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五百八十一章 开心的塑料小孩(四千字)
    陆辛想的真的只是看一看而已。

    见到了新鲜玩意儿,借过来自己瞅两眼,不很正常吗?

    但是被陆辛一脚踢翻在地的那位唐装年青人,却明显露出了巨大的恐慌。

    就算他脸上戴着面具,看不清他的表情,也知道这时他慌成了什么样,干呕了一阵之后,见陆辛在靠近,便拼命爬了起来,跌跌撞撞向前冲出了几步,躲到了几位武装人员的身后。

    面对着陆辛,周围车子上的武装人员,就算再恐慌,也只能壮着胆子围了过来。他们人数倒是不少,刚才他们一共来了八辆车,除第一辆车外,另外七辆车上至少每辆车有四位武装人员,死了三四个,还剩了二十几位,一半正散布在了废墟之中探查,没有赶回来。

    剩下的也有十几位,紧张的排成一排,拦在了陆辛的身前。

    有不少人都在紧张的换着特殊子弹,甚至还有人拿出了一些古怪的仪器。

    只是饶是如此,看着眼前那个将烟头踩熄在了地上的陆辛,枪口仍然在轻轻的颤。

    ……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那个龙组长仿佛也在颤,声音里可以听出满满的惊疑。

    “不是说过了吗?”

    陆辛皱了皱眉头,道:“我就是路过这里,等个朋友,但你们却不肯放过我。。”

    说着,他慢慢向前走来。

    “哗啦……”

    一排枪口都抬了起来,但那群武装人员,却呈现了整体微微向后倾的姿势。

    “等等……”

    那个龙组长的声音,也猛然变得有些焦急,高声叫道:“你真不是专门为我们来的?”

    陆辛摇了摇头,道:“不是,我根本不知道你们在这里。”

    他回答的实在太过坦然,也太诚实了,没有人会怀疑他回答的真实。

    只不过,说这话的时候,他还是没有停下脚步。

    “朋友,这可能是个误会……”

    躲在了武装人员身后的龙组长,用力忍着自己胸膛里翻涌的血气,感觉一个控制不住,血就会从自己的喉咙里涌出来,拼命道:“刚才,刚才是我的人对不住你,我向你道歉……”

    “但是,你毕竟也已经杀了他,所以,这件事就算扯平了,好……好不好?”

    “……”

    “嗯?”

    陆辛听了这话,都微微停了一下脚步,脸上露出了笑容,道:“不好。”

    “你……”

    那位龙组长怔住,又惊怒又疑惑。

    陆辛笑着解释:“刚才或许真的是误会,但现在已经不是了!”

    “你……”

    龙组长猛得抬起头来,面具孔洞里,那双眼睛死死盯住了陆辛,隐隐发红。

    忽然下定了决心:“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陆辛怔了一下,脸上露出了类似笑容的表情。

    然后他看向了龙组长道:“那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龙组长面孔孔洞里的眼睛猛得一缩,然后慢慢的,凝重的摇了下头。

    “不知道就好了。”

    陆辛向他笑着道:“这样就算我对你做的过分了一点,你也没地方告状……”

    “你……”

    龙组长明显怔了一下,但在这么一怔之间,陆辛已忽然收起了笑容,加快了脚步。

    明明是一个瘦削的身影,但在他这么坚定的走过来时,包括了那位龙组长在内,却几乎都产生了一种幻觉,那就是他身边的空气似乎都扭曲了起来,连带着天空垂落的红月光芒,一丝一缕,变成了一种流动的光线,仿佛身体越来越高大,几乎可以将众人笼罩住一样。

    “拦住他……”

    龙组长嘶声低吼,同时快速后退。

    其实不用他吩咐,早就已经紧张到了极点的武装人员已下意识抠动的扳击。

    心脏被淹没的时候,手里但凡有枪的,都会想瞬间打光子弹。

    他们没有装消音器,枪响震耳欲聋。

    足有十几枝枪喷出了暗黄色的火舌,数以百颗的子弹同时倾泄而出。

    其中还夹杂着不少特殊子弹。

    在出膛的瞬间就已经绽放出了丝丝蓝色电花,然后在受到阻力的一瞬间便变成了一团团的电弧,看起来极尽绚烂,仿佛有有价值几万块的烟花,在这极为狭窄的空间里瞬间绽放。

    冲锋枪火舌的光芒照亮了陆辛的脸,他在微笑。

    甚至没有向前看,而是看向了身边的一个地方,轻声道:“知道你生气,去吧。”

    “我们家的人不能被欺负。”

    “惨叫鸡也不行。”

    “……”

    “哥哥真是太好啦……”

    一个怪异而似有若无的女孩叫声响了起来。

    妹妹勇敢的向着那一排武装人员扑了过去。哪怕那些子弹里,甚至有着不少可以对她造成威胁的特殊子弹,但因为陆辛站在了身后,所以妹妹一点也不害怕,爬出去的速度,似乎比子弹还快,而且快速的爬行过程中,身体已经开始分裂,一块一块的散开,飞向了四周。

    妹妹一个“人”,包围了这十几个人。

    当她的小手触摸到了这些人身上时,那些站成了一排的武装人员便痉挛一样失控。

    子弹出膛的震颤感,本来就让他们怀里的枪身仿佛产生了自己的意志一样在挣扎,这时更仿佛连双臂都已经不是自己的,在小女孩的嘻笑声中,枪口不受控制的转向了对手。

    那一片子弹交织成的网,笼罩向了同伴。

    “噼噼啪啪……”

    子弹穿透血肉的声音,溅射在钢铁上的声音,蓝色电弧交织的声音。

    惊恐声,惨叫声。

    腥浓的血腥味,皮肉被烧焦的味道,以及一些被吓到魂飞胆丧的臭味……

    子弹磨擦空气产生的灼热气流,砂砾碎屑弹到身上的刺痛。

    声音,味道,触感,交织成了恐惧的味道。

    ……

    ……

    那位龙组长,深切的品尝到了这种味道。

    在让手底下的人向着陆辛开枪时,他就已经直向着后面那辆卡车冲了过去。

    刚才他的伤势,本来就有大半是装的。

    虽然陆辛那一脚确实够重,也真的把他肋骨踢断了几条,血都吐了一口,但是,他戴着面具的时候,可以施展蜘蛛系的能力,也就可以借助蜘蛛系能力者的特性,帮自己复原伤口。

    所以,他早就暗暗调整好了状态。

    刚才表现的脆弱些,只是为了示弱,装的可怜,同时麻痹敌人,给自己创作机会罢了。

    这一窜了起来,便在地上飞快爬动,像是一只迅捷的蜘蛛,贴着地面爬动。

    陆辛那一脚,踢垮了他的自信,他不知道那些武装人员能撑多久。

    所以抓住了每一点时间,冲到了最后的卡车前。

    哗啦啦……

    那是剩下的武装人员,正拼命拿着武器向陆辛冲过来的声音,而他则咬紧牙关,手掌一攀,身形甩了上去,在空中一个翻滚,两只脚稳稳的站在了卡车的顶端,这才转头看去。

    一看之下,就顿时感觉浑身冰冷。

    那个不知来历,叼着个烟卷的家伙,正站在了原地看着自己。

    他居然没有追上来。

    而在他身边,刚才阻拦他的武装人员,却都已经变成了麻花的模样。

    红月的光芒带着种妖异的氛围洒落,照在了那个满身是血的家伙身上。在他的身边,则是自己的武装人员。他们变得如同极具扭曲的艺术品,身体被折叠成了各种古怪的形状。

    怀里甚至还抱着枪,甚至看起来还是活的。

    但他们已经不是自己的下属,而是彻底变成了恐怖氛围里的一种元素……

    而在地狱一般的场景里,那个人表情平静,脚踩血肉与满地的弹壳,静静的抽着烟。

    “嘻嘻……”

    隐约有一个女孩的笑声在他身边响起,绕着他飞快的旋转,仿佛调皮的小女孩。

    这使得恐怖的氛围里,又凭添了一丝诡异。

    ……

    “哗啦……”

    那种无法形容的神秘与压迫感,终于让龙组长不再犹豫,用力扯掉了蒙在车箱上的黑布。

    然后,他咬紧牙关,向陆辛看了过去:“朋友,没有谁可以张狂到底……”

    “我已经被你逼到了这一步,你还是不肯收手?”

    “……”

    喊出这句话时,他手掌用力的握着下方的栏杆,手背上青筋都一根根浮现出来。

    “那是什么?”

    陆辛看着那个车厢,脸色微微好奇。

    这支车队,前面都是改装过的越野,唯独后面跟了一辆卡车,车兜蒙着严严实实的黑布。

    本来陆辛还以为这就是一些运送的物资之类,这时见他掀开了黑布,才发现卡车车兜上面,焊接着结实的金属栏杆,仿佛一个巨大的笼子,笼子里面,装的则是一个个的瓶子。

    透明的瓶子,汽油桶那么大,里面是黄澄澄的液体,像是福尔马林液。

    随着黑布被用力的揭开,液体晃动,忽然一张惨白的脸,贴到了玻璃罐子的壁上。

    陆辛吓了一跳,定睛看去,才发现,那居然只是一个小孩人偶的脑袋。

    就像时尚服装专卖店玻璃窗后面那种童装模特。

    可爱、漂亮,但却一片惨白,没有半点生气。

    他们将这样的童装模特拆成一块一块,装进了福尔马林液里做什么?

    ……

    心里疑惑的想着,他抬头看向了车顶上,那个情绪似乎快要激动到了失控的龙组长。

    然后摇头:“你刚才说的那句话挺好的,没有人可以张狂到底……”

    “只是这么有道理的话,你为什么非要最后才明白呢?”

    “……”

    “疯子,神经病……”

    那位龙组长几乎快哭了出来,他已经感觉有些搞不明白自己遇到的究竟是什么了。

    这么一个废弃的城镇里,一个孤伶伶出现在了这里,看起来普通,但却神秘,强大,而且有些变态的怪物,如今已经盯上了自己,他从容、自信,不慌不忙,又透着一身怪异。

    这究竟算个什么,怎么就惹上了这样的怪物……

    最关键是,表象上来看,他居然真的是自己主动招惹上的……

    “他妈的,死吧!”

    他终于狠下了决心,低声咒骂。

    脸上的京剧脸谱,出现了怪异的变化,那些黑白油墨出来的眼睛状条纹,居然在这时同时亮起了红光,一点一点,仿佛排灯,使得他瞬间变成了像是生有六只眼睛的怪物。

    与此同时,他伸脚踢向一个按钮。

    脚下笼子里的巨大玻璃罐子,便同时有蒸气被释放的声音传出。

    紧接着,咕咚咕咚,这些玻璃罐子里,有巨大的气泡上浮,越来越多,像是沸腾了一般。

    “噗噗噗……”

    忽然响起了无数声闷响,那些玻璃罐子的盖子已经被弹飞。

    然后在那些玻璃罐子里,则有无数个白花花的小人儿飞了出来,正是那些被沉浸在了罐子里的儿童塑料模特,一个一个翻翻滚滚,借着从罐子里冲出来的劲头冲到了半空之中。

    身上还沾着刺鼻的福尔马林液,溅的到处都是。

    面具下的龙组长,发出了一声闷哼,像是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嘻嘻哈哈……”

    陆辛的周围,却忽然有一声声怪异而稚嫩的笑声响了起来。

    他微微转头看去,便不由得瞳孔缩了缩。

    只见周围,到处都是那种白花花的,不穿衣服的塑料幼儿模特,数量似乎有数百个。

    他们居然已经活了过来,在自己的周围蹦蹦跳跳。

    塑料脚掌踩在砂子上,发出了异样的沙沙声。

    苍白僵硬的五官,正在慢慢展开,渐渐露出了怪异的笑容,甚至像是能够感觉到它们虚假的眼睛里射出来的诡异目光,阴凉渗人,围绕住了自己,不停的蹦跳,转着圈子……

    那种拍手的声音,嘻笑的声音,仿佛形成了一层一层实质似的精神力量。

    不停的涌进人的脑子里,让人的心情烦躁到了极点。

    一千只鸭子的聒噪声,也不如被一群疯狂的小孩围住了拼命的大叫,更让人内心烦躁的。

    哗啦啦……

    远处有脚步声响了起来,那是刚才散布在这个废弃的城镇里搜索的武装人员,因为听到了混乱的枪声,正快速的赶了回来,但是看到了眼前得一幕,却忽然间惊住,急急停下。

    望着那群塑料小孩,脸色变得异常惊恐。

    ……

    ……

    怪异的氛围里,陆辛也皱了下眉头,然后,脸上慢慢露出了……

    ……怀念的表情。

    疯狂的小孩,阴森的目光,诡异的笑容。

    这真的好像自己从小长大的孤儿院啊,看着它们,心都柔软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