在子弹呼啸而去的瞬间,他们看到,那个不知来历的年青人,身体似乎晃了一晃。

    应该说是一种很古怪的状态,那就是在红月亮有些迷蒙的光芒下,那个年青人身体似乎出现了些许的模糊,似乎是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出现了多重幻影,但定睛看时,人又没动。

    那个人只是脚步停了下来而已。

    从视觉上看,子弹应该已经打中了他的后背。

    可关键是,但是他身上一点伤口也没有,反而他身前,传来了噗噗子弹落地溅射声。

    就好像是子弹穿过了他的身体。

    又或者说,是子弹飞向他身体的瞬间,他扭曲了自己的身体,躲过了子弹?

    “嗯?”

    这有些诡异的一幕,一下子使得这些武装人员脸上的笑容僵住。

    他们意识到了某种怪异的可能。

    身体微微绷紧。

    而那个抱着枪的大胡子,更是眼神一冷,忽然再次勾住了扳击,并勾住不放。

    突突突突突突……

    一连串的压抑枪声响起,呼啸着向那个人的后背笼罩了过去。

    但也就在这时,他们忽然眼前一花,那个定定的站在了七八米外的身影,忽然消失不见。

    无法形容那一霎的怪异感,心里一惊的同时,他们下意识的抬头。

    红月的光芒从高空垂落了下来,他们看到眼前的空中,出现了一个扭曲而怪异的身影,身体躬起,双臂展开,仅是身体的快速扑击,就裹起了一阵扑面而来的狂风,狠狠扑落。

    “唰!”

    抱着枪的大胡子心里一惊,反应不可谓不快,立刻抬起枪口,指向了这个空中的影子。

    枪口举起的一瞬,他看清了这个黑影的脸,正笑容绽放,露出了森然白牙。

    “突突突突……”

    第三波子弹瞬间击向了空中那个人的身体。

    但是在他勾动扳击之时,空中那道身影,已经忽然伸出了胳膊,一把抓住了他的枪口。

    手腕向上一抬,子弹顿时呼啸着飞向了空中。

    那道身影则顺势向下冲来,膝盖顺势一顶,重重撞在了这个抱着枪的中年男人下巴上。

    力量如此之重,直接将这个男人撞翻在地,下巴喀一声响。

    下一刻,陆辛将从他手里夺来的枪调转了过来,拧掉消音器,指在了这个男人的脸上。

    ……

    ……

    “不许动……”

    周围一众武装人员见状,反应快的已经同时大叫,纷纷端起了手里的冲锋枪。

    尤其是其中有几个,更是装过特殊子弹的人。

    “我好生气……”

    但也就在此时,一个小女孩的笑声忽然响起。

    这些正举着冲锋枪瞄准了那个骑在队长身上的疯子的武装人员,只感觉有一只冰凉的小手瞬间摸在了自己的身上,有种怪异的力量在自己的身体里冲撞,影响着自己的每一根肌肉。

    身体一下子便不受控制,像是变成了别人的身体。

    有的枪械哗啦啦掉落,有的则完全不受控制,狠狠勾动扳击,直接向着彼此打了过去。

    “突突突突……”

    子弹溅射,电光闪烁,乱成了一片。

    ……

    ……

    而在这一片混乱里,陆辛则低头看向了那个被枪指在脸上的中年男人。

    他一点也没有考虑周围举起的枪与一脸惊恐的武装人员。

    这个刚刚脸上还带着一点猫戏老鼠一般戏谑表情的大胡子,脸上已经生起了一片惊怒。

    “你……”

    他额头青筋浮现,瞳孔缩紧,用力吐掉雪茄,嘶声大喝。

    “呯呯呯呯呯……”

    第二个字还没说出来,忽然一串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陆辛直接勾动了扳击。

    冲锋枪里的子弹,顿时倾泄到了这个男人的脸上。

    子弹飞出枪膛的反震力量,震得陆辛双臂与身体一阵发麻,颤抖不已。

    但是他的表情却没有半点变化,定定的看着这个中年男人的眼睛,同时勾住了扳击不放,只听得枪声不绝,这个男人的脸已经被子弹打的一片稀碎,周围的碎石子远远的溅射开来。

    十几发子弹瞬间打完,陆辛看了看冒着黑烟的枪口,皱了皱眉。

    又伸手从这个中年男人的腰间,拔出了另一个弹匣,塞进了枪里,然后继续开枪。

    呯呯呯呯呯……

    子弹打完时,这个男人的脑袋已经看不见,脑袋下的地面,都被打出了一个深坑。

    直到这时,陆辛才缓缓提起枪来看了一眼,然后将枪口凑到了嘴巴。

    已经沾染了鲜血,皱巴巴的烟头靠近枪筒,顿时被滚烫的枪口点燃,生出了一点火星。

    深深吸了一口,以免熄灭。

    陆辛这才站了起来,将冲锋枪扔在了旁边。

    他转过了身,只见身上到处都是迸溅的鲜血,甚至还有一点异样的白色溅在衣袖上。

    他看起来像是刚刚洗过一场血雨一般,但表情却无比的平静。

    慢慢从嘴上拿下了烟卷,缓缓吐出了一口烟,然后重新叼上,认真的看向那辆武装车车顶上,穿着唐装,手拿平板电脑的年轻人看了过来,微笑:“我记得你刚才好像说……”

    “想知道我有恶意的时候是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