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五百八十五章 借火的神(三更求票啦)
    “沙沙……”

    巨大的黑影,以陆辛脚下为中心点,向外蔓延的瞬间,整个废弃小镇,就变成了模样。

    影子到处,便将一切都笼罩在了里面,给人一种极为安静的感觉。

    这种安静里,只有一种细密的沙沙声。

    仿佛是无数只蚕在啃食桑叶,微弱,却又不知为何,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废弃的小镇,只是对人来说废弃了,但实际上,野草、树木、躲藏在了角落里的小兽、冬眠中的蛇虫,全都有着自己的生机。但在被黑影笼罩之后,这一切便都在瞬间发生了变化。

    枯叶在悄无声息的被碾压成粉沫,带了点青色的松柏则瞬间枯萎。

    铁丝与钢筋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锈迹,层层蛛网下的泛黄照片,彻底变得模糊。

    瑟瑟发抖的小兽心脏剧烈跳动了一下,悄然死去。

    冬眠中的蛇虫,不知不觉间腐烂……

    整个废弃小镇,都在被黑暗吞噬,像是正在陷入黑色沼泽之中。。

    而随着整片小镇的黑暗蔓延,父亲的意志,已经彻底的笼罩住了这座小镇。

    这是一种暂时给予父亲自由,让它尽情释放力量的方法,之前在水牛城对抗高台桌的神时,陆辛就已经使用过一次,但如今再一次施展,还是能够感觉到父亲的可怕,极致的恐惧,足以带来彻底的灭亡,整个废弃的小镇,瞬间就成为了一种象征着生命尽头的领域……

    陆辛甚至觉得自己挺有才华的……

    ……厨房,不就是吞噬生命最多的地方吗?

    ……

    如此想着,陆辛深呼了一口气,抬头向小镇里看去。

    地狱使者分散出来的精神体非常的多。

    这只地狱使者,也不知最一开始转化时是多少人。

    但是,在那些转化成了精神怪物的人转化成功之后,它的力量便一直在消散。

    所以,它也不停的经过一些聚集点,污染,或者说是吸收其他人的精神力量, 并通过这种方法, 保持自身精神量级的稳定, 就像人的细胞,不停的死亡,又新生, 一批一批的淘汰。

    直到如今,它已经不知有多少苍白精神体。

    为了逃命, 它们抛弃了本体, 像是炸开的烟花一样逃向了各处。

    它们看起来, 还有着活人的形状。

    有着攀爬与奔跑的姿势,却又像水流一样可以挤进狭窄的缝隙。

    鬼鬼祟祟, 到处乱跑,整个废弃小镇,仿佛变成了一片活生生的现实鬼域。

    几乎没有可能将它们彻底捕捉。

    就像徒手打死一只狮子容易, 但谁能徒手抓住一窝蚂蚁?

    还好, 陆辛可以抓住一个村庄。

    黑色影子蔓延开来, 瞬间就将整个村庄淹没在了里面, 红月之下,原本一切都模糊而隐约, 起码可以辨识十米之内的事物,十米之外的也大体有个轮廓,但是影子扩散开来的一瞬, 整个村庄便忽然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无论是残败的建筑, 还是空洞的门窗,尽数淹没。

    混乱而惊恐的苍白精神体, 同时在小镇废墟里抬头,看着周围涌起的黑暗。

    高大如浪潮一样的黑暗深处, 它们仿佛看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以及戏谑阴冷的眼睛,像是盯着猎物一样盯着他们,然后缓缓的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向它们伸出了手掌……

    “啊……”

    一声现实并不存在的尖叫响彻在废弃小镇里。

    苍白的精神体都发出了异样尖锐的精神波动,迅速向外扩展。

    甚至有些黑影,都被这种叫声逼退。

    而这无数的苍白精神体,则爆发出了一辈子最强大的意志,拼命向着周围逃窜……

    “哈哈哈哈……”

    但面对着它们恐惧的样子,黑暗里的那双眼睛,却更兴奋,发出了空洞而兴奋的笑声,然后一只只粗壮有力的手臂,从废弃小镇的各个角落里伸了出来,一把掐住了它们的脖子。

    “啪啪啪啪……”

    就像无数个汽泡被戳开,被黑色手臂抓住的苍白精神体,接连涣散。

    它们太脆弱,被影子接触到的一瞬就崩溃掉了。

    一瞬间,都无法讲算清楚,究竟有多少精神体,在黑色的影子侵袭之下崩溃、消失。

    “嗯?”

    陆辛见到了这一幕,微微一怔。

    旋即有点慌。

    自己是过来协助研究院抓捕的啊,可不是为了灭口……

    “小心……”

    他急忙提醒父亲,声音里带着焦急:“全给捏死了让你……”

    “哦哦,对不起……”

    父亲也有点心虚,急忙小声的说了一句,旋及覆盖了那整个废弃小镇的黑色影子出现了变化,尽可能扩展并覆盖整个小镇的影子,快速的收缩,合拢,重叠,在小镇的边缘,裹住了一栋栋还稍完整些的建筑,或是高大的树木,如同一个个黑色的巨人,慢慢睁开了眼睛。

    它们注视着小镇里面的苍白精神体,血红色的眼睛,阴森冷漠。

    在这种目光的注视下,苍白精神体一动也不敢动,仿佛形成了一尊尊半透明的白色雕像。

    然后,极具威严的声音,低声冷喝:“回去……”

    ……

    ……

    “哗啦啦……”

    在黑暗里传出了那个极为威严的意志时,所有的苍白精神体都慌了。

    它们如同受惊的白色泥鳅,飞快的向回飞了过来,一只接一只的飞到了陆辛他们的面前,钻进了那件扔在地上的黑色袍子里,而随着越来越多的苍白精神体钻进来,这只袍子也一点一点被支撑了起来,从瘫倒在地,到慢慢立起,再到撑起一个隐约的人形,缓缓的长高。

    也不知这黑色袍子什么构造,一只一只的精神体钻了进去,居然不嫌挤得慌。

    地狱使者又回来了。

    它的黑袍缝隙里,无数张脸与目光偷偷的探了出来,向着陆辛看来。

    在它们的眼里,看到的是一个眼睛纯黑色的年青人,正面对着自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唰”的一声,所有苍白精神体,都缩了回去,瑟瑟发抖。

    在这只地狱使者打量着自己时,陆辛也在打量着它,钻进了黑色袍子里面后,这只地狱使给自己的感觉又和之前一样了,不是一只只散乱的苍白精神体,而是一个完整的整体。

    只是刚才看起来起码三四米的身高,变成了一米露个头。

    而且瑟瑟发抖,一点也没有刚刚来到这片废镇小镇时的霸道。

    因为见到了刚才的一幕,陆辛深切的明白,这其实并不是一只精神怪物,而是一只只精神体的集合。以前见多了由不同的精神体碎片,揉杂而成的精神怪物,但这一只明显与那些还不同。那些虽然是揉杂而成,但成了一只,就是一只,不像这一只似的可以拆分……

    那么,是什么帮它们成了一个整体?

    那件材质古怪的黑色袍子?

    它似乎是由一种特异的精神力量构成,几乎有着真正布料一样的真实触感了。

    唉,活人转化成精神怪物……

    陆辛微微摇头,这个世界上的怪物与神经病越来越多了。

    ……

    ……

    “为什么见了我就跑?”

    当感觉周围逃散的精神体差不多都钻进了袍子之后,陆辛才看向了它,微微皱眉:

    “我有那么可怕吗?”

    精神体同时一颤,没有回答,却哆嗦了起来。

    “另外……”

    陆辛回忆了一下,向他们道:“我听说,你们在黑沼城外时,骂过我?”

    哗啦……

    黑色的袍子,差一点再次散架。

    所有的精神体都慌了起来,周围的空气里,忽然响起了一片片复杂的呓语。

    这些呓语,在人听来,仿佛是幻听,无数个声音同时涌进自己大脑中的感觉,精神辐射更是混乱交织,形成了一种无法厘清的精神乱流,彼此碰撞与弹射,将人的思维搞的更混乱。

    这应该是在解释?

    陆辛也有点不好再问了,怕真个把它吓到散架。

    “回来吧!”

    确定了这只地狱使者已经被抓捕,便抬起头来,向着远处的父亲说了一句。

    “哗啦啦……”

    周围淹没了整个废弃村庄的黑色影子,在得到了陆辛的允许后,飞快的收缩,迅速从那一栋栋建筑与高大的树木之上褪了下去,汇流成河,然后涌回了陆辛的脚下,并快速的重叠收敛,变成了红月光芒下的一个淡淡影子,看起来,刚才就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陆辛也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平静的转身向地狱使者看了过去。

    眼睛里的黑色粒子消失,重新变得黑白分明。

    带着微笑,很正式的向地狱使者道:“因为你参与了一场灵魂交易,所以被捕了。”

    “请问,你有什么意见吗?”

    “……”

    地狱使者瑟瑟发抖,不敢有半点表达自己有意见的意思。

    同样也不敢有意见的,还有旁边的龙组长与那些武装人员们,他们呆呆的留在陆辛身边,目睹了那庞大的精神力量爆发,以及地狱使者从出现到逃脱,再到被打个半死抓回来的过程。

    每一幕都是超出了自己想象的不合理,反而让他们感受到了一种无法理解的强大。

    一种让人绝望到无法理解的情绪,使得他们整个人都呆滞了。

    尤其是对龙组长来说,他本来就认为陆辛有些不正常,只是因为他出现在了这个小镇,撞破了自己的任务,所以自己不能不杀他灭口,再后来,察觉到这个人的强大,连自己的六识脸谱都无法战胜之后,他又动了自己本来用来提防地狱使者的,六识脸谱最大的底牌……

    即便是底牌也没奈何得了陆辛,他也只认为是陆辛手里的寄生物品,多过了自己想象。

    地狱使者到来时,他还是要倒楣。

    然后他就看到了这个人用无法形容的强大精神力,直接抓住了地狱使者的一幕。

    于是,他彻底崩溃了,整个人跌入了绝望深渊。

    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在回荡:“我刚刚,是招惹了一个找我借火的神吗?”