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五百八十四章 地狱使者
    “你等的人?”

    看到了那个龙组长眼睛里阴冷的光芒,陆辛都怔了一下。

    然后他才明白过来,他说的等人,就是指现在过来的那个东西?

    他一副阴谋得逞的样子,是因为他告诉自己这件事的用意,本来就在故意的拖延时间?

    这小子不是因为发现打不过自己,又担心自己不分青红皂白立刻就把他给杀了,所以故意说起了自己感兴趣的话题,一方面来试探自己的身份,一方面借着这个话题拖延时间?

    这简直……

    ……这些人的心眼,怎么就那么多呢?

    ……

    抱着一种被人戏耍的无奈,陆辛转头看向北方看了过去。

    只见那一团团混乱的精神力量延伸过来的尽头,红月的光芒都受到了影响,形成了一丝一丝的混乱乱流,而在这一团乱流之下,空气像是信息不稳定的画面,正在闪烁跳动。

    当视野终于稳定了下来之后,陆辛就看到,北方的荒野上,飘来了一个穿着黑袍子的人。

    那个人极瘦,极高,起码也有三米多。

    身上披着一件肥大至极的黑色袍子,脑袋位置带了个兜帽。

    因为这件袍子几乎将它整个罩了起来,因而看不见的它的面貌,甚至看不到它的手或是脚,只能通过那一件黑色的斗篷,判断出它的本体应该是个又瘦又高,模样怪异的人形。

    但最古怪的是,虽然看不见这个人的样子,却可以看到,在它的兜帽下面,肥肥大大的袖子里,甚至是黑色袍子胸前的褶皱里,领口里,都隐隐约约的钻出来了几张苍白的脸。

    它们都带着奇怪的笑,偷偷的从袍子里钻了出来,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这给人一种感觉,似乎那黑色斗篷下面,藏了无数个鬼鬼祟祟的人。。

    ……

    “它是……”

    陆辛看着那只精神怪物,忽然想到了什么,表情微微一怔。

    与此同时,在陆辛看到了那只精神怪物时,那只精神怪物,也看到了陆辛。

    或者说,是它的身上那些探出头来的脸,看到了陆辛。

    看到陆辛的同时,自然也看到了周围的血腥环境,然后表情微微呆滞。

    “我跟你说过,你不可能张狂到底……”

    在陆辛看着那只精神怪物,怪也看着陆辛,双双表情呆住时,龙组长却一脸的兴奋。

    他甚至还在大叫:“使者已经到来,等待你的命运,只有成为一个活生生的祭品……”

    “你准备了这么多的寄生物品,但又怎么对抗精神强大的使者?”

    “……”

    在他的大叫声中,陆辛忽然站了起来,看向北方,眼睛里有黑色粒子浮动。

    脸上,是微微带了些惊讶与紧张的表情。

    “他果然已经顾不上自己了……”

    龙组长满心狂喜,这个人,居然还想向地狱使者出手?

    他甚至感觉这很可笑。

    他几乎已经迫不及待的看到陆辛脸上那种恐惧而绝望的表情……

    ……然后他就看到了怪异的一幕。

    当陆辛站起,正面看向了那带着无穷的呓语与精神辐射赶过来的黑斗篷怪物时,那只怪物,也忽然间察觉到了什么,冷不丁一个激灵。然后身上袍角、领口、袖子里面钻出来的苍白人脸,同时露出了惊恐的表情,唰一下缩回了黑袍子里面,钻回了墙角里面的老鼠。

    然后,它瑟缩着后退了两步,忽然调头,飞快的向着远处飘去。

    跑的特别快,袍角都飘了起来,那个样子,居然有点像提着裙子逃窜的贵小姐。

    这一飘走,也同时带走了它来的时候,引发的那种怪异的呓语、混乱的精神辐射,甚至带走了它对周围空气的影响,周围一下子变得安安静静,气氛诡异,甚至还带了点……

    ……尴尬!

    “这……”

    龙组长一下子怔在了当场,眨了眨眼睛。

    脸上无数的表情,只汇聚成了一个大大的问号,浮现在了头顶之上。

    情况似乎有些不对?

    ……

    ……

    “别跑……”

    陆辛也猛得反应了过来,急忙高声叫喊。

    眼睛里的黑色粒子,瞬间变得更为浓郁。

    以至于他身边的扭曲力场,也一下子凭空多了某种力量,每一丝空气都出现了沉重的压力,黑色的影子从他脚下开始,一下子便晕染了开来,像是他的脚下出现了一片黑色的湖水。

    陆辛脸上的惊讶与紧张是真的。

    惊讶的是,这只精神怪物居然在这时候赶来了,自己都没做好准备。

    紧张的是,这只精神怪物,毫无防范的情况下,与自己离的远比想象中近,所以在双方发现彼此时,已经不足一百米,这也就导致,那只精神怪物,受到的惊吓,比想象中大。

    它居然没有按原路返回,而是向着西北方向逃去。

    这是有点慌不择路了?

    自己不能让它慌不择路啊,它不择路了,夏虫她们的计划就泡汤了啊……

    于是又惊又疑之下,陆辛急忙抬手向前抓去。

    他距离那只精神怪物,或者说地狱使者,最近的时候,有一百米左右。而那只地狱使者反应极快,在看到了陆辛的瞬间,甚至那时候陆辛身上黑色粒子的气息应该还没有散发出来,它就已经调头跑了回去。两秒之后,便已经飘出了几十米,而且正在更远的拉开距离。

    这个距离自然不是人可以抓住的。

    但是陆辛这一只手向外抓了出去的同时,身边就响起了父亲的呵呵笑声。

    他脚下如同一座湖般的黑影,忽然快速的向前蔓延,一座湖般的体积,变得拉伸,细长,如同一只贴着地面的黑色手掌,迅速的向前抓去,瞬间就抓到了一百多米开外的位置。

    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得心应手。

    以前的陆辛,就算请了父亲帮忙,也很难覆盖到这么远。

    毕竟如今是在荒野。

    精神力量,在有生命的地方,与没有生命的地方,是两个概念。

    在有人或是其他生命的情况下,精神力量可以通过污染这些人,进行快速的传播。

    只要自己的意志撑得住,人又足够多,那么精神力量的传播,几乎是可以达到无限远的。

    但在荒野之中,则只能依靠自身的精神量级,以精神冲击的形势发散。

    之前陆辛借助了父亲的力量,最多也就覆盖二三十米远,一个院子左右。

    但如今,却一把抓到了一百多米之外,并且依旧灵活,狠狠抓向了那个地狱使者。

    这大概是因为父亲成为了黑沼城精神领主的缘故。

    他的精神力量在上涨。

    ……

    “嗤啦……”

    黑手的影子如同一只手掌,抓住了那位地狱使者,立刻向后收缩。

    像是抓住了一只想要飞走的麻雀。

    而那位地狱使者,则明显的出现了异常的惊恐。

    身上的精神力量迅速膨胀,向外弹射。

    这就像是一颗手雷在掌心里炸开,就连黑色的影子,也被它身上释放的精神力量弹开了稍许,不过紧接着,便是更多的影子覆盖了上去,一层一层加固了那只大手,狠狠将它缠住。

    “呜呜……”

    无数尖锐或是低沉,疯狂或是扭曲的叫声响了起来,如同直接响在了人的脑海。

    那是地狱使者的体内,无数个苍白的影子都感觉到了恐惧,它们在拼命的叫喊,拼命的挣扎,只不过在父亲的强大力量下,这种挣扎,便是让它们,都感觉到了一种徒劳……

    更可怕的是,这个影子在将它们拉到陆辛的身前。

    距离陆辛越近,它们便感觉到了越多的恐惧,精神力量都在颤抖。

    这种恐惧,又在某种程度上,加强了父亲的力量,黑色的影子越发浓郁,强大。

    “嘶啦……”

    就在黑色影子变成的大手,已经将那只地狱使者,拉扯到了陆辛身前七八十米的距离时,这只地狱使者,似乎终于感觉到了绝望,又或者说,是放弃了挣扎,狠狠做下了决定,忽然间两只手用力将身上的黑袍一扯,然后一只一只苍白的影子,从黑袍子里游移了出来……

    是那些刚才在黑袍里面鬼鬼祟祟看向外面的苍白人脸。

    它们居然同时从黑袍子底下窜了出来,在红月的光芒下,看起来像是深渊里惨白色的鱼群,惊恐的四下里游去,钻进了废弃小镇的断壁残垣,破烂窗户,或是直接逃向了荒野。

    黑色影子快速收回,陆辛抓在了手里的,却只是一块破烂的黑袍,有着黏湿触感。

    像是死人穿过的衣服。

    ……

    “居然会散开?”

    陆辛将手里的破烂黑袍扔在了地上,微微皱眉。

    这一块黑色袍子,并不是真正的地狱领主,那些藏在了黑色袍子里面的苍白精神体才是。

    陆辛不知道这是基于什么原理,但能够大体看出它们的存在形式。

    他想起,夏虫她们说过,这一只精神怪物,或者说地狱使者,是通过某种神秘的仪式,由一群活人,转化而成的,转化之前,他们本来就是不同个体,通过仪式,才变成了整体。

    这个整体,才是地狱使者。

    但如今,这些通过仪式融合而成的地狱领主,为了逃脱束缚,居然选择了分开。

    瞬间便从一个需要抓捕的怪物,变成了一群逃散的精神体。

    ……

    “这么麻烦?”

    陆辛微微皱眉,深知不能被这群钞票跑掉,于是飞快的与黑影里面的父亲对视了一眼。

    下一刻,黑色的影子瞬间向外扩散,淹没了整个废墟小镇。

    “地狱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